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06章 產生憐憫之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6章 產生憐憫之心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夏拉沉默了。

而且是沉默了長長的快一分鐘,我沒好氣說:「你說不說話,不說我掛了。」

夏拉忙說話:「你怎麼那麼凶對我。」

她說這個話,有撒嬌的味道。

我說道:「我沒有凶,我說我還忙,你有什麼事,快點說,不說我就掛電話。」

夏拉問我:「你在哪裡。」

我說:「我在唱歌。」

夏拉喃喃道:「那麼開心。和誰啊?」

我說:「朋友。」

夏拉馬上問:「是不是,你那個女孩子?」

我奇怪問:「哪個?」

她說:「沒什麼。」

我猜她是想說是不是上次那個在她們公司樓下一起和我吃東西的女孩子,就是謝丹陽。

我說:「那沒事掛了我。」

她又問:「你在哪裡唱歌?」

我說:「新城ktv。你有事?」

夏拉說:「我,我沒事了。」

我說:「那行,沒事我掛了。」

說著我掛了電話。

喝了一點酒,渾身火熱,看著身旁兩個王達叫出來陪酒的兩個妞,越看越對眼。

我其實是想忙著去跟兩個妞玩。

回到包廂,喝了多一點,眼睛有點花,美女在懷,美酒在手,感覺這種生活,跟我以前的苦逼生活相比,真是一個天堂一個田間。

沒想到我也有這麼風光的一天。

也不算風光吧,但至少這個時刻,我是風光的,幸福的,快樂的,哪怕是短暫的。

正在醉美人膝的時候,包廂門開了。

進來的是一個瘦高的身影,有些熟悉。

包廂門關了,這個進來的身影走到我們面前。

我坐起來,一雙筆直修長的雙腿,一雙很高很大的耐克粉紅色鞋子,一張美貌青春有些生氣的臉蛋。

是夏拉。

靠她來幹什麼。

她居然來了。

她看了我一下,就坐在了我旁邊,她來打擾我的快活。

我旁邊兩個女的見狀,覺得是我女朋友來了,趕緊的知趣的閃開。

王達他們也愣了,看著我。

我舉起酒杯,說:「不要停啊繼續喝啊1

王達看著夏拉,大概他們都以為夏拉是我的正牌女友。

我厭惡的看了夏拉一眼說:「我又不叫你來,你來幹什麼?」

夏拉挽住了我的手臂,說:「我想你了。」

我甩開她的手:「可是我不想你。」

夏拉撒嬌的貼上我:「不要這樣子嘛。」

我說:「怎麼樣子?」

夏拉說:「不要趕我走。」

我說:「我又沒叫你來,你不走你在這裡幹什麼1

夏拉撒嬌著說:「不要那麼凶嘛。」

看著她可憐兮兮的樣子,我突然有點於心不忍,可是我明明知道她這人善於表演,她就是吃醋,覺得我和其他女孩子在一起,不願意。

她就是自私。

不願意我和別的女孩子玩。

媽的,剛開始王達叫那兩個女孩子來,我還覺得沒什麼,對這種叫陪酒來的女孩子沒感覺。可來了之後,我又覺得這兩個出來的女孩子,就算是紅燈區幹活的,也特別有味道,看起來。

反正比夏拉有肉豐滿多了。

我把腳下的一小筐清江啤酒搬到桌子上:「喝完它,你可以留在這裡陪我。」

夏拉是擺明了不願意,是我我也不願意。

一口氣喝那麼多,不吐也掛,何況她的酒量並不好。

我火氣上來了:「喝不喝不喝滾蛋。」

我讓你有大雷公司的老闆,我讓你拿他來氣我。

夏拉委屈的看著我。

我說:「看什麼看,不喝拉倒,別來這裡煩我們。」

我打開了酒瓶,夏拉看了看,倒進扎啤杯里,喝了起來。

連續喝了兩大杯,我看著她如此痛苦的樣子,還想堅持下去,估計喝不到一半,她馬上現場直播嘔吐。

我還是算了,不給喝了。

我說:「別喝了。」

原還想打算讓她這麼喝醉了,讓她就這麼掛掉躺在這裡,我好去跟那兩個美女玩。

我永遠是喜歡新歡的,就不用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解釋那麼多了。

相信很多人都會這樣。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我終究,終究是心軟的,或許我真如薛明媚那廝所說,在監獄里,再狡猾的人,如果心軟如白兔羊羔,那也打不過愚蠢的老虎。

我心太軟,所以,最終吃虧的會是我。

我對夏拉產生了憐憫之心。

因為看著她那麼喝,我確實有些心疼,只因為她為了我的話而喝酒。

我制止了她,說:「真的別喝了。」

夏拉打了一個嗝,眼淚都出來了,拿起桌子上的紙巾擦掉眼淚問我道:「我可以留下來了嗎?」

我伸手,拿了兩張紙巾,幫她擦掉了眼淚。

王達拿著酒杯過來,對我們說道:「介不介意我過來?」

我說:「介意。」

王達馬上轉身回去。

我過去對王達說:「今晚實在不好意思,看樣子這傢伙要跟我死磕了,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煩,而且也為了留個更好的環境給你們繼續玩,我先帶她走。」

