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77章 為了奪取最徹底的勝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77章 為了奪取最徹底的勝利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讓黑衣幫穿上警察制服,打扮成警察假裝經常,還說是自己的朋友,然後就堂而皇之的把被綁著的電工帶走了,康雪啊康雪,你真是太狡猾了。

康雪這時也看到了戴著鴨舌帽和太陽鏡的我,我走過去后,康雪對我說謝謝。

我說:「不客氣,剛好遇到而已。那個人現在還在綁在那個地下室,我原來是想著昨晚夏拉給你打電話跟您說,可是我們喝了兩瓶紅酒,都喝醉了睡了。昨天的確是很累。」

康雪責怪夏拉道:「這麼大的事,你不先和我說,還喝酒喝醉了。」

夏拉委屈的說:「想著告訴你呀,可是我的手機不知道怎麼的,進水了,張帆手機沒電。說好吃了飯出去給你電話,昨天是很餓了,和張帆吃飯喝酒就喝了多了。睡著了。」

康雪打斷夏拉的話:「別說了,先帶我去看看那個人在哪裡。交給我幾個警察朋友。」

夏拉趕緊的帶路。

一行人在和我夏拉的帶路下,進了小巷子中,然後到了民宅中,開了地下室的門。

走下去。

夏拉不敢在前面走了。

康雪也不敢,讓幾個假警察先走。

誰知他們看到的卻是地下室的門是開著的。

他們幾個人趕緊的加快速度下去。

在前面的假警察喊道:「沒人!跑了1

是的,人,我早就放跑了。

如果電工還在這裡,被這幾個假警察帶走的話,我敢說,他一定會神秘失蹤。

康雪臉色都變了,原先還是期待的抑制不住的興奮神色,到了這裡,突然刷的變白。

幾個假警察這時候有點露了馬腳,看著康雪等指示:「人不見了。怎麼辦。」

康雪很快恢復神色,瞪了他們一眼,然後瞥眼看看我。

我假裝衝進去,撿起地上一段繩子:「啊!怎麼不見了啊!我,靠,怎麼,回事1

我一邊說一邊鑽進床下等地方查看。

幾個假警察也在裡面四處查找查看了一番,然後出來說沒人了。

康雪看著夏拉和我:「人呢?」

夏拉搖著頭說:「我也不知道呢表姐。」

康雪看著我:「怎麼回事1

我說:「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經跑了啊1

康雪大聲道:「跑了1

她很是激動。

我看著她說:「是啊,也許跑了,人都不見了。」

康雪罵道:「不是說綁著好好的,怎麼讓他跑了的1

夏拉緊閉雙唇,一會兒后說:「表姐,你這樣,好可怕。」

呵呵,夏拉,你還是沒見識過你表姐最可怕的那一面。

我也假裝害怕,說:「我,我也不知道埃」

康雪被夏拉這麼一說,也覺得自己有些過分嚴肅,緩和了一下說:「不是說綁好的,怎麼會跑的。」

我搖著頭說:「我也不知道。」

康雪對夏拉說:「他要是跑了,以後還過來等我們怎麼辦,說什麼我欠他錢,綁架你,完全是亂來,他根本就是缺錢了!這個人。」

夏拉問:「表姐你認識他嗎。」

康雪說:「我不認識。我知道他想綁架你,勒索我要錢。以為我有錢。」

這謊話,編的好有水平。

幾個假警察都不找了

,人都不見了還怎麼找。

都看著康雪,等著康雪發號施令。

康雪咳嗽了兩聲說:「謝謝你們,劉隊,人就不見了,你們看這事兒怎麼處理。」

康雪是裝的,裝得很有水準。

帶頭的假警察說道:「這事兒,你看你想怎麼處理。」

康雪說道:「那這樣,劉隊,我們一起吃個飯,大家都挺辛苦的,吃飯我們再討論一下這個事兒。」

幾個假警察表示同意。

領導都這麼說了,他們也只能同意。

隨即,康雪說上去吧。

到了上面后,康雪把我拉著到了旁邊,嚴肅的看著我,問:「跟我說說經過。」

我說:「昨天我來找夏拉,然後想給夏拉一個驚喜的,結果就見那個男的,把夏拉拉進去小巷子這裡,然後我就跟著來,剛好就救了她。」

康雪問:「那個男的長什麼樣。」

我描述了一個那個電工。

康雪當然百分百確定就是她要找的人了。

可是現在被跑了,她很是懊惱。

康雪問我:「你怎麼會昨天來找夏拉的。」

我知道,康雪其實想問的是,你怎麼會那麼巧,來找夏拉就撞見了那人。

我說:「夏拉這幾天一直給我打電話找我啊,然後我就想她了,想過來等她,給她一個驚喜,誰知道這樣子的。說實話,我還是,挺對夏拉有點感覺的。我挺喜歡她。」

我假裝不好意思的看著康雪。

康雪冷冷說道:「你是怎麼綁著他?」

我描述了一下。

康雪又問:「既然你說綁好了,為什麼那麼輕鬆就逃脫了。」

我說:「這個我真的不知道了。」

康雪點點頭,說:「好了,還有一件事,你這些天,說你生病了,讓人給你請假了。可是我看你生龍活虎的,你能讓主任給你請假。你能耐真是不小埃」

主任?

