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72章 把事情搞清楚再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72章 把事情搞清楚再說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夏拉哭了,顫抖著聲音問:「你想怎麼樣。」

電工惡狠狠繼續說:「怪,只能怪你表姐1

夏拉求著電工道:「我,我,我讓我,表表姐給你錢。給你很多錢。求你放了我,可,可以嗎。」

電工大罵道:「住嘴1

夏拉驚恐的看著電工。

電工怒道:「他媽你表姐,你表姐就是個爛人賤人!竟敢騙我!說好給我轉賬,現在轉了一點給我糊弄我!我要讓她付出代價1

電工罵得有些沒理智。

我聽得出來,康雪謹遵監區長的命令,只給電工轉了一部分款項。

這讓電工氣死了,一種被耍了的羞怒感覺湧上心頭,立馬實施他的方案:抓夏拉,逼著康雪給錢。

不難想到,電工已經跟蹤了康雪很久,對康雪的這些情況了如指掌。

而且電工也深知,康雪是很愛自己表妹夏拉的。

夏拉不知所以,只是抽泣著看著發狂的電工。

電工揮舞著手上的刀子:「我告訴你,你表姐,欠了我兩百萬!說完給我的,卻只給了我二十萬!如果她不全部給我,我就讓她付出代價。」

尼瑪的,我要怎麼救夏拉埃

我掏出手機,靠,沒信號啊!

我現在去找警察。

對,找警察。

趕緊的。

否則等下這廝發起狂來,捅死夏拉就完蛋了。

可是,如果這廝被抓起來,那麼,情勢的走向會如何?電工也許會說出自己綁架夏拉的真正原因,而警察可能深究此事,或許還會把康雪和監區長做的壞事都挖出來,然後抓了她們兩。

靠,那最好不過了!

就算不是如此,我也要先報警,救了夏拉再說。

可誰知道。

我輕輕跑到上邊的時候,卻見下地下室是有一個鐵門的,鐵門是自動的,已經關上了。

馬拉個幣的。

我掏出手機,還是沒信號。

這真是一個奇葩的地方。

我想到了新聞里,那些囚禁什麼奴的心理變態的男人,全都是挖地下室藏女人的多,想來也是因為地下室,不容易發現,而且沒信號,一關下來,就真的與世隔絕了。

我慌了。

憑我的三腳貓功夫,和一個手持匕首的健實的電工打,勝率實在太校

弄不好,我會賠上自己的這條命。

我又折回去了。

回到了地下室的門前。

真他媽的無語了,這樣的小區門口,居然有這樣的小巷子,這樣的小巷子,裡面的民宅是出租的,原本也沒什麼,可竟然會有這樣的地下室,而更鬱悶的是,這樣的地下室,都讓這個傢伙給找到了。

我透過門縫,見電工晃著刀子對夏拉說:「我告訴你,你給你表姐打電話,讓她快點把錢匯給我,我就放了你,否則!我會對你怎麼樣,你自己知道。」

夏拉嘴硬了起來:「你敢!我表姐一定會打你。」

夏拉啊夏拉這個時候你逞強幹什麼,你是嫌你命長啊你。

電工怒道:「看我敢不敢1

晃著刀子在夏拉面前,夏拉下意識往後仰。

電工從夏拉的包包中

翻出夏拉的手機,看了看,罵道:「,沒信號。」

原來,他自己也不知道這個鳥地方是沒有信號的。

他啪嗒一聲把夏拉的蘋果手機扔桌上,然後掏出他自己的手機。

對夏拉說:「我要錄音,你的。你趕緊說幾句話。我錄音了去放給你表姐聽,我們早點各自結束。」

夏拉卻緊閉了嘴。

傻子夏拉。

嫌你死得不夠快。

突然,我心想,我草尼瑪的,我被反鎖在這裡,兩下電工錄音了他也是要出來啊,萬一他出來,還不是撞見我,嗎的老子還是要和他打。

我有點心涼了。

這橫豎都是要死。

我看著樓道,竟然沒有一件可以讓我拿當武器的東西。

電工威脅道:「我要在你臉上劃一刀你信不信。」

夏拉還是不開口。

電工的刀伸過去,夏拉突然喊道:「我表姐欠了你什麼錢,我給你就是了!你幹嘛要綁架我1

電工冷笑道:「兩百萬,你有嗎?」

夏拉咂舌:「那麼多。」

電工說:「哼,多嗎?我還想要更多,她們差點弄死我,要了我的命。我要兩百萬,還對得起她們了1

夏拉罵道:「你無恥,你亂說!我表姐不是那樣的人1

電工一巴掌打過去,「住嘴1

這一巴掌,打偏了,氣急敗壞的電工打在了夏拉的胸口,一下子夏拉的衣服扣子就掉了下來。

電工看見了,然後,眼睛一亮,氣喘吁吁的,有些按耐不住的伸手上去。

夏拉急忙後仰后靠:「你要幹什麼1

看來,我不出手也不行了。

可是,我空手啊!

