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08章 蛻變成年輕有為人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8章 蛻變成年輕有為人士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在早上起來后,夏拉居然給我做了早餐。

居然對我那麼好?

然後我在忐忑不安中,吃了早餐,接著,她對我說:「我在公司附近租了一套房子,你以後晚上出來住我那裡吧。你會開車么?」

我搖搖頭。

夏拉說:「親愛的,你去考一個駕照,學好車,開我的車去上下班。晚上就回來我們的房子那裡。」

她真的愛我?

對我那麼好?

是不是真的愛我,對我要無私的奉獻?

我不知道她是真是假,可我還是很感動。

難道我昨晚的懷疑,是胡亂的懷疑了。

她可能問了那麼多,只是因為對我的關心,和想和我說話,也許是我想多了。

而夏拉,從開始對我的那樣態度,到中間的對我若即若離,然後欲要投入他人懷抱,然而現在回歸我的懷中,這不得不讓我有種很滿足的征服感。

我征服了這個女孩,徹底。

我心裡覺得十分高興,說:「謝謝,有時間我會去的。」

夏拉問:「那你今晚還找我么?」

我說:「看看吧。走了。」

她上來,抱著我,給了我一個甜蜜的吻。

我去上班了。

等我出了她們小區門口,往小區外公交車站走的時候,有個人從身後跟上來,這一大早的,能是誰。

我估計是那個電工。

他找我?要報仇還是要幹什麼!

我趕緊快步走,然後在一個拐角,我躲進一根房檐下的大柱子後面。

那個人小碎步追上來,過去了。

這個背影?

有點熟悉,是誰埃

不是那個電工。

他往前走後,看不到我,也回頭過來,我看清楚了他的臉,是丁敏。

丁靈的弟弟丁敏。

既然是丁敏,我就沒什麼好怕的,我叫他道:「丁敏1

他站住了,看著我,走向我:「張帆哥1

他笑著走過來。

我說:「我還以為是誰啊,一大早的就黑著個影子跟蹤上來。以為是一大早出來搶劫的,是你埃」

他撓了撓頭,笑說:「是啊是我。」

我問道:「怎麼那麼巧,你親戚住這裡嗎?」

丁敏說:「不是,我這昨晚過來我一個朋友這邊吃飯,他住小區裡面,我來的時候,看到了你,我昨晚叫你了,你沒聽到,就上去了。我昨晚就在等你了。」

我大吃一驚:「你昨晚,就在這裡,等我到現在?」

丁敏說:「不是不是,昨晚我等了你到一點,可能你不出來了,我就在朋友家睡了,今天一早起來我就來等你。」

我說:「靠,那麼拚命等我,說,有什麼要緊的事。」

丁敏呵呵笑著說:「也沒有什麼事了,就是我很感激你在裡面這麼照顧我姐姐,想送你一點東西。」

他塞過來一個黑色的袋子。

望進去,是四條中華煙。

我急忙推辭:「丁敏別這樣別這樣,咱們之間不要這麼客氣。」

丁敏說:「張帆哥,你一定要拿著,我謝謝你。我們全家都很感激你1

我再三推辭,丁敏再三塞給我,後來我還是要了。

我接受了他的四條煙后,他又塞給我一支煙給我點上:

