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09章 真誠善良的朋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9章 真誠善良的朋友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聽到康雪說如果薛明媚和冰冰打群架,讓我背黑鍋的話,我特別的鬱悶。

可是如果她真的想要弄我走,直接等著他們爆發戰鬥趕我走就是,幹嘛還要來和我說。

康雪停頓一下,然後柔柔的關心的說:「小張啊,康姐也不想你背這個黑鍋,讓你來擔起這個責任,可是啊,萬一這件事,出事了啊,實在是很難辦。你說康姐不給你一點壓力,也不行埃康姐在這裡這麼多年了,也見了不少的女犯打架鬧事,一旦出現了那樣的麻煩事,那就真的必須要有人來負責才可以埃小張,你要理解康姐,康姐有時候也很無奈。不過如果真的出事,康姐也會努力保護著你幫著你埃」

我明白了她來找我談這個的意思。

這傢伙,既做表子又立牌坊。

說什麼保護著我真的關心我對我好的話,那麼就不該讓我處理這樣棘手的事情,乾脆換了別人上不就行了,或者出事了找個人背黑鍋不行,為什麼這個黑鍋讓我來背?

再說,她對我說的這個話,有好幾層意思。

她又說:「小張啊,不是康姐不幫你啊,康姐也沒想到監區里出現了這樣的麻煩事,領導也是為了鍛煉你培養你,讓你一個新上來的去處理這樣的事情。不過處理好了,可是大功一件埃」

她的意思是說,反正叫你張帆去處理這樣事情,也是為了從培養和鍛煉的角度來安排你去調解。可沒想到那麼棘手,但是一旦出了什麼事,不是康姐不幫你張帆,而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但是無論如何康姐也會保住你。

鬼才信她的話。

她就是來演給我看的,她覺得我後台很深,就算是坑害我,表面也要假裝她真的是不好意思,是純潔無害才行。

她也怕我這邊。

她一直都在懷疑我的後台是政治處主任和賀蘭婷副監獄長。

說來,康雪也只是一枚棋子,她想動我也要掂量她自己夠不夠分量,在她的假想中,如果我不是誰的人,動了我把我弄出去,那沒有什麼,這也是之所以我剛進來時,她就一直敢威脅我的原因。可假如我真的是她的對立面,我有後台,她動了我,那她自己就也要考慮,她自己的後台到底搞得過不過我的後台。

也許會贏,也許會兩敗俱傷,甚至輸得一塌糊塗。

所以,她也是在試探。

她們動我,很可能也是試探,假如這一次,她能借薛明媚和冰冰群毆這個事情辦了我,那麼,她就認為我是沒後台或者說我的後台不行,假如扳不倒我,那麼就說明,我的確是有後台的,而且後台極為深厚。

可是康雪也怕扳不倒就算了,還自己賠了命,畢竟她也只是一條走狗,一條獵犬,萬一上頭髮覺不對勁,很可能丟車保帥,所以她才來找說這些的原因,說這些也是為了給自己一條後路,說康姐我也很努力幫你張帆,可是我實在無能為力,假如到時候你真的要背黑鍋,千萬不要怪我。而一旦被反撲,她也希望我對她手下留情。

她真的是一個非常有手段的有權謀的女人。

我趕緊裝得很感激的說:「康姐,我從一進監獄,你對我,就像對親生弟弟一樣的對我,對我那麼好。我無以回報,就算有什麼,那也一定不是康姐你的本意。我知道康姐你會保護我的。」

康雪唉的嘆氣說:「小張啊,你理解康姐就好了。那康姐就先回去了,小張啊,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跟康姐說說埃」

她一邊說一邊曖昧的伸手過來拍拍我的胸膛,那意思,我懂。

曾經她是想動我就敢對我動手。

現在,她被我拒絕了

幾次后,再加上她覺得很有可能她已經對付不來我,就只能對我說這樣的話了。

我也對她曖昧的笑笑說:「康姐啊,這裡畢竟是裡面,如果出去外面,咱怎麼樣互相幫助都可以。你說對嗎?」

康雪點點頭,嫵媚的笑笑:「那康姐先走了,有什麼出去外面也行,記得跟康姐說一聲。為了你,也是為了我,我們都是需要合作的。」

我說:「好的康姐。我一定會的。」

這傢伙又在fa春了。

她走了之後,我鬆了口氣,面對她,總讓我感到非常的陰冷。

更不談和她相處了。

我出了外面,抽煙。

站在可以看到放風場的地方,五月的天,挺熱,可是昨晚下過雨,有風,風來還是挺涼爽。

人做一切事情都不會無緣無故的。

我站在這裡,也是。

我在等待她。

柳智慧。

她就像一具神,我所有不知道的,跟她說,甚至不用說明白,她都知道。

她都會給我答案。

可是我也怕她,害怕她,她是一把雙刃劍。

可現在的我的,已經無法不靠近她。

冥冥之中我感覺到有一條細細的甚至我看不到的繩索,將我綁在了她那裡,我不知道如何去形容。

莫非她已經用她強大的心理學來控制我了嗎?

