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74章 答案就在她房間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74章 答案就在她房間里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終於弄好了簡單的幾樣飯菜,我端到了桌上。

然後洗手。

拿出杯子,倒酒。

夏拉坐在餐桌前,再次開機開不得后,把手機一扔桌上:「氣死了這手機怎麼了。」

我把紅酒杯推到她面前:「吃飯吃飯,別理它,待會兒拿下去給修理的看看就行了。」

夏拉說:「修這個,一修就上千了,還不如買新的。」

買新的最好了。

我馬上說:「對對對,修的太貴了,買新的吧。」

夏拉說:「買新的你送我呀。」

我說:「我發現你有一樣美,別人都比不上你。」

夏拉好奇道:「是什麼。」

她得意洋洋的,以為我要誇她。

我說:「想得美。」

夏拉哼了一聲:「不送就不送,還這麼說,小氣鬼。」

我說:「我就小氣你怎麼了。」

夏拉看著紅酒,說:「還喝酒埃」

我說:「來喝,壓壓驚,為了感謝我救了你給你做飯做菜吃,你該敬酒我吧。」

夏拉說:「可是我不太想喝,喝了酒不舒服,我酒量不好,很容易喝醉。」

我說:「喝一口死得了你?」

夏拉大聲說:「死得了!上次才喝了多少不就死了。我也許喝兩口,就死了。」

我說:「那你死吧,正好我要幹壞事。」

夏拉微微一笑:「你說什麼埃」

我端起酒杯:「你少廢話,喝酒。」

夏拉端起了杯子:「好吧,謝謝你今天救了我。」

她輕輕抿了一口。

夏拉只是抿了一小口,這抿了一小口,作用不大埃

我是想早點弄她暈過去,好讓我脫身去干我該乾的事情。

吃了幾口后,夏拉有點飽了,她為了保持好她的身材,飯量小,小來小去自然成了習慣。

我正想著怎麼逼她喝酒,好了,這下她自己舉起了杯子邀我:「謝謝你,今天如果不是你,可能,我,已經被他什麼什麼了。」

我微笑著問:「什麼什麼了。」

夏拉撅起嘴:「什麼什麼了,就是沒什麼了。」

然後喝了一口。

這一口,也不是很多。

我真想把她的頭按下去張開嘴巴,直接灌進她嘴巴里。

夏拉含情脈脈了看著我:「好幾次了,每次我遇到困難,危險,都是你及時的出現,你是我生命中的。」

她想著,是生命中的什麼。

我接上話:「生命中的掃把星。」

夏拉撲哧的笑出來,「亂講。」

我說:「也只有掃把星,才會每次都遇到你倒霉的時候,而你倒霉的時候,我都出現了。怎麼沒見你幸福的時候,我出現了呢?」

夏拉笑著撒嬌說:「你才不是掃把星。你是我的救星。是我的superman。」

我奇怪:「就我這樣子,還能做超人。以後我救你之前,要反穿紅內褲,然後呢衝進去,然後呢救你。看你好像很感激的樣子啊,那樣子吧,大恩不言謝,要不以身相許就好了。」

開玩笑的,誰知她竟然一口應允:「好埃不過我嫁給了你你可不許到處找別的女孩。」

我急忙說:「我靠我是開玩笑的。」

夏拉板起了臉

,說:「你那麼認真做什麼,我也是開玩笑的。想讓我嫁給你啊,哼。除非太陽打西邊上來。」

我說:「嘿嘿,你想嫁給我啊,沒門,你想的真美。排隊想嫁給我的,起碼有幾個加強連。你啊,排後面去1

夏拉罵道:「哼,我蹦悴皇歉鍪裁春萌耍

我說:「是吧,現在後悔還來得及。不過你也用不著後悔,因為我本來就沒讓你當我女朋友。」

夏拉氣道:「張帆!你仗勢欺人1

她是有點生氣了。

靠,不該和她頂嘴的,我是該甜言蜜語然後弄她喝酒讓她暈死的。

我急忙改口說:「不是啊,其實我想讓你當我老婆的。」

夏拉側著頭,說:「就是個騙子,騙了人就想跑1

我說:「我怎麼跑了,我還不是來找你了。你看我要是跑了,我還好好和你坐在這裡,我早就不知道你被人家給劫持了,綁架了,勒索了,甚至啊,做了人家的小老婆了。」

媽的,我還哄你,哄你妹埃

夏拉轉過頭看我:「你才做人家小老婆。你就巴不得我做了人家老婆!你休想1

我笑著說:「看你這架勢,是想要和我死磕了。」

夏拉說:「是!夠膽你就和我死磕到民政局。」

我滾你丫的還和我死磕到民政局,我和哪個女人不好,和你死磕到民政局。

去你大爺的。

我心是這麼想的,臉上是帶著笑容的:「我不夠膽子的,我的膽子啊,是要慢慢壯大的,咱們可以慢慢來。慢慢磕。」

夏拉說:「你就敷衍我。我記得啊,上次有人對我說,你和一個女孩子,很漂亮的身材比我好的,去我們公司面前吃飯,秀恩愛。你故意的是不是。」

我假裝不知道:「你說什麼時候啊,我怎麼不知道埃」

夏拉說:「你就裝,你繼續裝。那個女孩穿著裙子,胸很大,是不是。」

我說:「哦原來你說的身材好,就是比你胸大埃」

夏拉說:「你是不是故意去氣死我的。」

我說:「氣到你了嗎,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我沒那麼打算過啊,只是有個女孩,追求我,你看啊,人民群眾有需求,我這應該滿足是不是,萬一她得不到應有的滿足,自殺了,不高興了,我這難逃罪責埃」

