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61章 治療女囚犯心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1章 治療女囚犯心病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賀蘭婷問:「這幾點了你去做運動?」

我說:「唉你管我做什麼運動,你是不是破解了那些系列號?」

賀蘭婷問我:「你給我發的那些號碼,你什麼都不著明,我不知道你發這些來幹嘛?」

是哦,我給她發郵箱了這些表格的系列號,好像沒跟她說清楚我發這個號碼到底是從哪裡得來的。

我看了一眼下邊的謝丹陽,算了,還是不要給外人知道的好。

我說:「我會再發一次給你的,再見。」

馬上掛了電話。

謝丹陽看著我,一臉疑問,我看得出,她是很想問我,誰的電話的,但是我是不可能會說的。

剛掛了,又來了一個電話。

是夏拉的。

夏拉,突然給我電話,不是說分了不要再聯繫了嗎。

我的大腦運轉起來。

人沒做一件事,都是有目的性的,都不會無緣無故的。

她找我,難道說,泡泡已經告訴了夏拉我和謝丹陽在一起的事。

有意思。

我相信她的嘴,比媒體傳播得還快。

果然,當我餵了之後,夏拉問我:「聽說你剛才在我們公司樓下吃東西。」

我說:「對,請問有何指教。」

夏拉頓了頓,問:「和你在一起的還有一個女的,很漂亮,是嗎?」

我得意了,我的計劃成功了。

我說道:「是,非常的漂亮。哎你是不是在吃醋啊?」

夏拉說:「我會吃醋嗎,我有男朋友了。」

我說:「嗯好,祝你幸福,祝你們幸福。再見。」

掛了電話。

謝丹陽已經不耐煩了,推開了我。

推開我?

我撲了上去。

第二天一早,六點,我們就起來了,我催著謝丹陽進去洗漱,然後退房取車往x城趕過去。

起來太早,昨晚運動量過度,我有些昏昏欲睡,乾脆就半睡半醒著,就這麼到了x城。

五百公里,開了將近五個多小時,十一點我們到了x城人民醫院。

這個速度,謝丹陽一個女的,開得已經夠快的了。

到了x城人民醫院后,我看了一下時間,還好沒到下班時間,隨即跑上去找人,問有沒有一個許思念的醫生。

卻被告知,她已經調到了我們市的第五人民醫院。

我靠。

氣死我了!

問了一下許思念的手機號,打過去卻提示已經停機了。

上車后,謝丹陽都罵我蠢:「你怎麼不知道打一個電話先問一下啊1

我本來都有夠不爽的,讓她這麼說我,我馬上回嘴:「給我閉嘴!少廢話1

謝丹陽看了我一眼,不敢再說下去。

我說:「走,開回去。第五人民醫院。」

設置了導航,又要上路了。

在路上的高速上的停車站,隨便吃了一人一碗泡麵。

謝丹陽貌似對這些很反感,沒辦法,城裡的嬌生慣養的小妞,吃不慣是正常的。

不過當我泡出來,她聞到香味,馬上也吃光了。

泡麵餓的時候吃的是好吃,可吃完了,感覺真是難受。

抽了一根煙,繼續上車趕回去。

在下午五點多,下班之前,趕到了第五醫院。

可累死了謝丹陽,一到了醫院停車場,她停好車,閉上眼睛就睡了。

為了獎勵她,我給了她一個吻。

她都沒力氣理我了,睡了過去。

我上去了醫院,問到了許思念所在的科室,然後,找到了她人。

當她摘下口罩,沒想到,站在我面前的,卻是一個落落大方的美女。

如同平時看到的大多數的嫻靜美女護士,她就是那樣子的。

我說:「你是許思念,我是女子監獄的心理醫生,你媽媽找你。」

一聽到媽媽兩字,許思念表情有點不自然,也有點難受。

她強作鎮靜說:「出外面聊吧。」

我和她走出了醫院大呂外。

許思念看著我,問:「我媽媽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我說:「你怎麼知道。」

許思念說:「除非她出事,不然她是不會讓人來找我的。她是一個很倔強的人,她這麼做,只想保護我。可我更需要的是她。」

我說:「呵呵,她是不想你如你父親一般受到傷害。也怕她的身份讓你受到工作生活中其他人的歧視,也許還會對你的工作產生影響。」

許思念問:「她是出了什麼事。」

我說:「精神壓力過大,瀕臨崩潰邊緣,在監獄已經出現用傷害自己和他人來發泄自己心理壓力的情況。我和她聊過了后,發現唯一能快速疏導她心中疾病的辦法便是找你過去和她聊一聊。」

