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60章 計劃錯漏百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0章 計劃錯漏百出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打的,到了夏拉所在的大樓之處。

我也是第一次到這裡。

之前我從夏拉聊天和監控中她和她表姐聊天的嘴裡得知,她就是想要在這個大樓弄舞蹈工作室和網店。

剛才上網搜了一下,果然是這裡。

到了這個大樓,我左顧右盼,找著一個顯眼的位置,喝茶吃飯的都行。

找到了,就在大樓出來大門左側的一個小便利店前的幾個大遮陽傘下的小吃店。

不錯不錯,只要夏拉從裡邊出來,一定可以看到我,想來我真是居心叵測。

只不過現在都已經七點多了,不知道她已經下班了沒,也許她可能都沒來上班,或許她都直接下停車場取車開車出去了,不過開車出來也是經過這裡,應該很大幾率看到我。

沒多久,謝丹陽也來了。

她驚訝於我為什麼找這麼一個地方吃飯。

我說:「這地方的烤牛丸很好吃。」

其實我也沒吃過。

謝丹陽看著這些街邊的小吃,明顯她並不喜歡。

我說:「行吧,你愛吃就吃,不吃拉倒。」

我隨便點了幾串烤串,然後一碗豆腐花,然後再點了一杯可樂。

我說:「吃不吃不吃拉倒。」

謝丹陽說:「我不想吃這些,我們換一家好嗎?」

我說:「換什麼?」

媽的,我為什麼要換,換了我還在夏拉面前怎麼得瑟。

謝丹陽說:「我不想吃這個。」

我說:「換吧。」

謝丹陽高興了:「那我們去吃別的。對面那個商常」

我說:「我的意思說你自己換,我自己在這裡。」

謝丹陽坐了下來,看著我,說:「那我陪你。」

我說:「不用,你可以自己去吃。」

謝丹陽也沒說什麼,點了跟我一樣的東西。

我兩吃著聊著。

我問她:「確定要栽贓陷害那個工程師了?」

謝丹陽問我:「還有其他更好的辦法嗎?」

我呵呵笑了一下,說:「以我的智商,只能想到這個餿主意,估計實行起來,有很大的難度。」

謝丹陽說:「我不管,你要幫我。幫我除掉他1

我急忙捂住她嘴巴:「你小聲點可以嗎!你這樣子,想讓我殺了他是吧。」

謝丹陽說:「這輩子沒見過這樣噁心的人,如果我嫁給他,我還不如去死。」

我說:「曾經在我英雄年少時,有一位女生,願意為我失去生命,她意志堅定地說:你再纏著我,我就去死!在我窮困潦倒時,有一位女生,她願意與我共赴黃泉。她眼眶泛紅地說:再不還我錢,我就與你同歸於荊」

