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00章 我曾想過要嫁給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0章 我曾想過要嫁給你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突然間,她又問:「你以前在我在醫院養傷照顧我的時候,說請我喝啤酒的。」

我這才抬起頭看她,她臉上恢復笑容,看著我。

什麼時候還想著喝啤酒?

我說:「現在還沒有帶來,我下次帶來吧啤酒。然後你下次出來,就喝了。可是你的身體這樣子,怎麼喝?」

薛明媚說:「反正又不會要,喝了又能怎麼樣呢?」

我在腦子裡胡思亂想著,我曾經想著,等我在這個城市,置辦了房產,買了代步車,把父母接來,然後應該到了三十歲左右,到時候,選一個最合適我的女人,生兒育女,一家人把孩子帶大,最好一男一女,再也不讓父母和孩子受苦,不讓父母種地種田面朝黃土背朝天,再也不讓孩子過如同我小時過的那苦日子。

薛明媚突然問:「你想什麼?」

我沒從幻想的夢境中醒來:「孩子是男是女?」

薛明媚問我:「才兩個月,我怎麼知道男女呢?」

我說:「其實,剛才我想著,如果在這個城市,我有了車子,有了房子,那樣子的話,我們結婚,生了下來,一家人其樂融融多好。」

薛明媚嘴角揚起,笑了,問我:「怎麼又突然想娶我?」

我說:「我覺得我們在一起,以後生活會很幸福吧?」

薛明媚說:「只要你不到處找女人,會很幸福。」

說完她自己看著窗外,然後幽幽地說:「只可惜,這一切都不可能。」

我說:「總有一天,你會出去的。別這麼說不可能。」

薛明媚說道:「你別傻了,就算我出去,我也不能過那樣的安穩生活。」

我馬上問:「什麼意思?你不喜歡過這樣的安穩生活,那你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

薛明媚側頭過來,看看我,笑了笑,說:「沒什麼。對了你找我什麼事?」

我說:「我這個事並沒什麼要緊了,現在最主要的事,是你肚子的事情。我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薛明媚說:「你想娶我,這就夠了。我懂了,就算是騙我的,還是假的,我都滿足了。其實,我沒有懷孕,我是騙你的。」

我傻了一下。

然後問道:「你說什麼?你騙我?」

薛明媚笑著:「傻,我是逗你玩,看你會怎麼樣1

我一拍桌子:「薛明媚你這樣子好玩嗎1

我是真的生氣了。

薛明媚笑得前俯後仰。

我走上去,伸出手,真想拍她一巴掌。

薛明媚伸出了臉蛋,說:「打呀。」

我真想一巴掌扇她臉蛋上,可是看著她脖子上的傷痕,我收回了手,「你這樣做,有什麼意思?」

薛明媚說:「我就覺得很有意思。你說,你找我有什麼事?沒事我就回去了。」

我嘆一口氣,說:「你演得實在太像了,我都被你騙了。」

薛明媚說道:「不是我演得像,是你太愚蠢,你為什麼不用腦子想一想,我跟你發生關係,是在我進醫院之前,那都是多久之前了?兩個月前,我有和你過嗎?」

我這才突然想到,對啊,的確是沒有埃

薛明媚說:「所以我說你不適合在這裡呆著,你走吧,你會被人害死。遲早。」

薛明媚再次警告我。

這都老話重提了。

雖然我生她剛才的氣,可是知道她是騙我,拿我開玩笑的,並不存

在懷孕一事,我的心放下了。

我坐回來,又點了一支煙,我問她還要不要煙:「既然沒有懷孕,抽吧抽吧抽死去。」

薛明媚說:「我還不想死。也勸你少抽點煙。你答應我的啤酒,什麼時候能兌現?」

我說:「下次。」

薛明媚說道:「上回你也說下次。」

我說:「你這個事情,我得先解決,我查到了一些問題。你和521,鬧架群毆,並不是因為你恨她,討厭她,而是你想找茬,因為有人逼著你找碴,對嗎?」

薛明媚的眼睛快速往下看了一下,然後舉起來,貌似堅定的說:「沒有。」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說謊。

如果柳智慧在,她一定看得出來薛明媚是不是說謊。

我說:「為什麼你不願意和我合作?是覺得我力量太弱,遲早被人給幹掉,是嗎?還是覺得我太愚蠢了。薛明媚,你和我合作,這樣子我們雙贏,你不和我合作,我被弄走了,你覺得你這樣的,被人當作利用的工具后,就像是一條獵犬,兔死狗烹,懂嗎?你的下場,最終下場,很可能就像是前面你所看到的被她們所利用過的那些所謂的監區頭頭大姐大。」

