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86章 美到極致而難得一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86章 美到極致而難得一見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想和冰冰說點好話,然後讓她看在我們平時有點交情的份上,以後就不要挑事了,而且,薛明媚如果挑事,希望她忍著一點。

誰知,這傢伙,和薛明媚都不想忍埃

還想幹起來。

我這隊長調解得特別失敗,這可是我新官上任,遭遇的第一件棘手的困難事情。

我以為,薛明媚是我的人,憑著我跟她的交情,說幾句話,她總該聽我的,誰知一看是我來調解,薛明媚還特別起勁了,叫囂著非要和我作對不可。

靠。

擺明了,這個面子是肯定不給我的了。

怎麼辦。

我想,先跟冰冰說點好話,不行,再恐嚇她,也不算恐嚇,畢竟群架鬥毆挑事者帶頭的,基本不會能有什麼好結果,關禁閉,不能減刑,各種懲罰。

可這兩個傢伙,似乎是卯上勁了,調解不來了。

我對她說:「你這樣子,跟她繼續鬧,得到什麼好處,乾脆,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多好。」

她慢悠悠說道:「薛明媚剛回來,就和我鬧上,我也是按照監室的規矩來安排事情,為什麼別人都要做,她憑什麼可以不做。再說,鬧事的不是我,先動手的是她,我忍了兩次,我從來沒動過手,今天在放風場,她又來挑釁,動手的還是她,我一直都在忍,身邊的人看不下去,和她動起手,我攔也攔不祝我從來,從來,沒對薛明媚,和她身邊的任何人,動過一下手。」

我被震撼了。

媽的,這如果她說的是真的,薛明媚這樣干,也太過分,太欺負人了吧。

冰冰都忍讓成這樣,薛明媚你還騎著人家頭上,再說了人家冰冰也願意退讓,把監室長的位置讓給薛明媚,可薛明媚還非要揍她,靠。

我說:「薛明媚這樣子,是不是太過分了1

說完我有點後悔,畢竟,我是調解員,不該偏向哪一邊的,哪怕是偏向哪一邊,也不能表露出來。

可我實在有點激動,就算薛明媚是我自己的人,和我有非淺的交情,可是,薛明媚這樣子,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我問冰冰道:「那你打算怎麼處理?」

她說:「不是我自己挑事,是有人挑事。我能怎麼辦,我想退步,我也想忍,我想爭取減刑,我不想惹事,我不想傷害任何人。」

她已經夠退讓,而薛明媚,卻步步緊逼,非得要決出勝負不可了。

我還是有些生氣,薛明媚怎麼會是這樣的人?

我對冰冰說:「行吧,對於你這樣的做法,我也很贊成,希望你能處處忍讓,最好不要鬧出什麼事來。因為鬧出事,對你,對她,對你們,對監區所有參戰的女犯們,對我,對監獄一方,都不好,除了受傷,處分,得不到任何結果。做任何事情之前,你們都要自己好好想一想,這樣做會有什麼結果?結果是不是你想要的。」

冰冰堅決的說:「結果,我自然不會想要這樣的,可是當一個人忍無可忍,再無可退的路的時候,難道一定要把自己弄自殺才能徹底解決了問題嗎?」

我心想,如果是我,早就組織人馬上去大幹一場了,已經是退無可退了,何必還退呢。

我說:「你先回去吧。」

冰冰站起來,她很有禮貌,對我微微躬身,然後才走了。

我點了一支煙,媽的,這可,說有多難辦,就有多難辦埃

我撓著頭,想著對策。

實在是想不出什麼好辦法。

抽了五支煙,越想越心煩。

我她兩大爺了,這不是要把我往死里整嗎。

我剛上台,剛陞官,你們兩就要干架,非要逼死我不可嗎。

如果這幾天,經過我的精心耐心苦口婆心的調解后,b監區爆發大規模鬥毆,我靠,那我一定會被背黑鍋,遭受處分。

這事兒,我想,我是不是該和賀蘭婷商量一下,這都怎麼處理埃

可是,賀蘭婷一定罵我,就這麼點破事,你還要求救。

可我實在是搞不定埃

咋辦?

柳智慧。

也許,柳智慧能解決得了這個問題。

用她超強的心理學知識,能不能化掉了兩個人的恩怨?

對,先去問問柳智慧,不行再去讓賀蘭婷解決。

也可以這樣,先把冰冰和薛明媚分開兩個監室,然後,實在不行,還想打,我就弄她們其中一個去別的監區,我看你兩如何打?

剛才我怎麼想不到啊!

