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07章 吃我的魔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7章 吃我的魔鬼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原本集中於玩樂中的我,一下子起了防備之心,夏拉玩著玩著,突然莫名其妙的問了這麼一句,不得不讓我起疑心。

可是我剛才已經說是了,還好我沒有說完。

我趕緊跟著說:「是的,我已經升職了。什麼拉不拉我上去,是我自己努力的結果。當然了,也是很多同事和領導看得起我幫我的原因。」

夏拉說:「哦。」

哦了,然後就沒有下一句了。

是我想多了嗎?她只是無意中問起,難道真不是利用心理學在跟我套話?

如果真是用心理學來給我套話,那麼我只能說,教她這招對付人的那個人,一定是個心理學高手。

想到柳智慧那樣隨時可以看穿一個人,像是把一顆心就放在她面前,任她揉捏甚至捅破,我就不寒而慄。

如果站在夏拉康雪身後的是這麼一個心理學高手,那我覺得,這實在太可怕了。

這真的是能殺人於無形。

例如我打個比方,柳智慧如果想殺我,那是再容易不過的了,她完全可以利用我的心理弱點,甚至可以說,我的心理疾病,對我進行攻擊。

柳智慧說,人人都有心理疾病,每個人都可以利用。

自卑,情傷,執拗,等等等等,全可以利用。

我看著夏拉,她貌似只是無意間提問到的,並不是故意問起的,我這麼回答了她,她也不說話了,盡情投入的玩。

這麼晚,私人的這個小遊樂場還開著,而因為是熱天的緣故,這麼晚還有很多人在廣場上。

徐徐的風吹來,挺舒服的。

夏拉搖了搖我的手,說:「玩了一身汗,我們去我表姐家洗澡吧,那裡比較近。」

她不說我想和你去我表姐家睡覺,而是拐彎抹角的說出汗了吧我們去洗澡。

相比起來,女孩子比男孩子,講話總是會講會使用巧妙的方式得多。

如果是曾經的我,估計會說,我們去開房吧。

那大多遭受到拒絕。

而這麼開口,幾乎是不會讓人有拒絕的理由。

我想了想,今晚正沒得有睡覺的地方,去就去吧。

和夏拉打的到了她表姐康雪家。

她不敢來這裡的原因,之前也說了,怕那個電工跟蹤,而跟著我,完全就沒有這一層擔憂。

我想,過一段時間后,康雪如果找不到電工,估計還是會回來住的。

康雪哪怕計謀再多,城府再深,遇到一個不要命的每天拿著刀等她下班的愣頭青,她也會怕。

也難怪她那段時間被嚇得憔悴了不少。

都不敢回家了。

到了康雪家,進去后,我說我餓了。

夏拉說:「那我去做點吃的吧。」

我說:「你會做吃的?」

夏拉從電視櫃下面的抽屜拿了一本一百零八樣家常菜的書出來。

然後對我笑著揚了揚,進了廚房。

她做了兩樣小菜,西紅柿炒蛋,和青瓜炒肉,感覺比以前進步了一些。

之前

那碗面,真的難吃。

吃完后,洗澡,然後進了她房間。

看著白皙高挑的她,我走上去抱住了她。

此處略去二萬五千字,照片一百多張,視頻一段。

結束后,一切歸於平靜。

我點了一支煙。

煙霧在夏拉的溫馨小房間繚繞。

她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拿著她的蘋果手機接電話的時候,我看清楚了,是大雷兩字。

是大雷公司的那個年輕的老闆。

夏拉看看我,然後站起來,披了一件衣服出去接了電話。

她不想讓我聽見她和他的對話內容。

不過我沒關係。

可能以前的我會暴躁,會罵人,現在的我,不會。

我不會去逼她讓她和他分手,因為我並不是她的男朋友,也不打算做她的男朋友。

就算是我的女朋友,如果她和別的男人勾勾搭搭,例如之前的那個前女友,儘管如此,我都不會有管著她的權利,因為我們並沒有結婚,我去問她你為什麼和我了還和別的男人這樣子,並不能讓她有任何改變這樣子做的想法。所以如果我逼著夏拉做選擇,選他還是我,如果在我的強勢壓力下,她很可能心理砝碼就偏向那一邊。

儘管我明知道這是一場情感戰爭遊戲,可是這樣的遊戲也需要心理學技巧。

每個人,男人女人都好,年輕的時候,都會想玩,但是在結婚後,大多都會變成好妻子。因為她們也需要和不同的男人相處,通過相處對比來找一個自己覺得最好的最合適的最終對象。

