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38章 動人的身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8章 動人的身材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回到了監獄,睡覺。

今晚靜靜的夜宿監獄宿舍。

好久沒享受這番寧靜,在監獄里,什麼都沒有,什麼都珍貴,但是唯一不勞而獲的就是靜謐和新鮮空氣。

想到安百井和我說的文浩的身份,我實在是有些害怕,還好的是文浩並沒有想一心要弄死我,這傢伙說來也沒有追謝丹陽的那個男同學那麼陰險。

這樣算不算是不幸中的幸事。

不過讓我鬱悶的是,賀蘭婷居然不管我的死活,直接跟文浩坦白了我拍了文浩去酒店找女人的視頻的事,靠,你說你賀蘭婷直接和人家分手不就得了,知道了人家的人品,就這樣算了吧,以後不要聯繫就好,還非要說了這事,這樣可好,明知道人家文浩是有身份背景的人,這也不怕我被人家弄死。

他媽的我這個表姐,一點都不靠譜。

太他媽拿我小命開玩笑了。

晚上睡得不是很好,居然做了一個春夢,女主角卻是,林小玲。

也並不奇怪,但只是可能我對她還有期待。

可自從我和李洋洋被無情拆散,然後看到謝丹陽媽媽歇斯底里的反對我和謝丹陽在一起后,我已經徹底對這樣的高背景高身份家庭條件很好的女孩子們失望,玩玩可以,互相陪伴一段時間可以,想要長久擁有通過婚姻一輩子在一起,那不可能。

我們無法跨越過現實的門檻。

不過說到玩,我還真想玩林小玲一段時間,就算不得長久擁有,一段時光也已經足夠。

那麼漂亮好身材的有錢大美女千金,嘖嘖嘖,口水流埃

醒來后,我昏昏欲睡的去上了班。

早上昏昏欲睡的過,中午休息了一下,下午起來還是很困,難道我是太多了腎虛了身體不行了嗎?被掏空了。

拿了那瓶康雪送我的補酒喝了幾大口,結果更困,就半睜著眼半閉著眼用手撐在桌子上閉目養神。

門被敲了幾聲,我半睜著眼,有氣無力的說請進。

進來的是徐男。

她進來后把門關上,我問:「男哥,什麼事?」

徐男說:「怎麼這麼無精打採的,昨晚幹什麼去了。」

我說:「做了很多夢,睡不好,剛才喝了一點酒,現在好睏。」

徐男把一張卡放在我面前:「上次帶隊出去,你的酬勞。」

我看到有錢拿,清醒了幾分,拿過來道了謝。

徐男鄙視的說:「財迷。」

我說:「誰不財迷,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我們辛辛苦苦幹乾乾,為的是什麼。我們在這裡拋頭顱灑熱血耗青春,又為的是什麼?說來說去,還不是錢嘛。」

徐男說:「喲精神了埃」

我說:「好,精神了。你回去吧,我繼續閉目養神。」

徐男說道:「對了,聽說你從x校培訓完了。」

我說:「還好,一般,也不知道培訓了有個什麼用處。」

徐男說:「走吧,出去走走。」

我擺擺手說:「好睏,不想動。」

徐男說:「我有話要和你聊聊。」

我說:「唉有什麼你就直接說嘛。」

徐男說:「有些話在這裡不方便說。」

到底什麼事,還怕別人聽了去。

我只好和她出了辦公室,下了樓。

兩人走在操場上,我問:「快點說,這裡沒人了,說完我回去閉目養神。」

徐男靠近我耳邊說:「對了,你記得馬爽嗎?」

我打了一個激靈,我怎能不記得,那個馬玲的表妹,被我使陰招出去的表妹。

難道她又要回來?還是她想要動我?

我問:「當然記得,怎麼呢,那時候我是不小心掉下來,在舞台上,不小心拍到的,她要怎麼了。」

徐男說:「瞧你緊張那樣,好像是你故意弄人家似的。」

我強迫自己放輕鬆,說:「呵呵,我就是怕別人誤會我,其實我真沒故意。我也搞不懂為什麼他媽的的那麼巧。」

徐男問:「上次那件事,還是混亂的幾件事,之後,監獄一直說要嚴整,是嗎?」

我說:「,天天說嚴整,說給白痴聽的,這種口號黨喊的口號,聽聽就算了不要當真。」

徐男說:「可能這次真的要當真了,馬爽這些之前的那些位置,都需要有人來填補。「

我聽著,心裡也是蠢蠢欲動,我雖然進來沒一年,也沒什麼資歷,可如果論能力,其實我也沒啥能力,但是行或者不行,能不能上,就是領導一句話的事情,我上去了只要不犯大錯,好好學如何管好下面,也沒什麼難的,關於底層基層的活兒我都干過了,對於下邊,我基本了如指掌,上去了難道我還怕管不好嗎。

我看了看徐男,說:「男哥,說是這麼說,可我又有什麼水平去干這些管理職位,你看我吧,無德無才的。要說上去,你先上去才是埃」

徐男聽了這個話,臉上表情微微驕傲,然後嘆息說:「但現在看的不是這個問題,是領導看不看得上自己的問題。你現在有人幫你,推你,不要辜負了領導的一片好心。」

我就知道,她們都覺得有人在背後推著我,我自己當然也知道,但我還是到底搞不清楚,到底是誰。

政治處主任?康雪康指導員?賀蘭婷?

