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10章 蔑視對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0章 蔑視對手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說道:「對方那麼可怕,竟然安排一個那麼厲害的對手來對付我。那我能不能拜你為師,你幫我?」

柳智慧說:「對付那人也沒有那麼可怕,如果我是那個人,我就不會讓你那個女伴使用那麼chi裸的方法來問話了。」

我趕緊問:「你是說那個人根本和你不是同一級別的嗎?」

柳智慧搖搖頭:「我沒那麼說,智者千慮也有一失。戰場上都是瞬息萬變的,不是按照既定的戰爭計劃,將軍就能指揮軍隊打勝仗。」

我高興的問:「你真願意幫助我嗎?」

柳智慧對我說:「你和我說說這個女孩子可以嗎?」

我說:「當然可以。」

我簡單的說了一下夏拉,我沒有說夏拉是康雪的表妹,只是說是我一個競爭對手的表妹,然後說了一下夏拉是被這個競爭對手安排到我身旁,做間諜來的。

柳智慧更關心的是夏拉是個什麼樣性格的人。

我告訴了柳智慧,她的父親早就拋棄了她和她媽媽,然後夏拉過年過節也不回家,就跟著自己表姐,為了奮鬥,借表姐的很多錢,她對她表姐言聽計從。

聽完后,柳智慧說道:「言聽計從,我看未必。」

我吃驚的問:「你難道說她不聽她表姐的話嗎?這不會啊!你看她餅乾嘛她就幹嘛的。還不言聽計從埃」

柳智慧笑笑,說:「你先問清楚她成長的經過,和我詳細說一說,我教你如何反精神控制她。」

我問:「你是說,她一直想控制我的?」

柳智慧說:「從情感上控制你,從心理上想讓你對她產生依賴,無法徹底征服你,也是激發了她的征服**。這麼說來,她對你的情感,更為複雜。她想從精神方面控制你,卻控制不住你。」

我說:「反控制她?聽著這個就很有意思,我能控制一個人的精神,特別是她,那就太好了1

柳智慧說道:「想讓一個人被你控制,基本是兩種辦法,一是威逼,二是利誘。但還有其他一個,就是精神依賴。在醫學上,精神依賴性又稱心理依賴性,是藥物使人產生一種心滿意足的愉kuai感覺,因而需要定期地或連續地使用它以保持那種舒適感或者為了避免不舒服。凡能引起令人愉快意識狀態的任何藥物即可引起精神依賴性。例如,毒品。而在國外心理學上,可以狹義的概括為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精神依賴。例如照顧兒女的父母,戀愛中的對象。假使你能知道對方精神心理最需求的是什麼,你能做到給她什麼,那她就很容易對你產生依賴性。」

我說:「好複雜啊柳老師。我實在聽不懂了。看來,你學的才是真正的心理學,我學的是背誦理解文章。」

柳智慧說:「我打一個比方,拿你來舉例。你知道你想要什麼嗎?」

我說:「我自己不知道。你知道?」

柳智慧說:「我可以分析一下你嗎?」

我說:「可以啊,也好讓我更加懂我自己。」

柳智慧說:「你保證不會生氣?」

我說:「沒關係,就當是學術討論,我生氣幹什麼呢?」

柳智慧說:「你在很短的一段時間,交往了很多的女孩子,你的感情生活相當的亂,而且還同時交往幾個女孩子,可是你從來不願意承認也不願意和她們說做誰的男朋友,因為你害怕,害怕自己失去了其他的人

,這麼說來,我認為你存在感情的人格障礙。或許你曾經失去過你的摯愛,對你造成了傷害,導致你對感情的不信任,對對方的不信任,無論是誰,你都不會再容易信任。你在強行樹立起自己堅強的內心的背面,其實就是你對害怕再受到感情傷害的恐懼。你這麼不顧一切的和多位女性同時交往,也是源於你內心嚴重的心理依賴,你想靠近對方任何一人,卻又生怕對方離開你。我想,你小時候也許父母並不在你身邊或者是沒有太多的時間照顧到你的情緒和情感需求,在你成長的過程中,一直到現在,都覺得自己非常的孤單,孤獨,所以,你嚴重的期盼和渴望有異性能溫暖你,你也特別的想要靠近她們,你不光是為了性,還為了你的心理需求。」

我小時候,有一段時間被送去親戚家裡寄宿讀書,在親戚家裡,人在屋檐下,親戚的家裡,他們忙著他們自己的孩子,我在他們家只感到冷冰冰,沒有溫暖,後來回來家裡住宿,父母說話少,忙著他們自己的農活,和我交流很少,我在家裡甚至也感覺不到家的溫暖,後來大了一點又去學校住宿,更是覺得自己孤獨。

我驚訝的看著她,她的分析,如同精密的手術刀,一刀一刀,割開我內心最深處,我甚至都不知道我有這麼嚴重的人格障礙,正如柳智慧所說,每個人都有心理疾病,只不過每個人的病不一樣而已。

可是讓我驚愕的是,她竟然通過這麼一點,能全部看透我從小到大生活的軌跡。

我說:「你真的是個神仙。」

柳智慧說:「你過獎了。恕我把話說完,如果我想讓你產生精神依賴,對我產生精神依賴,我會了解你所想要的,想得到的,我會給你。譬如,你一直所想依賴的對方的性,美貌,柔情,溫暖,然後適當的對你若即若離,從最初的吸引到最終的心理依賴,完成精神控制。此時,如果使用方法得當,就是讓你去死,你都不會抗拒。就像,你曾經依賴過的一段感情,她離開了你,你甚至想過去死,以結束自己的痛苦。」