可就算如此,監區中還是殘留她們的粉絲,餘孽,餘黨,要是把其中一個帶走,例如我把冰冰帶走去別的監區,冰冰不服氣,餘黨們也不服氣,然後發動對薛明媚一群的總攻,那樣就是我自己處理問題方式的錯誤,麻煩就大了,黑鍋還是我來背。

還有,如果調其中一個去a監區,到時候去了a監區後站穩了腳,然後憑著她倆超強的能力,一定又能集結一群人,到時候在開會,或者做什麼活動,監區和監區打了起來,靠,我更他媽的麻煩大了。

痛苦。

這樣也不行,那樣也不行。

不過,先把她們分開監室了才是。

我叫了徐男過來,讓徐男安排薛明媚和丁靈去別的監室,最好是新的監室,然後,薛明媚做新監室長,再安排幾個女犯進去。

徐男得令後去辦這個事了。

不一會兒,徐男回來對我報告說,薛明媚得知自己去新監室做監室長,高高興興的走了。

我問徐男:「那個,二樓的那個女的,柳智慧,還經常出去放風場做運動嗎。」

徐男回答:「基本雷打不動,除非颳風下雨。偶爾也有意外,不過少有。」

我說:「都是那個點嗎?」

徐男說:「是。」

我看看時間,去了放風場,柳智慧應該差不多出來這裡運動了。

徐男跟了我出來,問我:「張隊長,怎麼處理薛明媚的這個事?」

我說:「調解了,根本沒什麼用。我現在正在想辦法,如何解決。」

徐男提議道:「要不,我們跟領導報告一下,讓a監區,或者c監區接了其中一個。」

我給徐男一支煙,徐男接過煙說謝謝,然後趕緊拿出打火機給我點上。

徐男現在在我面前,徹徹底底沒有了曾經的牛叉,因為,身份徹底轉換了,我從一個新進的小兵丁,轉換為了她的上司。

我吐出一口煙,說:「我不是沒想過,可是,我們打個比方,例如現在調著薛明媚去了a監區,以她的本事,很快聚

起來一群擁護她的人,這不難吧。然後到時候不甘心的薛明媚找a監區跟b監區的人一起pk,那這個,罪過是不是大了去?而把她調走了,原先這幫薛明媚的部下,或許不等薛明媚在a監區扯起旗子干大事,就先開戰了,那樣,我們還提前完蛋了。」

徐男說:「張隊長說的是,我考慮的不周到。」

我說:「沒辦法,只能調解,再不行,就加派看守人員,盡量搞清楚兩幫都有什麼人,讓她們分開活動,盡量不能在一起幹活,吃飯,活動。」

徐男說道:「這也只能防住一時埃」

我說:「也只能暫時先這樣了。這不會太難吧。」

徐男說道:「好,我這就讓人去找她們之間的人來問,誰屬於支持哪個人的,分開出來。」

我說:「拜託你了。」

徐男走了之後,我坐在放風場,曬太陽,抽煙,等柳智慧。

沒多久,柳智慧在兩個管教的陪同下,出了放風常

遠遠的,她做了一個深呼吸,然後把兩隻手盡量向後伸,拉直,挺胸。

做運動。

她把她的腳,放在牆上,然後壓腿。

柳智慧,擁有傲人的身高,身形柔美動人,遠遠看去,恍如畫中來,加之她驚人的柔韌度,和她的神秘,在監區中頗有名氣。

我向柳智慧走過去。

走到了她的身後。

兩個女管教看到是我,叫了一聲張隊長,我揮揮手,示意她們下去。

兩個女管教下去了。

柳智慧壓腿壓完了之後,轉身過來,看看我,繼續做運動,我看著她,又點了一支煙,她終於問道:「找我有什麼事嗎。」

我抿了抿嘴,看著她俯身下來的凹凸有致的好身材,說:「有一點事情,想要問問你。」

柳智慧說:「說吧。」

她看到了我的那猥瑣的目光,看著她前胸的目光,在她面前,我一直要麼想看就看,要麼乾脆看向別處,假裝不去對她的身材有興趣,是沒用的,因為想什麼,她都知道。

我問道:「你平時,有沒有關注過監區里發生了一些事。例如監區里關於減刑啊,活動啊,參加演出啊之類的一些事。」

柳智慧說:「很多,管教一般會說給我聽。」

我問道:「那麼,今天,監區里發生打群架的事情,你聽說了嗎。」

柳智慧說:「聽說了。」

我開始問正題:「哦,那我就直接請教你了。監區里這兩個女人,都有點本事,就是能得到人心,然後她們兩打了起來,我呢,剛剛升職,升了隊長。領導讓我來調解她們之間的矛盾,經過我三寸不爛之舌不懈的努力之下,終於,調解完全失敗。」

柳智慧撲哧笑了出來。

她極少會笑,她笑起來,更比賀蘭婷還如天山雪蓮開花,美到極致而更難得一見。

我也呵呵了一下,說:「然後呢,我想請教你,調解矛盾,通過心理學來調解矛盾,讓她們放下恩怨,那怎麼做才行。」

柳智慧悠悠看了一眼天空,她看天空,和薛明媚冰冰看窗外明媚陽光也是一樣的,卻又是不一樣的。

看過那些名畫嗎,就是湛藍的天空下,一個美女迎風而立,世間只有一副美景,世間只有她,再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