我要做的,就是順其自然,反正我不會吃虧,她愛怎麼樣怎麼樣,反正我可以做的都能做了,我不會太去理會她,曹操名義上,是個宰相,實際上他是真正的老大,所謂的男朋友的概念,都是虛的。

像夏拉,或者泡泡這樣的,接觸我的同時,也接觸著不少的男人,因為她們本身有優勢,她們漂亮,她們的社交聚會很廣泛,可以認識很多優秀的男人,選擇就更加的多,隨便拿出來一個一比,我都是比不過的,我能做的只能是順其自然,而她們這樣子在男人中周旋,也如同我在女人中周旋一樣,更加的真實和瀟洒,接近生命人性的本來面目。

雌鳥雌孔雀等雌性動物都會在眾多雄性求偶對象中挑選它認為最強的一個,何況是聰明的人類呢?

如果我去問夏拉他是誰,你和他到底怎麼樣,她估計會對我撒謊,我只能假裝看不到。

越是給她壓力,她越是逃離很遠。

幾分鐘后,她打完了電話。

才幾分鐘而已,看來,她是應付那傢伙去了。

回來后,夏拉關了手機,躺在床shang,靠著我,然後抱著我,閉上眼睛,問:「你怎麼不去問我去接了誰的電話?」

我說:「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你想說自然會說,不想說,我逼你你也不會說。」

夏拉說道:「如果我說是一個追求我的男人,很好的很有錢的男人,你也不會吃醋嗎?」

我說:「吃醋有用嗎?吃醋除了讓自己難受,那

又有怎麼意思?」

夏拉又問:「那如果我和別人上床了呢?」

我說:「分。」

她坐起來看著我說:「就許你在外面玩,不許我自己玩?」

我說:「你可以試試看。」

照夏拉這麼說,她和那個男人還沒有走到床shang這一步。

不過無所謂了,走到就走到吧,反正我也不想娶她,我搞的是別人的老婆,多搞一次我賺一次。

夏拉伸了伸懶腰說:「腰好疼,工作好累。我真羨慕你,每天往那裡一坐,每個月就可以領工資。」

我嘆氣說:「哪有那麼簡單,往那裡一坐,就可以領工資。我每天都要面對形形色色的人,還要去監區協調各種各樣的關係。」

想到協調薛明媚和冰冰的矛盾,我就各種頭疼。

夏拉說:「我每天也是啊,就是成立了公司,管著一大堆的人,和不同的人打交道,說話都要低聲下氣,和客戶一句不好的話,他都故意找茬。哪像你呀,就算你做錯,只要像你說的,有人照顧你幫著你,就不會有什麼,錢照樣發,監獄照樣開。我這邊我做錯了單,可能名聲就毀了,如果模特們出去演砸了,名聲也毀了,以後誰敢和我合作。」

我笑了笑,說:「哪有那麼簡單,我要是做錯事,也是要背黑鍋的。監獄一大堆的條條框框,犯了一個錯也不行。」

夏拉說道:「有人罩著你,你還怕呀,政治處主任和你表姐幫著你。」

我說:「就算真的有人幫著我,我也不敢犯錯埃」

我看著夏拉那雙犀利的眼睛,心突然一驚,媽的她怎麼突然間又提到了政治處主任和我表姐,就是賀蘭婷。

這一定有問題。

我接著說道:「你看監獄里很多有後台的,不也不行嗎,何況我這種,看上去像是有後台的,實際上只是幸運爬上去的,沒有任何後台,如果出事了,馬上被弄下來。」

我說完后,看著夏拉。

她急忙轉過頭去,故意打了一個哈欠,說:「好睏,睡吧。」

有問題。

我也躺了下來,我好好想了一下,發現她剛才從開始聊天,就給我設一個陷阱,就是想要套話。

這就是催眠術。

催眠術是運用暗示等手段讓受術者進入催眠狀態並能夠產生神奇效應,以便達到某種目的的方法。通過特殊的誘導使人意識進入一種相對削弱的狀態,潛意識開始活躍,因此其心理活動,包括感知覺、情感、思維、意志和行為等心理活動都和催眠師的言行保持密切的聯繫,就象海綿一樣能充分汲取催眠師的指令。

沒想到,夏拉居然會這招?

這一定有高人在教她。

原來,康雪從未放棄過對我的懷疑,特別是我升職了之後,她更認為我背後有人挺著我。

看來是她找了人,對夏拉進行了一些培訓,然後讓夏拉運用各種技巧來套我的話。幸運的是我反應迅速,沒有踏入她的陷阱中。

關了燈后,我感覺身邊這個長相甜美身材很好的夏拉,夜中,也變成了一隻想要吃我的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