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50章 精明的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0章 精明的人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總算把碗洗好了,累死我了。

等我出來后,卻發現,她已經回去睡覺了!

是的,賀蘭婷叫我去洗碗,然後說好和我談談如何幫助李姍娜的,可是她卻去睡覺了!

靠,這都什麼事。

我去敲敲門,賀蘭婷說:「我要睡了,困,麻煩你出去帶上門。」

我說:「哎你不是說要和我討論討論如何幫助李姍娜的事嗎?」

賀蘭婷說:「改天說。」

我對著裡面喊道:「哎可是我沒地方睡了今晚1

賀蘭婷說:「別再煩我。」

接著她不再理我。

不理就不理,老子到她隔壁房間睡。

居然反鎖了,該死的。

我聽到,好像她在裡面說話。

好像是在說電話。

不管了,我回到客廳,坐下來,喝了兩口茶,媽的,在沙發上也可以,但是沒有被子,沒有枕頭,我可怎麼過一晚埃

我正在鬱悶的時候,門開了。

她出來了。

是的,賀蘭婷出來了,穿著睡衣出來的。

看起來打了一個電話,心情有點不開朗埃

走過來后,她就直接從冰箱里拿了四聽啤酒,坐在我旁邊,和我靠得很近,然後打開啤酒,說:「陪我喝酒。」

我拿了酒,說:「行啊,喝就喝埃」

然後兩個人乾杯,她一口氣喝完了一聽啤酒。

然後又開了一聽。

我說:「哎,你有什麼不開心的事,說出來讓我開心開心?」

賀蘭婷斜著眼睛,看看我,說:「你覺得我是什麼樣的人?」

我想了想,說:「我還是不說的好,得罪人。會被你趕出去。」

賀蘭婷說:「直接說,有什麼說什麼。」

我開始掐著手指算:「你嘛,雖然漂亮,但是兇悍,堅強,厲害,外表柔順,內心剛強,心機深,陰險,不近人情。」

我正要繼續說下去,卻驚恐的發現她是似笑非笑的看著我,而且眼睛里藏著極難察覺得到的神秘,我說:「算了我還是不說了。」

她說:「是吧,你也覺得我陰險毒辣?那你怎麼不怕我害死你?」

我說:「呵呵,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好。」

她那一笑,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而且穿著性感睡衣,和我喝酒,緊緊挨著我,也不怕我守得住不祝

我端起啤酒,喝了一大口,說:「酒比茶好喝。」

賀蘭婷說:「回答我的問題1

很是威嚴,她的威嚴,和她的那張漂亮的,臉,毫無衝突,更加的吸引人。

我想了想,說:「雖然我見你那麼厲害,心機深,你也那麼恨我,但是你好像沒害過我吧。你就像我這種人,我這種人雖然表面干盡壞事,但我確實是個好人。」

賀蘭婷輕蔑的笑了一下,說:「是,你是好人,是好人的話,那晚你都對我做了什麼。」

我只好低頭喝酒。

我不知道她今晚到底和我談的什麼。

而且是心血來潮談的。

她突然悠悠的說:「我朋友找我幫忙除去她公司里一個貪污的蛀蟲,我在那家公司潛伏了半年,和公司的財會部部長做了姐妹,她對我很好,但是我找出了她犯罪的證據,把她送進了監獄。她一直到現在,還讓人來告訴我說,以後不能照顧我了,讓我自己在公司里好好做。她不知道是我弄死的她。」

我看著賀蘭婷,說:「你真的,真的是很陰險。」

賀蘭婷喝了一口酒,說:「是嗎?」

我說:「算了,也不見得,你看你,是為了幫助你朋友,才去你朋友公司除掉了那個部長,

是部長先不仁不義的,這不能怪你。唉,不過這樣做也真的有點過分。」

賀蘭婷轉著啤酒罐,說:「是吧,而她還當我是好姐妹。」

我嘿嘿一笑。

賀蘭婷奇怪問:「你笑什麼?」

我說:「我以為你刀槍不入。」

賀蘭婷猛的一口喝完了剩下的酒,站起來走向房間:「睡覺。」

我喊道:「哎我沒有被子!沒有枕頭1

一會兒后,從她房間門口扔出來一張被子和一個枕頭。

我拿起來聞了一下,上面有她的味道,獨特的迷人味道。

是的,這是她的味道,讓我意亂情迷的味道。

算了,現在,想想就好了。

躺下后,因為太困了,我很快就睡了過去。

一早五點多,醒來。

餓,十分餓。

我開了燈,進了廚房,從冰箱里找了一些吃的,煮了起來。

面。

有雞蛋,有肉,有西紅柿,全都倒下去一鍋煮。

煮好后,聞一聞,還挺香的。

當我端著碗走回客廳,客廳里一黑色長發坐著的女人嚇了我一大跳。

還是賀蘭婷。

我說:「你一大早就坐在這裡,嚇唬誰埃」

賀蘭婷說:「你一大早你在做什麼?」

我說:「餓,煮麵吃。你要不要吃?」

她說:「不吃。」

我坐下后,問她:「你起來那麼早做什麼?」

賀蘭婷說:「我基本每天都六點多起來。」

我把面放下后,賀蘭婷看著這碗面,聞了聞,說:「讓我試試。」

我把筷子給她:「肯定好吃。」

她夾了起來吹了吹,吃了一口后,說:「這碗我吃了,你再去煮一碗。」

我氣道:「有你這樣的嗎!剛才說不吃的。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賀蘭婷狡黠一笑,說:「我不是什麼君子,我是個小女人,是個小人。」

