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66章 挑動起來的感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6章 挑動起來的感覺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下班后,我馬上出了外邊,拿了手機后,按著李姍娜說的這個號碼,打了過去。

那邊,果然有一個女孩,接了電話,聲音很好聽的,「喂你好。」

我說:「您好,我是,李姍娜在監獄中的,朋友。我姓張。」

那個女孩問:「有什麼事你直接說。」

我靠真直接啊,就不怕我是騙子嗎。

我說:「是這樣的,她說讓你轉給我一百萬,是作為我在監獄替她活動的經費。你的,明白?」

女孩說:「帳號,開戶行,名字。發信息到我手機上,信息發出十分鐘后,你查一下到帳沒有。」

真是爽快埃

我說:「好的。」

她掛了電話。

神秘兮兮的,這什麼人啊這是,是李姍娜的姐妹?死黨?閨蜜?好友?親戚?妹妹?

不知道是什麼了,但是說如果李姍娜的什麼人的話,為什麼好像一點都不在乎李姍娜死活,也不關心什麼,沒問候過一句李姍娜怎麼樣了。

可如果不是李姍娜的什麼人,那憑什麼我來跟她要錢,她馬上就說叫我拿帳號名字,說轉錢呢。

靠,這是不是騙人的埃

我拿出銀行卡,編寫了之後,發了一條信息過去。

抽了兩根煙后,我去查錢。

驚愕。

卡里果然已經到帳了一百萬。

這麼詭異。

這女孩,和李姍娜的關係,一定不一般。

管不了那麼多,這錢在我賬上,我他媽的看著都心慌,萬一不見咋辦,萬一被人偷偷轉出去咋辦,萬一被黑客弄走咋辦。

趕緊給賀蘭婷打了電話告訴她,賀蘭婷二話不說,一個賬戶的信息到了我手機上。

我給她轉了八十萬過去,發信息問她收到沒,她不回我信息了。

裡面還有二十萬。

這錢,要如何處理呢?

其實,我應該分朱麗花一份的,但是那個朱麗花,脊梁骨硬啊,有骨氣啊,死活不要,行,那就只算徐男和沈月那些人的那份了。

我給徐男十萬,讓她自己處理好了,我拿十萬,ok,就這麼著。

我其實還算有點良心的。

快到了和彩姐約好見面的那個點。

我打的過去了清吧門口。

在東張西望的時候,一輛黑色的大眾越野車停在我面前。

車窗徐徐降下。

是彩姐。

她說:「上車。」

我趕緊過副駕駛座上了車。

上車后,我看著彩姐,真是妖嬈動人埃

這個身材,迷死男人餓死漢埃

彩姐也看著我,問:「你就穿這個去打球?」

是的,我穿著牛仔褲,t恤,我問她:「怎麼了?」

彩姐說:「打羽毛球,有羽毛球的運動裝。」

我看著彩姐,說:「你不也沒穿嗎?」

彩姐指了指後座:「那裡。」

後座有一個專業的羽毛球拍包。

我知道那個牌子,尤尼克斯。

她車子的空間,好大埃

我說:「沒關係,我穿這個就行了,你打得贏我再說。」

彩姐說:「口氣不小,挺自信埃」

我說:「一般一般全市第三。」

彩姐笑了。

我問:「這麼晚了,天黑黑的,能看到球嗎?都八點多了。」

彩姐說:「我們在體育館打,裡面有燈。」

我說:「那麼厲害。」

彩姐放了一首歌,還是那些老歌,為愛痴狂。

她這個年紀的,的確剛好聽劉若英的。

我自言自語:「為愛痴狂。」

彩姐說:「你昨晚的話很有意思。」

我問道:「哪句話?」

彩姐說:「你說人和人的緣分,人和人相處。說的感情。」

我說:「是的,也許我們都在找有著共同語言的另一半。有人說,愛情是兩個相似的靈魂,在無限感覺中的和諧交融,在生活,審美,道德和價值觀上的默契。說到底,愛情就是自己的價值在另外一半的身上的體現。」

彩姐說:「是,共同語言,但是你說的這個共同語言,要共同在哪裡?又要怎麼找到這所謂的共同語言。」

我說:「沒辦法,只能盡量多的相處,就跟買鞋子一樣,看著好不一定適合,看著漂亮不一定舒服,自己都要試,試完了,才知道,也許那雙好看的,穿起來特別漂亮的,並不合腳,而那雙表面難看的,卻是最舒適的。」