政治處主任嗎。

政治處主任居然給我請假了,這太有意思了。

這讓我確認了另外一個事,政治處主任真的是賀蘭婷的人。

可是,政治處主任那麼強悍的,怎麼會被賀蘭婷收於麾下了。

我說:「我就是這兩天很不舒服,尤其是昨天,上吐下瀉的,然後就請假了,人生病了,就很想對自己好的人。我昨天就是很想夏拉。」

我胡說八道著。

康雪明顯不相信,問我另外一個話題:「你和政治處主任是什麼關係?」

我啊了一下,說:「什麼什麼關係。」

康雪說:「你別裝傻!你們到底什麼關係。」

我說:「什麼什麼關係,我和她沒有什麼關係埃」

康雪冷笑一聲,說:「你是不是連政治處主任這樣的,都下手了埃」

我奇怪了:「你說什麼。」

康雪說:「你是不是和她有什麼的。」

我明白了,康雪指的是,我和政治處主任,也跟她一樣,有了那一層的身體關係了。

康雪之所以這麼想,也並不奇怪,因為以我的資歷,想靠近政治處主任,何其困難,而她不得不這麼想,是因為覺得我之所以和政治處主任那麼好,她幫我說話弄我去x校學習,還幫我請假什麼的,一定是說我和政治處主任有了身體的那層

關係,所以才那麼親密。

見我沒說話。

康雪說:「我說呢,原來你能耐真不小埃怪不得這段時間連我都不找了。」

唉,想當初剛進來,回憶起半年前,完全是因為自己沒接觸過什麼女人,也沒有什麼資源,所以對她動心,特別的悸動,是難免的。

而現在面對她,我當然還是有感覺的,只不過自從知道她心裡的陰暗和狠毒之後,我就有點反感了,再加上我身邊美女資源眾多,少她一個不少,多她一個不多,我無所謂,所以我怎麼可能找她,連夏拉我都不放在眼裡和心裡,再加上,她是一個老女人,對我來說,的確是如此。

吃干抹凈后,難免有些心裡不舒服。

就她這樣,我都反感,更何況是政治處主任那老傢伙了。

只是我不知道怎麼反駁,她既然如此認為,我除了說:「我不知道你說什麼。」

之外,我真的不知道如何解釋自己。

康雪道:「我真是小看你了,你真是為了前途,不折手段埃」

這句話當然是損我。

我急忙卑躬屈膝:「康指導,我沒有,我只是跟她有點小認識。其實,我都是想你比較多的,可是你啊,好忙埃康指導,你看你都瘦了那麼多了,我想找你,你都沒空理我埃」

聽我說軟話,康雪沒有了那麼氣憤,只是盯著我,眼睛里依然帶著不小的怒火。

我見我的軟話有了點成效,馬上的繼續拍馬屁:「指導員,你啊,太勞累了,瘦了不少吧,看你庋子。我都有些心疼埃指導員,這些天,我也挺想你的,可是你總是冷冰冰的,很酷的樣子,我都不知道怎麼在你面前說什麼。有時候我想你吧,特別是在自己辦公室,我也不敢直接跑到你辦公室說康姐我好想你呀想抱抱你。那你不來找我,我也不敢去找你呀。」

康雪怒火消了,但依舊很冷靜,沒被我的糖衣炮彈擊倒,問:「你和主任,真的是沒什麼?」

我說:「真的沒有什麼,我就是平時嘴巴甜一點而已,指導員你也知道,我除了這張嘴會講一點話,有啥本事的。興許主任就是覺得我挺禮貌的,然後對我就好一點點。你說什麼那層關係,其實,在裡面,我除了你身體,我誰都沒想。再說了,裡面那麼多女人,也只有你最吸引人了。」

康雪眼睛里閃過一絲不輕易察覺的得意,是的,女人啊,誰不喜歡聽人家誇自己啊,尤其是漂亮。

這是女人的軟肋。

就算明知道話是假的,但是她們依然受用。

康雪問我:「你沒給她送過什麼東西。」

我說:「沒有送過。」

康雪看了看我,說:「你要是說假話,別怪我以後對你不客氣。」

我急忙說:「康姐我哪敢呀,康姐,你看我們都好久了,我挺想你的。」

她一扭頭,說:「我有時間會找你。早點養好病,回去上班。」

我說:「是,謝謝康姐。」

沒辦法啊,我還是她的兵,她在監獄里的能量,依然是大大的,如今的我,得罪不起。

就算要跟她火拚,也要講策略和戰術,不能一下子就衝上去拼個血流成河你死我活,那樣一來,殺敵一萬也要自損八千,何必呢?

忍一時風平浪靜。

為了用最小的力氣和精力,奪取最大最徹底的勝利,我忍,我忍忍忍,我裝,我裝裝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