我笑了笑,這怎麼可能,她是厲害,但是她幹嘛要控制我呢。

到了點,柳智慧準時出來放風常

我走了過去,走到了她身旁,兩個管教識相了打了招呼就退了下去。

看著柳智慧,斑駁的陽光透過雲層照耀在她身上,風將她長發吹起。

她真像仙女,也是神。

柳智慧一邊伸著腰運動邊問我:「找我什麼事張隊長?上次的事情,解決了嗎?」

她這次和我打招呼,說多了一句話,就是後面的話。

多關心的問了一句。

我呵呵的自嘲笑了一下。

她說:「看來你遇到很大的麻煩。」

我嘆氣,說:「我想,這個真的很麻煩,很難解決了。所以我才來找你。」

柳智慧轉臉過來看著我,說:「我又不是神仙。」

我說:「可你在我心裡,就是神仙。」

柳智慧說:「我也沒有通天的本事。假設真的有,我現在就不會在這裡了。」

我頓時語噎,她說得對,她如果真的有通天的本事,那為什麼她還在這裡?

這也是困擾我的問題之一,她那麼強大,那麼厲害的人,究竟是誰,能把她害了進來這裡的?

柳智慧看著我,微笑了一下,說:「別想那麼多了。有什麼你問吧,希望我能幫得到你。」

我抬頭看她,問:「你為什麼願意幫我,願意教我,願意交我這個朋友?」

柳智慧只看了我一眼,眼睛便撇向其他地方:「因為你值得我交往。你對人真誠善良,人的權謀和智慧的最高境界就是真誠善良。」

我說:「你有點像是在說謊。」

因為我看她說話的語氣,並不太像平時一樣的堅定。

柳智慧對我笑了一下,又看著我說:「你心理學學得雖然差,可還是學到了一點皮毛的。我剛才的話,一半是真,一半是假吧。我喜歡真誠善良的朋友,但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

我問:「那其他的原因呢?」

柳智慧對我

高深莫測的笑笑:「能不能說你的事了?」

我拿出一支煙,點了起來,她不想說的事,我逼著她說她也不會說。

或許,她真的覺得我這個朋友對她比較真誠善良,不過我對康雪夏拉,可謂十句有九句都是假的,也覺得我也可以相互利用合作吧,所以才願意幫我交我這個朋友。

就像我之前問過柳智慧,問她為什麼會進來,她當然不會說。

我問薛明媚,薛明媚都不願意說。

無論是哪個女囚,都不會願意說這個問題。

你所感興趣所探究的問題根源,也許就是別人的心裡最疼痛的地方。

我說:「是這樣,我處了一個女孩子,可是我總覺得她是別人派來我身邊的底。其實這麼說吧,她就是一個底,來我身旁想幫她的主子對付我,因為我和她的主子是職場敵人。所以,她一直都想套我的話,問出我的背景底細。平時這也沒什麼,我覺得還能對付得了。可是昨天吧,我和她在一起玩的時候,在玩遊樂場的那個上下飛舞的海盜船,最關鍵最怕的掉下的時候,突然問我那個誰誰誰是不是我的後台。之後還有一次,也問了一次,而那次,感覺像是給我催眠,用聊天的方式把我帶進她的思維中,反正就是這麼說吧,我就情不自禁的差點說出了我的後台,後來差點沒說出來,一下子清醒,就沒說。不然可能麻煩大了。」

我看著柳智慧。

柳智慧說:「你挺複雜。」

我尷尬的笑了笑,說:「是挺複雜。」

柳智慧說:「你不需要尷尬,是人都會複雜。一個剛進來不到半年的管教,升任隊長,沒有後台,沒有人幫,誰都不會相信。都會在猜測你的後台是誰。」

我問柳智慧:「那你猜的出來嗎?」

柳智慧說:「我也不是神,我猜不出來。」

我說:「可是我知道你能套我的話,看我的表情語氣眼神動作姿勢,判斷得出來。我想問你的是,你說這個女孩子是不是在套我的話還是無意中問起的?」

柳智慧問:「你覺得呢?」

我還是覺得夏拉是無意中問起的,她是喜歡我的被我征服的,徹底征服,然後才關心我,才問的。

我照實說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柳智慧問我道:「玩海盜船的時候,你在想什麼?」

我說:「我哪還想什麼,我腦子一片空白,看著那個快要摔下去,我手心出汗,臉色都變了,整條船都在喊。在空中飛舞啊,真是睡覺腳都軟著。」

柳智慧問我:「那個女孩她怕嗎?」

我說:「她經常玩,估計已經不怕了。可我覺得還是有點怕吧,只是沒那麼怕。」

柳智慧又問:「那麼關心你,為什麼不會在你們相處最輕鬆的時候問呢?」

我頓時覺悟。

對!

那麼重要的關心我的問題,為什麼不會在我們最輕鬆的時候問,反而在神經最緊張的時候問,這不是故意的套話嗎?

柳智慧說道:「人在不假思索的時候的回答,才是最真實的。我猜,有懂心理學的人教她來這麼問你。」

我說:「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還當她無意中問的關心的。」

柳智慧說:「是你自大了,判斷問題千萬不要用感情的眼光去看,要站在局外用局外人的眼光去看。」

我問:「那麼,你猜中的幾率是多大。」

柳智慧說:「百分之九十。」

我也在猜,康雪安排了一個心理學的人,來教夏拉如何套我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