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01章 這個有個性的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1章 這個有個性的女人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下午,我出去了。

我去研究一下,康雪到底有沒有說了什麼,看監控。

她到底對b監區做了什麼,b監區這兩撥人打群架,說和她沒關係,打死我都不會相信。

可是,監控裡面,就根本沒人埃

對了,我差點忘了,自從出現了那個電工,而且夏拉被綁架后,康雪和夏拉就惶惶不可終日,現在電工無影無蹤。

兩表姐妹都害怕哪天電工突然出來,劫持了她們,她們乾脆家都不回了。

這電工,出現還是壞了我一些事。

我給賀蘭婷打了一個電話,約她見個面聊聊。

她說:「康龍羽毛球館b區六號球常」

說完她就掛了。

搞得我們神神秘秘,真像特工一樣。

我趕了過去。

到了康龍羽毛球會所,然後找到b區,六號球常

賀蘭婷穿著羽毛球裝,和她的一個朋友打著羽毛球。

沒想到,賀蘭婷也可以那麼青春肆意。

她的朋友也很漂亮,我隨處看了一下,這裡裝修很豪華,看樣子消費一定很高。

真會享受生活。

賀蘭婷打了幾局后,口渴了,來到我身邊,拿起水杯喝水。

我看著她,汗津津的,更是迷人。

她瞪了我一眼:「看什麼1

我說:「看你咯。不行嗎?」

她說:「你那眼睛,色迷迷的做什麼?」

我說:「想做你咯,還能做什麼。」

她一個球拍就打過來。

我一擋住:「我不遠萬里跑來找你商量大事,你動不動就又打又罵,飯都不請吃一頓,這樣子,還怎麼帶人?至少給一百塊吃個肯德基快餐和報銷路費吧1

賀蘭婷問我:「要你教我嗎?」

我說:「你把我叫過來,把我打了,連一百塊都不給我,這種人好噁心的,好壞的1

賀蘭婷露出十分難以形容的神情,然後伸出手給我看雞皮疙瘩,接著一個球拍砸在我頭上:「以後不要在我面前那麼噁心的樣子說話1

「是!表姐1

她還是帶著我去吃飯了。

就在羽毛球會所的餐廳里,我點了一份牛排,一份沙拉,一份雞排,一份義大利面。

然後想想還不夠過癮,我再點了一瓶紅酒,三百多的,又點了一份泰式的冬陰功湯。

為什麼點了冬陰功湯,因為服務員一直在推銷,而且挺貴的,聽起來很好吃的樣子。

冬蔭功湯是一道泰國名湯,典型的泰國菜,是世界十大名湯之一,在泰語中,「冬蔭」指酸辣,「功」即是蝦,合起來就是酸辣蝦湯了。冬蔭功湯是將輔料放入桶煲至出味,而後放入大頭蝦、魚露、草菇、花奶、椰汁等一起燉煮,酸味鮮美開胃。這湯以色澤全紅,湯味馥郁可口,辣度十足的為佳。

反正聽起來就很有味口。

賀蘭婷問我道:「點了那麼多,今天看起來胃口不錯。不過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我讓服務員趕緊上菜服務員下去,我問賀蘭婷:「我想什麼?我餓了,行了嗎?」

賀蘭婷說:「你呢,是覺得我會請客,之前請我吃了那麼多,心理失衡,今天想找點平衡,也想坑我一次。不過你失策了,我沒帶卡,現金只有一百多。給你一百還是給得了的。

我大吃一驚:「服務員!不要冬陰功湯,也不要雞排和紅酒1

我跑過去,服務員微笑著深情的說:「不好意思先生,我們餐廳下單了就馬上做了。」

這句話的意思就是退不了了。

我拉長著臉,回來坐下,說:「我不相信,把你錢包拿出來。」

她把她的卡包給我看,裡面有駕駛證行駛zheng身份證,還有一百多塊錢。

真的是一百多。

她說:「我說請你吃飯,沒說請你吃那麼多。我點的這份水果沙拉,也才三十多。」

我看著,說:「你吃那個會飽了,你要減肥,我不是。」

賀蘭婷說:「是嗎?你敢說你不是想宰我?」

我點點頭說:「是。所以我現在感到十分鬱悶。」

等餐點上來,賀蘭婷吃完了她的沙拉,她只吃那一點,難怪身材皮膚那麼好。

我不管她,吃了起來。

她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喝了一口,說:「味道很差。」

我說:「當然比不了你家那成千上萬的紅酒。」

賀蘭婷看了看時間,問我:「有什麼事,就快點說,我沒工夫和你浪費時間。」

我跟她彙報了一下監區里遇到的情況,問她怎麼解決處理。

冬陰功湯在我的期待中,隆重登場了。

我趕緊舀了一大碗,然後端起碗不顧發燙就喝。

結果,一口沒咽下去就吐了回來。

他媽的這是什麼味道!

