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63章 真正的罪魁禍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3章 真正的罪魁禍首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嚇得我兩急忙把盒飯一放,我忙說:「快逃。」

往外一看,原來是保安,嚇得我們不輕,還以為是錢進的人發現了我們。

保安敲了敲車窗,我們降下了車窗,問他什麼事。

保安說:「你們的車,擺正。」

一看,原來我們擺錯了,佔了兩個車位。

擺正後,我往左邊看看,那部我認為是錢進的車子還是在那邊,車上的人沒下來。

我問謝丹陽說:「你說錢進會不會找人,來堵了黃文正。」

謝丹陽說:「錢進以前這樣對付我們,一樣也會對付他們。」

我說:「也行,讓他們狗咬狗先,不過我得把我的人救過來先,不得讓她跟上次的我們一樣。」

謝丹陽說:「你的人?你的什麼人?」

我說:「別多管閑事,住嘴。」

謝丹陽不滿的轉過頭。

正說著間,見錢進派來的那輛黑色轎車身後,開進來了兩部商務車。

就是上次劫持我和謝丹陽的那類商務車。

我靠,還派了兩輛,可見錢進剛才被黃文正刺激到后,有多恨黃文正。

這錢進也真是他娘的有意思,自己泡不到女人,就把火氣往那女人和追求那女人的男人頭上澆灌。

為了以防不測,擔心等下麗麗和黃文正一出來,就被拖上商務車,我下車去給麗麗打了一個電話。

麗麗接了電話,我讓她到洗手間去接電話。

我告訴了她,剛才的那個錢進,因為被黃文正和她刺激到后,現在找了兩車人,準備等你們下來后就劫持你們,等下你想辦法繞開他們,帶著黃文正去ktv,然後栽贓了黃文正後,你再偷偷離開。

麗麗得到了指令,去辦事了。

吃完了西餐,麗麗沒有帶著黃文正上車離開,而是帶著黃文正轉到了旁邊的一家ktv,黃文正覺得今天走了艷遇,忙不迭的付錢開包廂。

這廝不懂的是,找他麻煩的各路人馬已經在樓下虎視眈眈。

去開了包廂后,麗麗假裝有點喝多,然後脫了外套,這下可好,那暴露的衣服,讓黃文正看得眼睛都直了。

不僅如此,麗麗還妖嬈的和黃文正各種擺拍。

酒後上頭的黃文正剛好要揩油,正合他意,上下其手對麗麗各種佔便宜。

這一切都被麗麗拍下來。

行,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接著,我進去ktv里,看裡面的ktv男服務員穿的什麼衣服,白襯衫黑褲子埃

