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40章 她出事的消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0章 她出事的消息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回到了辦公室后,我正要繼續閉目養神,有人進來了。

不敲門。

我抬頭一看,是朱麗花。

我調侃道:「花姐心急火燎衝進來,是想要幹嘛?我還是處男。」

朱麗花關門后,過來說:「我現在沒時間和你玩笑。」

我咳了一下,說:「說吧什麼要緊的事。」

朱麗花說:「李姍娜被關進了c監區。」

我問:「你說什麼!被關進了c監區?為什麼?」

朱麗花說:「是有領導安排的,說不能搞特殊,送到了c監區。」

我靠在了椅背上,點了一支煙,說:「以前能搞特殊,現在卻不能搞,有貓膩。」

朱麗花說:「是啊,一定有。」

我說:「極有可能是崔錄搞鬼的。」

朱麗花說:「我也是這麼認為。」

我說:「這傢伙,上次來,得不到什麼,乾脆在背後玩陰的,他是不敢和我們直接這麼對著干,可是憑著他的力量,讓李姍娜在監獄中不得好過,那是最簡單不過的。」

朱麗花說:「我巡視的時候,見了李姍娜。她臉都被打腫了,比你的眼角還腫。」

我摸了摸自己的眼角,說:「她被打?去了c監區被打?怎麼回事。」

朱麗花說:「她被安排進了c監區一個有幾個牢頭的監室,剛進去就被打。那些人打她,雖然也問李姍娜要錢,但明顯的目的是整她,不是為了錢。」

我猜測說:「難道那幾個牢頭收了崔錄的錢,來整李姍娜?」

朱麗花說:「李姍娜那個身體,折騰不了多少天。」

我的心隱隱作痛起來,這麼個漂亮的女子,這麼個唱歌好聽的女子,如果被這麼整死在這裡,就算不整死,如果被廢了,可惜了可惜了,粉絲失去了一個唱歌動聽的偶像,而且,我靠我還沒碰過李姍娜,就這麼廢了死了我他媽的不甘心啊!

再者,李姍娜是我的財神爺,她給我錢,也是對我有過恩,我如何能眼睜睜看著她去死。

朱麗花說:「那天我帶著防暴中隊突擊了她們監室,檢查了一下,搜出來了石灰粉,我把裡面的人一個一個的審問,之後,我給了其中一個經常被牢頭打的女囚一些錢,她偷偷告訴我,那些東西,是用來準備毒啞李姍娜。」

我倒吸一口涼氣,好狠毒!

我問:「那那幫人呢?」

朱麗花說:「我已經關了禁閉室。可這樣也沒用,到時候出來了,她們一樣會整李姍娜,就算她們不會,把李姍娜關到其他監室,或是調別的人來李姍娜監室,李姍娜還是會被整死。」

我用手搓著臉,煩躁不堪。

這樣麻煩,這樣厲害,我又能如何破解?

我問朱麗花:「你說她們會不會弄死她。」

朱麗花說:「應該不會,如果要弄死,早就弄死了。監獄死了人是大事,沒人願意發生這樣的事,李姍娜也不是普通的女囚,萬一她在這裡死了,我們監獄領導也怕擔負不起這個責任。」

我說:「對,她們也不樂意這樣,不過能整李姍娜多慘,她們會盡量整她有多慘,什麼毀聲音毀容,讓李姍娜未來全都沒了,這她們能幹的出來。」

朱麗花說:「所以我來商量你,怎麼辦。」

我按著自己的太陽穴想辦法,難道要去找賀蘭婷出面?

也許,只有這個辦法了。

我說:「行了你先回去吧,我考慮考慮。」

朱麗花說:「儘快吧。

我說:「對了上次李姍娜還又給了一筆錢,我忘了到底有沒有和你說這個事,你把錢拿走吧,我看你比我還擔心比我還用功,這收了錢她也心安,好辦事。」

朱麗花說:「你能不能別什麼都講錢?你能不能幫到了她以後,幫她脫離了危險之後,再說錢?」

我靠你還來教訓我了,我不耐煩的說:「行了行了你走吧,我不說我不說我自己拿來花完行了吧!你走吧1

我點了一支煙,他媽的怎麼那麼多這樣破事。

這崔錄,自己不出面,既然得不到李姍娜,乾脆毀了她了。

這傢伙。

夠極品的。

我抬起頭,見朱麗花還坐著,我奇怪問:「哎你走啊,你幹嘛還不走?你死賴著這裡幹嘛?」

朱麗花看著我眼角問:「你打架了?」

我說:「是。」

朱麗花問:「誰打了你?」

我瞎扯說:「我其中一個女人,知道我在外面有了很多女人後,暴揍了我幾拳。原本我是想還手揍死她的,因為我根本就沒有什麼所謂的很多女人,而且她也不是我的女人,但我看在她是一個女的份上,所以才不和她計較。要不要幫我出頭,花姐你是女的,作為我朋友,幫我揍她她就沒話說了。」

