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49章 隻手遮天的本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9章 隻手遮天的本事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風塵僕僕殺到她家,賀蘭婷開了門,亭亭玉立,楊柳細腰。

今晚她倒有閑情雅緻,擺出茶桌,給我泡了一杯普洱。

「有什麼要彙報嗎?」賀蘭婷剛洗完澡,剛換了造型,長發輕盈飛揚,多了一份洒脫張揚,卻不失往日的性感,連女人看了都會心動的頎長的脖子。那雙眼睛,更是勾人魂魄。容顏如花,絢爛耀眼。她的那種閉月羞花之容,沉魚落雁之貌的漂亮,雍容華貴,儀態大方,呵氣如蘭,完全是無人能敵的,站到哪兒都是鳳立雞群,艷壓全常

我說:「你連句辛苦了也不說,一來就馬上問這個,唉,真沒意思。我是替你在賣命,你把我當成了打仗的機器。機器也需要保養啊,我每天拼死拼活的,連一句鼓勵的話都沒有得到。」

賀蘭婷死盯著我,問我:「你需要鼓勵嗎?你也可以不做。」

不做。

我知道不做意味著什麼,我每天可以分到了幾百塊錢都沒有了,如果她不給我撐腰,我在監獄里也就沒有了這個最大的後台,可能我很快就被整死,還有,什麼李姍娜啊什麼的我全都保不住,更有,我要是被整出監獄,我的快活日子就到頭了。

我急忙笑嘻嘻說:「開開玩笑嘛,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開玩笑那麼認真幹嘛?」

賀蘭婷問:「有事快說。我只泡一壺茶,算對得起你了。說完趕緊滾。」

我看著這壺普洱,打了打哈欠,說:「不知道喝茶了睡得著不著。」

賀蘭婷說:「普洱不會讓你失眠。」

她泡好茶,給她自己倒了一杯,我這才發現,我靠我的茶杯她都不給我。

我說:「你什麼意思啊,你泡茶給我喝,連茶杯都沒有?」

她說:「廚房裡好多沒洗的碗筷,麻煩你去洗洗。」

我草。

我直接就想走了。

我往後靠,說:「為了喝你一杯茶,老子去洗碗,不幹!我說你做人那麼懶做什麼?就算你忙也不至於這樣吧。」

賀蘭婷說:「我不喜歡洗碗。」

我說:「那你買洗碗機總可以吧。」

賀蘭婷說:「洗碗機有些也洗不了。」

我說:「那你扔洗衣機,不碎的就用,碎了扔掉,要不就請保姆。哎不過你那麼兇悍,哪個保姆願意替你幹活埃」

賀蘭婷說:「我討厭別人進入我生活空間。包括你。」

我看她如此高傲囂張,這副嘴臉老子看著心生厭惡,我說:「行行行,我先走了,你慢慢自己厲害,本來想找你談事的,他媽的一來,感覺像來求你什麼一樣。我好好說話,你就一個勁的奚落我踩踏我的尊嚴。」

賀蘭婷說:「隨便你。」

我他媽的真的站了起來就走。

在我轉身後,她突然問:「聽說你最近和李姍娜走得很近。」

我定祝

然後轉身回來,坐下來,問:「你怎麼知道?」

賀蘭婷說:「你找我,兩成是為了我拜託你的事,八成是為了李姍娜的事吧。」

我靠,她是神仙嗎,怎麼那麼厲害,比柳智慧還厲害。

人家柳智慧,至少問話后,看錶情什麼的判斷我說話真假,可這賀蘭婷,根本什麼都不問,直接就知道我想什麼。

我本來就真的打算主要是來向她求救李姍娜的事,次要是說說關於調查康雪那些人的事。

我說:「你怎麼知道的?」

賀蘭婷說:「你收了人家多少錢?」

我看著她,騙她說:「一兩萬吧,呵呵。」

賀蘭婷說:「一兩萬,不止吧,二十萬有嗎?」

媽的她又怎麼知道的!

我說:「是不是李姍娜自己跟你說了這個事?」

賀蘭婷說:「不是。」

我說:「我不相信,如果她不說,你怎麼知道這些。」

賀蘭婷說:「我自己能判斷得出來,你很聰明,但是你沒我聰明。」

我鄙夷的說:「王婆賣瓜自賣自誇。」

不過我心裡真是很是疑問,她真的是判斷得出來的?

