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44章 這個狠毒的傢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4章 這個狠毒的傢伙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關於演戲,其實我以前不懂的。

但是,進入了這個殘忍的地方,殘忍的環境,殘忍的年紀,我再也不能不去學演戲。

想到了鄭智化的水手。

長大以後為了理想而努力

漸漸的忽略了父親母親和

故鄉的消息

如今的我生活就像在演戲

說著言不由衷的話戴著偽善的面具

對,就是說著言不由衷的話戴著偽善的面具。

就例如剛才和c監區副監區長在聊天,明知道這樣,明明很生氣,但是還是要演戲。

這是遊戲規則。

李姍娜吃完了那一盒餅乾。

我走近她,然後拿著餅乾盒去丟了。

一會兒后,我在她耳邊告訴她等下有人來,就不用繼續裝瘋了,直接裝傻,半呆半傻,不要說話就可以了。

我給c監區打了一個電話,不久,c監區派人過來了。

我告訴她們說,這個女囚情緒非常的不穩定,時而暴躁時而瘋狂,要安排在一個自己呆著的地方才可以。

最主要是,如果去了那邊,很可能複發,因為病人已經絕食,為了安全起見,要隔離開來,每天讓我親自監視,吃飯睡覺,不傷害自己。

c監區的女獄警們看到我把瘋狂的李姍娜弄得服貼了,沒聲音了,都覺得很神奇。

當即表示跟領導請示。

很快,她們領導就同意了,李姍娜還放回之前的那個她自己住的那個閣樓,但是管教換了,我每天要去對她進行心理治療。

畢竟都怕李姍娜真的就這麼死了。

至於看守的管教,沒人願意去看著李姍娜,因為大家都知道,李姍娜已經瘋了,而且這種瘋狂的法子,估計活不了多久,誰都不想守著這麼一個瘋了的快死的人,畢竟沒人喜歡擔負責任。

這個我倒是容易安排,我自己來找人來看守。

但裝瘋還是有必要的,只是偶爾就行了。

以後的日子,可苦了李姍娜。

但無論怎麼說,也比流放進c監區被人欺負毆打的好。

我叫來了徐男,讓她找人負責看守李姍娜,徐男找的人,我放心。

押著李姍娜去了她之前住的那個閣樓。

到了閣樓后,幾個管教在樓下,我帶著李姍娜上了樓。

進了房間后,我關了門。

李姍娜轉身過來,抱住了我,然後全身顫慄起來。

這是幹什麼?

當我的肩膀感覺到濕熱的時候,我才知道,她在抽泣,無聲的哭泣。

天知道她這些天受過的有多苦。

該死的崔錄,至於這麼玩人嗎?

狠毒的崔錄。

這個世界因為這些人的存在而變得黑暗。

好久后,李姍娜放開了我。

我說:「雖然暫時回來了,但你還是要必須裝瘋,時不時裝都可以了,現在是個個都怕你在她們地盤出事,所以,沒人願意接收你,這是好事。只不過,萬一被人知道,你會死的更慘,我能幫你的,也許只有那麼多。抱歉。」

李姍娜擦掉眼淚,那兩顆眼珠美輪美奐,她就是她,那麼的迷人。

她說:「謝謝你,你救了我。」

我說

:「其實我也是為了我自己,所謂的無私,其實都是自私,每個人做什麼事情都有目的的。你看我這麼干,可能呢,為了自己的良心,為了自己能從你那裡得到更多的錢,也許還為了。算了不說了呵呵。不過也許人家給我更多的錢,我可能會,也會整死你。」

李姍娜說:「你不會害我,你是有良心的人。」

我笑了,說:「謝謝你的誇獎,能被人誇的感覺實在真是太好了。但是,我也真的不是什麼太好的人,只是我知道有些事該做有些事不該做而已。違背良心的事情,我不會做的,但是也許有時候,很多人也是被要挾,這裡的很多人,都是身不由己的,包括,殘害你的人。」

李姍娜說:「這些,我知道。」

我對她說:「你要不先休息一下,這兩天沒得休息吧。」

她沒說話。

我站起來要走,她突然拉住我的手,說:「我想你陪我聊聊天。」

我看著她的手,拉住我的手,很緊,不願意放開。

我坐了回來,她才放開了我的手。

我掏出一支煙點上,抽了半支煙后,她才說話:「這兩天,我在裝瘋,可我真的以為我自己已經瘋了。我看到她們看我的可怕的眼光,我被人們給隔離了,我是人們眼中的異類,讓我自己感到可怕的是連打我的人都害怕我,唾棄我,噁心我,我就像一具噁心的已經死去腐爛的屍體,在哪裡,哪裡都厭棄我。」

