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05章 各種手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5章 各種手段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再撥打了賀蘭婷電話一次,還是通話中。

我坐回到王達身旁,問:「現在怎麼辦?」

王達說:「聯繫不上你那個點你chu台的什麼姐嗎?」

我說:「正在通話中,等一下吧。你沒事吧?」

王達說:「讓這群日狗的踢了幾腳,沒事。他們還想要我賠錢,我賠個屁錢我賠。」

一群保安圍著我們,看樣子是散不了了。

我說:「那現在鬧僵也不是個解決辦法,得想個辦法送貨先吧。」

王達說:「送貨?我還能一家一家超市便利店的去買清江啤酒,湊夠瞭然後送去?時間都不夠了。沒想到那麼大一個廠,說沒貨就沒貨,也不提前通知。」

我說:「這太無語了吧。」

王達點了一根煙,說:「說是前幾天水被污染了,停工了幾天,就這樣子。不過我知道他們倉庫還有一些貨,又說已經是別人下了單,這兩天就來要,還有那麼多先給我們兩車都不行。」

我說:「看樣子,不是人家不給,是你打了開票員才這樣吧。」

王達氣道:「他是欠揍1

說著,王達遞給我煙:「不好意思,氣過頭了沒給你煙。」

我接了一根煙:「咱兄弟之間,不說這個。」

我坐在了王達身旁,他問我道:「最近都忙什麼去了?沒空找過你大哥我了?」

我說:「能忙什麼,忙工作唄。」

王達說道:「你就騙吧你,你能忙工作?你忙女人還差不多。不過如果我是你,我都直接一次性的。用過就扔了。」

我說:「,好些天不見,能不能先不聊這個。而且,能不能把這個破事解決了,再聊這個?」

王達說:「你解決,你解決了哥哥我今晚請你去找女人。喝花酒。我也想解決,我解決得了還找你么?」

按照他們這群保安的意思是,在他們廠里,打了人,要賠禮道歉,而且,打人造成的那個開票員的受傷,醫療費要我們出,再者,那個開票員已經醒過來,要王達賠償精神損失費三萬塊,否則,就不放我們走,至少把那輛麵包車扣下不給走。如果想鬧事,就報警。「

無論怎麼說,我們打人了,理虧的是我們,可是那個開票員既然去了醫院醒來,全身檢查了沒有事,那何必還要訛我們這三萬。王達一口回絕。

既是如此,那麼,他們就照樣扣車不給走了。

打,是打不過,講理,也是理虧。

那怎麼辦?

我還是照樣給賀蘭婷打了電話。

這一次打通了。

我走出人群外,跟我彙報這個事。

她還是像以往一樣,不說話,掛了電話。

我都還沒問她到底在這個啤酒廠做得不得主。

她就掛了電話。

接著,保安隊長接到了一個電話,然後急忙向我們道歉說對不起。

這情節,比電影劇本還驚天大逆轉,保安隊長帶著一大群保安給我們,給王達道歉。

之後,他們的什麼副總還是誰出現了,讓保安隊長道歉后,讓他們各自回到自己崗位。

接著這位副總親自給我們道歉,然後奉

上給王達一個八百塊錢的紅包,說是自己沒盡到責任,沒有管好開票員,讓開票員收禮優先開單,這樣子是不對的。而且,開票員的醫療費,工廠自己出,但是這個開票員,要被開除。

