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42章 裝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2章 裝瘋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關於李姍娜的遭遇,我深表同情。

不過李姍娜真的會做人,搞得她一人落難,監獄里不少人都想營救她,可也無可奈何,畢竟在這個地方,弱者是沒有發言權的。

徐男,我,甚至連油鹽不進的朱麗花,都想辦法救她。

對方是要整的李姍娜生不如死了,我們如今卻沒有與他抗衡的力量,崔錄像一顆劇痛的大牙,在還沒有機會拔掉這顆牙齒之前,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忍耐,躲避他忍著他。

想盡辦法遠離他。

可惜逃不了,李姍娜逃不了,再怎麼逃也逃不出這裡,而她只要在這裡,就免不了繼續被折騰。

我不知道我想的這個辦法有沒有效果,萬一李姍娜演砸了,下場也許會更慘。

可如果不拼一下,難道就讓她這麼呆在c監區那個監室任人宰割嗎。

可憐的一代民歌天後,竟然落到如此悲慘地步。

次日,朱麗花就以巡視之名,帶著人去了c監區,然後偷偷的和李姍娜聊了一會兒,把我的這個計劃跟李姍娜說了。

也就是在當天下午,李姍娜就『發瘋』了。

她瘋狂的見人就咬,就廝打,脫掉自己衣服,好些人上去按住她才制服了她,獄警們也管不了她什麼身份了,上去掄起警棍就打。

在總算制服李姍娜后,她就開始瘋瘋癲癲了起來,吃自己的衣服,咬自己的手,甚至咬出了血,看得旁人毛骨悚然,c監區有人說她是被人折磨瘋了。

李姍娜為了配合這場戲,為了逃離這個折磨她的地獄,可謂不是假戲真做,可謂下了血本。

當天晚上,李姍娜的監室的牢頭們沒人敢碰李姍娜,結果她大半夜的起來又要吃人,抓著人就咬,咬到出血,甚至咬下了一個女囚犯的大腿的一塊肉,活活吞了下去,滿嘴是血。

同監室女囚們好不容易將她制服,接著送給了獄警和管教們,鎖了起來。

那個被咬下一塊肉的女囚被送往了醫院。

而李姍娜,被鎖了一晚上。

然後。

天亮後上班的一大早,果然,c監區有獄警找上了我的辦公室。

c監區的女獄警,直接是沖開我的辦公室的門的:「不好了1

我抬起頭,問衝進來的女獄警:「什麼事不好了?」

女獄警喘著粗氣說:「我們監區,我們監區有人瘋了1

我馬上想到的是李姍娜,然後我就問:「你哪個監區的?」

女獄警說:「我們c監區。」

我心裡高興,我靠我第一次聽到監區有人瘋了我還高興。

我問:「怎麼回事?」

女獄警說:「我們監區有個女囚犯,不知道為什麼,又是打人又是咬人,還啃吃自己的手,血流了到處都是,還一直啃,好可怕1

我說:「她該不是餓了吧?」

女獄警說:「她也不吃飯!是要餓死自己,就吃人,吃自己的手,吃別人,還咬下了同監室一個女囚的大腿的一塊肉!吃了下去!那個女囚被送去醫院了,那個瘋了的被我們控制了起來。你快去看看吧1

