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55章 吵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5章 吵架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等到我出了監獄大門后,前後左右看,都看不見謝丹陽的車子影子。

媽的,她一定生氣,然後先走了。

畢竟讓她等了一個多鐘頭,是我我也都跑了。

我只好進了那個神秘的小賣部,找電話,小賣部老闆很兇,說沒有電話。

厲害。

真不知道是誰給他們撐腰,在這個監獄大門口開個小小的破小賣部,還那麼囂張。

我坐車繞啊繞,去拿了手機,然後給謝丹陽打電話。

我以為謝丹陽會兇巴巴的氣得破口大罵,沒想到她卻很理解我的口氣說:「剛才是不是在忙著啊?」

我說:「是啊是啊,要下班的時候,有個女囚,進來說是夢遊症,就一直在那裡給她診斷,沒想到一晃,就已經下班了一個多鐘頭了,對不起啊丹陽。」

謝丹陽說:「沒事,我等你太久了就先走了。」

我說:「我以為你會發脾氣,你那麼寬容,真讓我感動。」

謝丹陽笑著說:「我怎麼可能會呢。」

我說:「原來你也有大胸懷埃」

謝丹陽說:「是啊,你是過獎了。嗯,你現在出來了是嗎?」

我說:「是啊是埃」

謝丹陽說:「那我們還是一起去吃飯吧。」

我說:「去啊去啊當然去,你現在在哪,我不用你來接了,我自己過去就好。」

謝丹陽說:「行啊,我現在在家,我化妝化妝,你先過去。我已經訂台了,還沒退,海鮮城富華樓三樓308包廂。」

我說:「好,我馬上過去。」

然後,我下樓打的過去了。

接著,我到了那裡。

富華樓,看起來真的是榮華富貴,媽的這裡消費一定很高。

比上次吃的那次一定高出不少。

我看了一眼菜單,果然如此。

不過服務員告訴我,菜都由那位訂了包廂的謝女士點好了。

我看了一眼,我擦,兩千多。

真是貴的離譜。

不知道讓謝丹陽爸爸媽媽知道她這麼亂花錢,會不會罵死她。

不過,我可左等右等,等了半個多鍾,她也沒出現。

媽的,這化妝也化妝得太久了吧,哪有這麼個化妝的搞法的。

說早就在家化妝,一下子就好就出來,我靠,快一個鐘頭了。

天都黑了。

我已經餓得飢腸轆轆,我馬上給她打電話,她卻不接,我草玩我?

打了五次,都不接。

好,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我把服務員叫上來:「上菜1

老子吃完馬上走人,反正你謝丹陽既然開錢了,我就不客氣了。

誰知,服務員說:「謝女士說了,她沒來之前,不可以上菜。」

我靠好你個謝丹陽!

我說:「我是顧客,我是她的朋友,可她現在有急事,不能來了,我自己不能吃嗎?快點上菜,不要廢話。」

服務員說:「對不起先生,謝女士已經交代過了,她可能晚幾個鐘頭到。」

我靠!

謝丹陽,你這麼不是存心玩我嗎。

我馬上又打電話,我給她發信息:「你再不來,我媽的走了。」

看看自己少發了一個他。

然後補發了一句:我他媽的先走了!

我對服務員說:「可她不來,難道我就在這裡等嗎?我很餓了,要不你先上

一點玩意給我吃!比如她點的那個什麼大閘蟹啊龍蝦啊,對,就這幾個配菜。」

服務員說:「先生,這些都是主菜的。不如,我給你再提供花生米和瓜子。」

我看著桌子上的花生殼和瓜子,打了一個嗝,說:「不要,我都吃這個都吃噁心了。話說回來,有你們這麼做生意的嗎?我是她朋友!她不來,你反而要聽她的,我來了,我是顧客,我是到了現場的顧客,我要吃飯,你不聽我的,幹嘛要聽她的?」

服務員還是微笑,說:「因為是謝女士買的單。」

好,就是這句話,誰買單,誰才是大爺。

我看了一眼菜單,都很貴,不知道點什麼好,而且捨不得,可萬一點了,謝丹陽一來,我這不是浪費錢嗎。

又看了一眼手機,都快兩個小時了!

