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48章 我們是在演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8章 我們是在演戲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正在想著時,有個三十左右的女的,說不上多漂亮,還過得去吧,也是穿裙子的,過來給安百井敬酒,直接就坐在了我們這桌,含情脈脈看著安百井:「帥哥,我們喝一杯怎麼樣?」

安百井回頭過來,看著這個女的,說:「好,謝謝。」

女的說:「不用謝啊,我先干為敬。」

她喝完了,然後倒酒又敬我,我也喝了,她就問安百井:「我第一次見到你們,你們第一次來嗎?」

看來她是沖著安百井來的。

沒辦法啊,安百井虎頭虎腦,身材健碩,是個強盛的女人都是喜歡安百井這樣的戰士。

不過我看安百井對這個女的也是有點興趣的,因為這個女的長相雖然說普通,但是身材還是真的很不錯,性感豐滿。

我坐開了了一點,讓他們兩有發揮的戰常

我考慮著自己的問題,到底要不要去『邂逅』彩姐。

所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去!

必須去!

我端起了酒杯,鼓起勇氣,走過去,坐在了彩姐面前。

靠近了,我看清楚了她,一張標誌的臉蛋,微微上挑鳳眼,高高鼻樑,身段性感成熟。

看到這裡,歷盡滄桑的我竟然有點嗓子發乾。

我打招呼道:「您好埃」

這時我斜著眼睛看見,那個高大的保鏢站了起來,然後走到了我們這邊,我心想他是不是直接動手時,彩姐對他揮揮手,那個保鏢退了回去。

彩姐雖然把保鏢叫走了,但是並不理睬我。

我在她面前,感受到了她強烈的氣場,我不知該說什麼好。

因為她看都不看我。

媽的,就這麼下去嗎?

算了,還是先撤退再說。

也許她看我年紀小,根本不想搭理我。

在我即將離開時,她開口道:「啤酒好喝,還是雞尾酒好喝?」

她的聲音,沒有那麼成熟,甚至可以說很嫩,嬌氣十足。

我坐定,看她,說:「都好喝。」

她喝的是雞尾酒,我喝的是啤酒。

她又問:「那你覺得,雞尾酒的味道怎麼樣?」

我不知道她為什麼這麼問我,就說:「我好像沒有喝過雞尾酒。」

她把台上的燈舉起來,服務員過來,她拿著菜單給我看:「這裡有最出名的幾款雞尾酒,你點一個。我請你喝。」

我看了一眼,一杯雞尾酒要一百多,也挺貴埃

我點了一份藍色海洋。

然後彩姐對服務員說:「記我賬上。」

我急忙掏錢,「我給我給。」

雖然我知道她什麼身份,知道她有錢,但是我為什麼要讓她請客,她是敵人份子,我可是要潛伏,要弄死她的,受了她的恩惠,卻還要整死她,我比小人還小人。

我掏出一千塊錢,應該連她的那個賬都可以付了吧。

我給了服務員,說:「這裡一共多少,我都給了,夠不夠。」

服務員看著彩姐。

看來彩姐真的是熟客了。

彩姐驚訝於我這麼積極掏錢,反而有了點防備之心,問我:「你這是幹什麼。」

我說:「你請我喝酒啊,我一個大男人,哪能讓女人請喝酒,我請你就好了。」

彩姐還是很警惕:「請我?你認識我嗎?」

我假裝不懷好意不好意思的

說:「其實,我覺得你挺漂亮。」

說完我還假裝羞澀的低了頭。

這下子總算騙過了她,她對服務員揮揮手,說:「就讓他買單吧。」

服務員點了一下,找給了我三百,消費了七百一共。

彩姐問我:「你過來請我喝酒,因為我漂亮?」

我假裝不好意思的說:「我是男人,我是個怠N遙動機不單純。男人,分為好色,和特別好色兩種,我是明顯屬於后一個。很多男人好色卻不敢付諸行動,我是真的屬於特別好色那一類了。」

她笑了起來,說:「我喜歡你的坦誠。」

其實吧,男人就是色狼,色狼就是男人。

狼活著,就是狩獵,撲倒獵物,慢慢享用,對於女人,也是如此。

接下來,她笑完后,我說:「這裡生意真好。」

她看著我,問:「你跟我談這個,是覺得我是這裡老闆嗎?」

我說:「不是,只是我找不到話題聊下去了。」

她又笑了起來,說:「你真有意思。」

這時,我的手機鬧了起來。

我拿出來一看,是安百井給我電話的,我對彩姐說:「對不起我去接個電話。」

她並不表示什麼。

我見安百井剛才坐的那桌,已經沒人,他該不是帶走了那個女的先走了吧?