許思念兩眼泛淚問:「她沒怎樣吧。身體還好嗎?」

我說:「現在暫時沒怎麼樣,但是拖下去的話,就不知道會怎麼樣了。」

許思念說:「我要做什麼?」

我說:「去和你媽媽見面,疏導她的情緒壓力,不然,她可能真的會崩潰,你父親的死對她的打擊很大。」

許思念點點頭。

我說:「你看這幾天什麼時候有時間。我來安排。」

許思念說:「明天下午。」

我說:「可以。我明天上午安排好,你到時候說是你要探視你媽媽,報上你名字就可以。」

許思念說:「謝謝你。」

我說:「呵呵你太客氣了。你媽媽說你在x城人民醫院,我一大早就去了那裡,找不到你人,那邊說你調來這裡,我馬上又來這裡。萬幸找到了你。」

她突然說:「你等我一下。」

看著她小跑回去的背影,我不知道她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沒多久,她回來了。

到了我面前,我見她jiao喘連連的,她突然塞進我口袋中一個紅包說:「謝謝你。」

我急忙要掏出來:「別這樣別這樣1

許思念制止我的手說:「你別拿出來,你拿出來讓別人看見,以為我們醫護人員接受紅包,我們會惹上麻煩。」

我停了往外抽紅包的手,說:「許思念,你不需要這樣,我和你們醫生一樣,都是救人的。我們自己有工資,就算你不給我這個,我也會盡量做好我的本職工作。」

許思念說:「我也是,只是一點小意思,你來來回回跑,那麼辛苦,我只是一點心意。你收下吧。」

我說:「唉許思念你太客氣了。」

這紅包摸起來還挺厚。

許思念說:「對了,我還沒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我說:「張帆起航,張帆。」

許思念說:「好,我記住了。」

我說:「你明天直接報我名字然後說明進去原因,就可以進去的。」

許思念說:「謝謝你張先生,我還有一台手術,我先去忙了,我明天看望完了我媽媽,請你吃飯。」

我忙說:「這個就沒必要了,不必了真的,你還是想著先把你媽媽的情緒安定下來。」

許思念說:「我

會的。」

我說:「好吧你去忙吧,明天見吧。」

許思念對我揮手,然後馬上走向手術室。

看來還真的是一個很厲害的女人。

可看她那樣,媽的,年紀跟我也沒什麼相差埃

不過還好,她是專家,我也是專家。

她是醫學治療人身體的正宗專家,我是半吊子治人神經的專家。

回到了車裡,謝丹陽還沒睡醒,真的是累壞了。

我看她美目緊閉,睫毛漂亮,就在她的眼帘上親了一下。

謝丹陽被我弄醒了,看了看我,然後看了看手機:「五點多了。」

我說:「走吧,去那車友會。不過沒關係啊,黃文正先到也沒關係。」

謝丹陽鬆了松自己的四肢,說:「好累。你安排的那個女孩,來了嗎。」

我說:「我正要給她電話。」

謝丹陽開車往黃文正他們說的路虎車友會聚會的地方。

我給麗麗撥過去,她說她已經在那邊了,而且已經進去了,在裡邊喝著茶。

我問她是怎麼進去的。

她說讓一個男的帶進去就行了。

我說:「你真厲害。」

麗麗說:「美女讓帥哥幫忙,沒多少人會拒絕吧。」

我說:「呵呵是的,真有你的。真厲害。大爺有空給你買棒棒糖含。」

麗麗說:「說什麼呀你1

我說:「你居然這樣撒嬌的說話啊你,你是不是想到不好的方面了,你這女流氓女色狼。」

麗麗說:「你才色狼,你發那人照片給我。」

我愣了。

我看著謝丹陽,問:「有黃文正的號碼嗎?」

謝丹陽說:「沒有。忘了這個。」

我說:「靠,你這傻子,你不弄照片來,讓人家到哪裡去找黃文正,她知道誰是黃文正1

謝丹陽說:「我們過去不就知道了。」

很快到了他們搞車友會的地方。

其實就是在專賣店不遠處。

都是豪車專賣了。

到了那裡,謝丹陽給她朋友打了一個電話,我們混進去了裡面。

很容易的,就看到在車場上站著指導玩車的黃文正。

謝丹陽不能進去了,怕認出來,我自己進去找了麗麗,麗麗今天穿得,真是淑女一枚,打扮得靚麗而不妖艷,溫柔款款而不土鱉,修長貼身套裝。

我舉起大拇指,說:「終於穿得像個良家婦女了。」

麗麗說:「你說什麼呀。」

我說:「好了廢話不多說,看到嗎,就是這個,那個,看到嗎,在車邊指揮的看起來很厲害的那個男人。」

麗麗說:「我知道了。」

我說:「行了過程計劃我都和你說過了。這是三千塊錢,先拿去,搞定后,還有一筆。」

麗麗接過去說:「謝謝你呀。對了,為什麼要害他?」

我想了想,說:「放心吧反正不是傷天害理的事情,不是和你說的她對我表姐圖謀不軌,我表姐家人卻很喜歡他,可是我覺得他人靠不祝」

麗麗說:「可是上次你不是和我這麼說的。」

我說:「你別管我說什麼了,反正有錢賺不犯法了就是1

麗麗不問什麼了。

我說:「你還真聰明啊,讓人帶進來,我剛才還要讓領導幫忙才能進來。」

麗麗往遠處一指:「他帶我進來的,他說他是這裡的老闆。」

我順著麗麗指過去一看,大吃一驚!

竟然是那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