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58章 幹了一點好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8章 幹了一點好事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謝丹陽問了我的計劃,我只說,天機不可泄露。

我不想告訴謝丹陽我要用麗麗來整工程師,一旦說了,到時候可能她要問東問西的,煩死我。

喝完了酒,謝丹陽問我去哪裡。

我看看來來往往的情侶,說:「去逛逛好了。」

兩人站起來,出了清吧一條街,拐進一條買東西的街道逛了起來。

兩人隨便在街上轉悠著,然後她看到一雙挺好看的鞋子,其實,就是平時說的,n牌子的。

nb牌子的鞋。

她說:「我想買兩雙。」

我問為什麼。

謝丹陽說想我們兩都有一人一雙。

這鞋子不便宜,一雙上千塊。

我說算了,我自己能買況且現在我也不需要。

是不是女孩子一旦和男孩子相處了,都喜歡給男孩子買這個買那個的?

如果換到心理學上來說,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佔有**?

我想,柳智慧能幫我解決的了這些問題。

我試上了這雙好看的nb鞋子,嘴裡念念有詞:「我的nb鞋時尚時尚最時尚,回家的路上我情不自禁,摩擦摩擦,在光滑的床shang摩擦1

謝丹陽笑著打了我一下:「不正經呀你1

我說:「嘿嘿,要那麼正經幹嘛?謝謝你送的鞋子。」

既然你要送,而且執意要送,我都不好意思不收了。

出來后,謝丹陽牽著我的手,開心的對我笑笑,我說:「你這個鞋子配這個裙子,可不太好看。」

謝丹陽說:「還不是為了陪著你,才穿的這裙子,平時我都是牛仔褲就算。」

我說:「謝謝你的大恩大德了!那麼看得起我,我真是無以回報,大恩不言謝,我就以身相許好了。」

謝丹陽打了我一下:「去你的!你不和我作對就好了。」

我說:「其實說真的,我很怕老是管著我的女人。」

謝丹陽聽了,默不作聲。

我又想補充說其實她並不是我的女人,也不是很管我,正要說,謝丹陽的手機響了。

是她媽媽的來電,叫她回家。

她的媽媽也不是個好惹的,對比起李洋洋的媽媽來,是弱了一點,但是弱一點,已經夠強悍了。

完全壓制住了全家。

謝丹陽如果敢不回家,她就去鬧謝丹陽的爸爸,鬧得謝丹陽爸爸都呆不下去,謝丹陽可憐自己父親,八成會向自己老媽妥協,所以每次謝丹陽抗旨,最受罪的莫過於謝丹陽的父親。

無奈之下,謝丹陽說讓我自己坐車回去監獄。

我笑了笑說不用勞心了。

謝丹陽和我依依不捨抱了一會兒,開車回去了。

我打的士,回去了小鎮上。

到了小鎮上,我找了一家網吧,進去查了一下關於夢遊症的資料。

馬克吐溫曾惡作劇式地對一個夢遊者說,只要在床前撒上一把圖釘,保准夢遊可治好。雖然此法具有傷害性而難以叫人接受,但它很合心理治療的原理。治療夢遊症最直截了當的方法仍是厭惡療法,只是施行的方式要溫和得多。通過病因分析,已經知道夢遊多少是一種象徵性的願望補償,通過厭惡療法把夢遊者從夢中喊醒,打破了夢遊者的行為定勢,使這種下意識的行為達不到目的,那麼夢遊就會逐漸消退。

有一個人夢遊時常把一支裝有彈藥的獵槍對準自己的妻子,這種危險的舉動攪得生活得不到安寧。治療方法很簡單,讓妻子睡床的外側,丈夫睡內側,這樣當丈夫起床夢遊時便會把妻子鬧醒,這時妻子立即取來一個警笛,對著丈夫的耳朵使勁吹。警笛尖銳的聲音很快將丈夫弄醒了。這樣僅試過兩次,患者的夢遊症便被治癒了。

