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62章 設一個圈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2章 設一個圈套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沒記錯的話,這廝就是曾經追求過謝丹陽的男同學。

並且不惜一切代價請黑勢力也要弄死我們的錢進。

真是冤家路窄。

竟然是這廝帶著麗麗進來的。

我急忙在麗麗耳邊說道:「你出來,我有點事和你談談。」

我趕緊拉著麗麗出了外面。

麗麗跟我到了外面,奇怪問我:「怎麼了呢?」

我說:「剛才那傢伙,也是我們要整的人之一。」

麗麗吃驚了:「兩人嗎?你不是說只有一個么。」

我說:「沒想到這傢伙也來了,不過要同時整兩個人,有點難辦埃不過如果利用得好,讓他們兩鬧起來最好了。但這不太可能,萬一他們兩是認識是朋友呢?」

我有些自言自語。

麗麗說:「你的意思說讓他們兩人為了我吃醋呀?」

我說:「最好為了你打起來幹得兩敗俱傷,這樣是不是很難。」

麗麗輕蔑的說:「這又有什麼難的,在酒吧里,會這手段的女人多的是。」

我問:「這麼說,你也算是其中一個高手了?」

麗麗說:「一點點吧。」

平時說的什麼綠茶女,會這招不奇怪,更別說麗麗這種本身出身青樓的女人了。

但真正實施起來,還是很有難度的。

我讓她儘力而為,就算做不到,也至少把黃文正弄到ktv去,然後再栽贓陷害他。

這件事不成功,我也給錢,成功了,給多一倍,如果能挑起兩人的矛盾,再加一倍。

麗麗馬上抱著我在我臉上親了一口。

我急忙推開她。

麗麗出去后,我則是回到後邊,找了一個位置,弄了一份報紙遮住臉,默默看著麗麗出演這場戲。

我是一個導演。

是這部戲的總導演。

成不成功,我自己也還不知道。

麗麗過去后,並沒有去和之前綁架我的那個有錢的謝丹陽男同學錢進錢老闆聊。

而是徑直向著剛從車場過來的黃文正走過去。

當走到黃文正身旁,麗麗突然一個不小心,腳一彎差點摔倒,然後抱住了黃文正。

黃文正下意識的抱住了要摔下去的麗麗,然後兩人就這麼邂逅了。

黃文正抱著麗麗,看著懷中的美女,有點傻眼,麗麗急忙推開黃文正,說:「對不起對不起。」

黃文正是看呆了一會兒,然後說:「沒事,沒事。」

麗麗問他:「請問洗手間是往這邊走么?」

黃文正指了指旁邊:「就這裡。」

麗麗對他笑了一下說:「謝謝。」

麗麗說完扭著腰肢走去衛生間,黃文正自是看著麗麗的背影,有點獃獃的。

看來,在女人面前,尤其是大美女身材特好的大美女跟前,男人都是把持不住自己的。

麗麗去了衛生間后,黃文正撿起了地上麗麗掉的化妝盒子。

不一會兒,麗麗出來,黃文正急忙把化妝盒給麗麗拿過去,說:「這是你剛才掉的。」

麗麗高興的接過化妝盒:「哎呀原來在這呀,幸好你撿到了,你真是我的幸運神,幸運男神。」

麗麗笑了起來,對黃文正笑。

黃文正痴痴的看了一眼,說:「呵呵你過獎了。哦,我叫黃文正,你呢?」

麗麗說:「叫我lily就好了。」

黃文正問道:「你也是車友會的貴賓會員嗎?好像以前沒見過你。」

麗麗說:「不是,我是陪朋友來的。來了后,他剛才出去試車,人都不見了,剛打了電話,說是車子有點小問題,趕去之前修過車的修車廠,很快就回來了。」

黃文正問:「是男朋友吧。」

麗麗說:「不是,是女的。你有興趣嗎,我介紹給你。」

黃文正笑著說:「不用不用,你介紹你自己給我就好。」

麗麗笑說:「你這人看起來老實,實際上一點也不老實。」

黃文正說:「那我這個不老實人,想請你過來一起喝杯飲料,反正你也是要等,來這邊吧。」

麗麗看了看自己原來的位置,說:「那好吧,我朋友回來了我再過去。」

接著黃文正和麗麗坐在一起,談笑風生。

我驚嘆啊,媽的這招,假使有人用在我身上,我一定也會淪陷埃

美人計。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

謝丹陽不知何時,出現在我身旁,剛才的那一幕她已經全都知道,謝丹陽問我道:「這個又是你的第幾號女人?」

我說:「她不是我女人,我和她是相互利用的關係。」

謝丹陽問:「她是做什麼的?」

我說:「你幹嘛問那麼多你,看戲就行了。」

謝丹陽捶了我一下,說:「你女人怎麼那麼多1

我說:「我女人多要你來幫忙管理了?以後我談更多,跟管監獄一樣,分監區管,分樓層管,分監室管,讓你來做監獄長怎麼樣。」