而關於貨,副總馬上調集人手過來給我們裝貨,把別人後兩天要的存貨先發給我們。

然後再安排車子和人手幫我們送了貨,這樣一來,萬事ok。

待到裝了啤酒出去后,王達還是不敢相信,一直到出了廠,王達才說:「你小子認識的那個女的,到底在這裡是做什麼的啊?」

我說:「我也不知道,她也不說,她甚至從來沒提起過。你知道的,我就是在這裡見過她,誰知道她在這裡那麼厲害。」

王達說:「這個女的一定很有錢,在這裡的位置一定也很高。行啊你!把她弄到手,一輩子衣食無憂,別墅豪車,美女豪宅,要什麼有什麼了1

我說:「住嘴。多抽煙,少說話。」

我塞了一根煙到他嘴裡給開車的他。

貨都送到了客戶那邊,我兩安心了。

王達高興的說:「走,今晚請你喝花酒去1

我問:「又是雲天閣?」

王達說:「雲天閣現在沒能去,那邊現在在掃著,有點危險,我們去開個包廂,叫幾個美女出來玩玩。」

好久也沒和王達出來喝酒了,我就隨他了。

他帶著我和他的手下,就在我們送貨的新城ktv直接開了包廂。

一個中等包廂。

然後,他不知出去給誰打電話。

我給賀蘭婷發了一條信息:謝謝。

她沒有回。

以她的個性,的確是不太可能回。

王達打完電話后,回來高興的說:「今晚我叫三個女的,給你挑,你喜歡挑誰,就挑誰。」

我說:「是不是你那個給你帶來你前女友感覺的雲天閣那個呀。」

王達說:「聰明。」

我說:「是不是她帶著雲天閣的姑娘來chu台。讓我挑?」

王達說:「真聰明。」

我說:「靠。」

王達說:「別這樣子嘛,那些女的很漂亮,沒什麼不好。只不過花一點錢而已,沒事,今天哥高興,哥請客。」

我說:「出來賣的,和良家的,還是真的感覺不同的。」

王達舉起杯子說道:「上的時候感覺都一樣,不過談戀愛就沒有那種感覺了。不要說那麼多了,趕緊來來來喝酒1

喝了幾杯,兩人聊了一下。

這傢伙生意做得是挺大,還準備擴大倉庫,再租了旁邊的辦公室,然後再請兩三個人,再買部貨車,請一個司機。

問我有沒有興趣一起來干。

我說:「我現在在裡面,穩定的很,我來干這些幹什麼鬼。」

王達說道:「成,這裡面反正有你的股份,你什麼時候被開除了,什麼時候來干埃咱一起創業干大事。」

我說:「有你這麼說話的嗎?盼得我今早被開了吧。」

王達笑呵呵的說:「開玩笑的別那樣。以後我還是要仰仗你幫忙的多的,你看我代理的這個,老闆娘就是你那個點你chu台

的那個姐埃以後通過你,讓她罩著我,例如開票啊什麼的,讓我們優先,最好返利多幾個點,然後賣便宜點,我們的公司,蒸蒸日上。」

我說:「這種事情,我現在不好意思開口埃」

王達坐著靠近我:「所以啊,你要勾她啊,要是和她怎麼了,你想想看,不說整個城市,就讓她把整個新城區這一片區域的代理讓我們公司做,一年,幾百萬上下,三四百萬,不會少1

我說:「你思想怎麼儘是這些玩意?」

王達說:「我怎麼儘是這些玩意?在人情社會,做人情之事,靠著有背景之人才能儘早爬上去。我是個實用主義者,其他虛的我不理。你想想看,你和她怎麼了的話,你也不虧本,她那麼漂亮,然後,以後路就寬了。懂不懂啊你,有條件你都不會利用,你怎麼那麼愚蠢,那麼頑固不化1

我說:「行行行了,少教育我。媽的,你以為那個女的好搞埃」

王達馬上大聲問:「你有搞過?」

我說:「沒,沒有1

王達說:「你小子想搞?那就太好了!哥哥一定無條件的支持你1

正說著,包廂的門開了,四個女的進來,帶頭的就是王達的那個雲天閣談的那女的,代替品。

談代替品他還當真愛了。

可對方是個出來賣的。

正在點歌自己唱歌投入的王達手下吳凱,也不唱歌了,扭頭看著四個女的。

王達忙上去招呼道:「哦來來來,這麼久才來,來坐坐坐。」

王達把兩個看起來最漂亮的推給我:「你們的,陪那個大老闆。」

然後把一個較矮的長得也過得去的推給了吳凱:「吳凱!你的!今晚看你的了1

吳凱笑眯眯的放下麥克風,馬上倒酒。

兩個女的坐在了我身旁,她們給我倒酒,我說不用了我自己來。

她們硬是給我倒酒了。

王達說道:「今晚,我們要高興,開心,不醉不歸1

開始喝了起來。

喝著喝著,我上了衛生間,我手機有人來電話。

夏拉。

泡泡說她都要結婚了,說夏拉也跟了大雷公司的老闆了,這當模特的見得人多,接觸的人廣,級別也高,而且她們自身條件好,想嫁老總就嫁老總,想嫁副總就嫁副總。

而現在,我讓夏拉為我發相思病,完全是利用著上不了檯面的手段來對她。

例如冷她什麼,激起她吃醋,激起她競爭的征服**。

還有就是利用她想要靠近我,我在半裝半真的情況下,動了她。

反正就是各種陰暗的手段。

其實我想說的是,作為我們自己男人,還是要自身條件好的才行,想怎麼挑怎麼挑。

你是模特,你不喜歡我,行,我有錢,我有車,我有別墅,你不跟我,我去找另一個。

反正大爺有的是錢。

有錢就是好。

我出去衛生間門口,接了夏拉電話:「什麼事?」

夏拉溫柔了聲音:「喂。」

我說:「有事說,我還忙。」

對她,我實在不懂說什麼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