謝丹陽一下子哈哈大笑了起來。

這時我抬起頭,看見好多人看著我們。

而我沒想到卻是,有一個女孩,對了,很眼熟,是泡泡。

就是夏拉的朋友和夏拉一起被劫持的說對我有點意思的那個。

泡泡身旁還有兩個美女,都是模特,看得出來,眼影妝啊什麼的都還在臉上。

泡泡顯然很是驚訝,看著我愣了一下,然後說:「是你1

我鄭重的說:「對的,是我。同志你好。」

泡泡看我一本正經的樣子,笑了一下說:「哎呀你怎麼在這裡呀。」

我說:「來這裡找組織了。」

泡泡說:「你還是那樣不正經。」

她讓兩個同伴找了位置坐,然後她們也點了豆腐花,看起來,這裡豆腐花賣得不錯,不過這裡的豆腐花味道也的確不錯。

泡泡過來我身邊,她剛才已經聽到謝丹陽的大笑聲音了,看著謝丹陽問我道:「這漂亮的美女是你女朋友吧。」

我說:「或許是吧。」

泡泡說:「是就是呀,不是就不是,怎麼或許是呢。」

我問謝丹陽:「我是你男朋友嗎?」

謝丹陽看著我。

我又問:「你是我女朋友嗎?」

謝丹陽還是不說話。

我介紹道:「這位是泡泡,是我們同事的妹妹,哦,是表妹的好朋友。」

謝丹陽微微皺起眉:「哪位同事。」

我說:「偉大的,無私的,高尚的,英明神武的,康雪康指導員。」

謝丹陽說:「你的人脈真廣。」

我說:「個人愛好吧。有的人就不喜歡發展那麼遠。」

謝丹陽說:「你的個人愛好,是美女就發展吧。」

泡泡也笑了起來。

然後笑完了之後,泡泡說:「你們還想吃什麼,我請客吧。」

我忙說:「不用不用。」

泡泡說:「想請不如偶遇,一直想請你吃飯的,都沒有空。」

我說:「這麼點小事,那還用請吃飯埃」

泡泡過去買單,然後還給我們加了幾份甜品小吃。

我說:「你這麼樣子我真的是不好意思的。」

泡泡說:「你太客氣了張帆,你都救過我,我這點算什麼。」

我說:「呵呵那都是他們的功勞。」

本想提起夏拉,可是想到她竟然發一個男的合照來氣我,乾脆不問了。

泡泡問我:「還想吃什麼。」

我說:「不吃了,夠了,我們原本都吃飽了。」

泡泡靠近說:「那我過去了呀,和你說久了,怕你女朋友吃醋。」

我看了一眼低著頭喝豆腐花的謝丹陽,說:「沒關係,她也不是我女朋友。」

泡泡說:「留一個電話吧。」

我說:「這行啊,媽的總算有女的問我要號碼了,平時干這事的都是我,都是我拉下臉,死皮賴臉問人家美女要號碼。」

泡泡一邊存我號碼一邊說:「你給的是對的號碼吧。」

我說:「不知道。管他呢。」

泡泡說:「那我先過去了,你們慢慢吃。」

我說:「謝謝你請客啊泡泡。」

泡泡對我微笑一下,然後過去那邊了。

原想問問她夏拉公司辦公室做得如何的,可謝丹陽孤單的一人在那邊,而且泡泡見謝丹陽在這裡,以為是我女朋友,也實在聊不起來。

坐了一會兒,吃完了后,謝丹陽說我們走了吧。

我想,夏拉是的確不在或者已經走了,沒轍,乾脆也撤了吧。

然後跟泡泡打了一個招呼后,我和謝丹陽離開了。

上車后,謝丹陽說:「剛才那個女孩問你要號碼?」

我說:「怎麼,你吃醋嗎?話說,你也不是我女朋友,你吃醋什麼。」

謝丹陽手一揚,顯得很大度的說:「我不會吃醋的。只是隨便問問。」

我嘿嘿笑了一下,說:「吃醋就吃醋,還找借口。話說,我們現在該去哪裡。」

謝丹陽說:「說了要聊聊明天的計劃。」

我掏出手機,說:「我先打個電話。」

我給麗麗撥過去了一個電話,為了防止謝丹陽又要有點小情緒,乾脆下了車再打過去。

女人的心從來沒有那麼寬大。

男人,也是如此。

男女之間,所謂的大度,全是裝的。

給麗麗撥過去后,我跟麗麗說了一下計劃,麗麗同意了。

掛了電話后,我看見謝丹陽欲言又止的,我問:「你是不是想問我找誰去辦這個事?」

謝丹陽說:「不知道,我也不清楚你的計劃。」

我說:「我找個女孩,讓她去那個車友會上,假裝邂逅你的工程師黃文正,然後,讓她帶黃文正去一個唱歌包廂什麼的,然後,我再弄點類似粉末狀東西進包廂給放包廂桌上,然後拍下黃文正這副模樣,你說你父母還會對他感興趣嗎?」

謝丹陽問:「這樣子?不需要找車了嗎?」

我說:「找什麼車啊,你想個法子,讓我找的那個女的混進去裡面,然後邂逅就成了。」

謝丹陽說:「這沒什麼,車友會都是交錢進去就可以了,只是我怕他們問起如果你找的人沒車,不太好邂逅。」

我想了想,媽的這個麗麗好像也不會開車啊,而且再去找一輛路虎給麗麗,萬一出事了那可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不行。

我說:「明天看時機行事吧。」

謝丹陽問我:「你找的那個女的,是什麼人?」

我不高興了,說:「幹嘛那麼多嘴?是什麼人我自己有分寸就行,問那麼多。走啊1

謝丹陽說:「去哪。」

我說:「這都幾點了,去睡覺埃」

謝丹陽載著我去找一處酒店。

我說:「對了,明天你乾脆陪著我去x城吧,去找那個女囚的女兒。」

謝丹陽有點不願意。

我說:「媽的,我替你跑腿就行,我告訴你明天如果我坐車過去,再回來,估計天都黑了。計劃不能做成你不要怪我。」

計劃說是這麼說,但是明天可能會有大變動,鬼知道黃文正會不會上鉤,不過依我看來,男人嘛,都喜歡美女的,再說了,我讓麗麗打扮得淑女一些,不過也要顯露身材的那類打扮,我看黃文正上鉤不上鉤。

其實設定的這個計劃,錯漏百出,只要有一個環節有點紕漏,那麼就前功盡棄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我也不是諸葛亮,更沒有那麼大的能量。

可憐了謝丹陽,每天被自己老媽這麼逼著干這個干那個,我想,除非是謝丹陽老媽死了,否則謝丹陽這輩子都不得安寧。

我們到一個家庭旅館開了一間雙人房。

為什麼是雙人房,我也不知道。

反正是謝丹陽開的。

到了房間,我去洗澡出來,她也去洗了。

謝丹陽在擦著頭髮的時候,兩人對視一眼,然後此處省略三萬字。

我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

我一看,是賀蘭婷,難道說她破譯了我在康雪辦公室拿到的那些系列號?

我趕緊把手伸出去,從脫下的褲子褲帶中掏出手機接了電話:「喂?你是不是破解了那些號碼?」

賀蘭婷那邊好像愣了一下,才問我:「你在跑步?」

我才發現我還大喘著氣,我說:「我剛做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