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41章 值得我敬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1章 值得我敬佩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安慰她道:「你也不要太難過了。對了,那個人呢?」

她說:「可能被判死刑,也可能是無期。都有什麼用,我們家就這樣毀了。」

我說:「你也千萬不要這麼想,你還有你女兒,你要好好活著。」

她哭著說:「我好好或者又有什麼用,我都要在這裡不知道還要過多少個十年,我女兒,我生她下來就讓她一直跟著受苦。」

我去給她擦拭眼淚,說:「其實你也不能這麼說,如果你不在了,你女兒沒了寄託,那才是真正的苦。真正的難受,不是因為沒人想沒人記掛沒人思念,而是根本沒有人可以想,可以記掛,可以思念。你是她的精神寄託,你懂醫學,我跟你說,我想你會明白,同樣,她也是你的精神寄託,正因為她爸爸不在了,所以你更要好好活著,好好表現爭取早日出去。哦,對了你女兒現在讀大學了吧。」

她說:「已經畢業了。工作了。」

我說:「那就對了,你女兒很快過幾年就會成立新的家庭,你會有女婿,會有外孫女,只要你活著,你還會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如果你死了,萬一你女兒也頂不住了,怎麼辦?那這一切都成為了泡沫。」

她一聽我這麼說,目光變得堅毅了一些:「對,對,我是要活著。」

然後是幸福的憧憬:「我會有外孫女,是,我一定能照顧好外孫女,我是醫師,我是高級醫師,她一定會很好,我們一家人都會很好。我女兒,讀的是醫科大學,她也是學醫的,她現在也是醫生。」

我說:「那不就是了,那你還自暴自棄。」

她又哭了:「可我那可憐的丈夫。」

我說:「逝者已矣,生者當如斯。大意為:活著的人應該高高興興地過日子,開開心心的度過每一天,讓死者的靈魂在另一個世界得到安寧。」

她說:「我,會。你能不能,放一首安魂曲給我聽?」

這可為難我了,我他媽的去哪裡找一首安魂曲給她聽。

我說「我試試吧。」

我出去和小凌說了一下,小凌說這並不難,讓她們監區領導出面去獄政科那裡說一下,獄政科下載一首安魂曲,拿著筆記本過來放給她聽就是了。

我說:「指使領導干這個活,那麼容易?」

小凌說:「最怕就是犯人發神經,最好就是把她們管好,讓她們每天老老實實,不發神經就行。」

我突然機靈一動,媽的,有了!我知道有一個辦法,可能救得了李姍娜了!

我可以這麼試試!

很快,下載了安魂曲的筆記本拿過來,好多首安魂曲,女犯人說只聽那首夏什麼唱的,我就放給了她聽。

聽后,她重重的嘆氣,然後說:「謝謝你。對了,你能不能幫我去探望探望我女兒呢?」

我說:「可以。」

她告訴了我地址,媽的,早知不答應算了,她女兒竟然是在x城,x城離這裡,雖然是同一個省份,可是還是有五百多公里,靠。

後面她又說:「但是她現在可能已經轉到了我們這裡的第一醫院,我們家也在第一醫院附近,我給你地址,你先去第一醫院那裡找,如果找不到,你再去x城找,我實在等不到下次她來見我的時間,這些天我一閉眼,腦里全是她爸爸。你讓她早點來找我,可以嗎?」

我點頭,說:「好的,我一定辦到。」

她說:「我女兒叫許思念。」

我說:「你有她手機號嗎?」

她搖頭說沒有。

我說:「好的,許思念,我記住了,哦,你能不

能以後別再鬧了,這樣子的話,我也很難做。畢竟我是這裡的心理學輔導,你一鬧,我自己也有責任,大家好好合作,可以嗎?」

她說:「我並沒有病,我是壓抑太久。」

我說:「好吧我明白了,以後如果監獄里有什麼活動,你還是多點參加,還有什麼平時啊可以打打球跑跑步健健身的,別去想太多沒用的東西,你越想就越難受。我也幫你打聽一下,那個毀了你們家的人叫什麼名字,被殺了沒。」

