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84章 眾人景仰服氣的美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84章 眾人景仰服氣的美女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就任由著她們,扛著我去了康雪的辦公室。

兩女同事扶著我坐下后,氣喘吁吁,康雪對她們說道:「可以了,你們兩先回去,我泡解酒茶給他喝。」

康雪說著,還真的去泡茶了,兩個女同事走了。

但是那個哪裡是什麼解酒茶,就是上次她泡給我喝過的烏龍茶。

無所謂了。

康雪泡了一杯茶,過來坐在我旁邊,說:「小張,還行嗎?」

我假裝渾渾噩噩的說:「啤酒,是啤酒嗎。」

康雪把茶杯遞給我:「很燙的,是茶。」

我摸了一下,說:「我要喝冰的。」

康雪拿著茶杯,幫我吹,說:「這是茶,酒你不要喝了。喝多了休息一下。」

她的口氣變得溫柔,而且善解人意的關心。

這能算作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的前奏嗎。

一邊吹著,康雪一邊輕輕問道:「小張,你在這麼短的時間裡,走到這一步,康姐也挺為你感到高興的。對了,你今天請吃飯,有沒有叫主任她們?」

我一下子明白了。

她這是在弄醉我后,要問我到底誰把我推上來這個位置的。

而她現在最大的懷疑,是政治處主任是幫著我的。

康雪問話真是有技巧,有水平,她不問誰幫著你上來的,而是問叫了她吃飯沒有,如果去叫了,說明我和政治處主任的確是一夥兒的。

我哼哼啊啊的說:「誰都不叫,除了我們監區,我只叫我們監區。康指導員,指導員,真的謝謝你,不是你,我不會那麼快升職。」

康雪微笑著說:「小張說這話,我怎麼聽著不對呀,你能上來,除了你自己有水平有能力之外,當然是有人幫你,但不是康姐,康姐沒有那麼大的能耐,你應該感謝主任她們呀。」

她還在試探,測試,看是不是真的是政治處主任幫我。

我說:「主任?我,我為什麼感謝主任。哦,是該感謝,有時候她對我還挺好,這次上來,除了主任,你,監區長,副監區長,馬隊長,同事們,還有很多領導,我都要感謝。」

康雪臉上表情微微變化,說:「很多領導,同事,平時都關照你,這點是有的。可是你能上來,沒有主任的幫助,你怎麼會那麼快呢。」

不是康雪她們推我上來,聽清楚了我,而是康雪懷疑是政治處主任推我上來,我有什麼能力,就算我心理治療做得好,跟升職有什麼關係。

在監區里,很多老同志,有資歷,有能力,那又能升職了嗎?

沒有後台和背景,沒有人提著你,你這輩子都別指望升職了。

所謂的能力突出,有水平,工作厲害,誰理你?沒有後台背景,誰管你。

每個監區那麼多的老員工,她們難道沒有能力,沒有水平?

就算厲害如朱麗花,如果沒有領導看重,她能上去?

我打哈哈:「主任她呀,沒什麼我和主任。康指導員,我知道的,一定是你幫著我,我,對你感激不荊」

康雪看我這樣子,也就不再追問,把茶杯遞到我手中,說道:「

夏拉最近很怕那個男人回來找她,已經搬去她朋友那裡了。你最近有沒有發現,有沒有可疑的,例如有人跟蹤你的現象。」

康雪賊心不死,還是要徹底貫徹監區長的方陣,堅決弄死電工,以絕後患。

電工已經跑路了,但是她們不知道。

我說:「沒有哦指導員。」

我喝了一大口茶,康雪笑著又問:「哦對了,你那表姐,副監獄長的,聽說你們兩關係不佳呀。」

我說:「她害死了我外公,不要再提她。」

康雪笑眯眯說:「好好好不提不提,小張啊,以後呢,都上來了啊,要繼續努力好好工作,你支持我的工作,我也會支持你的工作的。」

我說:「康指導員,我想吐。」

我是假裝的。

指導員正要說什麼,我馬上跑出外面,假裝嘔吐,然後吐著吐著,我馬上下樓梯,裝醉閃人。

再在她辦公室呆下去,天知道等下她又繼續問什麼樣的問題,我現在暫時還算清醒,我怕等下有些糊塗了,被她提問拐不過彎了,萬一露出破綻,可不行。

康雪的問話,一句一句,全是陷阱。

太危險了。

回到宿舍,我真的是喝暈了,躺下去后,感覺床都是在轉的。

既然不是康雪安排我上去的,那麼難道說,真的是賀蘭婷安排的。

可是她又要說,讓我自己小心,身居要職,小心反被敵人陷害所累。

既然如此,幹嘛還要我升職,媽的本來升職是好事,可這樣一來,我不得不擔心受怕,哪天被人陷害,可要真的完蛋。

就這麼躺著躺著,睡著了,澡都沒洗。

越是擔心什麼,越是來什麼。

才當上這個隊長第二天,就有人說監區出事,要我去組織局面了。

媽的為何要找我。

因為我是最小的那個管事的官,有壞事麻煩事要處理,當然讓小官先頂上去。

中隊長大隊長指導員監區長,一個一個往下面推讓,然後自然是我出馬。

不過話說回來,這樣的小麻煩事,一般也是隊長去處理。

什麼事呢?

