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52章 全是一流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2章 全是一流的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c監區副監區長前腳趕走,後面謝丹陽就敲門進來了。

她提著一袋什麼東西進來。

是一袋進口的餅乾。

媽的獄政科就是好,好東西隨便拿進來,可以隨便上網,什麼都可以,什麼都方便。

她們管的範圍很寬,什麼批假啊什麼什麼的,是個有實權部門。

謝丹陽把手裡的袋子往我辦公桌一放,說:「給你拿的,怕你餓死。」

我說:「謝謝關懷,哪有那麼容易餓死,這麼好的東西,你自己留著吃不好嗎。」

謝丹陽說:「我家還有,你呢,這幾天忙什。和別的女人約會嗎?」

我說:「不是,我和別的女人的男朋友約會。」

的確如此,我經常和金慧彬的男朋友安百井約會。

謝丹陽說:「也不找過我。」

我說:「你是不知道,我忙成什麼樣啊,簡直是日理萬機埃」

謝丹陽說:「是嗎?我看你倒是很閑,說吧,忙著和哪個女人玩著?」

我說:「唉喲謝丹陽,丹陽姐,我以為你也有寬大的胸懷,沒想到你也有那麼膚淺,如同別的女人一樣的膚淺一面。也喜歡問我這樣膚淺的問題嗎?」

她說:「我就問問。你最近是不是,經常和那個李姍娜,什麼什麼的?」

我說:「徐男和你說的是吧?我和她什麼什麼的,我還不是因為工作,我要治她啊,她有心理疾病埃」

謝丹陽說:「你就少騙我得了。」

我問:「是不是什麼東西徐男都跟你說了埃」

謝丹陽說:「你放心,她也只和我一人說,我也不會和別人說。」

我笑著說:「丹陽姐,你今天是醋意大發啊,不過,你吃醋的樣子,我還挺喜歡的。感到了你很可愛的一面。」

她說道:「你少來!記得有空找我就是。」

我說:「行了行了,你們獄政科豈是我這樣的貨色能隨意出入的地方吧。有什麼,你發信息,我出去了,我看到信息我給你電話。」

謝丹陽說:「你別騙我。」

我說:「我靠我就是騙我爸爸媽媽都不敢騙丹陽姐你埃」

她走了。

謝丹陽,也是一個奇怪的女人。

你說她吧,自己談著同性戀,還同時談著我這個異性戀。說她不喜歡我吧,她見我不找她,和別的女人,她又吃醋,說她喜歡我吧,我也沒感覺得出來出來她有多喜歡我。

真是想不通。

門又被推開,還是謝丹陽。

我奇怪問:「你不是走了嗎,怎麼還來了?」

謝丹陽說:「看到我你就不高興,巴不得我早點走?」

我說:「當然不是,我特別的喜歡和你相處,你是不知道埃你還有什麼要說的?」

謝丹陽靠近我耳邊說:「我想了。你記得一定要找我。」

我明白了,自從謝丹陽和我什麼了之後,她是,嘗到了甜頭,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我說:「一定一定,你先回去,我還有點事。」

謝丹陽問:「什麼事?」

我說:「丹陽姐你以前不是這樣子啊?」

她瞥了我一眼,走了,這次真的走了。

接著,我去看望了李姍娜。

我提著一些

餅乾去給了她。

在監獄里,這些進口的餅乾,都是奢侈品。

李姍娜精神好了很多了,畢竟到了這裡,沒人欺辱她揍她打她,她的精神和氣色都好了許多。

看著我帶來的食物,她對我說聲謝謝。

她沒有推辭。

因為我們都知道,這些食物在這裡有多珍貴。

就算有錢,也只能吃到劣質的玩意。

我對李姍娜說:「以後也不用那麼裝太瘋了,上頭有人來查了,她們怕了,想讓我治好你。」

聽我這麼說,李姍娜並不高興得起來,只能說她在這裡,只是暫時脫離了危險,因為她深知,不知何時,那人又要跳出來想整死她。

不過,只有我自己知道,一旦賀蘭婷出手幫助,對付什麼崔錄什麼長,全不在一個級別的範圍之內。

我說:「你放心!有我在,一定不會讓你受到一丁點傷害!如果她們要傷害你,讓她們從我的屍體上爬過去1

這麼煽動性的語言,多麼的感人至深,多麼的用情深重,我自己都被感動得要哭了。

李姍娜的嘴唇喂喂動了動,說:「謝謝,你是個好人。」

被人誇的感覺真好。

我說:「不過,以後的日子,還是要謹慎。」

李姍娜感激的說:「張管教,你對我這麼好,我真不知道怎麼回報你。」

我心想,大恩不言謝,不如以身相許算了。

李姍娜又說:「張管教,我現在是什麼都沒有了,除了一點積蓄。我只能用這些,來回報你,希望你不要嫌棄我的俗氣。」

我靠有誰會嫌棄這些俗氣呢?