最有可能還是賀蘭婷。

我說:「是啊是啊,哈哈男哥你看問題很准啊,但願我也能上去,我一定不會忘記你的。」

徐男這麼一聽我說,笑了笑說:「謝謝哥們,你真是讓我越來越佩服。」

我說:「這哪裡話,男哥我以前剛來的時候,你都幫了我這麼多,而且走到現在,也是因為有你的照顧和幫助,我這條路才越走越寬,我還是很需要你的幫忙的。」

徐男說:「互相互相。」

我說:「媽的你不感覺我們兩這麼講話都他媽的變味了?」

徐男說:「那要怎麼樣,我還是習慣罵你,可我要改啊,你可能很快就成了我的領導,我現在以後很多事都要靠著你。」

我說:「好了不扯這些好吧。」

正說著,看到操場遠處,一個熟悉的身影,在做運動。

還是柳智慧。

多麼動人的身材,今天天氣冷,她還堅持做運動,生活一定很規律。

那是什麼,韻律操嗎?

我看著她的身材,多麼完美和魔鬼。

只是這麼美的一朵花,莫非就這麼在監獄里凋零了嗎。

我在心裡邪惡的想,放心,還有我這個辣手摧花的傢伙等著去採摘,絕對不會讓你凋零在這裡的。

只不過,柳智慧太厲害的,想要拿下柳智慧,不知道要具備什麼樣的條件才行。

難道我也要去學透心理學嗎。

那不可能。

那個東西除了講後天努力,還要靠前天天分,很顯然,我先天條件就不行,別說什麼看微表情,就是看動作我都看不出來人家到底想什麼。

而柳智慧,完全是幾乎百分百看微表情就知道別人說的真的假的。

我問徐男:「男哥,柳智慧那傢伙到底什麼背景?」

徐男搖著頭說:「她可比李姍娜還要神秘,我怎麼可能知道呢。聽說連

監獄長都不知道她到底什麼身份。」

我越發對她充滿了好奇。

徐男接著說道:「但是聽說她殺過人,而且不止一個。」

我一下子頓時毛髮倒立,驚悚萬分,柳智慧殺了不止一個人?

她殺人?

我和一個殺人犯就這麼毫無保護的在一起面對面聊了那麼多次天。

可是,我驚恐過後,覺得,不可能啊,就這麼一個看起來那麼漂亮善良的美麗女子,殺人?和殺人犯根本沾不到邊。

可是如果她不殺人,她為什麼會進來監獄?

可是如果她殺人而且殺了不止是一個,那又為何只是被弄到b監區,應該就算不被槍斃,也是是重刑犯被關d監區才是埃

我又問:「那為什麼殺人了只是關在b監區。」

徐男說:「我也是聽說,反正和她,最好少點接觸,你也知道了,她和一般的女囚犯根本不一樣。」

我同意徐男的說法,但是我想知道徐男指的是哪一個方面的,我就問:「她怎麼和其他女囚犯不一樣呢?」

徐男摸了摸自己額頭,有些害怕的神色,說:「她就像一部x光機,直接能看透別人想什麼,太可怕了。」

我同意徐男的說法,柳智慧的確擁有這樣可怕的能力。

我問徐男:「你怎麼知道的?你猜的嗎。我怎麼不知道?」

我假裝不知道,所以就假裝這麼問,看看徐男怎麼會知道柳智慧那麼厲害的。

徐男深呼吸,然後慢慢說道:「有一次我去巡視,我看她房間門口放著一把牙刷,出於監獄的規定和做獄警的敏感,我就收了起來,害怕她用牙刷傷害自己或者傷害別人。當時和我一起去巡視的有四個女管教,可是她連問都不問,我們進去后,她就知道是我拿了。最可怕的是,無論我跟她說什麼,還沒說完,她就好像已經知道了我心裡想什麼。就算不說,她都有可能知道。」

我自己也感到可怕,我早就感到她的可怕之處。

但我還是說:「呵呵,世界上哪裡會有這樣的人,你是胡亂猜的吧,那你跟我說說其他事。」

徐男說:「我也做了那麼多年的管教工作了,什麼樣可怕的女囚我沒見過,可是我見到她,才真正的感覺到了恐怖。她可以讓靠近她的人言聽計從,她甚至可以操控別人。」

我說:「行行行,你繼續瞎扯,我不陪你。」

其實我比徐男還早知道,柳智慧擁有這個魔力。

徐男嘆氣說:「唉,信不信隨你,總之你少靠近她,不然怎麼被利用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我沉默,不說話。

她能利用我什麼呢。我靠近柳智慧,她又能利用我去做什麼?讓我言聽計從的幫她逃出去嗎?

靠,那倒真有這個可能。

可她利用我來逃脫,也太什麼了,利用別的能和她天天接近的管教不更容易嗎。

可我一直到現在為止,還真的是找不到柳智慧為什麼和我接近的理由。

可怕的女人。

殺了幾個人的女人?

這是真是假?

我又問徐男:「既然殺了人,還真的只關在這裡?你到底從哪裡聽來了的這些小道消息?」

徐男說:「我也不知道從哪裡聽來我忘了。反正有人說起過,管教說的。」

我說:「謠言,謠傳吧。」

徐男說:「那你怎麼不自己問問她怎麼進來的。」

我笑了笑,不說話。

其實我問過柳智慧的。

可她的表情告訴我,她不想回憶這些令她感到苦痛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