我呼吸變得沉重,看著柳智慧,我感到非常的可怕,我想掩飾自己對她的恐懼,說:「我有點不太相信,你說如果分手了,我想死,那正常,可是你叫我去死,我未必願意去。」

柳智慧笑了笑說:「古代的皇帝和英雄中,為了女人,甚至亡國滅家的皇帝和英雄,少嗎?夏桀的妹喜,商紂王的妲己,周幽王的褒姒,最為突出的例子恐怕就是北齊後主高緯和馮小憐的故事吧。他們身邊難道沒有美女嗎?為什麼偏偏只對其中一個神魂顛倒?」

這些東西,都是歷史上的,只不過是舉例來的,那些皇帝們對她們產生精神依賴的事是真是假,現在誰都看不到了。可我所知道的是,我是對我前女友有過依賴,而王達,一直到現在,都還在糾結中痛苦。

我說:「那些人,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的是,我以前女朋友離開了我,我確實撕心裂肺甚至想死了。你分析我分析得都很對,照你這麼說,其實我也是可憐的是吧。因為從小就缺失情感寄託,所以才變得這樣吧。」

柳智慧淡淡的說:「可憐之人。」

她沒有說完後半句,必有可恨之處。

我紅了臉,半晌,我問她:「那你覺得,我該怎麼自救?」

柳智慧說:「人格障礙開始於童年、青少年或成年早期,並一直持續到成年乃至終生。沒有明確的起病時間,不具備疾病發生髮展的一般過程。人格障礙主要表現為情感和行為的

異常,但其意識狀態、智力均無明顯缺陷。一般沒有幻覺和妄想,可與精神病性障礙相鑒別。對自身人格缺陷常無自知之明,難以從失敗中吸取教訓,屢犯同樣的錯誤,因而在人際交往、職業和感情生活中常常受挫,以致害人害己。一般能應付日常工作和生活,能理解自己行為的後果,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理解社會對其行為的評價,主觀上往往感到痛苦。」

我問:「你能治得了我嗎?不讓我對女人那麼依賴?」

柳智慧看看我,說:「直接改變你的行為具有相當困難。無論藥物,還是心理治療等各種治療手段,效果都欠佳,醫療措施難以奏效。作為醫生,我與你只能通過深入接觸,與你建立良好的關係,幫助你認識個性缺陷之所在,鼓勵你改變自己的行為模式並對出現的積極變化予以鼓勵和強化。幫助你建立良好的行為模式,矯正不良習慣。慢慢來。」

我說:「你這麼說,我一下子都對自己絕望了。不過說真的,我覺得我現在這麼過日子,我還挺舒服的。呵呵。只不過被你這麼說一下,感覺自己真的得了什麼精神病,其實我不治療也可以的是吧?」

柳智慧不說話,看著前面,說:「以後你會好的。」

以後我會好的?

這話什麼意思,是我自己好,還是以後會有人能治好我,還是有個人能改變我?

是她嗎。

我看著她。

柳智慧說道:「聽你剛才說,過節過年,你說的那個女孩子,不回家陪自己媽媽過節,這麼說,她和她媽媽的關係,並不是很親密。」

我想想也是,連過年過節能放假了,都不回去陪自己媽媽,這都什麼人埃

柳智慧說:「她覺得和她母親相處,不舒服。她並不是很嚮往同自己母親在一起生活的日子。也許,她對自己母親,恐懼厭惡大於尊敬。」

柳智慧分析的這些,已經算是高深的心理分析學了。

我不懂這些,我只能聽。

柳智慧繼續說道:「你和她在一起,她經常說她表姐,卻極少談到她的母親,她對她母親甚至是冷漠。她沒有父親,卻反感和母親在一起,她的母親,一定是一個很強勢的讓她感到厭惡的女人。過年寧願和你在一起,也不願意回家,這說明,她自己也有著人格障礙。這是因為她從小就跟你一樣,缺少情感寄託,而且她的母親對她,可能也和你的父母對你一樣,並沒有給予她太多的關心和溫暖。她身邊很多優秀的人,她卻只想征服你,可見她的心理發育,也不健全。當然,我所說的這些,都是只能作為我自己的判斷和猜想。具體你要親自去調查,提問。」

我說:「沒想到,這麼點東西,說起來那麼複雜,可是我真的能做到嗎?我也真的想控制她,讓她對我坦白,她到底想要對我做什麼,是不是要害我。」

柳智慧說:「你先去調查吧,越詳細越好,完了再來找我。」

我退後一步,尊敬的對她說:「謝謝柳老師。」

柳智慧說:「不謝,我幫你也是為了我自己,你要是被人害了,我以後少了一個對我好的人。」

我笑說:「柳老師,就算人真的是自私的動物,這麼自私的想法,你自己知道就好,幹嘛非要說出來埃」

柳智慧說道:「哦,這是我犯的低級錯誤。我應該說,不用謝,我幫不到你什麼,舉手之勞。」

我舉起大拇指,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