她咬牙切齒:「金華。」

我說:「行,我記住了。那我們今天到此為止,我們合作愉快。」

她說:「謝謝。」

我讓外面兩個管教進來帶她出去。

小凌進來后看著安靜的女囚,對我說:「行啊張帆,真有一套。」

我說:「是啊,哪天你要有病,你可以找我,我免費給你治。」

小凌說:「你才有病1

雖然不算得上救了這個女囚,但是至少她說不再發瘋,不過我需要做的是必須要去見見她女兒,帶她女兒來看看她。

不過,從她身上我得到了一個啟發,一個或許可以救到李姍娜的啟發。

這個計劃,也要李姍娜本人的參與才可以,但是c監區我沒有認識的人啊,這可怎麼辦埃

只能找朱麗花了。

我讓徐男找來了朱麗花,晚上,就是黃昏剛剛天黑的時候,在球場那邊。

天有點冷,飄著小雨。

這樣的夜雨,我莫名其妙的的想到了前女友,那個傷我很深的前女友,想到了那首歌,雨中飄蕩的回憶。

今夜又下著小雨

小雨它一點一點滴滴

一點點一滴滴它飄來飄去

想去年那場相遇

那天也下著小雨

雨中的你是那樣美麗

我問你是否喜歡和我一起

你笑著無語

那一天這世界是多麼美麗

儘管天上的小雨一點一滴滴

空氣中飄蕩著你那芬芳的氣息

任小雨落在我的頭頂

今夜裡我又站在雨里

任感情在小雨里飄來飄去

我問我自己是否還在愛著你

就這樣輕易地放棄

今夜又下著小雨

彷彿又看到你的背影

我想要告訴自己不再愛你

但奈何這滴滴小雨

如今我還記得這首歌,只是時過境遷,守在我身邊的,再也不是她了。

而是換成了很多個她了。

最涼不過人心,最卑賤不過感情。

朱麗花來了,撐著傘過來。

黑色的雨桑

我說:「這麼點小雨你都打桑」

她說:「我洗了澡洗了頭髮了。」

我走進雨傘下,靠近她說:「我聞聞。」

真的很香。

朱麗花一推,把我推出了傘外,說:「有事快說,別每次都想吃豆腐。」

我說:「我想吃你豆腐?朱麗花你有沒有搞錯,你看你雖然漂亮吧很多男人追吧開賓士奧迪追,可我張帆好歹也是有幾個加強連的女人等著,我告訴你你就是脫guang了繞著監獄追我三圈,我回頭都算我流氓。」

朱麗花臉一紅,說:「流氓1

我說:「行了,找你來談正經事的。」

朱麗花問:「什麼正經事,趕緊說,

我回去睡覺,外面冷。」

我看著她,確實穿得少,洗澡后,頭髮濕漉漉的散落下來,飄著發香,牛仔褲白體恤,前tu后翹。

好想抱抱。

我走進雨傘下,說:「有個很機密的事情,必須靠近你說。」

我一邊說一邊貼著她了。

她推了推我,推不開,就說:「快點說。」

我說:「我想到了一個如何拯救李姍娜的辦法,但是需要她的配合,而且不能演砸了。」

朱麗花問我:「怎麼做?」

我說:「讓她裝瘋。」

朱麗花問:「裝瘋?怎麼裝?」

我說:「你看,我不是搞心理學的嗎,你讓她裝瘋啊,把她送來我這裡,到時候,我想個辦法,把她隔離開來,讓她單獨住一個我們可以保護到的地方。」

朱麗花說:「說你這人心機重,沒錯吧。」

我說:「你大爺的你們女人怎麼都差不多,讓我想法子,我想不出來你罵我是豬,罵我蠢,我想出來了你罵我心機重,覺得我可怕。你他媽的怎麼不去自己想。」

朱麗花推推我:「哎,生氣了?那麼小氣?」

我說:「親我一下就不生氣。」

朱麗花說:「休想。」

我說:「那抱一下。」

朱麗花拒絕:「不行。」

我直接抱了她一下,然後放開:「我為什麼要經過你同意?」

她錘了我一下,力道不是很重:「快點說正經事!以後你敢再亂來,我打死你。滾出我雨傘下1

我靠近她耳邊,聞著她的發香,說:「記住,讓她假裝發狂,越瘋越好,特別是大半夜的,鬧得大家都睡不了最好,然後廝打啊脫guang自己衣服什麼的,最好去到處咬人說餓埃然後咬自己的手啊腳啊什麼的,最好咬出血來,由不得別人不相信,誰會裝瘋裝得那麼下血本?你看過唐伯虎點秋香吧?裝死全家混進華府做書童,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朱麗花誇道:「你不去做個古代奸臣禍害人間,真是浪費一塊好材料。」

我說:「他媽的有這麼夸人的嗎?我這種做不得奸臣,我太善良。而且我水平還不夠,因為我一直想要得到的東西還沒得到。」

朱麗花問:「哦,什麼東西。」

我靠近她耳邊:「你的,身體。」

她馬上飛起一腳,如常一樣,我早就有所準備,跳開就逃了。

我跑了幾步后停了下來,嘿嘿,又揩油了,真有意思。

我正得意,突然一腳踢在我屁股上,我一回頭我靠朱麗花竟然悄無聲息跟上來,就為了踢我。

我罵道:「你這也太狠了,我不過開個玩笑,你還要追殺1

她說:「對付你這樣的人,說什麼狠不狠?」

我一把抱住她,嘻嘻笑著:「來呀那,踢埃」

她的手被我都抱著,雨傘一扔,伸手就要出斷子絕孫爪,我趕緊放開她逃了。

這麼厲害的女人,娶回家也不一定是個好事。

不過嘛,她真的是非常的讓人喜歡,喜歡她身段,身板,她的凹凸有致,她的身手,她的骨氣,還有傲氣。

出淤泥而不染的人,還有幾個?

不敗金的人,有氣節的人,還有多少個?

反正我的氣節從我父親病重要動手術開始,早就喂狗了。

就憑這點品德,朱麗花就該值得我敬佩。

只是,她的人品我敬佩,但是她的身體我還是經常幻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