彩姐問:「你的意思說,人談戀愛,也可以找很多個對象,來試?」

我說:「如果可以,我倒是想這麼干。」

彩姐笑了:「你還真誠實。你們男人都這麼個想法吧。」

我說:「這是找到最合適的人生伴侶的最高效的唯一的辦法。而且還有可比性,比較了過後,才知道哪個更適合,如果錯了,就馬上分了。」

彩姐問:「這麼說,我也是你其中一個試驗品?」

我說:「不敢。我們,先做朋友吧。」

彩姐說:「你的心理年紀,跟你的真正年紀,有點不大一樣。」

我問:「哪裡不一樣。」

彩姐說:「成熟。有思想,儘管這些思想說出來並不好聽,可人終究是自私的動物,你自私得很有個性。」

我說:「謝謝誇獎。」

到了羽毛球館,我們打了球。

打完球后,我們吃宵夜,然後分開,她開車回去,我回我自己的。

連續幾天,都是如此。

彩姐不說送我回去過,我也不會說送她回去。

但是我還是很謹慎,盡量和她分手后都不要回去小鎮青年旅社。

然後隨便找個便捷酒店睡覺,然後第二天看看有沒有跟蹤的,確認沒事後,再回去監獄。

心累埃

第五天的晚上,我到了清吧的門口,原想和她在一起去打羽毛球的。

我打羽毛球的技術已經很好,不過在彩姐面前,我只能算個小學生,她經常打羽毛球,很厲害。

不過我最欣賞她打羽毛球的樣子,很投入,很動人。

一輛商務車停在了我的面前。

頓時,我臉色大變。

這商務車,我最他媽的熟悉不過,就是黑衣幫專門用的商務車。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莫不是我的身份被彩姐知道了,要找人滅了我了。

我就要想逃,車門開了,跳下來的是一個保鏢,接著彩姐出來,然後另一個保鏢出來。

還是那幾個人。

我不跑了,我先看看情況。

彩姐看

了看我,說:「進去吧。」

我問:「去哪。」

彩姐看看我,一臉憔悴,往清吧而去。

我不知所以,跟著身後,然後我問我身邊比我高一頭的保鏢大哥:「請問她怎麼了?」

保鏢很酷,理都不理我。

我又問後邊另一個的那個,那個保鏢瞪著我,瞪著我全身不舒服。

我只好閉嘴。

我們坐在了熟悉的那張彩姐經常坐的吧台上。

彩姐今晚貌似受了什麼心傷,一臉的疲憊。

點了酒水后,她自然的端著杯子碰了我的的杯子,然後一飲而荊

接著,隨著音樂,她輕輕哼著歌,還是那些老歌。

既然她不想說,我也不會問。

這些天的接觸,我大概的摸透了她的一點秉性,她不喜歡那些突然闖到她桑她喜歡如同我這樣的,慢慢滲透到她的世界中。

而那些來敬酒,或者羽毛球場上來搭訕她的男人,行為和目的,太過於直接,暴露,這讓她感到反感。

不過,我的淡定,並不是與天俱來,而是,練出來的。

當你自己身邊有很多女人,你面對任何一個美女,你都能淡定了。

我的手機響了,我一看,是夏拉。

我乾脆掛了電話。

彩姐看了我這一動作,問我:「女朋友?」

我說:「呵呵,算是,也算不是,不知道怎麼說。」

問完這句,彩姐閉上眼睛,輕輕隨音樂節奏晃著頭吟唱歌曲。

喝了有點多。

因為彩姐都不說話,聽著歌,唱著歌,然後喝酒。

就是這樣而已。

我的手機來了幾條信息,我全都沒看。

估計是夏拉的。

她在吃醋,吃我和謝丹陽在一起的醋。

活該,誰讓她先氣我。

我正要翻手機看信息的時候,彩姐迷離了眼睛,她喝了更多,對我說:「你能不能到我這邊,我想借你肩膀。」

當然可以。

我坐了過去,靠著牆,兩人都靠著牆壁。

彩姐輕輕的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她身體上,灑了香水,一種很獨特氣味的香水,聞了讓人有點意亂情迷。

我伸出手,摟住了她的肩膀。

她的身體很軟,也很暖。

她看著我,抬著頭。

我看著她那雙性感的嘴唇,也有點蠢蠢欲動。

她努力往我嘴上親上來,我也要親下去了。

她的手機突然震動,在桌上響鈴加震動。

彩姐看了一眼來電號碼,急忙拿了手機,對我說:「我還有事,如果這幾天在這裡見不到我,你下個月再來。」

說完她趕緊出去了。

怎麼回事。

在這麼關鍵的千鈞一髮的時刻,竟然是這樣的結局?

她出去后,兩個保鏢跟出去了,然後她們上車,走了。

我愣了一下,喝完了桌上的酒,然後叫來服務員,服務員說,已經買單了。

我知道,彩姐來這裡都是不用花錢的,或者是她花錢,但是一段時間給一次的。

我出了清吧外,手機響著。

估計是夏拉。

行,剛好被彩姐挑動起來的感覺,就發在你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