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39章 複雜的程度超乎想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9章 複雜的程度超乎想象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對於監獄里的女囚,問到她們為什麼會進來。

沒有一個聽到這個問題能開心的。

所以平時我盡量不要問任何女囚這個問題。

可是,對每個女囚,我都很感興趣為什麼進來,因為我實在無法想像柔弱的她們犯的什麼罪進來了監獄。

特別越是神秘的女囚,越是感覺有背景很深的女囚,就越是想知道她們為何進來的監獄。

我一定會想:我草既然背景後台那麼厲害,為何還會進來呢?

實在百思不得其解。

但我也知道,這裡邊的彎彎道道各種複雜程度遠遠超乎我的想象。

就例如李姍娜。

可能連李姍娜自己,都無法搞清楚。

當然,她會清楚自己為何進來的,可是到底被誰整,是誰整,她可能都搞不太清楚。

這可能也是我亂想罷了。

徐男說著說著,扭捏了一下說:「她連我喜歡男人都知道。」

奇怪,柳智慧一邊說不要讓我透露她有看透人心的本事,而她卻自己到處顯露這項本事,難道她自己不怕給自己帶來麻煩嗎。

我問:「她和你說了的?」

徐男說:「我是猜的。有一次我看她指使她身邊的兩個管教去做事,那兩個管教也是我姐妹,我看著心裡不爽,過去就想教訓教訓她。」

我忙問:「你還打她?」

徐男說:「我想過去嚇唬嚇唬她。好讓她知道這裡誰是大,不要那麼為所欲為。可我剛過去,她就說,你朋友真漂亮,你為她做得真多,她一定也很難捨棄你這個『好』朋友。那個好,她是特地加重了語氣。我自己想想都毛骨悚然,她怎麼知道我有個很漂亮的所謂好朋友的。難道說,是你張帆和她說的嗎?」

我急忙否認:「他媽的我去跟她說這個幹什麼呢1

徐男說:「是啊我也是這麼想,加上之前我就覺得她不同常人,她像一個精準的算命師,全都知道我心裡想什麼,做什麼。你說她可怕不可怕。」

我說:「可怕。不過比這個可怕的是,你還想去揍她。」

徐男說:「我哪敢揍啊!當時我就怕了,我萬萬沒想到她突然開口這麼說,就傻了一下。然後她又說,能幫我去拿我的健身繩過來嗎謝謝,謝。你說她為什麼說了謝謝了,還加了一個謝字?加重語氣,謝字?她又不口吃,就算說多了一個字,也不至於這麼加重語氣。她指的是謝丹陽。我覺得她指的就是謝丹陽。我在她面前一下子就沒了氣,去幫她拿繩子。」

好厲害的柳智慧,說的這些話,雖然看上去很普通像是什麼也沒說,可是句句擊穿徐男的心,徐男想要攻擊她,可是她完全從徐男言行舉止中知道徐男心中的弱點,反而先下手為強攻擊徐男,徐男一下子就完了,被她攻下了。

從徐男說的這些來看,說柳智慧說的這兩句話完全沒其他意義那是不可能的,她句句都是針對徐男的心理弱點,謝丹陽就是徐男心裡最大的牽挂,是她

看得跟她自己家人一樣重要的人,謝丹陽就是徐男的心理弱點。

徐男又說:「我還是不知道她為什麼知道我和謝丹陽之間的關係。我開始是覺得有人和她說,可是從我跟她打交道幾次來看,我覺得她真的是一部可怕的x光機,直接穿透人心,大腦,全部知道對方的想法。」

我咳了兩下說:「哈哈你這也太誇張了,我不相信。」

徐男嘆氣說:「我和丹陽說,丹陽也不相信,只要在柳智慧身邊的人,她都能讓她們乖乖聽話,甚至她們完全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聽她的話,去為她做事。你不覺得這個很反常嗎?」

我略懂心理學,對我來說,這沒什麼反常的,因為柳智慧完全有這個可怕的能力,只不過她是如何做到的,包括說她怎麼知道謝丹陽和徐男是在一起的,而且知道是謝丹陽?這樣子的觀察能力真不是我等凡人能做得到的。

我說:「你想太多了男哥。」

徐男說:「真不是我想多,你看看那邊,她身後的管教,為什麼那麼聽話?」

我說:「或許她給她們錢呢?」

徐男說:「可能也是這樣,可能是我多想了。」

我以為柳智慧真的對人透露她的這個本事,原來,她還是那麼深藏不露,怕招來麻煩。

例如她對付想要去找她麻煩的徐男,兩句話便讓徐男繳械投降,讓徐男感到了她的可怕,再也不敢去招惹她,而這兩句話平平常常,旁人聽起來並無什麼意思,就是徐男去跟誰說,誰都不會相信,一定覺得徐男想太多,再者,徐男也不可能拿著和謝丹陽的這個關係到處去說,因為在這裡,我是唯一一個知道徐男和謝丹陽有不軌之戀的人。