我靠這李姍娜裝得夠徹底埃

我被這個女獄警帶到了c監區的禁閉室。

c監區和我們b監區的格局也差不多一樣,只不過這邊的陰戾之氣更甚。

c監區的禁閉室外面,c監區的領導已經

在那裡等著,臉色都不大好,李姍娜瘋了,這對她們來說意味著什麼。

李姍娜是有人要整她,監獄的人是敢整,但是也怕整死整出事,畢竟李姍娜有一定的特殊背景,萬一有個有背景的人追查起來,那可真是吃不了兜著走。

誰都扛不起這個責。

見到我來了,她們如同久病快死的病人家屬見了我,圍了過來。

她們的監區副監區長和我談了一下,我大概了解了李姍娜發瘋的過程和時間。

其實那時候她們並沒有說是李姍娜,但是照發瘋的狀況來看,根本就是我囑咐朱麗花讓李姍娜乾的。

所以我可以百分百確認這個瘋了的就是李姍娜。

說了好多后,c監區副監區長對我說:「她就在裡邊,你進去小心點,張管教,那麼,就麻煩你了。」

我咳了一下,說:「這個,我才行埃」

c監區副監區長說:「聽說d監區有幾個抑鬱症快自殺的,你都治好了,還有一個你還是這兩天治好的,我們這個c監區的病人,也不會太難吧。」

c監區副監區長的意思是說,d監區的囚犯性質比較重,心理問題自然也比較重,d監區的我都能治療好,那麼c監區想必也不會太難。

只可惜,這只是一種沒有科學依據的推論。

我說:「我親自去看看吧。」

c監區副監區長趕緊吩咐開門:「讓張管教進去。張管教,你可要小心點,她已經失去了理智,沒有了人性。」

c監區副監區長自己說著都有點害怕。

我說:「沒事,我進去吧。你們都離遠點,我要給她做心理輔導。」

c監區副監區長說:「我們已經把她用鐵鏈和手銬鎖住,如果你進去有什麼危險,你要喊我們。」

我說:「沒事的,我進去看看,我和不少這樣的病人打交道,不會有事。」

c監區副監區長還是不放心:「我們還是跟著進去吧。」

我說:「你們進來對我對她的心理輔導沒有幫助,反而會讓她更加激動。你們都離得遠點。」

雖然放我進去了,但是她們不放心,她們怕我出事,在她們的地盤出事,她們也是要扛責任的。

當我走進禁閉室,其實這個禁閉室挺大,和一個監室差不多一樣大。

我走了進去。

看見了她,被鎖鏈鎖著,手銬銬著。

走近一看,果然是李姍娜。

瘦了許多,臉上帶著傷痕,脖子也有,手背也有,依舊靚麗,只是沒了那份光彩。

可憐的李姍娜。

我走近她。

結果她衝來就咬我,大喊一聲。

我急忙往後退,她伸手伸不來,瘋狂的大喊大叫。

後面跟著我進來的女獄警管教們急忙護住她們的領導副監區長,然後有人拉著我:「退後!小心1

我退後了幾步,看著發狂的李姍娜。

她看著人們嗷嗷大叫。

完全沒了形象。

副監區長從眾人之後繼續走出來,問我:「張管教,你看她就是這個情況,還有救嗎?」

我說:「我想和她談談。」

結果李姍娜尖銳的大喊大叫,她畢竟是聲樂的,嘯叫起來,那耳朵真的受不了。

副監區長堵住耳朵,然後大聲問我怎麼辦。

我大聲說:「送去我辦公室!我要觀察她1

副監區長急忙讓身邊的人上,身邊的人都不敢上。

副監區長氣得罵人了,身邊的人才上去,封住李姍娜的口,然後押著她,解開了鎖鏈,然後押著她往我辦公室而去。

監獄最怕的就是囚犯死,死了的話,很嚴重,而瘋了的話,也很嚴重。

不論是意外死還是瘋掉,都是監獄的原因,家屬都會把責任推到監獄的頭上,所以一旦出事,監獄都會想辦法糊弄過去,但最好的是,盡量確保不要出現這種情況。

到了我的辦公室,幾個押送的女獄警管教把李姍娜帶進來后,把她綁在了椅子上。

我對獄警們說:「你們先回去吧,這樣子我就安全了,我想和她聊聊。」

她們巴不得早點撇下這個瘋子,估計c監區的人都想把這個瘋貨扔去哪裡算了。

我說了這話后,她們趕緊的就全都走了。

但是沒想到的是,c監區的副監區長還是跟來了。

那些她手下的獄警管教們原本要走,看到領導來,也不敢走了。

都又站在了我辦公室外。

c監區副監區長進來后,問我情況如何。

我反問她:「這個女囚,以前我見過,她情況一直很好,怎麼到了你們監區,有什麼異常情況的事發生了嗎?」

c監區副監區長急忙說:「沒有。確實沒有!她來了一段時間后就成了這樣。」

我看著李姍娜身上的露出的傷痕,說:「你們沒打過她?沒有讓她受到過欺負?」

c監區副監區長說:「絕對沒有。」

我看了一眼李姍娜脖子上的傷痕,說:「這個是什麼?」

c監區副監區長說:「這個一定是這兩天我們制服她,不小心弄到的傷痕,如果我們不用力,根本控制不了她,拉拉扯扯過程中,有點小傷也是正常。」

我說:「副監區長,這個傷痕可不是這一兩天的事。」

c監區副監區長急忙又否認:「我們真沒打過她,也沒nue待過她。」

我說:「你這樣回答,讓我怎麼治她,我總該知道她病因。才能對症下藥。」

c監區副監區長還是那句:「沒有。」

這騙人的老傢伙。

我又問:「真沒有1

她回答:「真沒有1

我呵呵笑了一下說:「不好意思副監區長,沒辦法,我也是在查找她的病因。如果找不到發病的病因,我很難根治。所有的精神病起因大多是因為外界的刺激引起,例如上次我治的那幾個案例,d監區的,最近的那個,是因為丈夫剛死,覺得自己活著沒了精神寄託,就要自殺,這都是因為刺激而起,沒人無緣無故會發瘋,發瘋都是因為心理崩潰。有很多人都有各種各樣的精神疾病,只是平時隱藏起來罷了。就如同狂犬病,有的甚至一輩子都不會發,但是,精神病如果一旦有了外界的刺激而起,那麼,則很有可能就會病發。很多人也是因為承受不住心理的壓力。特別是在監獄里。她們沒有了地位尊嚴沒有了所謂的面子,人身自由等等等等。她們的壓力比常人大很多,很多人受不了,就通過外界的發泄,例如打人咬人,有的人就獨自精神崩潰發瘋了。我看這女囚,兩方面情況都有,至於還能不能治好,我先觀察觀察才能下結論。」

她突然問:「你說她有沒有可能,是裝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