夏拉說:「你去死1

夏拉就這個道行,不夠深啊,沒幾句話,沒幾口酒,就把心裡所想都掏出來了,這怎麼和我斗埃

就這個智商和城府,在我面前,只能是負級別的了。

我反說道:「行了行了,我錯了,以後我好好對你。把你捧在手上,放在心裡,含你在嘴裡,就像你含著我在嘴裡一樣。」

夏拉呸的說:「誰含你在嘴裡了。」

我說:「不是,我的意思就是說,我會讓你開心的。以後啊,我會來找你的,經常的。」

是的,以後我會讓你開心的,但是是偶爾開心就行了,至於說經常來找你,一個星期一次算經常吧,一個月一次也是經常吧,一個季度一次也經常吧,就是一年一次也經常了,反正都是經常。這就是男人的承諾,諾言,哄女人開心的法寶。

夏拉高興了:「這還差不多,就讓你欺負我,欺負我。你壞透了。」

我舉起杯子:「好了,為了我們今後雙方的感情更進一步,我們就幹了這杯酒,祝我們越來越

幸福。」

夏拉開開心心的喝完了這杯酒,喝完后,她自己還站起來給倒酒。

因為我早有準備,她那邊那半瓶是放葯的,我這邊這瓶是沒有的。

我急忙自己倒酒,我說:「我來就行了。」

然後倒酒,然後夏拉看了看牆上時間,說:「那我們喝了這半杯,出去給我表姐打電話吧。萬一那個人逃了,我好害怕以後。」

我說:「行,那就喝完走吧。」

我心想她怎麼還不掛埃

夏拉看著我,眼睛開始有點迷糊了,她說:「以後不許你再和別的女孩子那樣子。我不舒服。」

這就是手段,所謂的對你痴情,苦苦等待,你的回心轉意,這種故事只能在電視上演。

我說:「好好好好。」

夏拉又說:「那你說你那個人,那個和你出來的女人,是誰。」

我看著她差不多趴下了,說:「好好好好。」

她晃了晃,卻沒倒下,靠了。

她竟然拿起杯子,自己又喝了一口,然後說:「好好好好,那你說呀。」

這種口氣,有種質問的意思,我真想踹她一腳,竟然敢用這種口氣對老子說話。

我說:「好好好好。那個啊,那個女人的啊,哎我是在哪裡認識的埃」

我一邊注視她一邊說。

夏拉的頭已經像吃米的雞一樣往下擺:「哪裡認識,她是追求你埃」

我說:「是啊,我忘了哪裡認識,反正她追求我啊,為了追我,送車啊,送房子啊,差點連爸爸媽媽都拿去賣了送我。」

我一邊看她一邊胡扯,最後,她終於堅持不住:「我頭好暈,喝多了。」

說著她啪嗒下去,磕在了飯桌上。

這聲響還挺大。

媽的,終於掛了,耗了我這麼長時間,我還一直擔心康雪突然回家了我就難以逃脫了。

我馬上的站起來,去把夏拉扛進她房間,然後放倒她在chuang上,脫了她鞋子,給她蓋上被子。

出來她房間,我看看康雪緊閉的房間門,我心想,康雪房間里一定有很多我想要的東西,也許一切我一直解不開的謎,全部的答案就都在她的房間里。

弄不開。

靠。

都是反鎖的。

真想一腳踹開。

不管了,先去弄到資料再說。

我趕緊的下樓出了小區,然後打的士,媽的的士沒有,攔了一部摩的,飛向北城區旺角那個地方。

按著手機上電工說的那位置,找到了那個工廠對面的那棟民宅,這邊很多零食小工廠,瓜子廠,什麼餅乾廠,蛋糕廠那些,這些民宅,都是專門租給這邊工廠打工的。

便宜,小,方便。

我找到了電工所住的那個房子,開了鎖,進去了。

按他說的位置,找到了那些硬碟,都放在這裡。

看起來,這些視頻資料,全都是放在這裡的。

靠。

我說啊,就電工這個智商,真的,怎麼和康雪她們斗埃

我上次為了保險,和姓崔的幹起來,偷拍的那些視頻,我一些是複製偷偷放在網上,一些讓徐男放著,後來還弄了一些存到別的地方。

如果我是電工,至少找個人放在那個人那裡,然後再去勒索也不遲埃

沒腦子真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