王達說:「這傢伙看起來脾氣不校」

我說:「鬧脾氣的確挺大。那我先帶她走了。」

王達跟我乾杯了:「今晚最後一杯吧,以後,如果還有那些事,我還要找你幫忙解決。」

我說:「行。沒問題。」

王達說:「那人家幫了我們這麼大忙,還開除了那個開票員,我們是不是應該送一點東西表示感謝啊?最好登門拜訪。」

王達想要說的是,賀蘭婷幫了我們大忙,我們應該送賀蘭婷什麼東東的。

我堅決道:「不送1

說到登門拜訪,我就想到她的那條狗,更可怕的是她家的洗碗池。

她前男友的狗總是不洗,更可怕的是她家的碗很多很多,她也不洗。

她不願意洗,她很忙,她找的保姆,都受不了她的脾氣,而她自己也挑,看不上任何一個保姆。

這麼挑的女人,人間少有。

可她又是管得了那麼多人,真是一個矛盾的綜合體。

王達說:「哥們,說到這個做人情世故,你好象比我可差了一些埃」

我說:「放心吧,其他的人都可以送,這個人千萬不要送。」

王達問我:「為什麼呢?」

我說:「她是一個怪人。算了,我也不知道怎麼和你說才能明白。走了。拜。」

我帶著夏拉,和他們道別後,出了包廂。

兩人走在街道上,可我並沒有談戀愛的感覺。

夏拉的手伸過來,想要牽著我的手。

我輕輕的挪開。

她問我道:「你怎麼了,看起來心事重重的呀。」

我說:「沒什麼

埃心事重重是因為,你撞壞了我的好事,我原本今晚,你沒見嗎,今晚我原本可以談兩個女孩的。」

夏拉氣道:「什麼兩個女孩,就是出來賣的。」

我笑了笑,說:「呵呵,那又有什麼關係?不過你怎麼看出來人家是賣的。」

夏拉說:「這還用看嗎?如果不是花錢的,哪有那麼漂亮的女孩,還是一對,圍著你陪著你讓你玩的?」

確實,要不然怎麼可能有這樣的好事給我。

我說:「花錢的又怎麼樣,我兄弟給錢了,我開心就行了。」

夏拉見我又開始凶起來,馬上又撒嬌,說:「不要這麼樣子對我嘛。」

我說:「是你沒事幹來找罵。」

走了一段路,我問她:「走了很遠了,到底想去哪裡?」

夏拉指著橋上的一大串彩虹彩燈:「我想去那裡看看。」

我打了一個哈欠,說:「你愛去你自己去,我不想去。」

夏拉拉著我:「陪著我去嘛?」

她一撒嬌我就沒魂了,那就去吧。

坐在彩虹彩燈下面,看著城市風景,吹著風,還挺舒服。

彩虹燈下面的橋邊,建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廣場,我們到廣場上去玩,玩那個海盜船。

晚上竟然也有海盜船,但是海盜船並不是很高,玩的人也很多,我們排隊了許久才輪到我們。

上了海盜船,在搖晃的突然下降的時候,還是挺恐怖的。

夏拉卻好像對這些高空突然降落的遊玩項目是免疫的,她一點也不怕。

在一次快要突然下降,我憋著恐懼的時候,夏拉突然問:「聽表姐說你升職了呀?而且是有人拉你上去的,你們政治處主任是嗎。」

我毫無防備意識的說:「是埃」

當人類專註的做一件事,或者是很集中精神的專註某樣東西,神經高度緊繃,對別的事情就會降得很低,例如,當你開車的時候,前面突然有個人從馬路邊衝進來,你這時候的注意力就全部集中到了那個人身上,然後,這時候如果有人問高度注意力集中的你的話,你的回答,基本都是不經過大腦的回答,不經過考慮就回答的答案,這就是不假思索。

不假思索,就是最為真實的回答。

沒想到,夏拉居然從哪裡學來的,這麼套我話,想來,八成也是和她表姐康雪有關係的。

學了心理學,也來對付我這個學了心理學。

而剛才她問我的問題,我已經在海盜船下墜的我的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瞬間誠實回答了她:「是的。」

還好海盜船立馬又升起來,我也想到夏拉突然的這個問題很敏感,所以一下子制止了自己想要說話的**。

我還想說:「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拉我上去的。」

如果我說了這麼一句,那麼夏拉告訴了康雪,康雪以後一定防備著我和政治處主任,甚至去查我和她到底什麼關係。

還好,我話沒說完就止住了。

我馬上意識到,夏拉這傢伙今晚找我的目的,是不是又要套我的話,還是真的是無意間提起的。

我不知道。

但是我絕對不能落入她的圈套中。

看來夏拉今晚找我,想見我是一回事,更大的一件事,是秉著某人的指令,想來套我的話。

如果真的如此,那麼套話的,一定是康雪。

她一直想知道,我為什麼能夠爬得上去。

而且這次,她如果要挑動起監區的女犯們鬥毆讓我背黑鍋,也要查一下,我的後台是誰,是誰在撐著我。

好讓她知己知彼百戰不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