我對服務員說:「好,算你厲害1

我給謝丹陽再打,再打這一次,她不來我真的走了。

這一次,她卻真接了,我氣急敗壞:「你玩我是嗎1

謝丹陽卻很平靜,笑了笑說:「喲,大胸懷的張帆先生,我剛才等你我都沒氣,你一個大男人,反而先生氣了啊?」

我說:「你這是在報復!我可明白你的險惡用心了,你太無恥,太陰險了。」

謝丹陽說:「是啊,我就是在報復。」

我說:「我明白了,原來,你這麼好言好語的,原來是為了籌謀報復我,好你個謝丹陽,咱們來日方長。」

謝丹陽說:「大胸懷的張先生,就這麼氣死了?」

我說:「好,我不氣,我真的不生氣,算你厲害。」

謝丹陽繼續激怒我:「要不,你先回去吧,我現在還在家裡沒出去。」

我臉都氣綠了。

我壓制住怒氣,說:「成!我先走了,再見。」

把手機塞進褲兜,我站起來,惡狠狠看了一眼服務員,然後走向門外。

一個人擋住了我的面前。

正是謝丹陽。

只見她一席長裙,靚麗豐滿,誘人性感。

不過我可一下子就點起了火:「你原來一直在外面,你玩夠了吧你1

謝丹陽看著我,挑釁似的說:「唉喲真的生氣了呀?」

我說:「是!我是生氣了,媽的,我剛才讓你等,又不是我故意的,你這算什麼,你是故意的1

謝丹陽說:「你平時等別的女人可以,等我就不行?」

我說:「我等哪個女人了我?靠!以前我只等一個,現在讓我去等,這麼卑賤的等,我他媽的才不伺候了1

謝丹陽皺著眉頭說:「你還說髒話。好呀,等我是卑賤。」

我說:「是1

謝丹陽走進去包廂,對我說:「那你走吧。」

我看著她,靠,你來了,你要點大餐上來了,就想趕我走。

行,走就走吧!

可我不甘心啊,我跑了那麼遠,從天亮等到天黑,還被服務員這麼挑釁,媽的兩千多的大餐埃

好吧,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

我跟著她走進了包廂,謝丹陽說:「不是要走嗎?走啊你1

我好不容易壓制下去的火氣,一下子又冒出來了,他媽的不就是一頓海鮮嗎,兩千塊錢,我吃不起嗎,我下次自己來!我帶別的女人來!我他媽的就是騙也要騙別的女人來請我都行!

我直接就轉身走。

氣死我了,這該死的女人,我還沒跟她處對象,她就給我使臉色,像老婆

一樣的管我,日你先人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當我走出門外,竟然聽到那個服務員對謝丹陽說:「你男朋友脾氣真壞。」

我靠。

不管她了。

在樓道轉角的時候謝丹陽拉住了我的手:「你真生氣了。」

我一把甩開她:「我脾氣不好個告訴你我他媽還不伺候你了1

其實,我真的脾氣不好,不過,我無所謂,讓你這麼玩我我怎麼能不生氣。

我遲到也不是故意的。

謝丹陽輕輕抱住了我,說:「別生氣嘛。」

我頓然怔住,她這樣子表現,真當我兩在談戀愛了埃

謝丹陽撒嬌道:「別生氣了嘛。」

她竟然也會撒嬌。

我的心頓時融化了一半,讓她把我的心給融化了。

好吧。

我說:「走吧去吃飯,我實在很餓了,吃飽了再收拾你。」

沒想到她接了一句:「到哪裡收拾我?」

我看著她那壞笑,心知她又想到了不正經的地方,我說:「我說是收拾你,不是那種收拾。」

她壞笑說:「我想要那種收拾。」

「好,既然你想要那種收拾,我沒道理不給你。不過我先吃飽,補一補再說。」

服務員看著我兩回來。

我對服務員說:「嘿,脾氣很壞的我又回來了。祝你也找一個脾氣比我更爛的男朋友。」

謝丹陽打了我一下說:「你怎麼這麼說人家。」

我說:「你不知道,剛才這女人,差點沒把我餓死。」

謝丹陽笑了。

服務員抿抿嘴,說:「我男朋友脾氣也不好,但也沒你那麼不講道理那麼野蠻。」

我說:「喲你還敢頂嘴,說你還不服。我怎麼野蠻了?幸好你不是我女朋友,如果你是的話,我天天折磨死你。」

服務員說:「你這個德行,找到女朋友都不錯了,特別是那麼漂亮的女朋友,還對你那麼好,請你吃那麼貴,你還不知道珍惜。」

我說:「我靠你還反了1

接著兩人開始吵起來,後面謝丹陽給了她一百塊錢小費:「麻煩你上菜吧。」

還對罵了幾句,她總算去上菜了。

謝丹陽說我:「你啊你,脾氣真是不好。」

我說:「是,我為什麼要好,她跟我吵架,你不幫我把她扔出窗外扔下樓去,你還幫她奚落我?」

謝丹陽說:「人家男朋友哪有你這樣的,等了你那麼久,你也想不起來我在外面等你,根本不把我放心上。讓你等了我一下,你就大吵大鬧的。」

我說:「那你找人家男朋友去。」

謝丹陽又說:「以前啊,追求我的男孩子,一個一個的,都把我當成寶,在你心裡,我連一棵草都不如。」

我說:「那你找那些男孩子去。我們現在也不確定什麼關係,你隨便找,管我什麼事。」

其實我心裡是挺不舒服的如果她真的找。

可是從一開始我就深知,我和謝丹陽,始終只能是遊戲。

既然是遊戲,又何必認真?

謝丹陽說:「那我們是什麼關係。你說,我們是什麼關係?」

我說:「我們,只能是朋友關係。」

謝丹陽不高興了,一臉不快的表情看著我。

我說:「你這嘴巴鼓鼓的,貌似塞了一根黃瓜,真有意思。」

謝丹陽說:「我不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