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97章 邪惡陰謀即將得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7章 邪惡陰謀即將得逞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繼續給朱麗花倒了幾杯啤酒,然後她照樣喝。

而且,後面還多拿了四瓶。

兩人都不怎麼聊天。

吃飽喝足,我去付賬,朱麗花堅持她來給,我問:「剛才不是說好各付各的,幹嘛要你來給?」

朱麗花說:「想你身負巨債,每天還要花那麼多錢在那麼多女孩身上,不忍心宰你。再說剛才喝了你一點酒,不好意思不幫你出錢。」

我笑笑,她這人嘴巴再難聽,也實在讓人討厭不起來,因為她的心是善良的。

朱麗花給了錢,然後兩人走回車子,我說:「喝那麼多,就別回去了,開個房就成了。」

朱麗花說:「是不小心被你叫著喝多了。」

我靠原來她也並不想回去,還要開半個小時的車,都那麼累那麼困了,誰願意回去。

怪不得她假裝什麼不知,照樣喝了幾瓶酒。

我不戳破她,便說:「那成,我們開車過去那家酒店,便捷酒店。」

朱麗花儘管喝了酒,可和平時並無二樣,但是看得出來,是有點累的。

她這樣的鐵人露出疲憊的神色,說明是真的困了累了,她每天的作息時間和習慣都很好,早睡早起每天鍛煉,不像我,隨心所欲的。

以後我一定要早死埃

沒去酒店之前,在吃飯的時候,我已經想到了只開一個房間的辦法了。

我是不是很陰險埃

人家不長命壞人活千年,例如歷史十大奸臣,那些嚴嵩們,一個比一個命長埃

像我這種壞人,估計不會早死吧。

到了酒店門口,我說:「給我下車。我去開房。然後你去停車。」

朱麗花說:「為什麼不能停車了一起去?停車場就在前面。」

我說:「為什麼不能我先下去開房?萬一人家這裡已經開滿了呢,知道嗎今天是周末,生意很好的親。萬一人家開滿了,你還去停車場,那不白去嗎。你在這裡親!等我。我進去后,問有房我就跟你說,再去停車。」

朱麗花停下車子:「誰是你親,親你個頭。」

我說:「來來來,親你的頭。」

朱麗花一把推開我。

我下了車,然後到了便捷酒店的大堂,然後問:「有房嗎?」

那個前台小妞說:「有的先生,請問需要什麼樣的房,雙人,還是單人,還有三人房。」

我說:「靠,怎麼有那麼多。」

我拿出一百塊錢給她:「等下我的女朋友會進來,你知道吧,她和我吵架了,很嚴重,因為我剛才吃飯不給她夾菜,她現在不想和我同一個房,但是呢,我希望你這裡只有一間房,一間單人房。你的,明白?而且,周邊的酒店全都滿了,因為今天是周末,你的,也明白?」

前台小姐明顯特別聰明,接過了一百塊錢后說:「如果後面有其他客人,我會說他們是提前預定的。」

我說:「聰明,你來做前台真是浪費了你這個人才。今天沒帶名片,真是不好意思,不然,我會給你發一個名片,把你帶到我們公司。對了你電話多少?」

她毫不猶豫寫了她號碼給我。

就是這樣,要女孩子的號碼,也特別的容易。

我看了一下,說:「姓張啊,看來這個姓的人真多。」

前台說:「是啊,也有很多姓張的客人。」

我說:「可能我也是呢。這樣子,我現在出去叫我的女朋友進來,記得啊,不要說漏嘴了埃」

前台說:「先生您就放心吧。」

我出去后,走到車子邊,對朱麗花說:「有房。」

朱麗花把車進了停車場停好。

然後我回去大廳,一會兒后朱麗花進來了,問道:「開了么?」

我說:「沒有。」

朱麗花說:「怎麼沒開。」

我說:「要經過你的同意。」

我裝出一副可憐的樣子,前台看著我,我是一個怕女朋友的好男人。

朱麗花問我:「什麼經過我的同意?」

我問:「老婆,今晚你願意,和我一個房間嗎?」

朱麗花罵道:「誰是你老婆,我不和你一個房間1

我說:「可是只有一個房間了。」

說著我對前台小姐使眼色,前台小姐很機靈,說:「是的小姐,我們只有一間單人房了。」

朱麗花轉身就要走,「去別家1

我馬上對前台小姐繼續使眼色,前台小姐馬上說:「而且這周邊的酒店,基本都已經滿了,好多客戶打電話來要求要一個房,實在沒有,剛才是一個客戶剛剛放棄了預定的房間,空了出來一間。」

我對朱麗花說:「要不,你去車上睡?我在上面睡?」

朱麗花馬上說:「你怎麼不去車裡睡?讓我到上面睡?」

我說:「不啊,我想,我比較喜歡在上面,你在下面。」

朱麗花和我頂嘴:「你在下面,我在上面1

我變著聲調說:「你喜歡在上面的啊?和你相處那麼久還看不出來,你那麼有侵略性啊1

朱麗花聽出了我畫外之音,紅了臉:「流氓1

前台小姐笑了笑說:「先生小姐,那我就給你們開了這個房了。」

我說:「開吧。」

開好了房,我拿著房卡走進了電梯,朱麗花也進了電梯。

電梯外,前台小姐對我笑笑,那是勉勵我成功的笑,她被我騙了。

不過,我今晚也不會辜負她對我的勉勵的!