我走出外面,接了電話,他的聲音在我耳邊鬧起來:「媽的我們該走了1

我說:「我才過去幾分鐘埃」

安百井說:「你不知道那兩個保鏢,一個在明處盯著我,一個在暗處盯著我,感覺就像是懷疑我們身份的,我們先走1

我說:「為什麼?」

安百井說:「我不希望別人知道我的身份,特別是那些人,待下去,他們一查,一定查出我的身份。」

我說:「你丫比保密局還神秘埃」

安百井說:「你到街尾,我車子停在這裡。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和你談。」

我急忙走向街尾。

安百井的車就在那裡,我到了那裡后,他從樹后出來,說:「今晚到此為止,改天晚上你自己來,我不想暴露自己身份。」

我說:「那要不你先回去,我自己去和她聊聊。」

安百井說:「那隨你了,你自己小心,我先走了。」

我正要回頭走,卻發現,有個女子買了幾瓶飲料走過來這邊,就是剛才安百井在清吧里來搭訕他的女子。

三瓶飲料,給了我一瓶,三個人一人一瓶。

媽的真是神速,那麼快這對狗男女就要去搞什麼了。

安百井抱了抱她,然後說:「我們先走吧。」

對我道再見,然後他倆就要往車上去。

停在安百井後邊的車子突然開了大燈,然後下來一個身形窈窕的女子,從燈光中看到一個有些熟悉的身影。

她走到了安百井面前,說:「你為什麼要這樣子?」

是金慧彬。

我暈金慧彬何時跟蹤來了。

,麻煩大了去。

我急忙上前,隔在他們面前,對金慧彬說:「慧彬,其實是我叫安百井出來的,我們都喝多了,那女的我們都不認識。」

金慧彬不理我,只看著安百井,美目中兩行眼淚就流了出來。

麻煩真的要大了。

安百井趕緊讓那個女的走:「不好意思我喝多了,你是

誰啊,你走你走。」

然後我抓過安百井的衣領,說:「媽的你有沒有搞錯,隨便拉一個女的出來,還要幹什麼,我就說不要喝那麼多酒1

我們在演戲。

我們才喝了沒幾杯啤酒。

安百井假裝喝醉了,說:「我不知道啊,慧彬啊是慧彬她去哪裡埃」

說著他假裝不認識那個女的,然後伸手拔腿踉踉蹌蹌去追那個女的,那個女的也知道了什麼情況,氣得轉身就走了好遠。

我急忙拉住了安百井,在他要橫穿馬路的時候,我輕聲說:「媽的這下鬧大了,怎麼辦。你就專門三心二意,這下好玩了吧,直接當場抓住了。」

安百井說:「繼續裝醉1

然後他馬上彎腰,嘔吐,嘔吐不出什麼東西,說:「張帆,給我紙巾,給我幫我打電話給慧彬,慧彬啊,慧彬。」

金慧彬哭停了,半信半疑看著我兩。

媽的這傢伙雖然看著虎頭虎腦的傻樣,也真正的是一個會演戲的高手埃

膜拜之。

繼續裝了一會兒后,我拍拍安百井的背,說:「好了百井哥,你女朋友,金慧彬給你帶來了,她在這。」

安百井愣著晃晃蕩盪看了好久金慧彬,然後抱住金慧彬:「真的是你,你怎麼在這裡了。」

金慧彬拍著安百井的背:「你喝醉了嗎?」

安百井說:「好難受,帶我回家吧。」

媽的這樣也行埃

金慧彬原本是半信半疑,可無奈這傢伙裝得太像了。

其實,也許金慧彬根本不信,可是總要有個下台的,金慧彬也許自己說服自己去相信了,和安百井吵翻,對安百井來說根本無所謂,安百井這廝原本就不那麼在意金慧彬。

他喜歡的,是唐曉傑。

安百井繼續裝:「慧彬,你怎麼在這。是你啊真是你。」

金慧彬說:「我開車去朋友家回來,見了你的車,就停在這裡,見你出來和那個女的出來。」

安百井說:「慧彬,怪我喝多了,對不起。」

金慧彬說:「我們回去吧,你車放這裡可以嗎。」

安百井說:「好的,哦,張帆你呢。」

我成了個大大的電燈泡。

我說:「你們忙你們的,我還有事。」

安百井說:「少喝點,那我先回去了。」

正說著,我的手機響了,我一看,是賀蘭婷的來電,這下真的要有事了。

看著金慧彬安百井上了車,緩緩離去,我知道,今夜他們又要開始一輪甜蜜的戰爭了。

唉,孤獨埃

我接了電話:「喂,表姐,好不容易才接了電話了。」

賀蘭婷問:「有什麼事?」

我說:「的確有事,關於很多事。」

賀蘭婷說:「你說。」

我說:「電話也許講不清了,太多了,想和你見見面再談。」

賀蘭婷說:「我已經快睡覺了,今天見不了,改天。」

我說:「表姐你不是吧你,你讓我去干那麼多危險工作,就像放羊一樣讓我到處滿山的跑,誰知道哪天被人弄死都不知道,我孤軍奮戰,你都不理我了,我沒有了上線,我都有時候像無頭蒼蠅,不知道做什麼好。」

賀蘭婷沉吟片刻,說:「你現在上我家來。」

我開心了:「馬上到。」

今晚睡覺的地方又有著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