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43章 是非對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3章 是非對錯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c監區副監區長突然問:「你說她有沒有可能,是裝瘋?」

她問這句話的時候,盯著我,然後去盯著李姍娜,她在問。

問我李姍娜是不是在裝。

我呵呵笑了一下,然後說:「裝,或者不裝,我現在也還不知道,我要經過診斷,才能知道,她是真瘋,還是假瘋。但是副監區長,如果人家真的是已經瘋了,你現在還說這樣的話,是不是太難聽了一些。」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后後退。

我說:「最好的辦法,是送去醫院鑒定,如果真的瘋了,醫院也可能從這些傷口下手,醫院那邊,可以檢查得出來發病起因。」

我這麼一說,c監區副監區長馬上說:「那你還是先看看,別去醫院,去醫院我們,我們看不祝」

,什麼看不住,這是什麼爛借口,明明是她們把李姍娜逼瘋了,怕去了醫院醫院檢查出來因為被折磨毆打致瘋,惹來麻煩,所以才這麼說。

我想了想,然後又說:「可是我這邊沒有專業的儀器,我只能憑著我學到的知識和醫療的經驗來對她檢測治療。」

c監區副監區長聽我這麼說,然後四下看看,說:「張管教,麻煩你跟我出來一下。」

她拉著我。

我跟著她出去了外面,不知道她要跟我說什麼。

到了外邊的走廊角落,她塞給了我一張卡,監獄裡面專用的卡,我不知道她到底要幹什麼,看著她,她說:「張管教,這卡里也有個萬把塊錢,你拿饒用點好的,監獄里能用的好東西不多。」

我急忙推辭:「我不能要,副監區長,請問這樣是什麼意思?」

c監區副監區長拍拍我肩膀,說:「嘿嘿,張管教,你看裡面那個病人,是轉到我們監區不久,沒想到她剛到了我們監區就出事了。你看她身上還有傷痕傷口,也不知道從哪裡帶來的,萬一去了醫院檢查,這鑒定出來說是因為被nue待所以才瘋了,我們監區就麻煩了。最好不要帶她去醫院,然後吧,有問起的,麻煩你不要把責任推到我們監區的頭上。」

我草這裡面爬上去的人,都是賊精賊精的,這麼收買了我,就把逼瘋李姍娜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真是太聰明太有頭腦了。

我推辭說:「謝了副監區長,這是非對錯,檢查過後自有定論。」

她臉色微微一變,說:「張管教,我可是好好和你說。我想,有好處,大家一起,為什麼不好呢?這人已經瘋了,你只是說一兩句話的事情,你就算真的查出來她是因為被折磨瘋的,到時怪到我們監區這邊來,你覺得我們監區會承認嗎。不如你通融通融,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我想了想,她的確是不想擔負責任,可是我也沒能耐拿出她們找人逼瘋李姍娜的證據,而且我一開始的想法只是說救救李姍娜,並不想和她們c監區搞起來,對我也沒好處。

乾脆收了錢,再想辦法罩李姍娜。

我裝作很為難的樣子說:「這樣子的話,我還是很難辦啊副監區長,你看我雖然搞的這個輔導師,可是我這邊不能出什麼鑒定嘛。要是到時候她們有

人要送去醫院鑒定,我這邊也很難辦埃」

我就是想辦法把李姍娜留在某個地方不能讓她們接觸到的地方。

她又從口袋裡拿出一張卡,看來她是有備而來埃

她塞給我說:「張管教,太麻煩你了,如果有什麼,還希望你多多幫忙。這些小禮物不是什麼問題,最關鍵是不要讓她這個病跟我們監區有關聯,不要讓我們扛起這個責任。我最主要的想法就是,在她的傷痕傷口沒有癒合之前,千萬不要送去醫院。」