她怎麼好像什麼都知道。

這好神奇埃

如果她真的是自己推斷出來,那麼,賀蘭婷,真的是太厲害了。

賀蘭婷說:「我學過邏輯學。人都是自私的動物,做什麼事情都是有著自己的目的,你呢,除了收了人家的錢,還想要人家吧。」

我低著頭說:「她那麼漂亮,哪個正常男人不想要,又那麼有才華,而且還是大歌星。」

賀蘭婷打斷我的話:「閉嘴。」

我抬起頭看著賀蘭婷,說:「這是實話,我心裡就真的是這麼想的。再說另外一個原因,我是可憐她,李姍娜畢竟給我錢,而且向我求救過,我如果不幫她,不僅對不起這些錢,也對不起自己良心,再有,我也不想她就這麼被人折磨死了。如果她看上我,我們搞在一起,好像也不犯法吧,如果她看不上我,那也沒關係。就是這樣,我就是這麼想。」

賀蘭婷盯了我一小會,說:「你還真敢想,你還真敢收,你還真敢碰,你還有什麼不敢的?你覺得你有隻手遮天的本事了?你知道有些錢你收不得有些人你得罪不起嗎?你是不是活膩了?」

我沒好氣的說:「我早就活膩了,那又怎麼樣。不就是一個什麼什麼崔錄嘛,有本事沖我來。」

賀蘭婷嘲笑我說:「他隨隨便便可以置你於死地,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我很佩服你這份明知要死還衝上去的勇氣。說是膽子大有勇氣,說難聽點,那叫沒腦子,二,蠢貨。」

我靠我拍桌子道:「你夠了啊你!我今晚來找你商量事情,不是讓你給我上課罵我是煞b的1

賀蘭婷看著我的手,說:「你有種你再拍一次1

我收回了手,說:「我沒種,不敢。」

賀蘭婷又盯了我一小會,才說:「還沒人敢在我面前拍過桌子,你還敢造反了你。」

我皺起眉頭,越說越難聽。

好吧,我還是認輸吧,做人謙虛點沒壞處。

我說:「好吧,表姐,對不起,是我的錯,我不敢了。不過,他媽的別說這些什麼,我平時不聽話嗎?我想造反我也造得起才行埃我連你的人影都沒見過我怎麼造反1

賀蘭婷壓制住我:「凶啊!繼續凶啊!凶就滾出去1

我馬上住嘴了。

這才是真正的氣常

什麼彩姐啊什麼的都弱爆了。

我嘀咕著說:「本來就是,我一個人,什麼都是一個人,一個人孤立無援,孤苦伶仃。有事找不到上級,沒事上級也不找過我。我做什麼事找彙報也沒有,自己又不知道怎麼處理。」

賀蘭婷說:「這項工作就是這樣,我說了,你可以不做。但是別抱怨。」

我說:「你除了威脅我就是威脅我,能不能來點人情味,收買我?」

賀蘭婷說:「今晚找兩個女人給你。」

我大喜:「真的?」

賀蘭婷說:「真的,我給你報銷。」

我說:「那還是我自己找,奇怪,你怎麼今天晚上和平時不一樣啊?」

賀蘭婷說:「人情味收買你,我還需要收買你?」

我說:「呵呵,不需要吧。哎表姐,言歸正傳,李姍娜的事情,你都知道吧?」

賀蘭婷喝了一口茶,說:「去把碗洗了再和我討論這個問題。」

尼瑪。

我忍住一口怒氣,說:「你一個女人,不洗碗,你嫁得出去嗎?你就算嫁得出去,你真的會幸福嗎。你老公會原諒你嗎。就算你老公接受得了,你公公婆婆受得了嗎?」

賀蘭婷說:「謝謝你的好心提醒,但這並不是你該考慮的範圍。」

我說:「行,讓我洗碗也可以,但是。你要幫我保護李姍娜。」

賀蘭婷說:「行,讓我保護也可以。但是。你收的錢三分之二歸我。」

我靠敲竹杠啊!

我想了想,說:「行,我收到二十萬,分你十四萬,如何?」

賀蘭婷倒茶,吹了吹,說:「我可聽說,你收了八十萬。」

我靠我脫口而出:「你亂講!我只拿了不到四十萬1

媽的完了,我就這麼,被她套話了。

賀蘭婷盯著我,她喜歡像盯著獵物一樣盯著我,說:「哦,四十萬。」

我急忙又說:「不是!是不到四十萬!沒到四十萬1

賀蘭婷說:「我要三十萬1

我大吃一驚,把我的那份吃了,連給朱麗花的那份她都強佔了一半,這他媽的太狠了!

我說:「不行。你剛才不是說要三分之二嗎?這三分之二,四十萬,也不到三十萬啊1

賀蘭婷說:「你可以回去了,我們談判破裂。」

我咬咬牙,說:「好,給你1

沒辦法,只有她能幫得到我。

賀蘭婷繼續盯著我:「那麻煩你把碗先洗了。」

我咬咬牙,行,洗就洗:「誰娶了你真是八輩子連續被揍修來的福氣。」

進了她家的廚房,果然,洗碗池一大堆碗,又不知道今天誰來糟蹋了她家作客。

搞成這樣子也不洗碗,我真服了她。

也真服了自己,每次都被她用各種手段指使我去給她洗碗。

沒辦法,誰讓我總是有求於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