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93章 有幾分頭腦的中年婦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3章 有幾分頭腦的中年婦女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又想了一個主意,不如嚇走他們。

可不行啊,我們只有兩個人,怎麼嚇到他們。

我想了想,說:「報警1

朱麗花問:「報警,是個好主意,可是報警,就會有人來嗎?」

我說:「我有個辦法。」

我是真的有了個辦法,我爬了下來,然後找了一個靜的地方,給賀蘭婷撥過去電話。

神出鬼沒的賀蘭婷,每次在我要找她的時候,總是要掉鏈子,不是電話不通就是不理我,經常人都不見。

這次也一樣,電話打不通。

我靠。

我還想讓賀蘭婷報警,或者讓她安排一些警察過來這裡,哪怕抓不到這群人,至少把他們趕跑,而我和朱麗花,只要抓住鄭霞就行。

這裡還是市的轄區,讓賀蘭婷安排幾個警察過來,不會很難。

我又打了,一點聲音也沒有,怎麼回事。

看清楚了,是我的手機沒信號。

我走到了村子後面,村子後面是一片竹林,風吹過來,竹子吱吱的跟鬼叫似的,而且飄著零丁小雨,寒冷襲來,讓我聯想到看過的聊齋志異中小倩出現的陰深場景。

媽的等下會不會從那顆大樹後面,出來一個黑色的黑山老妖。

我拿起手機,看了看,三個信號,應該可以打了。

我撥打了賀蘭婷的電話,真的通了。

我馬上用最快的速度告訴了賀蘭婷我現在所處的位置和所想辦的事情還有想委託她報警的事。

賀蘭婷說可以。

就掛了電話。

不過,我還沒問要多久才來,但是我不管了,身處這個詭異的地方,我實在是覺得毛骨悚然,遠遠看去,還有幾座墳墓,上面掛著白色的紙錢,就像穿著白裙上吊的死人,這讓我又想到了上弔死的那個女犯。

我趕緊飛速逃回了圍牆下,因為跑得太快,在圍牆下面還摔了一跤。

在我爬上圍牆的朱麗花身邊后,朱麗花問我:「你跑什麼?」

我說:「後面那裡打電話才有信號,可是後面那裡陰深深的,竹林里還有墳墓,太恐怖了。不信你看看去。」

朱麗花鄙視我:「膽小鬼。」

我說:「有種你去1

朱麗花說:「再賭一萬?」

我說:「算了。」

朱麗花的膽子的確很大,這當過兵的,就是不一樣埃

或許,也不是跟當過兵的有關係吧,反正她的膽子就是真的很大。

比我膽子大,我是膽小鬼。

我怕鬼,怕死。

還怕人。

朱麗花問我道:「報警了嗎?」

我說:「報警了,可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警察會來。」

朱麗花說道:「也許都不會來。」

我說:「一定會來,要不我們賭一賭,就賭剛才的那一萬。」

朱麗花拒絕道:「不做。」

我問:「為什麼?」

她說:「因為我很有可能會輸,剛才和你賭,我是百分百的把握我會贏。」

我說:「靠。」

朱麗花:「閉上你的臟嘴。」

看著屋子裡面,這群賭鬼,是圍著桌子玩牌啊,金花。

時不時的罵罵咧咧幾聲。

看來電視里演的那些大喊大叫的賭錢的,都是假的。

賭錢的時候,大家的注意力高度緊張,神經繃緊,都看著牌了,不管輸,還是贏,都想著再弄下一把,贏了,高興了抑制住自己的興奮,繼續下注,輸了,心裡不爽嘆氣,然後抱怨幾聲,然後繼續下注。

