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92章 身手敏捷朱大美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2章 身手敏捷朱大美女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車子下了告訴后,拐進一個凹凸不平的小道上,這路也太爛了一點。

我開玩笑道:「花姐,真要帶我去一個沒人的地方,咱兩在車上弄點什麼遊戲?」

朱麗花說:「你的腦子,除了這些,還能想一些什麼呢?」

我說:「還真的不能想什麼了。」

說著,車子開到了一個很大的土坡前,拐過去后,在大土坡的背面,有個很小的村莊。

下車后,我看這村莊沒什麼燈火,在殘月的清冷照耀下,看上去特別的暗淡,而且,連狗叫聲都沒有,風吹過來,帶著一絲小雨,呼呼的,烏黑的雲遮不住殘月,還下著小雨,這種場景極其的詭異。

媽的怎麼看這個村莊,都是像墳地一樣的讓人不寒而慄。

我問朱麗花:「你確定,鄭霞住在那?」

朱麗花說:「你知道她住哪裡?」

我說不知道。

朱麗花說:「老老實實跟著。」

我跟著朱麗花往前走,她打開手機的電筒功能。

大踏步往前走。

我倒是膽小了,怎麼會有人住這樣的地方?

村莊上空,幽幽的青色,很恐怖,不知道是煙火還是什麼光射。

村莊沒有幾戶人家,前前後後三排,十幾戶。

而且是破破爛爛。

我問朱麗花:「這裡居然還有人住?」

朱麗花說:「以前這後面,是一個很大的鎮,鎮後面有個煤礦點,後來煤礦出了事故,死了幾十個人,上面封了煤礦,這裡一直到現在都沒能批准開採,鎮上的人因為土地都被挖煤的弄得做不了,而且離交通密集點又遠,沒有一條近的主道,漸漸的就荒落了下來,這個理鎮上最近的小村莊,也荒廢了,很多出外面的人,去了縣裡的,市裡的,外面打工的,都不會回來,留守的,只有一些老人。也不知道鄭霞在不在了。」

我們這也是在買彩票中獎一樣的幾率去找人。

朱麗花不早和我說這個,不過早說我也會來。

畢竟,弄出一些線索和證據,將來對我們更有利。

到了一個小小的院子前,朱麗花把耳朵靠在門上,聽了一下后,關了手電筒,噓的一聲對我說:「裡面有人,有很多人。幾十個。」

我有些慌,說:「你確定有幾十個人?這裡面,哪裡來的幾十個人?」

我自己靠上去聽,只聽到裡面有悉悉索索很小地說話聲。

我問朱麗花:「有幾個人,但不會是幾十個人,除非是鬼。」

說到鬼,我原本是無神論的,可是在這樣的地方,這樣冰涼的鬼地方,令人感到氣氛的恐怖神秘,難道裡面真的是有鬼。

黑漆漆的,通過門縫也看不到裡面有什麼。

朱麗花說:「我們從另一邊爬上去,看裡面怎麼有那麼多人。」

我說:「幾個人就是幾個人,哪裡來的幾十個人。」

朱麗花說:「你訓練過聽力嗎,你自己怎麼分辨人聲嗎?」

我說:「沒訓練過,不知道。」

朱麗花說:「你敢和我打賭嗎?」

我問:「打賭什麼?」

朱麗花說:「如果裡面,有三十人以上,你捐一萬塊錢給希望小學。如果不到三十人,我給你一萬。」

我靠這樣算什麼打賭。

我想了想,然後繼續聽了一下,裡面確實是有悉悉索索的聲音,就算有很多人,十個封頂了,什麼三十人,開演唱會嗎。

再說了,這麼個破地方,小院子,裡面是三個小房子,裝三十人,來幹嘛。

三十人來這裡做什麼?

我說:「賭就賭!可別耍賴。」

朱麗花說:「我從不耍賴,我只知道有個人特別的無賴。」

我說:「你是在說我嗎?」

朱麗花不回話了,拉著我,悄悄的貓著身子,沿著院子圍牆,到了另外一側。

她對我說:「我剛才聽到裡面有腳步聲,靠近的聲音,裡面可能有人巡邏。」

我更是覺得天方夜譚了:「就這地方?有人巡邏,你是不是瘋了埃在監獄呆久了,患了妄想症了你,要不要我給你治療治療。」

朱麗花打了我一下:「閉嘴1

接著,她把我按下來,幹嘛讓我蹲著。

我堅持不動,朱麗花對我說:「你蹲下來,然後站起來,我上圍牆去看看裡面什麼情況。」

我說:「為什麼不是你蹲下來,我站上去。」

朱麗花說:「那就不看了,回去吧。」

我急忙說:「我蹲我蹲。」

我蹲了下來,然後朱麗花踩在我的肩膀,兩腿分別踩在兩邊肩膀,我說:「你怎麼那麼重。」

朱麗花說:「真不像個男人。站起來1

我努力的站起來,她是挺重的。

我的腳有點發抖,在站起來的過程中,差點沒摔倒。

朱麗花說道:「少喝酒少抽煙,少點碰女人,被掏空了沒1

我終於站直了,說:「你少來教育我1

朱麗花噓了一聲,說:「裡面有人在巡邏,你小聲點。」

我靠,真的有人在巡邏?