採用厭惡療法有兩個關鍵之處,一是設法在患者夢遊時喚醒治療者,二是及時中斷患者夢you行為。

從前面的病因分析可以得知,夢遊是精神壓抑造成的,所以要根治夢遊癥狀必須要做的是解除內心深處的壓抑。其實要尋找夢遊者的病因是非常簡單的,夢遊者的夢you行為十有**代表了他內心深處的想法。那位丈夫把獵槍對準妻子,是在夢遊中藉助自己的意象來發泄內心的不滿。如果夢遊是夫妻間隱性衝突造成的,可參照本書第一篇中有關的自療方法進行心理調整。解除患者內心深處的壓抑感是治療夢遊症的關鍵之處。上述那位患者的妻子就必須與丈夫促膝談心,努力解決存在的矛盾與衝突。

事實上,夢遊症在兒童中的發生率頗高,這些夢遊往往是想念親人所致。家長或孩子的管教者應給孩子更多的的溫暖,關心、愛護他們,幫助他們解決一些具體問題,減少孩子對親人的思念之情,有可能的話,應儘早讓孩子與親人相見,或通個電話、寫封信,這些方法可有效地消除孩子對親人的過分思念。

我找到了治療a監區那個夢遊症病人的辦法了!

那就是,找到她的女兒,然後讓她女兒聯繫她,這是最好最有效的辦法。

當晚我就在青年旅社過夜了。

沒想到的是,在躺下后,麗麗竟然給我打了電話,好多天她都沒有聯繫我了,今天為何突然給我打電話,莫非有什麼重要線索嗎?

我給麗麗回過去電話,問她有什麼事。

麗麗說:「都那麼多天了,你都沒找過我,壓根啊,就沒把我放心上。」

是是是,我為什麼要把你放在心上。

不過,我嘴上還是哄著她說:「唉唉,這不是工作太忙了嗎,根本就抽不開身,忙死我了!哎呀無語啊,天天上班加班,這好不容易的,有個假期,還要安排其他事情做。」

麗麗問我:「你到底做什麼工作的,怎麼比什麼都忙的。」

我說:「你就別問了,人啊,要往高處走嘛,我想著啊,就想著往高處走!所以要努力啊,要比別人更多的付出埃唉麗麗啊,你找我就是沒事閑著嘮嗑啊,你現在不上班嗎?」

麗麗說:「在啊,上著。就是想你了,下來偷懶去打包吃的,然後給你打一個電話,看你是不是早把我忘了。」

我說:「我哪敢啊麗麗,我一直啊也都想聯繫你,可是我們公司不能隨便帶手機埃沒辦法。」

麗麗說:「你這個沒良心的。」

我說:「是是是,我沒良心,不過我向你保證,我以後一定多多給你打電話多多關心你。」

媽的我都哄的自己都快煩了,麗麗終於高興了:「你說真的啊!那好你說的,不要耍賴。」

我說:「放心吧我怎麼可能耍賴呢?」

麗麗說:「嗯,那你一定要經常找我。嗯嗯,我有點事要和你說。」

她終於要說事了,我問:「嗯你說。」

麗麗說:「我呀,聽一些姐妹說,我們的彩姐,她經常去葉城那邊一家清吧,你可以去看看,看她是不是你的仇人。可是我覺得吧,彩姐那麼好,怎麼會是害你外公的人呢。一定是弄錯了,你去看看,我覺得一定不會是的,你找錯人了。我們彩姐對人啊,最好了。」

這彩姐,究竟有多大的本事,竟然能讓一個剛加入的麗麗對其死心塌地了。

要說是在一家公司幹活,員工對老闆死心塌地那就算了,可現在這個是什麼性質的酒店啊,下邊的人都是為她出頭打手拚命賣身的,居然還對她那麼死心塌地。

我以前看過一句話,說是,牛x的人不是能夠駕馭多少君子,而是能夠駕馭全部小人。

這就如同李洋洋父親說的,如果能讓窮凶極惡的女犯又愛又怕,那麼,李洋洋就鍛煉起來了。

我說:「好啊,葉城是嗎。我有時間去看看,她每晚都去嗎?」

儘管我早已經知道這個信息,而且去跟彩姐打了交道,但是我還是裝作不知道。

麗麗說:「你一定要好好認,嗯我已經打包好東西回去了,我要上

班了,你記得有空找我。」

我說:「好好好。那就先這樣吧。」

快掛的時候她又說:「你在哪裡。還不睡嗎?」

我說:「睡了睡了晚安。」

接著掛掉了電話。

想著這個神秘的彩姐,她身邊為何沒有康雪呢?

