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65章 想要多少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5章 想要多少錢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彩姐剛才說,說她知道那個女的是怎麼情況的。

這說明,她要麼問過她,要麼派人調查過她。

如果是調查,那麼,彩姐實在危險,我不得不防,萬一我身份暴露,我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彩姐說道:「是吧,可很多男人,在追求女人的時候,都會這麼說。真正要扛起責任的時候,卻扛不起。男人的話都是好聽的。」

我說:「我只能說遇人不淑,茫茫人海,有壞人,有好人,遇到的,都說是有緣分,可這個有緣分的人,誰知道是好人還是壞人。就像古代做官,有良臣有奸臣。良臣當道,天下太平,昌盛乾隆,奸臣當道,天下大亂,百姓餓死。我們交朋友,甚至是談戀愛,結婚,也是要分的。」

彩姐說:「緣分天註定,感情不由人,難道你愛上一個人,先談了,然後再去分辨她是好人還是壞人嗎。」

我說:「這就像做生意的選擇生意夥伴,需要對對方的人品,信用做考察的。不然,會賠的血本無歸。」

彩姐的美目一轉,看著問我:「那你是好人,還是壞人。」

我呵呵笑了一下,說:「我是好人,還是壞人,關鍵在於你對我的了解。」

彩姐也笑了。

她手機響起來,她出去接了一個電話。

我很怕她會對我進行調查。

有點坐立不安的。

一會兒后,她回來了,她坐在我面前,說:「不好意思接了一個電話。」

我說:「沒關係。」

她看著屏幕上的體育節目,問我:「你會打羽毛球嗎?」

我說:「會,在學校就學過。」

她說:「明天晚上,我們去打球。」

她看著我,那雙美目,閃閃發亮,讓我找不到拒絕的理由。

我點了點頭。

她站起來,說:「明天晚上八點整,在清吧門口見面。我有事先走了,抱歉。」

我說:「好。」

她出去后,兩個保鏢跟著出去了。

我馬上想著要跟蹤她。

隨即,在他們出去后,我馬上出去,看著他們駕車離開,我靠,我卻等不到了的士。

不過,我不急,我有的是時間,正如同追女人一樣,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女人其實也知道,靠近她們的男人意味著什麼。

但是女人會把靠近他們的男人分為很多種。

回到了青年旅社,我接到了一個電話,賀蘭婷的電話,我接了,還以為她破譯了康雪那個表格中的密碼,我問了她。

結果她說她也不知道是什麼。

我問她:「那你打我電話什麼事。」

賀蘭婷說:「李姍娜給了你錢沒有?」

我驚訝的問:「什麼錢?她給我什麼錢。」

賀蘭婷說:「上次說,以後她那份錢,都交給你,你三分之二,給我。你怎麼這個記性,你是不是拿了錢自己私吞了。」

我說:「靠!你別亂講,我冤枉啊我,我哪有問過她要什麼錢,你別亂說。」

賀蘭婷說:「行,那你明天去跟她要錢,後天,必須要到錢。」

我說:「這也太急了,你叫我怎麼出這個口啊1

賀蘭婷說:「你腦子怎麼長的?你不會說,應付各層關係,需要經費。」

我說:「行了行了。唉,不過人家都那麼慘了,我們還這麼落井下石,這不太好吧。」

賀蘭婷說:「她有的是錢。」

我說:「就算如此,我們這麼干,也不地道埃」

賀蘭婷說:「沒有什麼地道不地

道,我保護她,我應該得到屬於我的那份報酬,你真以為她那些錢都是正正經經演出賺來的?」

我問:「難道你知道什麼內幕?難不成我們這麼做,還成了劫富濟貧了。」

賀蘭婷說:「記住,我要她給一百萬!你拿二十萬,打發好你那幾個手下。八十萬,我的。」

我急忙說:「你不是說好三分之二,怎麼成了八十萬1

賀蘭婷說:「我急需錢。」

我說:「那也太多了吧,一百萬,咱們不如要個二三十萬的行了表姐。」

賀蘭婷說:「一個知名的歌星,一百萬,九牛一毛。」

我說:「表姐,萬一她不給,那可怎麼辦?」

賀蘭婷冷笑一聲,酷酷的說:「放心,她一定會給。」

我問:「你就這麼肯定。」

賀蘭婷說:「在生命危險面前,誰還那麼傻先選擇留著錢而不要命。總之,周一我要見到八十萬1

我說:「你這也太什麼了1

我還沒說完,她掛了電話。

靠。

這是讓我厚著臉皮硬著頭皮,去搶劫李姍娜埃

總之,李姍娜你不給也得給,不給有你好看。

失去了我們這層保hu傘,李姍娜的下場,也許真的會更慘。

不過,讓我做這個黑臉,唉,而且還是一百萬,真的是,不知道怎麼面對李姍娜了。

之前我在李姍娜面前,還有點像個英雄一樣的,威風凜凜的救了她幾次,英雄救美了幾次,然後過後,我就開口說:「好了,美女我救了你了,想讓我繼續保護你,你快點交保護費吧1

靠,這都成了什麼埃

那我和那幫人有什麼區別。

區別只在於,崔錄想整死她的人,我和賀蘭婷想要在她身上撈取金錢。

我這個救美的英雄,和崔錄成了一丘之貉。

要不這事,讓徐男去開口如何?