上了房間后,朱麗花進去,直接上衛生間。

剛才的確喝了不少酒。

她上衛生間后,出來看著一張單人床,說:「怎麼只有一張床?」

我說:「單人房單人床,就這樣子啊,周末啊今天,能有房給我們就不錯了!你還想怎麼樣啊?」

朱麗花看看我,然後看看這張床,床是挺大,但估計她是不願意和我一個床的了。

可是便捷酒店就是這樣,小啊,也沒有一張沙發,能怎麼辦啊,湊合著辦吧。

結果她說:「你,打電話叫服務員多送一床棉被和枕頭過來,你睡地上。」

我罵道:「你有病!老子睡chuang上還差不多1

說完,我進去洗澡,洗澡了,我就光著上身,穿著外褲,先跑進了被窩。

朱麗花鬱悶的看著我。

然後她給前台打電話,叫前台送枕頭和被子來,一會兒后,服務員阿姨送來了枕頭和棉被。

接著,她去洗澡,洗澡后,還是穿得嚴嚴實實的出來了,只是發梢有點濕。

然後她推推我:「過去一點!別越線了1

我挪過來了一點,

她鋪好了棉被枕頭,然後鑽進去。

我隨即關了燈。

很靜,身處高樓,半夜,窗帘沒拉,外面城市的亮光透進來。

我聽著朱麗花的呼吸聲音,她應該沒睡著,她睡覺,真是的軍人的標準睡姿。

我說:「花姐啊,你等下不要打呼埃我睡不著的埃」

朱麗花說,「誰會打呼1

我說:「難說啊,萬一你打呼,我睡不著,那怎麼辦。」

朱麗花說:「睡吧,別廢話。」

我問她:「你幹嘛整天對我兇巴巴的,我欠了你錢了?」

朱麗花說:「我對你這種流氓惡棍實在是態度好不起來。」

我問她:「你說說,我怎麼流氓惡棍了。」

朱麗花說:「你坑犯人的錢,你和她們狼狽為奸,你是不是惡棍?你到處留情,和女犯人說不清的關係,還和很多管教獄警糾纏不休,甚至是你的領導。」

我說:「我領導?你說清楚一點1

朱麗花說:「有一次我看到你和你們監區指導員,在你們辦公室,那算嗎?」

我記得起來了,那次真的是朱麗花在外面。

我說:「她說她累了,讓我幫忙按摩一下。」

朱麗花說道:「你在哄三歲小孩呢?」

我說:「行行行,關於這些,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反正幫她按摩兩下,我出來外面那天還見你在樓下跑走的身影。你一定誤會我了。」

朱麗花說:「誤會?」

我說:「是的,一定全是誤會。你還說我和什麼女犯留情,你一定聽來的吧,你見過嗎?」

朱麗花不說話。

我又問:「既然你聽來的,你沒見過,那就不太是真的了。所謂的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你懂不懂。然後,你說我和管教獄警糾纏不休,你說說看,誰1

她突然說:「謝丹陽1

我靠她怎麼知道我和謝丹陽有染?

我馬上問:「你胡扯!你有證據1

她說:「我經常在門口見你上了謝丹陽的車出去,今天,你還借了她的車,我聞了我知道,平時你身上有些女人香,就有謝丹陽的香水味。」

這傢伙,嗅覺不輸於柳智慧埃

不過也不是,本身呢,謝丹陽的香水味,就挺重,我如果抱了她或者什麼的,第二天去上班,身上難免有謝丹陽的香水味,而朱麗花和我經常是近身搏擊,她聞到這味道,很正常埃

可是柳智慧就不同,聞著香水味都能判斷用香水的那個人的身份和性格,柳智慧厲害多了。

我嘿嘿的笑著,說:「哦,原來你今天對我那麼凶,是吃我的醋埃」

朱麗花說:「睡覺,少胡扯1

我伸手過去摸她的頭髮,很順啊:「花姐,吃醋就吃醋,這種東西,不用掩飾,掩飾不來的。」

她拍開我的手,挺痛的。

這傢伙,是軟硬不吃啊,我記得那時候在訓練的時候,我就差一點,生米就要煮成熟飯了,褲子都要脫了,可就讓她跑了。

我一直都不甘心。

我終於明白,對於朱麗花這種人,光是吸引她還不夠,還要用強的,我真佩服我自己的勇氣。

儘管我知道我面對的是什麼樣的對手,可能做出的是一個非常錯誤的決定,但是我還是義無反顧的用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