我笑笑說:「那也行,看在副監區長跟我那麼投緣的份上,我就努力的幫你這麼個忙。但是你們必須要配合,不然我很不好做。」

她靠近我耳邊說:「這事過去后,我還會讓人送來你一些薄,張管教你一定笑納,我們不會虧待你。你有什麼需要幫助要我們配合的,只管跟我們說。」

我說:「行,那你們先回去,我先去看看病人的精神狀況。」

她說:「就勞煩張管教了。」

一個監區的副監區長,對我如此客氣,只因有事相求。

不過這事如果鬧出去,她們監區一定要有一群人扛責任,背黑鍋,但是領導們不會出事,她們可聰明了。

可無論如何,誰都不想鬧出去,這事兒,能內部消化盡量內部消化。

又推辭了幾番,那兩張卡進入了我的口袋中。

然後她見我拿著卡進了口袋,問我說:「那請問張管教,你下一步打算怎麼做?」

我說:「首先我要和她談談,看是不是能溝通,如果能溝通,就做一些心理輔導,不過是不能讓她再和眾人相處了。」

她說道:「張管教,如果她能和你溝通,說什麼我們監區這邊有人對她怎麼的話,也麻煩你幫我們壓一壓,你看啊這哪個監區沒有一兩個挺壞的女囚啊,說不定她身上的傷就是之前的監區的女囚打的,但是她剛好一來我們監區,就說什麼被女囚們打了,這又成了我們監區的責任你說是不。如果上頭問題,麻煩你找個什麼自己摔壞了或是什麼想太多精神瘋了的借口帶過去。你看這個,可以嗎?」

我在心裡靠了她一百遍。

我說:「副監區長,你我都是什麼交情了,你看你對我那麼好,我這個人啊特別懂的感恩,從小我家人就教會了我這個大道理,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回報你的。只怕我自己做得再多,也報答不來你對我這份厚恩埃」

她終於笑了,說:「張管教真是個聰明的人,前途不可限量埃那麼,以後有什麼,我們互相多多關照,這件事就麻煩張管教了。如果我們監區不惹上這個麻煩,那真的是再好不過。」

我說:「放心吧,不會的。病人在監獄里坐牢久了,心理壓力太大,經常有瘋的,我見得太多了。」

她說:「那好,那我就放心了,那有什麼事,張管教記得找我們。」

她帶著她們的人都走了。

我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看著李姍娜。

從身後看她的背影就看得出來,比前段時間瘦了很多,這非人的折磨。

我走到她身旁,撕下了她嘴上的腳步,然

后看了看她。

李姍娜的確是被折磨得夠狠的。

我在她耳邊輕輕說:「她們沒走遠,最多走到樓下,你繼續大喊大叫,尖叫。」

李姍娜馬上尖叫起來:「我要吃你!吃了你!殺了你1

一番折騰后。

她有些聲嘶力竭。

我倒了一杯茶,端到她嘴邊喂她喝了。

李姍娜很口渴,一下子喝完了茶。

可她也並不急,還是那麼優雅。

我大聲說:「別喊了!喊也沒有用,再喊我打死你1

然後我踢了幾腳門板和桌子,為的是還沒有走遠的她們聽見。

我從門縫看見她們身影消失,然後確定外邊沒人後。

走到李姍娜身旁,在她耳邊輕輕說:「你受苦了。」

她的眼淚一下子嘩啦啦流出來。

我急忙給她擦眼淚,她的臉蛋皮膚也很細膩啊,我說:「忍住,現在還不是到能哭的時候。」

她急忙收住眼淚。

我說:「你裝得很像了,但是現在想要騙過她們,還需要下一番功夫。你繼續裝瘋。」

我解開了她綁著的手,我說:「抓我的臉,用力1

她看著我,不可思議看著我,我說:「快點啊!抓出血,像平時女人打架一樣。」

她伸手唰唰唰,我的臉好多條血印,我大喊兩聲。

她急忙伸手抱住我的臉,我推開她的手,忍痛說:「好,很好,就是這樣。」

她問我:「你沒事吧,對不起。」

我說:「別講這個!外面可能有人。繼續喊叫。」

她又嘯叫幾聲。

我坐著喝了幾口茶,然後裝模作樣問話:「你叫李姍娜,是吧?」

她看著我。

我輕輕說:「我問我的,你瘋你的。」

然後我繼續問,她繼續瘋。

我看了一會兒,擺擺手讓她不要再叫了,她的聲音已經有些嘶啞了。

我自言自語說:「看來真是瘋了。」

然後我靠近她耳邊,說:「好的,現在和我稍微正常一點點的對話。」

我後退回來,問:「今天星期幾?」

李姍娜看著我,看著我,那雙眼睛,那眼神,看得讓我的心悸動。

她實在太靚麗。

我舔了舔嘴唇,說:「你說說今天星期幾?你有多高?」

她說:「不知道,我什麼也不知道,我想吃人。」

我說:「呵呵,人不好吃,你餓嗎?」

她點點頭。

點頭就代表是真的餓。

我這才想起來,她被關禁閉,估計沒人送飯過去。

就算送去,她裝瘋也可能沒吃,估計真餓了。

我從抽屜里拿了一盒餅乾給她,她慢慢的撕開,吃了起來。

她一邊吃,我就一邊隨意和她對話,她就假裝和我已經精神好點的對上幾句。

沒辦法,演戲,是必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