奇了怪了。

康雪平日進出,也全是進的夢柔酒店,而夢柔酒店,是彩姐管的,這沒道理她們兩從不在一起過埃

真是奇怪。

到底哪個環節沒查清楚。

也許,還需要一段時日。

次日,下午上班,我找了a監區帶來那個夢遊症的患者的管教,問了那個患者的情況。

管教說那個患者昨晚又夢遊了,因為監區那些女囚都怕了她了,乾脆申請把她弄到了一個獨立的監室里,但是她一個人還是夢遊了,那走路樣子和表情,光是讓管教看著監控都看得毛骨悚然,這尤其像極了米國殭屍電影中的那些被咬后異變后的狀況。

管教甚至求我讓我趕緊治好她,不然她們真的是守著這麼一個貨,比看著死人還要可怕。

我說:「辦法不是沒有,但是要你們幫我。」

管教問怎麼幫。

我說:「也許等一段時間,她沒有什麼心理壓力和什麼思念減輕了,自然會好起來,但可能要等很久。你去跟你們監區的負責領導說一下,這個患者的病因是因為思念自己女兒而起的,如果真的要儘快治好,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直接通知她家人,讓她女兒見見她,哪怕是一個電話過來,都可以。」

管教說:「就這麼簡單?」

我說:「不然你以為怎麼樣?你不相信?那你來治1

我有點不爽,既然找了我,還沒試我的藥方,就懷疑我的水平,那你何必來找我。

管教有些不好意思,說:「我相信我信,之前聽說d監區有幾個要自殺的,你都治好了,這個你也能治好。」

這個管教話是這麼說,可我看她,還是一副不大相信的樣子。

我說:「我已經告訴了你們怎麼辦了,至於採取不採取我說的辦法來治療,那隻能由你們了。」

管教說:「好,我這就回去跟我們指導員說。」

我說:「好的,有什麼問題再回來反饋吧。」

我其實不太有很大把握的,我甚至想過如果不行,我還是要去找柳智慧幫忙的,可我沒想到的是,第二天,a監區的那個管教就來告訴我,昨晚,那個患者就沒有夢遊了。

還一個勁的誇我真是神了。

我問她們是怎麼情況。

管教告訴我,她昨天在我這裡回去后,馬上就跟領導說了,領導看著自己監區出了這麼一個危險人物,也怕她那天晚上突然的死掉找來麻煩,乾脆就跟上邊彙報,然後上邊同意后,馬上找人聯繫上了患者的女兒,接著,讓患者和女兒通了兩個多小時的電話,患者是從忍著到傾訴到大哭,然後是欣慰最後是憧憬,她女兒也挺懂事,一個勁的勸媽媽好好表現,早日出去,其實她也是快要熬到出去的時間了,越是快出去,就越心急,就比如平時回家,越快到家就越心急,心急就是思念,思念過重,她的夢遊症就因此而起了。

壓力釋放后,當晚,她就沒有了發病的癥狀。

不過,她可本想瞞著自己女兒說自己在外面掙錢打工的,這下子可好,她女兒都知道了她在坐牢了。

沒辦法,兩害相權取其輕。

我寧願她自己的秘密暴露到自己女兒那裡,也不寧願她夢遊症傷害到別人或者自己,因為如果繼續發展下去,我不知道她會發生什麼樣的意外。

不過,幸運的是,患者一直苦苦隱瞞了那麼多年,當和自己女兒坦白了這一切后,反而如釋重負,每天喜氣洋洋的好好表現爭取早日出去了,這真是一件功德無量的好事。

想我這樣的人渣,也還是多多少少幹了一點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