這好辦,我本就穿著黑西褲,讓謝丹陽去隔壁那條街隨便買了一件白襯衫,然後拿來給我套上。

我進去了麗麗和黃文正所在的包廂,假裝進去收拾空啤酒瓶。

黃文正和麗麗玩得正開心,看到我進來,有點不爽,黃文正說:「沒讓你進來1

我說:「先生打擾了,為了給你們營造更舒適的環境,我收拾瓶子后就走。」

黃文正不爽的看著我。

麗麗假裝玩得正開心,把黃文正直接壓在了沙發上,兩人也不管不顧了,就這麼親了起來。

好,很好。

我拿出準備好的吸管,麵粉,錫紙,擺在了台上,然後,把黃文

正和麗麗親吻的畫面,還有桌上貌似吸粉的畫面,都拍下來了。

黃文正的側臉,被照進了畫面里,他太投入了,和麗麗親得正歡。

我拍完后,馬上就把吸管麵粉錫紙這些扔進了垃圾桶,離開了包廂。

然後給麗麗發了一條信息:「好了,你趕緊離開,從別的門離開,不要走正門,明天我送錢過去給你。」

麗麗接到了信息,對黃文正謊稱上洗手間,然後拿起包包出了包廂門就離開了。

黃文正傻傻的等待了約摸半個鐘,見麗麗不回來,他有點急了,可是他又不知道麗麗的電話。

於是在ktv里找,各種找,當然,麗麗已經離去,他所不知道的是,這個麗麗,是青樓女子,已經回到了夢柔酒店上班去了。

找不到麗麗的黃文正,大失所望的下了樓,走向了自己車子。

停車場這邊,一大群錢進找來的人虎視眈眈盯著黃文正這個獵物。

這時候麗麗已經把照片都傳過來給我的手機了,我把我拍的,還有麗麗拍的照片,都傳給了謝丹陽。

謝丹陽看完了說:「我看我爸爸媽媽還怎麼喜歡他。」

我對謝丹陽說:「追求你的那錢進錢老闆,也真是小肚雞腸埃」

謝丹陽說:「這種男人,可惡,可恥,可憐,可悲。」

我嘿嘿笑了笑說:「得不到的都是最好的。不知道他現在有沒有找過你。」

謝丹陽說:「像他這種人,也就是三分鐘熱度,看到有難度,他不早就放棄了,反正他身邊女人多的是,他不會堅持在一個女人身上那麼久。」

我說:「呵呵,是我我也不會浪費時間在一個女人身上那麼久,媽的那麼辛苦的追求,成功的幾率還那麼渺茫,最好的辦法就是直接放棄,尋找別的目標。」

謝丹陽不回我這話,問我道:「錢進會怎麼對付黃文正?」

我說:「能怎麼對付?你記得上次我們的遭遇嗎。假如這時候麗麗和黃文正在一起,那麼,兩人都被帶走,然後麗麗被錢進給凌ru,黃文正則一定被揍一頓。現在麗麗不在,錢進肯定更不爽,黃文正也許被打得更慘。我想到了一個辦法,挑起他們兩個全面的戰爭,等今晚黃文正被錢進打了之後,我們無意中透露給黃文正是錢進乾的,然後我們自己找人跟蹤錢進,打了錢進一頓,也透露給錢進是黃文正乾的,既能報了我們上次被劫持的仇,也出了一口惡氣。」

謝丹陽損我道:「你不去做古代奸臣真是浪費了你這個人才。」

我說:「算了,我自己知道我自己是個好人就行了,再說了,你那錢進,那黃文正,沒一個好鳥。哎你怎麼赦樣的極品人渣埃」

謝丹陽罵道:「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1

我說:「嘿嘿,那你幹嘛還跟我?」

謝丹陽反駁:「誰跟你了?」

看到黃文正上自己車時,突然被後面埋伏著的三個人竄出來,兩人反扣住他左右手,一人捂住他嘴巴,直接強拉著他快速拖過去扔上了商務車。

商務車馬上加油門開出停車常

這一幕,我們也拍了下來。

謝丹陽問我:「還跟著去看熱鬧嗎?」

我說:「黃文正也就被打一頓,錢進不可能敢把人打死,

打死了事情就大了。」

謝丹陽說:「跟去看看,看看熱鬧。」

我說:「算了,我們改天看情況后再說。現在跟去,他們一定到一個偏僻的地方,我們很容易暴露自己。」

我還說找人也打了錢進然後栽贓黃文正,沒想到錢進那個傻子,自己當晚就審問黃文正把麗麗帶去哪裡了,然後揍了黃文正一頓,氣不過的黃文正馬上找人,三天後等到錢進進一家夜總會玩出來時,直接捅了錢進,錢進脾臟破裂,送醫院再慢點差點沒死了。

後面警察查到了幕後黑手是黃文正,這傢伙賠了一大筆錢,然後被送進了監獄,單位也開除了他,這廝人生可謂是完蛋了。

而這一切,卻是我在背後挑動起來的,想想起來,我有時候都感到自己是不是太過分了。

可剛開始我也不過是想教訓他倆一下,鬼知道這兩個傢伙那麼認真,動刀動槍的幹了起來,我只不過是挑動者,而真正的罪魁禍首,是他們自己。

當謝丹陽父母得知這一個消息后拍著大腿說太可惜了,這時候謝丹陽不慌不忙,把自己手機的那些照片給兩老看,並且說黃文正就是因為搶這個包廂里的女人和人家打起來的,而且這個女的也不是什麼好女人,是出來zuo台的,他們還吸那個。

這下子,謝丹陽兩老拍著桌子說真是瞎了眼找了這麼一個混蛋來做女婿。

差點沒把這事給成了,否則真是引狼入室。

而這件事過後,謝丹陽父母,小算盤又開始打到了我的身上,呵呵,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埃

這些都是后話了。

當天晚上,我和謝丹陽去開房睡覺的時候,謝丹陽一直就想知道麗麗什麼身份,為何對我言聽計從的。

我說:「因為錢,因為從我這裡,得到了錢。就是這麼簡單。」

謝丹陽說:「我覺得她對你的感覺,不一般。」

女人的第六感真強,她感覺得出來,麗麗對我的感覺不一般。

不過我並不打算回答她這問題,說:「睡覺。」

然後蒙頭就睡了。

我討厭女人這麼問東問西的,我覺得她們想控制我,誰也別想控制我。

第二天一早,弄醒謝丹陽,然後回去監獄上班。

因為昨晚不理她問話,所以她有點小脾氣。

不過我懶得理她。

去了監獄后,報個到,然後安排了今天下午許思念來看望她囚犯老媽的這件事。

下午,許思念來了,我也去作陪了,我是作為心理輔導師,可以作陪的。

兩人隔著厚厚的玻璃一見,潸然淚下。

我看不得這樣傷感的一幕,轉身出外面,抽了一支煙。

我回到裡邊后,許思念和她媽媽拿著話筒,平靜的聊著天。

我當然沒有興趣去聽她們說什麼,不過從她媽媽的神情上來看,我知道她媽媽的情緒好了很多,這就行了。

按照正常的情況看,只要許思念經常的來探望她媽媽,她媽媽不大會可能再發瘋發病了。

等到了時間,獄警催促兩人分開。

兩人依依不捨的道別。

我送許思念出去外面。

畢竟收了許思念的錢,不幫她做點什麼也是不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