巡邏什麼啊,這個鳥地方,鳥不生蛋烏龜不靠岸,能巡邏什麼?

難道裡面有人在搞非法活動?

想想鄭霞,進過勞的,也不是個安定分子,想來八成不是個什麼好人,整點非法的事情干很有可能的。

朱麗花輕輕說道:「放我下來。」

我蹲了下來,朱麗花下來后,對我說:「裡面,人很多,都是在屋裡面,外面有人巡邏,那個人還出了小院子的門,就要過來了。我們先躲一躲。」

我和朱麗花趕緊躲了起來,躲進了別的房子的另一側。

僅僅一下子,真有個老頭,點了一根煙,拿著手電筒,到處看。

東張西望。

還真有人巡邏,他是沿著院子四周繞過去一圈的。

他媽的,裡面的,究竟在幹什麼。

等老頭拿著手電筒繞過去一圈后,朱麗花帶著后繞到了院子的後面,然後找了一個好爬的地方,直接就飛檐走壁飛了上去。

我沒看錯,她的確是像跑一樣的跑上去的,那後面的牆比剛才我們那邊站上去看的要高,估計有五米。

她就這樣上去了。

讓我來的話,就算有梯子我都跑不上去。

朱麗花伸出一隻手給我,示意我跳上去后拉住她的手,她拉著我上去。

我靠,我怎麼

能和她比埃

她真不是人。

我就著暗淡的月光,找了兩塊磚頭疊起來,然後站上去,再讓朱麗花彎身下來一點,然後拉住我,爬了上去。

她俯身拉著我,裡面春光都看了。

我上去后,說:「剛才我都看了,你裡面,挺雄偉。」

朱麗花一拳就打過來,我抓住了她的手腕:「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打我。」

在這個方位,聽到裡面的聲音挺大的,悉悉索索的聲音清晰了,聽到的是人說話的聲音。

可是還是聽不清他們在說什麼。

朱麗花和我,沿著圍牆爬過去,在屋檐下的一個孔洞,朝屋裡面看,屋裡面一盞小小的黃色的老式鎢燈,下面,真的是一大群人,圍著一大群人。

黑壓壓的,何止三十人,四五十人都有。

他們圍著什麼東西,在幹什麼?

朱麗花聽了一下,說:「他們在賭錢。」

朱麗花對我指了指,說:「你看。」

我奇怪說:「看我做什麼?」

朱麗花說:「看你後面,院子里。」

我往院子里,就是這個小院子的後面的另一個相通的大院子里,有很多的摩托車,小汽車。

我靠,這裡那麼多車,都是來這裡賭錢的,沒想到這個地方,像墳地一樣的村莊,開著一個賭常

這樣的地方,警察都不會想得到,有人在這裡開賭常

朱麗花朝屋裡看了一下,說:「看見了嗎,那個穿著大紅色的衣服,很肥壯的收台費的,就是鄭霞。」

我從那個孔往裡面看,裡面果然一個很肥很壯,坐著收錢,她還賣飲料,香煙。

朱麗花說:「她把她家改造成了賭常」

我說:「這地方,果然是賭徒們來的好地方,沒人會注意這裡,而且交通不方便,警察如果一大幫進來,老早就知道了,還有停車的地方,真是天然的設賭場的好地。」

朱麗花問我道:「那現在怎麼辦?」

我想了想,總不能就這麼跳下去拖著鄭霞出來,問她我想我的事情吧。

這樣子,估計會被裡面那一大群人打死的。

我問朱麗花:「我們打賭,還算嗎?」

朱麗花問:「為什麼不算!你是不是想耍賴。你是不是男人,怎麼一點信用都沒有。」

我說:「行行行,我給我給,不過一萬,真的是很多,我給你,輸給你,你別捐什麼捐了,請我吃個飯如何。」

朱麗花說道:「我不要你那髒錢1

我說:「得,你不要,不要就不要吧。話說,你覺得我們現在怎麼辦的好?」

朱麗花說:「我知道我還問你嗎?你是不是男人,連點主意都沒有。」

我說:「我靠就這麼個事,你也要升華到我是不是男人,要不然等下回去車上,我們試一試,讓你知道我到底是不是男人。」

朱麗花說:「我懶得和你講,要麼就回去。」

我說:「讓我想一下。」

想了一下,我說:「要不,我們等他們賭錢的退了,撤了,不賭了,我們再下去拿人?」

朱麗花說:「如果他們通宵達旦的賭呢?」

也是哦,如果他們賭錢賭通宵,那我們要守到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