謝丹陽說:「你怎麼不去死。」

我說:「哈哈,你最多也只能混個監室長,我這算給夠你面子了。」

謝丹陽又要打我,我看到肥胖的錢進走了過去,我急忙用一張報紙擋住謝丹陽的臉,說:「別玩了,你認出那傢伙沒1

謝丹陽把報紙往下壓,看了錢進一眼,說:「是錢進。」

我說:「對。我剛才老早就發現他也在了,沒想到這廝也來參加什麼車友會。真想找人來也綁架他一次。」

當然,我也就是嘴上說說,我哪有那麼大的能量,我可沒錢,請不動那幫光頭傢伙。

正說著,見錢進走過去了之後,發現他自己之前邂逅的女神麗麗,正在那邊桌子和另外一個陌生男人談笑風生。

平日橫行霸道我爸天下第一我是天下第二的錢進立馬就變了臉色,馬上走過去黃文正那一桌。

把他那車鑰匙往桌上一放,這個似曾相識的情景歷歷在目。

想當時,他在我們面前,在我們這些吊絲面前,便是如此囂張。

不過在黃文正面前,這招並不見得有多高明。

大家都是來參加車友會的,你是保時捷老子是路虎,你甩什麼鑰匙呢。

黃文正也不知道錢進的意圖,照樣和麗麗有說有笑。

我覺得,如果我是麗麗,知道了錢進的這個不服輸的脾氣,就專門和黃文正聊得很好,偏向於黃文正,當然也要表示給錢進一點機會,但是更多的是偏於黃文正,這樣一來,錢進才是死咬住為了他所謂的面子就不鬆手,就是玉石俱焚也要和黃文正搶這個女人。

當時謝丹陽就是這麼激怒了錢進。

不過那時候的炮灰,是我。

而今天,完全可以換為黃文正。

若是黃文正和錢進幹起來,這是多麼有趣,多麼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麗完美了什麼是綠茶表這個詞兒,她對錢進曖昧的笑了一下說:「剛才去讓你朋友試車,怎麼樣了。」

錢進的臉色溫暖了不少,對麗麗笑意融融了一下,說:「還好吧。這位是你的?」

麗麗說:「哦這位是?我也還不知道他的名字,他挺好的,剛才我摔跤他扶起了我。你叫什麼名字。」

黃文正對兩人說道:「黃文正。」

麗麗介紹錢進:「這位是錢老闆,剛才我朋友有事,是他把我帶進來了這裡。」

錢進伸出手:「這裡,是我和我朋友做的。」

黃文正並不吃這一套:「哦。」

然後卻不伸手握手。

兩人都是『年輕有為』,都是心高氣傲,兩條火線碰在一起,火花四濺是難免的,最好燒死兩人。

一股火藥味瀰漫在兩人之間。

錢進伸出手了,黃文正不伸手,這不是要打錢進的臉嘛,錢進那樣的人,哪能忍受得住這種丟面子的事情。

但是他不會一下子發作出來,他對麗麗說道:「我們過去那邊吧。」

麗麗卻不給他面子,說:「我還想在這裡。」

錢進的臉一下子變成了土色,看得出他氣得不輕。

他站了起來,連招呼都不打直接就走了。

看他這氣勢洶湧澎湃來襲的樣子,黃文正今晚有麻煩了。

天色已暗,車友會的車友們今晚還要聚餐聚會。

麗麗卻不想和他們聚餐,對黃文正說:「文正哥,為了感謝你今天幫了我一把,我請你吃飯。」

這正中黃文正下懷:「好,我們走。」

麗麗說:「那樣會好嗎?」

黃文正說:「沒事,下次來再和他們聚。」

接著兩人去開了車走。

黃文正的車子就是路虎。

我說這個車子看起來方頭方腦的,跟拖拉機真像埃

謝丹陽後來告訴我說那是發現,也要**十萬的。

我咂了咂舌,媽的這些人怎麼都那麼多錢。

黃文正,他居然那麼有本事。

不過我更好奇,麗麗那麼厲害,還去干這個行業幹嘛,乾脆來這裡釣一個金龜婿不得了。

當我和謝丹陽出去後上車要跟著後邊時,我們發現,黃文正車子的後面,跟了一輛黑色的轎車。

我馬上想,這極有可能是錢進去跟黃文正的車。

就這樣,黃文正路虎在前,後面跟了一部錢進的車,最後是我和謝丹陽。

開了有二十分鐘,黃文正帶著麗麗去吃了一家西餐。

我則是去打包了兩份快餐回來給謝丹陽。

謝丹陽在車上,拿著攝像機,拍著。

我說:「你拍這個有什麼用啊,拍不到他們兩人親嘴啊什麼的畫面的,沒什麼用埃」

謝丹陽把攝像機一放,說:「你們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我嘿嘿的笑著說:「正常,但凡是個正常男人,都經不起美女的誘惑。」

謝丹陽說:「男人真不靠譜。」

我說:「嘿嘿,是你自己讓我想個主意來收拾他,現在你要吃醋嗎?」

謝丹陽說:「我是說你。」

我奇怪說:「說我什麼?」

謝丹陽說:「黃文正看起來那麼有定力,都經不起,你更經不起。」

我說:「那可不一定。」

正說著,突然有人敲我們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