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02章 想要氣死我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2章 想要氣死我嗎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賀蘭婷走後。

我一個人坐在那裡,慢慢吃,慢慢用,吃完喝足后,結賬。

六百多塊錢。

心裡隱隱作痛。

第二天,賀蘭婷就真的落實了她對我的懲罰計劃:降薪百分之三十。

真夠狠的。

看來,我以後要惹她,還是要用委婉一點不那麼直接的方法才行,她可是掌握著我的各項賞罰大權。

第三天,突然有通知說各個監區照以前的培訓計劃,要徹底落實培訓課。

以前培訓需要的書和培訓經費,上面已經撥款下來,可是在開始前兩天轟轟烈烈的搞了像模像樣的培訓兩天後,就沒了蹤影。

說好的培訓課沒有,從各個監區的會會計的計算機的外語的等各項技能女犯和管家們挑出來的,也沒有了下文,最最誇張的是,說好的犯人們繳費了參加報名各項培訓考試,就發書上課,結果犯人們交了錢,錢都不知道去了哪裡,更別說什麼書本了。

可是這一次,上面有同志,必須落實。

這下可忙壞了各個監區的領導們。

其實,就是這幫人,吞了那些錢,現在可好,在上面強力的加壓下,當天馬上各個監區出去把該買的書本買回來。

然後,監區領導下令,讓我們這些小領導層們,挑選各個項目的培訓老師。

有的女犯,例如丁靈,本身進來之前就是會計師,考了證的。

還有的,計算機的,甚至有女工程師的。

真是各行各業,基本都有。

我們當天就去監區挑選各行的培訓老師,犯人們都踴躍參加,原因是,可以加分。

分數就是她們的命。

分數可以優先很多東西,分數可以減刑。

賀蘭婷這傢伙,口口聲聲說那些教不教育女犯人,培不培訓的管她什麼事,可她自己又暗中監督著快點落實這個事。

其實她也是個好人,就是脾氣不太好罷了。

在第三天,準備的培訓課課本都到了,之前交了錢現在才領到書的女犯,雖然來得慢了些,但她們還是非常的高興。

然後就是去發書,然後她們就去上培訓課。

發書的時候,我去了。

先是路過冰冰她們的監室,監室很乾凈衛生,而且冰冰真正的大姐大,在她的領導下,她們監室各項紀律指標都很好。

排隊報名拿書的時候,大家都井然有序。

冰冰是最後一個來拿的,她是現場報名,報了英語。

後面還去了薛明媚她們監室。

薛明媚。

她躺在角落的那張床shang,看都不看我們一眼。

這真的是要自暴自棄的前奏嗎?

這傢伙,難道就這麼放棄自己嗎?

以前我對她的心理輔導的努力,就這麼白費了嗎。

那也一定是康雪逼得她這樣子。

而且,除了丁靈,來報名做培訓課的老師,主動交錢拿書本之外,這個監室的女犯在薛明媚的帶頭作用下,對培訓課的興趣並不高。

只有丁靈和一個女囚,丁靈報了會計的老師,還有報了一門計算機基礎培訓。

而另外一個女囚學電器維修培訓。

我看著這群無精打採的女囚,她們用無精打采毫無興緻死氣沉沉的目光看著我們。

我說道:「你們監室是故意的嗎?」

平時管教,獄警到了一個監室,就要好好的下床排隊列,接受檢查,哪怕不是接受檢查,也必須下來。

可是,她們坐的坐躺的躺,完全不把我們放在眼裡。

徐男大聲吹了一聲哨子:「想挨打的,繼續睡1

一群女囚急忙爬下來,然後站直,薛明媚也慢悠悠的下來,站好了。

我走進去,問她們道:「你們還能出去嗎?能吧,你們這裡,最長的刑期,有十幾年的,最短的,也有三四年還能出去的。想早點出去,你們就好好上課培訓,有分加,爭取減刑,早日出去,這多麼好。」

有一個女囚喊道:「報告!我們覺得培訓課的培訓費和書本費太高了1

我拉著徐男出來,在耳邊問道:「培訓課和培訓書本價格是多少。」

徐男說:「一節課一百,培訓老師只能有分加,沒有錢,錢都是監區長指導員讓收的。培訓書本是按照書本的三倍價格來收。然後參加考試,一次是兩百到五百不等。」

我靠,我算了一下,這麼算下來,例如一個計算機基礎,買書報名上了培訓課,到拿證,多多少少也要花四五千。這還不算報名考證費在內。而這筆錢,是監獄拿了,也就是監區長指導員她們又從中作梗,撈了一筆錢。

太黑了。

太狠了。

真是無孔不入。

難怪她們一群人都無精打採的。

我不知道自己提的這個建議,是坑了她們還是為她們好,而監獄這麼干,還讓女犯們怎麼有學習的興緻。

不行,我要和賀蘭婷提一下這個事。

我說:「那麼剛才那個521的監室,為什麼踴躍參加?」

徐男說:「521監室,窮的女犯出不起錢的,521自己掏錢,來給她們補上。讓她們參加培訓。」

我說:「我明白了。

怪不得521如此得到人心,怪不得521的監室那麼積極,怪不得521身邊的人都聽她的。

也就是除了521監室,其他監室,都如同薛明媚的監室一樣,興緻不高。

傍晚出去后,繞著去了小鎮,我馬上給賀蘭婷打了電話,告知她監獄里有人趁著培訓大發橫財的這個事情。

我預測,照這麼發展下去,是不是也要如同訂製監獄報一樣,逼迫訂製,逼迫學習上培訓課?