我沒說話,看著她。

她又說:「原來,一個人不是因為有敵人而可怕,可怕的是連敵人都厭棄,世人全都唾棄了你。」

我呵呵了一聲,說:「我也不知道。但這個餿主意是我出的,我只是想救你,沒有其他想法。」

李姍娜說:「從今之後,這個監獄里的所有人,沒人再願意靠近我。」

我說:「的確是這樣。」

李姍娜說:「這些天來,我幾乎天天被她們折磨,謝謝你,救了我。」

一想起這些天的過往,她的淚水又止不住的往下流,楚楚可憐。

我嘆氣,默默地看著她。

她說:「我可以傾訴嗎。」

我說:「可以,當然可以。」

李姍娜說,自從被調入了c監區,她明天受到的全是非人的折磨,這些人輪番上陣,對她進行毆打辱罵,而且是沒緣由的,其實都心知肚明,某人在整她。

更過分的是,那些人,還逼著她喝不幹凈的東西。

呵呵,不明說了,說來噁心。

說著李姍娜自己乾嘔了幾下。

然後說到被打暈過去的那次,那些人還當她是假暈倒,然後有人又羞辱了她。

說著她又哭了起來,抽泣。

我看著她這樣,實在是覺得她可憐,就抱住了她。

她哭著哭著,說:「我從來不相信命,可我現在信了,我命中注定是犯小人的。」

又繼續哭了起來。

我就這麼抱著她,直到她沒有了聲音。

然後我看看,她竟然在我懷中睡著了。

我搖了搖她:「哎,外面冷,要不去床shang睡?」

她沉睡。

我只好抱著她起來,很輕很輕,比謝丹陽輕多了,甚至跟李洋洋差不多了。

但是李洋洋不高埃

我抱著她進了房間,她的室,這個閣樓的室,還是很乾凈整潔稍微漂亮的。

我給她蓋上了被子。

但是,她卻突然握住了我的手,我被嚇了一大跳,因為她睜著大大的眼睛。

就像死了一樣。

我急忙說:「你怎麼了!快睡覺埃」

她眼珠子動了動,我才鬆口氣,說:「嚇死我了,我以為你已經死了。」

李姍娜說:「我很害怕,能陪陪我多一會兒嗎?」

我說:「不行,我要離開了,不然會有人懷疑了,我明天才能來。」

她突然坐起來,抱住我:「我感到很害怕,我沒有了可相信的人,我什麼也沒有,沒有人會幫我了。你不要騙我。」

我說:「行了,我會的。不是,我是說我不會騙你的,你趕緊睡下去吧。」

她躺了下來,她是被折騰得有些神志不清了,一直讓我不要走開,不要離開。

但是我無法不離開。

我沒想到我有一天能和大歌星這麼零距離接觸,而且是她主動抱著我不讓我走。

可是這樣的情況下,我沒有任何感覺,除了可憐她。

我看著她,沉沉睡去,我心裡湧起,泛起更多的憐憫。

這麼美貌有才華有本事的女子,在外面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到了這裡,真是落架的鳳凰不如雞,龍擱淺灘被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

可悲,可嘆,可憐。

次日,我又去找了她。

到了樓下,我問管教上面的女犯人什麼情況。

不管是李姍娜還是誰,到了這裡,通通稱為女犯人。

只不過,李姍娜之前還是被叫做娜姐,而現在,是沒人敢叫了。

大家知道有人出面收拾她,都在痛打落水狗,不會有人和自己的上頭過不去。

管教說上面今早狂叫大哭了半個小時,然後半天都沒有了消息,不知道是死是活。

我問管教送飯上去了嗎。

管教指著桌上的飯菜,說她不敢送上去。

看來徐男找的這個管教雖然靠譜,但是膽子太小了點。

沒辦法,徐男只是說讓她不要到處說什麼,而她並不知道李姍娜裝瘋裝傻。

徐男自己都搞不清楚是真是假,李姍娜演活了女瘋子這個角色。

我拿了飯菜,讓管教開門,送了上去。

打開了門,我看見李姍娜坐在桌子邊,看書,乾淨清爽。

看來她起床后收拾了一下。

我說:「你這樣你搞得太整齊乾淨了吧,你現在的身份是瘋子。」

李姍娜說:「太過分了有人會懷疑我裝的,越做得正常,別人越是覺得我真瘋了。」

我想了想,她這個話的確很對,看來她已經恢復了神志。

我坐了下來,說:「這個是給你打的飯,下面的管教不敢送上來。」

她不無悲戚的看了一眼飯菜,說:「以後我就沒人陪我了。」

我說:「呵呵是啊,也做不成藝術團團長了,以後的日子,你可能真的很難過。」

李姍娜低下了頭,把盒飯拿過去,慢慢的吃了起來。

吃著吃著,她才問:「對不起剛才想事了,你吃過了嗎?」

她抬起頭看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