我去搶碗:「那你先給我吃兩口,兩口就行了。」

她端起碗,對我說:「辛苦你了。」

強盜。

我只好又去煮了一碗。

吃完后,她又叫我洗碗,我把碗筷洗了。

當我從廚房出來,她已經洗漱好換好衣服準備出去了。

標準的ol風格,制服啊,制服。

賀蘭婷說道:「你好了沒有,好了趕緊滾。」

我問:「不是,我記得你不是還有一條狗嗎,狗呢?」

她說:「在寵物店,這些天沒時間照顧它。」

我跟著她出門,在電梯里我問:「對了,你想怎麼幫李姍娜?」

賀蘭婷問我:「你說怎麼幫?」

我說:「我也不知道,所以來找你。」

賀蘭婷說:「昨晚好像我們沒談怎麼處理這個事,連你那邊的事情你也沒和我說起。」

我說:「那不是你都忙著喝酒了,說你心事了,我哪有機會哪有時間說?」

賀蘭婷問:「你想說什麼?」

我這時看著她,她因為剛起來,穿著那套性感睡衣,慵懶的性感,膚若美瓷,唇若櫻花。

我看著她禁不住的吞了屯口水。

她微微皺起眉頭:「快說1

我跟她說了一些關於我查探到一些消息的經過,並且告訴她我已經在試著靠近彩姐。

賀蘭婷說:「這麼危險的事,還是別去的好。」

感動啊,她總算說了一句為我著想的話。

沒想到她又接著說:「萬一你被她殺死了,我們的工作豈不是前功盡棄

。」

我靠。

我說道:「我以為你擔心我人的安危,這時候你說的卻還是你的工作。算了,我實話跟你說,我靠近彩姐,因為她漂亮,比你漂亮。」

我在挑釁她。

賀蘭婷輕蔑的哼了一聲,說:「就你,也就能騙騙監獄里的小女娃,你和她,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對手。」

我呵呵一笑,說:「表姐啊,我承認女人在智商和洞察力上面,比男人強太多,但在感情上面,男人可永遠比女人理智。為情自殺的,貌似都是女人居多吧。」

賀蘭婷說:「也有能跳出感情枷鎖的圍牆。」

我問她:「你嗎?你能跳嗎?你那麼厲害你都跳不出,別人或許能跳得出,可就算別人跳得出,也需要男人吧?精神上可以不需要,身體呢?我不相信有女人能做得到?表姐你能做得到?我不相信你一輩子不需要男人。不過啊,你要是需要,找我也可以埃我免費為你。」

我還沒說完,她美目一瞪,說:「你想找死?」

我嘿嘿說:「我也是為你著想嘛。好吧說其他吧,話說,表姐啊,那個李姍娜很慘埃」

我把李姍娜的遭遇跟她說了一遍。

賀蘭婷說:「我早就知道。」

我拉下了臉,說:「你知道監獄里發生這種事情,為何不制止?」

賀蘭婷說:「我為什麼要制止?我和她是什麼關係,我也不認識她,為什麼要幫她。再說了,我為什麼要為了她和其他人反目為敵?這對我有什麼好處。你知道崔錄的能量有多大嗎?」

我嘀嘀咕咕道:「那也肯定沒你大。」

賀蘭婷說:「即便如此,兩虎相爭必有一傷。就算是要幫,也要用計策,用計謀,而不是相拼,傻子才不用腦不計後果做事。你懂不懂?」

我高興道:「這麼說你其實是想幫的?」

賀蘭婷說:「我可沒這麼說,我和她沒任何關係,是你幫她的不是我幫的。」

聽她這話,我細細琢磨,我明白了,是讓我出面幫李姍娜,賀蘭婷不方便出面,而她也不想為了李姍娜和很多背景深厚的人結仇。

我對賀蘭婷說:「我替她謝謝你。」

賀蘭婷說:「別提這個,這個事不關我事!記住,不關我任何事。以後,李姍娜就是個瘋子,我會假裝調查這個事,然後引起對方的恐慌,我會派人下來跟你調查,你假裝說她能治得好,就是這樣,對方為了撇開責任,一定想辦法封你的嘴,你會得到他們給你的好處。這樣做的目的有三個,第一,李姍娜可以繼續在閣樓住下去,第二,對方再也不敢靠近李姍娜,第三,我幫忙也不是白幫,對方給你錢,我要三分之二,而李姍娜之前在閣樓住,是經過某人的同意的,李姍娜那邊是給那人送錢的,我要你跟李姍娜收這筆錢,我也是要跟你分三分之二。」

賀蘭婷真是個精明的商人。

只不過,李姍娜並不缺錢,她需要的是有人保護她的安全,這樣一來,大家都得到了好處,多麼完美的計劃。

賀蘭婷的腦子到底怎麼長的?

我嘀嘀咕咕又說:「三分之二就三分之二,只是到時候千萬別又跟昨晚說的一樣不到四十萬你就拿了三十萬。你吃肉也要給我一點湯喝吧。」

賀蘭婷給我寫了銀行賬號說:「麻煩你三天之內匯款到這個帳號。」

我鬱悶的說:「你說你又不缺錢,幹嘛非要這樣子,留點給我不行?還逼得這麼急迫。」

賀蘭婷說:「天底下誰不缺錢?你去問問世界首富,全國首富,亞洲首富,他們會說,他們很有錢了,再也不缺錢了?」

我說:「好吧。」

賀蘭婷說:「廢話說完了,你可以走了。」

我只好站起來,走了。

奸商啊奸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