監區有女犯鬥毆。

有同事向我彙報,當然,她們現在這些管教都是我的下屬了。

有下屬向我彙報,監區有女犯人打架。

我過去后,進了監區,還是之前那個薛明媚所在的監室,薛明媚已經回來了,和丁靈。

我心想,莫不是又是薛明媚打架?她可是打架的老手了。

老江湖。

老油條。

可這剛從醫院出來,就又開打,這有點不太對勁。

結果,還真他嗎的是薛明媚打架了。

而打架的雙方,真是讓我大跌眼鏡。

一方是薛明媚,一方則是。

記得那個替丁靈出頭的長得像l冰冰的那個漂亮女犯人嗎。

就是她。

沒想到,兩個同樣是喜歡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女的,竟然打起來了。

而且參戰的雙方人數還不少,聽沈月說,在放風場上,兩人開打的時候,身邊各圍了幾十個女犯互相幫忙。

還好,因為發現得早,制止的快,沒有出現打架鬥毆的雙方受傷的情況。

媽的,這要搶地盤嗎?

原本,這麼兩個人,身上都帶著女俠的風格,應該做一對好朋友不錯的,可怎麼就能幹起來了。

我走過去,對著監室里兩人說道:「你們都出來。」

冰冰和薛明媚一起出來了。

我說:「都帶到我辦公室。」

冰冰和薛明媚被帶到了我的小辦公室。

我看著冰冰,她依舊很冷,但是,聽說她在短短的一段時間,因為仗義,因為喜歡路見不平,替弱小者出頭,甚至不惜犧牲自己和獄警對抗,贏得了很多女犯的心,一段短短的時間,她在b監區,已經是個舉足輕重的人物,至少她身邊,圍了一大群鐵杆粉絲。

我看著薛明媚。

薛明媚脖子有一道傷疤,但這並不影響她的美貌,薛明媚看都不看我。

我問道:「說吧,怎麼回事。」

兩人都不說話。

我說:「還是好好說吧,跟我說一下,讓我來解決總好過讓別人解決,如果換成是別人,可能現在遭打的就是你們了。」

她們還是不開口。

我皺起眉頭:「到底說不說了,有什麼委屈的,都說說,讓我來聽聽。你們打架,而且是聚眾群架鬥毆,這事要是上面嚴查,很嚴重,還好沒有傷人,如果上邊來查,你們兩個,難道只是蹲小號嗎?」

我這麼一說,她們兩才正頭過來看我,薛明媚徐徐說道:「我這剛回來,她就找人跟我作對。真當自己是監區的大姐大了?」

我心想,這莫不是真的在搶地盤搶人嗎。

冰冰看著薛明媚,說:「我是監室長,我可以分配監室里各人的清潔任務。」

聽著冰冰講訴,我算明白了一些,薛明媚已經住院很久了,冰冰調到了這個監室,做了監室長,薛明媚剛回來,冰冰就分配她做清潔工作,薛明媚想當時也是個響噹噹一號人物,這剛出來,就被冰冰安排去做清潔,她可是很不服。

可是,冰冰並不是說安排了薛明媚做清潔她自己卻不做,而是,冰冰自己也做清潔,尤其是身先士卒,薛明媚不服歸不服,全監室都在干,憑什麼你自己不幹,連冰冰都上陣了,你憑什麼不幹。丁靈呢就說薛明媚受傷剛回來,她來幫薛明媚。

結果冰冰不同意了,你丁靈不也剛受傷治療回來嗎,況且薛明媚也沒什麼事了,為什麼不讓她自己干。

於是,薛明媚認為冰冰挑戰到了她的地位,而且是找碴,然後,戰鬥不可避免了。

兩邊都有自己的忠實粉絲,兩邊都得到不少人心,但畢竟沒有什麼深仇大恨,所以這架規模雖然大,卻沒有什麼傷人之舉。

不過,薛明媚這樣子,也有一點不妥,之前薛明媚從來不幹過清潔,自己不身先士卒,現在換了一個不錯的冰冰上來,好打抱不平,什麼臟活累活都是搶著先干,不欺壓監室其他女犯人,什麼都要公平公正,這樣的好監室長,去哪裡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