我急忙找武器。

看見牆壁有一塊磚頭露出來一點點,媽的,我上去使勁扣,摳啊摳,還真的摳出來了一塊板磚。

靠這塊板磚,能成大事嗎?

夏拉緊閉了雙腿。

害怕了。

電工把刀放桌上,伸手過去,「我就讓你知道,我敢不敢1

接著,他伸手過去抱住了夏拉,夏拉尖叫了起來。

然後要蹬開他,但是踢不到,反而讓電工更加生氣和興奮了。

我推門推不進去,卻無意間輕輕一擰,擰開了門,原來門根本沒鎖。

進去后,我舉起板磚一板磚砸在了電工的后脖頸處。

原諒我,我不敢敲在頭上,我怕他死。

隨即我趕緊把桌上的刀緊緊抓在手中。

電工悶哼一聲,倒在了地上,沒爬起來,暈過去了。

我這板磚真准,如同電視里一樣,在後脖頸一拍,就拍暈了人,這真是神奇。

我沒敢靠近他,我覺得他有可能是裝的。

一會兒后,夏拉睜開眼睛,見到眼前的是我,哇的就大哭了起來。

我急忙過去,探了探電工的氣息,沒死,真暈過去了。

我解開了夏拉的繩子,然後綁在了電工的手上。

夏拉泣不成聲,抱住了我直哭。

我拍著夏拉的後背:「不哭了不哭了。」

夏拉哇哇哭著,就跟走丟了的孩子找到

了自己的媽媽:「還好是你。是你來了。」

她有些語無倫次。

我輕輕推開她,問:「看看我,有沒有英雄救美的英雄樣子。呵呵,其實我的手現在還是顫抖的。」

我剛才確實害怕,生怕推門推不進來,萬一這廝一把拿起桌上的刀,過來開門就捅死我,我就可以早日升天。

不過如果那樣死,很有可能撈一個英勇的名聲,這也不錯。

夏拉看著我說:「我想著,你可能會像上次一樣救我找我一樣的出現,沒想到你真的出現了。」

我說:「對,我是超人嘛。」

我靠這時候你想起我了,你躺別的男人懷裡,你咋不想我難受不難受。

兩人都鎮靜下來后,夏拉問我,怎麼辦。

我看著地上倒著的電工,伸手下去探探氣息,是真的沒死,不然事情就大了。

我想把夏拉支開,然後騙騙那個電工,一定多弄到一份視頻資料,可是他憑什麼給我呢?

騙他是不行的,我用什麼身份騙他。

只有一樣行得通,那就是,威脅。

對,也只能這樣了。

我對夏拉說:「夏拉,你知道他是誰嗎?」

夏拉說:「我不知道,他一下子就把我綁架到這裡來了,說我表姐欠他兩百萬,可是我沒聽說過。你認識嗎?」

我說:「我也不認識。我今天其實是來找你,想給你一個驚喜,找你去吃飯,結果遇到這樣,就跟過來了。」

夏拉一聽我來找她吃飯,她開心的握住我的手:「你說真的嗎?你想我了是吧。」

我呵呵一笑,說:「是啊,很想你埃這些天都挺忙,沒得接你電話什麼的,不好意思。」

夏拉哼了一聲:「你就不想理我。」

我說:「好了好了,我們有的是時間一起約會,不要在這個鬼地方待下去了。」

夏拉說:「我去報警抓了他1

我說:「千萬別,你報警抓他怎麼行,萬一真的是你表姐欠了他兩百萬,這事情不鬧大了,先把事情搞清楚再說。」

夏拉說:「他亂說,怎麼可能我表姐欠他兩百萬,你看他這個樣子。」

我說:「說是這麼說,萬事皆有可能,先搞清楚再說也不遲。」

夏拉說:「就算欠他錢,他這樣子也犯罪了!報警就沒錯。」

我說:「好了好了我有分寸,你先上去一下,我好好綁住他,然後我們拿了他鑰匙,先回你表姐那裡,等你表姐回來后,申請她問她怎麼處理。」

夏拉說:「我表姐很少回來這段時間,我也不知道她忙什。」

康雪這段時間,是被這廝電工給活活折騰怕回家的。

我說:「那上去回家看不到她再說。」

夏拉說:「那你為什麼讓我先上去。」

其實我是想支開夏拉一下子。

我騙她說:「我啊,那根繩子太短了太細了,我想tuo光他衣服,然後用皮帶和他衣服好好綁著他免得他跑了。你看你在這裡,我不好脫啊1

夏拉說:「就好好綁著他1

我從電工的褲袋中找到了鑰匙,推著夏拉上去:「你先去開上面的門,開得了記得喊我1

夏拉拿了鑰匙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