薛明媚說:「我沒有選擇。」

我說:「你到底有什麼苦楚?你和我說,可以嗎?」

薛明媚說:「沒有。」

看來我是無法撬開她的嘴了。

算了,我說:「行了那你回去吧。希望你有一天不要後悔。」

薛明媚笑笑,轉身走了。

我隨即傳了冰冰來。

521態度比較恭謹,過來就敲門,問能不能進來。

沈月押送她過來的。

我說請進,她才進來了,我不讓她坐下,她也不坐下,十足的恭謹謙遜。

我輕輕問道:「521,老實說,是不是有人逼迫過你做過什麼事情?」

她說道:「沒有。」

我問:「真的沒有?」

怎麼這傢伙跟薛明媚一樣的,我懷疑是肯定有人威脅逼迫過她做過什麼事,可是她也不說。

到底怎麼回事。

要不,真的把她調走算了,調到別的監區。

我說:「521,我想和你談談一個事情,你看看如何?」

她微微抬起頭,說:「你說。」

我說:「離開b監區,到a監區去,我找一個更好的地方,更好的監室,讓你去那裡,做監室長,甚至,提高你個人的伙食待遇,減少你的勞教任務。但是首先你答應我不要讓你的姐妹們為此而和薛明媚她們鬧事,可以嗎?」

她只回答了我一個字:「不。」

堅決簡短。

我靠我給你那麼好的待遇,到時候我為此還要申請這個那個的,讓你伙食待遇更好,讓你勞教任務更少,結果你說不!

為什麼說不!

我問:「為什麼?」

冰冰說話向來簡短:「不為什麼。」

靠。

真要氣死我嗎。

她肯定是有原因,可是她就是不說,到底想怎麼樣。

我說:「拜託了521,你們要是在監區里鬧起來,到時候背黑鍋的是我,被開除的,會是我!放了你自己,也是放了我一條生路。」

冰冰說:「我不會答應。如果非要讓我走,那麼我告訴你,她們肯定會鬧事。」

冰冰所說的她們,就是她

的姐妹們了,多多少少上百人。

鬧事起來,天吶,我要完蛋。

我撓著頭,真是棘手。

這傢伙,幹嘛不走埃

我耐心的想要說服她:「521,我給你說,你一直以來表現都非常的好,可是呢,你現在為了這麼一些破事,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然後為了互相和薛明媚鬥氣,結果打群架了,然後你們呢,不僅要被處罰禁閉關小號,還要扣分不能減刑,甚至嚴重了還要送法院。你何必呢?」

冰冰斬釘截鐵:「你什麼都不要說了,我不會走的。」

至於嗎你們兩個,為了斗一口氣。

我問:「你們是不是一定要鬥氣?」

冰冰說:「隨你怎麼說。」

我說:「那我調走薛明媚?」

她說:「反正我不會走。」

我嘆氣,說:「這由不得你,如果我們強行要把你們送出b監區,那你能如何。」

她說:「剛才我已經說了,現在我重複第二遍,我走了她們一定會鬧事。」

就一個字,我只說一次。

我揮揮手,示意她走了。

既然她不走,那我只能弄走薛明媚。

可是弄走薛明媚,也是會有別的人來對付冰冰埃

天吶,為什麼那麼煩埃

不行,我得找一找賀蘭婷才行。

下午,我去監區巡視了一圈,發現,勞動改造的在改造,無非做一些針織啊,手工啊,之類的一些簡單的活兒。

而另外一些不幹活的,就在監室里聊天八卦。

有的看到我,眼睛還是冒著狼一樣的目光,而讓我最感到惋惜的是,她們之中,有的人一進來就是十幾二十年,b監區,很多人都是這樣長的刑期,然後,這十幾年二十年,她們每天就這麼無所事事,有活就干,沒活就閑著消磨時間,然後等到出獄,家裡如果條件好一點,有點背景的還好說,可是很多人,出去后,家人大多都不太願意理她們,所以,出去了之後,她們更多的只能靠自力更生,但是,本身是勞改犯,然後又沒有一技之長,出去后,她們很多人,只能去干諸如洗碗掃地之類的工作,更多的連這個都找不到,接著只能惡性循環,該搶劫的,該騙的,該賭的,例如鄭霞,該賣的,還是重走老路。

接著再被抓,然後一輩子一生都在這麼循環著過了。

我覺得,在她們服刑的這漫長的時間段里,完全可以自學一些東西,重新回歸我i腌面后,有一技之長,既能養家糊口,自力更生,也能為人間回報一點貢獻。

可我看到有這樣的覺悟的人,少之又少,其實也不是說有沒有這樣的覺悟,而是說,她們沒有這樣的條件,沒有人給她們送書,而且大多隨波逐流。

我想,我是不是應該,成立一些培訓班之類的,教授她們所想要學習的東西,例如計算機,英語,會計,然後可以安排考證,將來出去了好重新更快的融入的社會當中,不會被世界所拋棄。

我覺得,這一切,我都可以和賀蘭婷談談。

我不是什麼救世主,只是看著她們這樣,我覺得,與其那麼多的時間來浪費消磨,還不如學點東西,為了她們自己,也是為了他人。

如果鄭霞有一技之長,能掙到一個月三四千,那麼,她繼續涉賭的幾率,就會小很多。

我不是說每個人都會這麼想,但至少,如果一個人有了穩定的工作,過得了基本的生活,那麼,他寧願豁出去犯罪的概率就會小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