朱麗花站起來,說:「打死你活該。」

說完她就出去了。

我罵道:「我草有你這麼講話的,以後你看你被人打,我他媽的不上去補兩腳我就不姓張1

摸了摸眼角,已經不怎麼疼了,可文浩這廝,可真能打啊,我完全招架不住,下回我得約他單挑單挑,看他是不是真的如此牛x。

崔錄,李姍娜。

他媽的,頭真疼。

冤冤相報何時了呢。

靠。

門又被敲了起來,不知道又要是誰來煩我了。

我不耐煩道:「進來進來1

進來的,是小凌,就是那個上次帶著叫王進還是王靜還是王什麼的d監區的抑鬱症要餓死自己後來被我救了的那個d監區女管教。

小凌進來后,說:「不好意思張管教,又要來麻煩你了。」

我看著她,問:「不說麻煩,是什麼事?」

小凌靠旁邊一站,她身後的女犯被另一個女管教押進來了,女囚,被反綁著手,還被手銬銬著。

我皺起眉頭,說:「這怎麼回事,還要五花大綁的。」

小凌說:「這女囚以前有過精神病患史,這幾天發病,鬧得幾個監室的女囚都不得安寧。又打又抓又要自殺。」

唉,d監區怎麼盡出這麼極品的人才。

上一次那個,我是去找了柳智慧幾次,才救了她,而這個,我估計比上次那個要難搞多了。

我說:「如果是這樣,真的精神病發作,暫時關著就好了。」

小凌說:「怕她自殺。只好看著。」

我說:「那就乾脆送精神病院吧。」

小凌說:「沒那麼容易的,要經過很多道手續,還要犯人家屬同意,如果家屬不同意,送去了,萬一出事,麻煩就大了。麻煩張管教了。」

你們還把我當成神仙了。

水來土掩兵來將擋吧,如果實在不行,還是要去跟柳智慧請教。

我說:「你讓她坐下,銬著跟凳子一起,然後讓她和我聊聊。」

小凌和那個管教把女囚押著坐在我面前的凳子上,然後手腳都跟凳子綁了起來,接著兩人出了外面。

我看著這個女囚,估摸快四十了吧,身體健壯,額角突出,眼角也微微凸出,鼻子尖尖,看上去不好惹埃

我問她:「我們能不能聊聊天?我能和你聊聊嗎?」

她卻抬起頭來,看著我,說:「我根本沒玻」

我說:「是啊,來這裡的人,都說自己沒有玻」

她說:「我是醫生,我自己有病沒病,我自己知道。」

我說:「喲你還是醫生啊,那好啊,那你說說既然你沒病,為什麼這麼瘋狂。」

她說:「壓抑,這裡的壓抑,讓我太難受。太難受。」

我說:「好吧,對外傷害,對自己傷害,這也是發泄心中壓抑的一種辦法吧。」

她說:「我老公死了。車禍,剛死了沒幾天。我心裡壓抑,難受。」

說著她的眼淚就流了出來。

對於這個,我不知道說什麼好,其實說什麼也不好,乾脆不說。

看來,她很懂她自己,我根本不用做什麼,唯一的辦法就是幫她疏導她的情緒,她心中積壓的太多洪水,怕再積壓,就衝垮了自己心中的堤壩,會瘋掉。

我問:「如果你不介意我提到你的傷心事,可以和我聊聊這些嗎?」

哭了足足有五分鐘,我給她遞了紙巾,可是她雙手被綁,我只好幫她擦了眼淚。

她說:「為什麼老天爺這麼沒良心,好人被帶走了,壞人卻在這個世上活的好好的。」

我不明白她到底說的什麼,就問:「你和我說說你的事,怎麼樣?」

她看看我,然後說道:「我和我老公,都是xx醫院的,我們是內科醫師,十多年前的一天,我丈夫作為主醫師做了一台一個心臟病人的手術,手術沒有成功,病人死了。這在醫院,這樣的事,不少見。病人的兒子,叫金華,把憤怒怪到了我和我丈夫身上。當天就在醫院門口掛橫幅鬧事,無論我們的院長醫院的人怎麼勸怎麼說,他都要我丈夫賠命。不然就賠償兩百萬。」

我問:「然後呢。」

我去給她倒了一杯水,餵了她喝。

她說:「謝謝你。然後,我們當然不予理會,我們也沒有那麼多錢。結果他就劫持了我女兒,我上一年級的女兒。說不給錢就殺人。我慌了,跟丈夫說了,丈夫就報警,警方成功抓了他。可他有精神病歷史,做了無罪辯護,那時候,法律對精神病病人犯罪的處罰,並不太完善。他被關了一段時間就出來了。出來后,他馬上又在我家附近尋找我女兒,他父親死了他一下子就沒了生活來源,他認為他家變成這樣,完全是因為我丈夫的原因,當我發現后,很害怕。後來,我報警了,警察來了,他就不見了一段時間,後來又出現。之後我做了我人生中唯一的,也是一件最大的錯事,利用學到的醫療知識,在醫院裡配藥,然後跟蹤他,到了他家,他家很破,連門都沒有,我等著在他外出的時候,進了他家廚房,在幾張烙餅上,下了葯,之後就離開了。可是沒想到,他還有一個瘋了的老婆,回來后吃了餅,死了。更讓我想不到的是,他家鄰居雖然也是個窮人,但那個地方經常有人竄門偷東西,所以他鄰居家門上,卻裝有攝像頭,我被查出來,因為我在中學時曾經發過精神病,法官也看在我這樣特殊情況,就輕判,沒讓我死,來了這裡。我讓我丈夫帶著我女兒搬家,那個男人不會那麼輕易罷休。搬到了x城,就這麼幾年過去了,沒想到他還是找到了我的家人。偷了一部三輪車,等著我丈夫下班回家路上,開車撞死了我丈夫。」

我們都沉默,她說到這裡,眼淚一直流不停,這真是一個悲慘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