酸?辣?奇奇怪怪。

一看湯裡面,感覺什麼東西都有。

我擦了擦嘴,苦著臉:「這都什麼怪異味道。」

賀蘭婷的手搭在紅酒杯子上,白皙柔嫩,相對起來,她的臉,雖然美但是英氣逼人,凶起來真是威嚴十足,她說道:「這背後,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我一直也想調查,康雪監區長她們這麼做到底是想幹什麼。可我不敢去查不能去查。你知道我為什麼很少在監獄里現身?」

我問:「為什麼?」

賀蘭婷說:「我是突然調去的監獄,她們都覺得我去,是為了調查什麼,為了整頓什麼,為什麼肅清什麼,為了休整什麼。都很防著我,我的一舉一動,我和誰接觸,她們都在小心翼翼的查,我來到這裡的真正目的。我找你,是因為你的目標不會太大,而且你很圓滑聰明,這一切的背後,我希望你能替我去解開這個謎團。」

我說:「說是這麼說,可是我感覺是老虎吃刺蝟,無從下嘴,每次調查到什麼,都斷了這線索。你讓我查什麼?現在,又要僵著了。我能有什麼辦法呢?」

賀蘭婷說:「這背後牽扯到的,是一個很龐大的犯罪利益集團,你不可能一下子就能讓你輕鬆找到證據,整死她們。」

我喝了一口紅酒,然後叫服務員拿瓶紅茶來兌,實在太苦澀,咽不下去。

等她拿來后我罵道:「你介紹的什麼冬陰功湯啥玩意,真有人點這個嗎?」

服務員說:「先生,是這樣子的,冬陰功湯是泰國的一道名菜,口味呢,偏向怪異,也許有一些食客並不欣賞這個濰這道菜,的確是名菜。」

我說:「扯的全是廢話。我不喜歡聽。反正我覺得很難吃,不值,不值得1

賀蘭婷一腳踢過來,罵我道:「你把氣撒給誰呢?撒給服務員?你什麼素質?

什麼教養1

我看著賀蘭婷,閉了嘴。

賀蘭婷從卡包里拿出那她全部身家的一百多塊的那張一百,給了服務員當小費:「不好意思。」

服務員推辭,賀蘭婷還是給了她。

我說:「難吃我投訴一下,也不行?」

賀蘭婷說道:「投訴,你可以找她的老闆投訴,可以寫著投訴,你罵她,有用嗎?」

我說:「這不算罵了,我這不過是激烈溝通嘛。」

賀蘭婷說:「以後在我面前你敢這樣,有你好受。這是第一次,算警告,有下次。你等著。」

我白了她一眼:「你能拿我怎麼樣?」

賀蘭婷說:「不怎麼樣,我記得上次你把我騙了,說去買水,結果跑了,讓我在那裡等你。行,你有種,還好,我是副監獄長,我可以,通過我的關係,降你的職,也可以降你的薪水。你這麼對我,我很生氣,可念在你第一次敢這麼對我,我只降你百分之三十的薪水就好。」

我說:「你說真的假的,你有這個權利嗎?再說了,我們的薪水都是管理局那邊制定的,你亂變動薪水,勞動部門和監獄上面的部門會同意嗎。」

賀蘭婷說:「監獄的心理輔導師本就是可有可無,自己設的,想沒有都可以,何況是改動薪水?」

我道:「表姐你不能這麼對我!我為你鞍前馬後做牛做馬,上刀山下火海,你現在要降薪水我!我不同意1

賀蘭婷說:「賞罰分明,你有功勞的時候,我全都獎勵你,你有過,我不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我說:「表姐,開開恩吧,我那時候是沒了理智,你不要這樣子嘛,大家凡事好商量嘛表姐弟一常」

賀蘭婷微閉眼睛,然後睜開,睫毛長長的,閃動兩下,說:「這事就這麼定了,如果還有kang議,再降百分之二十。」

我閉了嘴。

心裡像是梗了一塊石頭,好不舒服。

賀蘭婷說:「放心吧,監區裡面她們這些事,就算輪到你來背黑鍋,我也幫你化得了。如果實在無法調解,讓她們鬧吧,我倒是想看看,煽動的這幾個人,有多大的能量,目的又是什麼。你好好查。」

既然不用我來背黑鍋,那就太好了。

我說:「你可答應我的,可別到時候翻臉不是人啊1

賀蘭婷說:「你可以不相信。」

我相信她會罩著我。

我提了個建議:「表姐,那些女犯,每天除了勞動,無所事事,是不是利用一些空閑的時間,讓她們學點什麼技能,以後出去了,也好適應儘快的融入外面的生活埃」

賀蘭婷說:「你憂國憂民嗎。這樣的事情,不是你所考慮的事。」

我說:「我知道,我就是向你提個建議。沒其他想法,我也覺得這樣子培訓,大規模的培訓,對她們以後都好。反正閑著也是閑著,看她們自己的愛好吧,學習了,考了那麼一些證書,出去對她們有用。」

賀蘭婷說:「我記得以前有過這樣的培訓。」

我說:「呵呵,不過是形式而已,真正落實不下來。你知道,因為有些人,只吃飯不幹活,上面批下來的經費,下面層層剝削,所謂的培訓課培訓費,書本費,在哪裡?我想你知道的。」

賀蘭婷說:「今天到此結束。」

說完她就拿了卡包和車鑰匙走人。

真是個個性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