「張帆哥,我姐姐那邊的事,我叔叔已經委託律師在辦了。也許很快就能出來,可也許翻案不了。無論她能不能那麼快出來,都要拜託你好好照顧她。」

這傢伙,之前我剛認識的時候就是一個愣頭青,短短几個月,他跟了他媽媽的那個老相好做生意后,一下子成熟會說話會來事會人情世故了。

看來,我有一個朋友說,男人成熟最快的方式就是從生意場中學會的。

這話是不假。

我說:「丁敏你實在客氣了,就算你不說,丁靈是我的朋友,我也會好好照顧她的,這樣吧,你留你號碼,有什麼你發信息,有空我也請你吃個飯。」

兩人互相留了號碼后,丁敏問道:「這麼早的,張帆哥你是要去上班嗎?」

我說:「對。要趕著去上班,哎不說了,我快遲到了。」

丁敏忙說道:「沒事我送你我送你。」

他指了指他停在那邊的車子,說:「我就一直在車上等你的。我叔叔給我開的車。」

我一看,一輛嶄新的福特黑色轎車。

我再打量了丁敏一下,他現在真是人模狗樣的,一眼看去就是年輕有為人士。

我說:「行了行了,就不打擾你了,你去忙你的,不要太客氣了丁敏。你再客氣,我真要和你發脾氣了,我自己去坐車就好。」

丁敏說:「不用,是你張帆哥跟我客氣了。」

我攔了一部計程車,說:「行了丁敏,你再說我就真揍你了。不要客氣。」

丁敏笑著說:「那你揍我,讓我送你去。」

我說:「我揍不過你,我揍你姐姐。」

丁敏呵呵的,我上了計程車后,車子開走時我和他揮手,他往車裡塞給司機一百塊:「這是車費。張帆哥有空記得找我啊1

這傢伙。

這個世道,果然是有背景有後台的人,爬得最快,其次才是有技術能力的人。

我其實是可以讓丁敏送我去上班的,可是我帶著幾條煙,難帶進去,乾脆去小鎮上放青年旅社房間里,然後再去上班。

上午在心理輔導辦公室,下午跑去了監區。

看來,賀蘭婷的辦事效率就是高。

監獄里所謂的什麼報名費,已經沒了。

免費報名。

這下子,可調動起了女囚們的學習熱情,女囚們紛紛報名參加培訓。

當然,培訓課和書本費還是要收的,監獄可不想給她們買單這些。

我在徐男等人的陪同下,到了薛明媚她們監室,誰知道她們監室,不知道是不是薛明媚的帶頭下,依舊是沉靜如水毫無熱情可言。

我到了她們監室,她們慢悠悠爬下來排隊,這群都是老油條了。

我走進了之後,她們都排好了隊,我看了她們一圈,然後問她們道:「你們這裡,最長的刑期,有十幾年的,最短的,也要好幾年。不過,遲早都會出去的,對吧?」

她們看著我,不知道我什麼意思。

我又說:「你們,很多人進來監獄,已經有好多個年頭了,甚至許多人都不知道什麼是智能手機,也不知道什麼是觸摸屏。那個867,你知道什麼是觸摸屏手機,智能手機嗎?」

867已經進來了八年了。

她搖搖頭,表示不知道。

我問她:「那你現在出去,會用這些新手機的功能嗎?」

她回答說:「可能會,才懂。」

我笑了笑,說:「是吧?萬一不懂呢?」

她說:「那就讓人教,慢慢學唄。」

我說:「對,說的很好。我剛才也只是打個比方,那麼現在說正經的,如果你們現在出去了,能幹些什麼工作。如果你們已經跟時代脫節了,例如你想去工廠打工,人家要求你一個掃地的都要學會數據錄入,你想去酒店做服務員,人家都要你會使用平板電腦點菜。可是萬一你不會,人家不要你,怎麼辦?當然你們也可以說,出去了慢慢學慢慢讓人教,反正也會懂的。可是我問你們,如果你們在這裡,利用空閑休閑的時間,學好了這些,甚至考了證,那麼出去了找工作,是不是更有優勢?」

她們有人點頭。

我又說:「你們很多人,有涉賭進來的,有的甚至是搶劫,詐騙,我問你們,你們出去了,難道想重操舊業嗎?」

她們都不說話。

我說:「你們在這裡,學了一門技術,出去后馬上融入社會,走到自己想要的生活世界里,這多麼好?為什麼都不願意干呢。」

她們還是不說話,有幾個低著頭,似乎在想著我的話。

我說:「當然你們也可以說,反正幹什麼都苦,學什麼都苦,我不願意學。那麼我只能說,既然你那麼好吃懶做,出去了還是想干一些容易的來錢快的但是犯罪的事情干,例如販毒之類的。世界那麼大,能幹的事情能掙錢的活兒那麼多,你非要干旁門左道,不做合法的事情做犯法的事。我只能說,你們乾脆不要出去了,就在這裡直到老死好了。」

薛明媚低著頭了一會兒,走過來,說:「報名的表格給我一份。」

我們把報名單給了她,裡面寫有各個培訓的科目,薛明媚看了一下,填了人事管理學一科目。

其他人看薛明媚都過去了,紛紛過去報名了。

當然,也有一些不願意去的。

等我覺得工作落實的不錯后,回到了辦公室。

沒想到辦公室里,康雪康指導員在我辦公室等著我。

我進去后,跟她打了一個招呼,然後給她倒茶請坐。

康雪喝了兩口茶,第一句話就問:「這些女犯你根本不需要苦口婆心的去教她們,去管她們。很多人都已經對生活沒了希望,你讓她學這些,你真的覺得你能教好她們嗎?」

我呵呵了一下,說:「畢竟還是有一些人要學的,要培訓。」

康雪說:「你是救世主?」

我說:「我也不是,見到她們這麼浪費時間,覺得她們學點什麼東西才好,不然的話這輩子都虛度光陰了。」

這時我才想到,康雪找我幹什麼?平時她都是一個電話,就叫我的。

而今天,她是到我辦公室登門拜訪的。

我問道:「康姐,請問你找我有什麼吩咐?」

康雪轉了轉茶杯,問道:「監區領導讓你下來協調薛明媚她們不要打群架,你協調得怎麼樣了。」

我說:「還好吧,還好還好。」

康雪輕輕的發出一絲我幾乎聽不見的冷笑,說:「真的還好嗎?」

我說:「是啊,挺好的。」

康雪威脅道:「張帆我首先要告訴你的是,假如這件事還有後續,她們還會打起來,那麼責任,可要你負責任。」

就是是,黑鍋你來背,有功勞我來領賞。

碰上這樣的領導,跟了這樣的領導,除了恭喜自己倒霉之外真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