她連回答都不回答,就掛了電話。

但願她會放在心上。

我看了看視頻,依舊沒有回家,康雪兩姐妹。

躺在了床shang,玩著手機,手機里有未接電話,沒有安百井,沒有王達,這兩個傢伙最近是不是都忙瘋了。

然後,有的是陌生的未接電話,還有信息。

我看了一下。

有空嗎?泡泡。

是泡泡找我埃

還是昨晚發的信息。

我給她回了信息:泡泡,找我什麼事。

是不是又是夏拉讓泡泡來告訴我,夏拉和哪個男的多親熱多恩愛,想氣我啊?

泡泡回信息:你終於回信息了,你有空嗎。出來聊聊?

我回信息:好埃

她又回:你不會帶上你女朋友吧?

不讓我帶女朋友?這chi裸裸的約我出去幹壞事的信號埃

我回信息:我會帶上我自己。

我兩約好了在華信廣場的秋意茶屋見面

華信廣場在位於我兩所在的地點偏於中間的一個廣常

到了那裡,泡泡已經在等我了。

此行泡泡約我的目的,我在車上揣測過了,估計是兩個目的,第一個,來幫夏拉。第二個,她自己想約我。

我是不是應該去買一盒套啊,賓館的不好用埃

泡泡打扮得很清純青春,一雙粉色的耐克運動鞋,長長的牛仔包裹著長長的腿,一件白色的t恤。

頭髮自然的垂下,看到我,她青春至極的對我笑了一下。

我的心頓時融化,對於大美女的笑容,我無法有免疫力。

我坐在了她面前:「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泡泡對我又笑了一下:「沒關係我也剛來。」

坐下后,泡泡把菜單推給我:「我點了一杯綠茶,你要喝什麼。」

風從窗外吹來,她的頭髮輕輕飛起,我看看她,也笑了一下。

愛情的美好情緒在我們之間蔓延。

我點了一杯紅茶。

服務員問要不要加糖,我說你拿過來我自己加。

兩人隨意聊了聊天氣,一會兒后服務員上了茶,我加了糖,泡泡也加了糖,然後攪動了幾下,說:「你知道我找你出來,什麼事嗎?」

我說:「是什麼?要追我嗎?」

泡泡笑了一下,優雅得很,說:「我可能,快要結婚了。」

我的笑容僵硬住,所謂的愛情的美好情緒蔓延,原來只是老子單方面的自以為是而已。

我靠你結婚你找我出來幹什麼!

這比夏拉給我發她和一個男的曖昧照片的性質還惡劣,還更他媽的讓我不爽。

我說:「你結婚你叫我來幹什麼,做伴郎嗎?」

泡泡說:「我只是想找你聊一聊。」

我這時才發覺自己有點情緒嚴重,她又不是我女朋友,她和誰結婚我管得著嗎,再說了當時有機會動她,是我自己搞這個搞那個都去忙了,哪有時間去理她,現在她要結婚,我們之間作為朋友,我不去祝福,還這麼氣憤,我也太小心眼了。

泡泡和夏拉給我的感覺不同,泡泡,她是說我像她前男友,她對我欣賞,她可以和我做朋友,她不會害我。

夏拉就可惡了,以間諜的身份靠近我,想要整死我,我折騰她,動她,也是因為一份報復的心態。

我說:「好吧,我先祝福你,你想聊什麼。」

泡泡說:「我只是說可能會結婚,沒有定。我遇到的這個男人,對我很好。」

我說:「是吧,那就好埃」

泡泡問我說:「我想和你聊聊我前男友,你願意聽嗎?其實你的輪廓是像他一點,但更像的是,你對我的那種感覺,就像他給我的那種感覺,是差不多的。女人談戀愛,大多都是喜歡男人給予的感覺。」

我說:「聊吧,看在你約我喝茶的份上,不過要另外收費,我們都熟人,一個小時兩塊就好。」

泡泡笑了笑說:「我給你一小時兩塊五。」

我說:「好,現在看時間。」

泡泡嘆了一下說:「我前男友,我和她剛認識的時候,跟你一樣貧。」

我盯著泡泡,她這時眼神中滿滿的幸福溫柔,樣子女人味十足,其實,如果我之前好好欣賞好好研究,姑且泡了泡泡也不一定,興許這個看起來女人味道十足的美女,可以做一個上得廳堂進得廚房相夫教子的賢妻良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