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96章 邪惡的騙她陪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6章 邪惡的騙她陪我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鄭霞求著我們道:「朱警官,兩位警官,可以放了我嗎?」

朱麗花早就心軟,從她之前要扶起鄭霞的那一幕來判斷看,我知道她已經想要放了鄭霞。

朱麗花問鄭霞:「真要非走不可?」

果然,朱麗花是願意放走鄭霞。

鄭霞說:「我不能不走,駱春芳,大個,都不是我怕的。可是她們後面,有我看不到的黑暗,我不走的話,哪天怎麼死都不知道。朱警官,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受別人指派來調查這些,可是我也好心勸你,最好不要和這些人有什麼瓜葛,不要去查這些人,要去查讓別人查,因為這些人,心狠手辣,你自己要小心。」

我早就見識了。

鄭霞算是好言相勸。

朱麗花說:「謝謝。你打算去哪?」

鄭霞說:「這個,我不能告訴你了。請你諒解朱警官。」

朱麗花轉身一拉我出去:「我們走吧。」

走了幾步,回頭對鄭霞說:「假如還讓我知道你做違法的事情,這些視頻,我會留著。作為把你送進監獄的證據。」

鄭霞急忙說:「我不敢了不敢了,兩位警官走好,朱警官,你好好保重。」

朱麗花說:「你自己也保重。」

說完帶著我出了院子外。

朱麗花問我:「你要查這些來做什麼?好奇嗎?還是要為誰伸張正義?」

我說:「我不是說了,我們監區有人群毆,我要查到底什麼原因。」

朱麗花說:「你們監區,真不是一般的亂,連獄警都參加了這些。你難道沒有撈錢嗎?」

我說:「靠你要我說多少次!我是撈錢,但是去逼著人po害人的事情,我沒幹過!而且,我撈錢只是小的。」

朱麗花問:「那什麼是大的?」

我還懷疑,康雪老是逼迫這些人聽她的話,不僅是想要撈錢那麼簡單,甚至有更大的陰謀,見不得人的陰謀,做著見不得人的非法的勾當。

當然,這些都只是我的猜測而已。

可我早就隱隱約約的感覺到,康雪老是想著控制監區的大姐頭,不會是只想撈錢那麼簡單。

到底是什麼?

看樣子我還要繼續努力查下去。

上了車后,朱麗花開車回城。

沒想到這麼一整,就到了凌晨十二點多了。

我叼了一支煙,朱麗花罵道:「扔掉煙1

奇怪,為什麼女人不喜歡男人在車上抽煙,真有那麼難聞嗎。

我扔掉了煙,看著路燈從後面飛馳而過:「已經凌晨了親,現在回去監獄也太晚了,而且那麼遠,不如跟我去開房睡覺吧親。」

朱麗花罵道:「滾1

我說:「行。那你把我放在城裡,找一個夜宵攤,我吃兩鍋蝦蟹砂鍋粥,好餓。哎我請你啊你吃不吃。」

朱麗花說:「吃也不和你吃!不餓1

她說的時候,還舔了舔嘴唇,這時,剛好的,她的肚子背叛了她的思想,咕咕咕的在車子里很響。

我說:「呀,你懷孕了。你孩子在裡面喊呢。」

朱麗花臉紅了,尷尬的說:「關你什麼事。」

我苦口婆心的勸她:「花姐,做人呢,何必為了面子,為了尊嚴,為了架子,給自己難受呢,你說是吧。有些東西,之前我也跟你想的一樣,例如,我也不想拿錢啊什麼的。可是

個個都這樣,我也不想要啊,但是我不加入她們,她們就讓我不好過。我何必為了這所謂的骨氣讓自己置於眾矢之的?」

朱麗花嗤之以鼻:「借口。想撈錢就撈錢。還說什麼人家會對付你,我怎麼沒見別人對付你。」

唉,看來她還是把我們b監區看得太簡單了些。

她以為不拿錢,跟她一樣,照樣光明正大鐵骨錚錚在裡面幹下去。

可惜了,我所處的是b監區,看過了太多不願意妥協同流合污被想辦法弄走的人。

可是,我雖然撈錢,但是我覺得我還是高尚的,因為我的目的是做個成功的底收集證據最終幹掉她們,而撈錢,所謂的撈錢,賀蘭婷給我的定義是:那是我該得到的報酬和作為我的活動經費。

我是多多多麼高尚埃

我是在忍辱負重,每次遇到朱麗花的羞辱時,我都在告訴自己,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