不過,就算徐男去開口,李姍娜也知道我有份。最主要的是,我讓徐男去要了一百萬,如果我只分徐男幾萬塊,徐男那幫人無論怎麼樣心理都不會平衡。

而如果讓我拿出更多,還真的沒有。

二十萬的指標,我能分徐男她們多少呢?

反正賀蘭婷要的那八十萬我是不敢動的了。

賀蘭婷那麼急需錢,她那種人,怎麼會缺錢?

難道說她也有了什麼事。

,賀蘭婷那種人,怎麼可能有事。

她背景,太深太深了。

第二天,上班。

我硬著頭皮去找了李姍娜。

李姍娜不需要裝瘋了。

我特地提了一盒安神補腦液去找她。

在這裡,這玩意都是奢侈品。

李姍娜的氣色好了很多很多,微風從窗外吹進來,吹起她的頭髮,陽光透過窗口照耀在她的臉上,賊漂亮埃

我把安神補腦液放在她的桌上,說:「你氣色好了很多,好好補一補,很快就能比以前還好了。」

李姍娜對我微微一笑,我說:「你的臉色也好了很多。」

李姍娜看了一眼我放著的安神補腦液,淡定的說:「謝謝。」

這個漂亮的有才華的大美女,差點,就差點被整死在了這裡,真的是差點香消玉勛了。

如果不是我,真的可能掛了。

所以,我跟她要一百萬,我不過分的是嗎?

我在給我找借口,鼓起勇氣的借口。

不過在問要錢之前,我還需要鋪墊一下情緒,我問道:「這些

天感覺怎麼樣。」

李姍娜說:「都很好。」

我問:「那麼,有沒有人來騷擾你。」

李姍娜說:「都以為我瘋了,還有誰來我這裡,我現在成了一個可怕的女瘋子。連仇人都敬而遠之了。」

我說:「呵呵,好吧。李姍娜,我有點事,其實我,有點不好意思開口的。」

李姍娜說:「張管教你儘管說,什麼事。」

我頓了頓,說:「李姍娜啊,你看啊,我這段時間,為了保護你,動用了很多關係,也找了很多人,雖然一開始,憑著交情,一些人她們是願意受我指使的。可是人啊,無利不起早啊,利益才是一切的埃我怕是如果沒有什麼甜頭,她們,我都指揮不動她們了埃」

李姍娜聽后,微微一笑,說:「我明白。我也想和你說這事的。」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她明白就好。

可是如果我提出要一百萬,她會不會當即背氣暈過去。

李姍娜說:「你想要多少,你說,我力所能及我會儘力。」

我說:「呵呵,這麼個場合,這麼樣子,雖然我是幫你的時候,出了一點點力,但是這麼來問你要錢,像什麼一樣。我實在不太好意思說。」

我總不能直接說因為我的後台我的上司,罩著你的上司,叫我來坑你的錢吧。

可是一百萬啊,我真的是說不出口。

我就是開不了口讓她知道,就是那麼簡單我做不到。

李姍娜說:「那,要多少。」

我尷尬著,哎,乾脆直接說了,媽的被罵就罵吧,我這個所謂的英雄,要卸下我的英雄羊皮,露出我的狼頭真面目了!

我舉起了一根手指。

然後做了兩次ok的動作。

兩次ok,就是兩個零。

我手都在抖,比劃的時候。

李姍娜沉吟了一下:「一千萬。好吧。」

我大吃一驚!

她果真有的是錢!一千萬!輕輕鬆鬆說好吧。

剛才我比劃的時候,手在抖,抖多了一下,一百萬就成了一千萬。

可我萬萬沒想到她輕鬆的說好吧。

我急忙說:「不是不是,李姍娜,我說,一百萬,一百萬夠了。」

李姍娜說:「沒事,錢是身外之物,我在這裡,是你保護我,救了我,我應該謝謝你。」

一千萬啊!那是什麼概念埃

不過,我可要憑著良心要埃

我說:「不了,就是一百萬,已經夠多了,我是留著一些備用,萬一有點什麼事,還是需要用錢解決問題。」

隨即我岔開話題說:「你那麼輕易的就答應我給我那麼多錢,難道你不怕我是壞人?如果我真的是壞人,我知道你有那麼多錢,我就使勁的榨取你的錢,那你,可慘了。」

李姍娜嘆氣一聲,說:「如果真是這樣,我還有其他選擇的餘地嗎。在這裡,連你都不保護我,那還有誰,會願意保護我。我相信你。」

頓時,一種感動的溫暖涌滿全身,被人愛戴尊敬相信的感覺,真好。

我低下頭,說:「真的是慚愧,很多我都做不到埃」

李姍娜說:「我寫給你我一個朋友的手機號碼,你聯繫她,就說你是我在監獄的朋友,需要跟她要一百萬,她會轉給你的。」

我半信半疑。

哪有這麼好的朋友。

李姍娜說:「她會給你的,你放心。」

我說:「好的。謝謝你的理解。」

李姍娜寫了一個號碼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