這就是剛才我們聽到的悉悉索索的聲音。

這鄭霞,有點生意頭腦啊,在這個地方開賭,還請了一個老頭來巡邏。

可惜了,她腦子還不夠與時俱進,看看彩姐的夢柔酒店,裝的全是高科技的紅外線夜視攝像頭,那才真的厲害。

如果鄭霞裝了這個攝像頭,或許,我和朱麗花早就敗露了行蹤。

沒等多久,估計也只有十分鐘這樣,從那個破落的小鎮方向那裡,有車子開過來了。

從我們所在的圍牆上,站起來從瓦房屋頂看去,是兩輛警車。

這來得也夠快的。

可是車子還很遠的,就聽到屋子裡有人大聲的說:「有人給我電話了,有警察來1

然後,屋子裡一大幫人馬上一哄而出,出了門就趕緊去大院子里取車,摩托車小轎車越野車,上車的,紛紛開著車逃之夭夭。

我和朱麗花為了不暴露自己,趴在圍牆上,確切的說,朱麗花趴在圍牆上,我趴在她臀部和大腿上。

等著這些車子和這些人都跑光了后,我摸了摸朱麗花的臀:「挺翹的。」

朱麗花立馬一腳踹我,我死抓住圍牆,差點被她踢下去。

我說:「靠你這要害死我,這四五米的圍牆,你要我掉下去會死的1

朱麗花說:「死了活該。讓你亂動手1

「我最恨這些違法分子了1朱麗花看向屋子裡,我也看向屋子裡,屋裡只有鄭霞和那個老頭了,他們把桌子都收拾了起來,然後那些撲克牌都扔了。

老頭問鄭霞:「警察都好久沒來了,今晚怎麼了。」

鄭霞說:「二叔,有人報警。他們不能不來。」

老頭說:「會有誰報警。」

鄭霞懷疑說:「能有誰,報警的除了賭輸的懷恨在心的,不會有別人。好在我們買通了王力,來之前也通知我們,不怕。」

老頭說:「我們還是要小心一點好。以後你三叔和四叔不在,不要開了。」

鄭霞問:「三叔四叔怎麼去小姑那麼久沒回來。」

老頭說:「小姑本來就要出院了,突然又說病重了,送進了那個什麼重病的病房。人都不可以去看望了。三叔四叔只能多留醫院幾天。阿霞,明晚我們就先不要開了,你三叔和你四叔不來守著村口的兩個路口,萬一有警察來了,沒人告訴我們的話,我們就會被抓了。」

鄭霞說:「這警察怎麼會今晚突然來查?是不是三子那一撥人賭輸了,氣憤報警。」

老頭說:「這你讓王力問問一下,不就清楚了。」

鄭霞說:「明天再問。二叔你先回你家吧,等下警察來了,麻煩。」

我聽明白了,鄭霞是開賭場的骨幹,她這個二叔,是在院子邊巡邏的,而她的三叔四叔,是在進村的村口兩頭守著的,萬一有可疑的人有可疑的車來,馬上就電話通知,然後這幫人就逃之夭夭,讓警察抓不到。

鄭霞,也挺有頭腦埃

兩輛警車來到了院子的門口,警察敲開了院子的門,鄭霞出

去開了門。

警察進來后,帶隊的隊長客氣說:「鄭大姐,我們路過,看看想買兩瓶水喝。」

這話,當然是假的。

鄭霞說:「進來吧,你們怎麼知道我這裡有水賣。」

隊長帶著幾個警察進了屋裡,幾個警察警惕的掃視了一番,沒見什麼人。

在外面的幾個警察,下車后直接就搜尋了院子周圍一遍,發現人都跑完了。

隊長說:「鄭大姐,我們就不要講那些暗話了,你做什麼,我們也都知道,剛才從村尾那條路出去的,都是來你家做客的吧。」

鄭霞把幾瓶水給了隊長,然後又給了兩包好煙給隊長,說:「唉喲隊長,有些人,他們就喜歡來我這裡買東西,然後打打牌,你也知道的,這周圍幾個村子的人,沒什麼娛樂的,除了打牌還能有什麼。這些你不也知道嗎。」

隊長接了水,還有煙,然後掏出錢給鄭霞,鄭霞堅持不要,隊長還是一定要給了,給了錢后,鄭霞說:「這太不好意思了,隊長來一次,我還收你的錢,隊長你坐一坐,我弄幾個小菜,先喝點酒,再去忙埃」

隊長說:「不必客氣了,我警告你,鄭霞,這別人報警,也不是第一次第二次了,而是無數次了,別等到我們真的行動,你再次進去,你才後悔不及。」

鄭霞笑著說:「啊喲隊長你說的什麼啊,這他們來打牌,又不是賭錢,做違法事情,我有什麼能後悔的。」

隊長說:「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有人幫著你,真的讓我們抓到,誰都幫不了你。」

鄭霞說:「隊長你說的我怎麼不知道你到底什麼意思,我就是找人,提供地方給他們打打牌,我就想多賣幾瓶飲料,幾包煙,這樣也不可以嗎。」

隊長說:「可以。行了,我們走了。」

隊長氣著走了。

這群警察,是鎮上來的,看來也不是第一次來了,人家報警了不少次,但是沒能現場抓到過。

媽的,剛才應該拍下視頻資料,然後把證據給了警察,鄭霞這傢伙,就完蛋。

我很懊悔。

等警察出去了后,鄭霞出去送走了警察們,然後看著他們離開后,鄭霞回到屋裡,給那個王力的打了電話:「力哥,謝謝你啊,哎,哎,沒什麼,都沒什麼,早就跑了。呵呵。好,那我後天去看看你,沒什麼埃就一點錢,不多。沒什麼的。嗯再見。」

鄭霞給這個叫王力的送錢,這個王力的替她通風報信,這說明,有內奸。

厲害啊厲害。

這個中年婦女果然有幾分頭腦。

我正在鬱悶,朱麗花跳了下去。

然後對我說:「下來1

我也跟著爬了下去。

然後,朱麗花走到院子門前,大聲的拍門。

鄭霞出來開了門,一臉納悶的看著我們兩:「你們是誰?」

朱麗花二話不說,推鄭霞進院子裡面然後進了屋裡后關上門對著鄭霞就是一頓打。

朱麗花的戰鬥能力指數,我是領教過無數次的,那是爆表的。

這頓打真是打得鄭霞夠嗆,我攔都攔不祝

真不知道朱麗花幹嘛那麼瘋,那麼恨她。

不過,我也很討厭這些違法犯罪份子。

也該打。

但我們還沒有資格打,他們應該接受的,是法律的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