這個時候,偉大的張居正,潛伏中余則成等同志從我面前一一閃現而過,老虎的隱匿,只為了最後的勝利一擊。

朱麗花問我道:「現在什麼也查不到了,你打算怎麼處理你們監區那些破事。」

我說:「那也不算什麼破事,不過那事情,搞不好真的讓我丟了烏紗帽。」

朱麗花問我:「那你打算怎麼處理?」

我說:「唉怎麼處理,要是調走一個,也怕她們打起來,不調走,也打起來,反正怎麼看,我好像都要背黑鍋了。你說我該怎麼辦。」

朱麗花說:「我怎麼知道,你平時不是鬼點子很多嗎?除了整人,你腦子還有點好用的嗎?」

我說:「行吧行吧,叫你幫忙想個辦法,你他媽的巴不得她們早點鬧事好讓我被開除了。到時候我不說多了,萬一真的群毆起來,你們防暴中隊的來快一點鎮下去就行了。謝謝。」

朱麗花說:「行啊,我很快就帶人過去的,保證半個多小時後到達你們b監區。」

我罵道:「我靠你這說的人話嗎,萬一她們人多連我們獄警管教一起干怎麼辦?」

朱麗花說:「那就讓她們先打死你好了。」

我想了想,朱麗花這人,也就刀子嘴豆腐心,無論怎麼樣,她都百分百跑來救火的。

我說:「你這人,也就表面厲害。說說可以,心地善良。你說剛才那個鄭霞,我怎麼看,她都是十惡不赦,這種人,還說什麼自救,上帝都救不了她了。你還放了她?」

朱麗花說:「她還有孩子。難道真要她孩子跟她一樣,沒有母親管著,走上一條不歸路?」

我說:「那鄭霞這種人,把多少家庭帶上了不歸路!懲罰就該懲罰這種禍害大眾的人,她的孩子,她自己都不替他考慮,我們還替他考慮?留著這個女人在外頭,始終都是禍害人間。看來某人說得對,有些人,就不該在世上活著,她活著,別人就不想好活。」

這話,是賀蘭婷對我說的。

有些人,的確是該死。

她不死,就讓很多人活不好。

朱麗花反而問我了:「那我這樣子心軟,還是要害了很多人了?先給她一次機會吧,如果真的不能改,再說。我信她會改的。」

我說:「我不會信,徐男說,她坐牢之前在外面就是干違法的事情,然後,傷人進去后,在裡面也是乾的沒一件壞事,經過了改造出來后,她不但不收斂,還做了賭場了老闆娘,開賭場涉賭,這樣的人,你

覺得她會改嗎?」

朱麗花說:「會。」

我說:「那不過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罷了。算了不說這個了。哎哎哎從這裡下去啊!那邊有個燒烤城,裡面很多吃的。看在你今天幫了我的份上,我請你吃魚。」

朱麗花說:「我不想和你吃。」

我說:「行行行,不然這樣子,我們一人一桌,你坐在旁邊桌,我坐在你旁邊桌,這樣可以了沒有公主殿下1

朱麗花說:「可以。」

到了燒烤城,找了停車位停下,然後進去了燒烤城,老闆招呼我們坐下,朱麗花還真倔:「我自己要一個桌子。我不和他一起的。我不認識他。」

老闆看著我兩,說:「唉喲你們小兩口吵架了吧,我就經常見你們這樣吵架的。既然你這麼要求,我可以找桌子給你的,可是今晚啊,真是不好意思,你看這邊,周末,爆滿啊,只有一張桌子,兩位看,可以嗎?」

我說:「我可以,沒事,她站著看我坐著吃!哎花姐,那邊那邊,你可以蹲在那邊吃,我假裝看不見,也不會去跟別人說。」

朱麗花馬上先坐了下去。

我跟著坐下去,她一腳踢開塑料凳子,好在我一把抓住凳子,坐了下來。

老闆拿著菜單給我:「兩位點一些什麼。」

朱麗花看著別的店,這麼大的露天的燒烤城,真的是爆滿,生意火爆。

朱麗花問道:「為什麼不在外面,都要在裡面的?」

老闆說:「現在城市管理的,不讓在外面街道擺攤,只能在固裡面擺夜宵。」

朱麗花說:「給我一份菜單,我點我自己的。他的他自己出錢,我的我自己出錢。」

老闆無奈的找來了一份菜單給她。

我點了炒粉啤酒一些燒烤。

她點了一碗面,兩個炒小菜。

老闆去下單后,我問朱麗花:「我怎麼得罪你了?」

朱麗花說:「你沒得罪,我就是不喜歡你講話那玩世不恭的態度。」

我說:「這我怎麼做人,你也要管?這關你什麼事情呢?」

朱麗花說:「那我怎麼吃東西,怎麼點,坐在哪裡,和不和你坐,管你什麼事,你需要管嗎?」

我說:「靠你有毛玻那等下你自己買單。」

朱麗花說:「放心我肯定自己買單,我不花那髒錢。」

我說:「那行啊,你幫我買單埃順便吧。」

朱麗花說:「你怎麼不去死。」

打開啤酒,然後要了兩個杯子,給她倒了一杯,敬酒:「今天感謝你啊花姐。」

她舉起了杯子一口喝了:「不用謝。」

吃著吃著,我說:「話說,你也喝酒了不能開車了,咱們今晚就在這裡睡吧。「

我指向遠處的便捷酒店。

朱麗花說:「是你在這裡睡,不是我,我要回去。」

我說:「可是你喝酒了埃」

朱麗花說:「一杯啤酒,不要緊。」

我說:「行,隨你啊,從這裡回到監獄,也要半個小時,再折騰,估計要到凌晨三點才能睡,你這又何必呢。」

她想了想,不說話。

我想,她也在想乾脆在這裡睡覺算了,畢竟很晚,有些困了。

我邪惡的想,只要她答應在這裡睡,我就要想辦法只弄到一個房間,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