我完全相信,相信柳智慧擁有如此可怕的能力,只不過,她是如何看得出來的,而且還知道徐男的不軌之戀對象是謝丹陽呢?這我有空得好好問問她才行,好好請教。

徐男又尊尊囑咐我:「總之,你要記住,千萬不要和她靠得太近,她是一個非常可怕的人。」

我呵呵笑了一下說:「好的,我會的。我們之前相互來往,只是互相聊聊,想做一個朋友。」

徐男說:「,你那點心思我還不知道,你還不是覺得人家漂亮,想要那個人家。我跟你這麼說,你就是碰了李姍娜,最多也是被人弄死。可是你惹了這個柳智慧,我就是怕你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我說:「好了好了,你千萬不要說的那麼可怕好吧。」

徐男四處看看沒人,又說:「我不是在說她什麼。我聽說,她在外面殺了人,去了xx女子監獄那邊,在重監區和幾個重刑女囚在一起,有幾個女囚也是在外面殺人未遂的判了重刑,在監獄里想要欺負她一個新來的,有一個還打了她幾巴掌,結果沒到三天,打她的那個就自殺了,另外幾個,不是瘋了的也自殘弄殘廢了。後來她到哪裡哪裡都發生這樣的事情,那邊的女子監獄,沒有人敢欺負她,也沒人敢和她一個監室,在之後,她就到了我們這裡,自己住了單間。」

我聽得這些,

也覺得有些害怕,說:「要不要那麼誇張。」

徐男說:「我草我說什麼誇張啊,我也只是聽說,雖然聽說的都不太相信,但是我看她確實是太可怕了,少靠近點吧兄弟,別以後怎麼死的都不知道!走了該回去了1

回去路上,我心裡在想著這個可怕的柳智慧。

幾個重刑女囚,不怕死的女囚,打了柳智慧,欺負了柳智慧,結果被她弄死弄殘。

我相信柳智慧的確有這個本事,可是這他媽的如果是真的話,柳智慧這樣子報復,也未免太心胸狹窄太殘忍了。

想想讓我不寒而慄。

徐男突然問:「哦對了,李姍娜那個事怎麼樣了?」

我問:「什麼什麼事?」

徐男說:「崔錄。」

我說:「唉,挺麻煩,那傢伙上次還跑來找了李姍娜一次。」

我就把關於崔錄還想來監獄里折騰李姍娜的事說了一遍。

徐男聽得握緊拳頭:「這個狗屎!乾脆把視頻弄上去,整死他算了1

我說:「沒那麼容易男哥,就怕整死了他,我也被弄死了。如果整不死,他人脈關係厲害,只是降級處理,那憑著他身邊的人的厲害,弄死我也太容易了。除非我不在這裡了。」

徐男問我:「那怎麼辦,你讓他就這麼整李姍娜?」

我說:「哎你怎麼突然如此關心李姍娜,依你平時的作風,應該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才是埃」

徐男看看我,扭頭過去不說話。

我說:「你是不是收了人家好處?」

徐男罵我:「問那麼多。」

我說:「那就是收了。既然如此,我也不妨告訴你,我也收了。所以我想要保護好她,可是我又怕崔錄用什麼辦法繼續找來。」

徐男說:「這就難了。以我們的力量來和這個人對抗,根本扛不祝」

我說:「想個辦法吧。」

徐男說:「我又能有什麼辦法,你腦子那麼靈光,你來想吧。如果需要我幫什麼,儘管說。」

我說:「謝謝你,我想一定會有用到你的地方。多問一句,李姍娜給了你多少?」

徐男說:「你能不能正經點?問這些,幹什麼!你老老實實想出一個對付那人的辦法才行。」

我嘆氣說:「唉,媽的,人家是當什麼的,我們只是管教啊哥哥。他能組織得了那麼多的大官開演唱會,我們呢?儘力而為。」

徐男罵我:「我盡你大爺,你現在儘力了嗎?」

我急忙說:「好好好,別罵了行了嗎,我去想我去想。你說,如果換成是你,去看李姍娜,你看可以嗎?」

徐男說:「有個屁用,如果上面要人,說有人來探望,叫她去,我能攔著嗎?」

我說:「,這倒也是。那能怎麼辦?」

徐男說:「回去好好想想。」

可沒想到的是,我回去后,就聽到了李姍娜出事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