但是我還是假裝推辭:「這,我怎麼好意思要,上次要了那麼多,上上次也要了,這次也沒什麼,你又要給我,我真的不能要了。」

李姍娜說:「你一定要收下,因為,我也想有個心安。」

說得是,她也想給了我錢,拉近我兩距離,把我拉上她的同一戰線,用錢,來維護我們之間的關係,她是僱主,我是受雇者,我負責保護她。

她給錢,除了想讓我心甘情願幫她照顧她保護她之外,也的確是想求一個心安,最怕的莫過於,我不收錢,她才真正的擔心。

我說:「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李姍娜微微嘆息,說:「謝謝你。」

我說:「其實,你大可不必如此三番四次道謝,我自己也有自己的私心。我除了憐憫你,想要幫助你,其實也是為了錢,還有為了。」

我正要說得到你,媽的還好沒說出來!收住了這句話。

但是。

李姍娜一直盯著我看了。

是的,一直盯著。

她,難道知道我後半句要說的是什麼嗎?

只見她輕輕抬起頭,看著我,然後站了起來,令我吃驚的是,她背對著我,然後。

脫掉了上衣。

我驚愕了。

我急忙問:「你這是做什麼1

李姍娜輕輕說道:「你救了我,是你救了我,我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再活多久。」

我急忙說:「你千萬別這麼想!什麼我救了你,我根本就沒出什麼力好吧,而且我剛才也說了,我是有私心的。」

李姍娜說:「我看懂了你想要的,看懂了你的眼神。反正,我是

你救的,如果你想要我,我不會拒絕你。」

我急忙站了起來轉過身背對她說:「是,我一直都有這麼個齷齪的想法,剛才我也差點脫口而出了,我本就是一直這麼想的。除了想要從你這裡得到金錢,還想得到你,可我不能這麼無恥。我是這麼想,但是這麼無恥的事情我絕對不會做,如果不是你心甘情願和我,我不會碰你,你放心。再說了,你現在都這樣了,我再這麼對你,我可不是落井下石嗎!我還是人嗎1

李姍娜說:「我不會怪你什麼。除了錢,還有自己,我也是無以回報了。」

我說:「謝謝你能這麼對我感恩。錢,我會要,可是你,我不會那麼無恥。我走了,改天再來看你。」

說完我趕緊逃也似地離開了這個地方。

下了樓后,兩個看守的女管教見我這樣,急忙問:「是不是她又犯病了。」

我說:「是,有點,差點控制不住局面。」

兩個女管教也不知道說什麼話好,我說:「不過沒事的,每天都發病那麼一下下,這很正常。」

離開了閣樓這邊,回到了自己辦公室,點了一支煙,靠在了椅背上,閉上眼睛,腦海里全是李姍娜那靚麗至極的背影。

身材,皮膚,全是一流的。

多麼的誘惑。

可我自己都沒想到,我能頂住了這個誘惑,我太厲害了我。

其實我也不想厲害的,其實我也不想走的,其實我也想撲上去的,可是,如果我還有一點良知的話,我就不該這麼對她下手。

一直我都是想從她身上得到金錢和她自己,金錢那是不用多廢話的,但是得到她,並不是說只是她的身體,而是,讓她全心全意的喜歡上我愛上我,願意把她自己獻給我,征服了她的心讓她心甘情願愛上我跟著我,這才是真正的得到了她。

也許,我該好好的跟她坦白這個的。

只不過,跟她坦白了,就好比告訴她我是對她有點意思的了,那如果她拒絕怎麼辦?她的表現多半是拒絕的,我不能給她拒絕我的機會,一旦拒絕了,還有以後嗎?

很難。

追女本身就是一場心理戰爭,要讓一個陌生的女人對你產生好感,進而產生安全感依賴感,征服了她的心,她喜歡上了你,然後服服帖帖的服從跟隨著你,這是多麼美妙的一件事。

可是,李姍娜現在對我的感覺,只是感動,而不是被我征服。

誰都無法否認,這個世界是男人主宰的世界。這就決定了每一個女人內心深處都有一種依附男人的潛意識。很多男生搞不懂這點,一個勁的向女生獻殷情,不計代價的付出金錢和感情,到頭來卻撲的一場空。經常看見有男生痴心追了一女生很多年,那女生始終對他不冷不熱,結果跟一個網友見一面就跟人家睡了。多麼慘痛的教訓啊!這是很多純情男生最容易犯的錯誤。所以在這裡,我首先想說的就是這句話:女人要的不是感動,女人要的是征服!

每個人都希望跟比自己強的人交往,每個人都希望在困難的時候有一個有力的依靠。這裡的強除了那些外在的強以外,更多的是指那個精神上的強者。所謂精神上的強,勇敢,堅定,有成熟的世界觀和處事之道,這都是社會賦予男人的角色使命。女人希望在她迷茫的時候,你可以告訴她該怎麼做,哪怕這個主意並非最好的,但她更需要的是一個依賴。對女人,該發號施令時要發號施令,該強硬時要強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