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11章 徹底的控制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1章 徹底的控制她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看來,我要好好和夏拉聊聊,她從小的成長經歷,好讓我,徹底的控制她。

幸好有柳智慧。

幸好,幸好。

可偏偏這麼一個人,我接觸她得到她的幫助感到幸運,可是我又對她非常的恐懼。

她真是一個可怕的人,正如她所說,她可以利用她所學的知識,整死我。

我不禁想到徐男曾經對我所說的:據說柳智慧殺了好幾個人,才進來的坐牢。

難道這說的是真的嗎?

下班后,我出了監獄外面,我想去找夏拉。

我要好好研究夏拉。

我要控制她,將她為我所用。

雖然這可能很難,可我想要試試,不僅是我想知道我想要知道或者得到的東西,我更好奇的是,如果真的按照柳智慧所說的去做,真的能控制得了一個人嗎?

走出了監獄外面的大門后,我看到朱麗花在等著誰。

估計又是等著她那個開豪車的男朋友來接吧,我走過去,說道:「花姐,別等了你男朋友估計跟別的女人跑了。你跟我坐公交車去我家算了。」

朱麗花一看是我,沒好氣的說:「滾去死。」

我嬉皮笑臉靠過去:「花姐,你看我們真是有緣分,經常下班就出來見到,相請不如偶遇,我請你吃飯怎麼樣?」

朱麗花不理我,拿出手機打電話。

靠,真是自討沒趣,算了我走了。

正要離去,一輛車停在我面前,後面又來了一輛,是兩輛,前面那輛停在我面前,後面那輛停的遠一點。

是一起的嗎?

正要走的我多嘴的對朱麗花說道:「花姐,你有錢男朋友又來找你了埃真是幸福。」

朱麗花說道:「快點滾。」

我嘿嘿笑笑。

可是,車上的那個男人下車后,馬上到我面前,恐嚇我道:「我警告你少招惹她1

我看著朱麗花男朋友,我心裡有些不爽,老子就是要和她打情罵俏你怎麼了,你有種自己看好點她啊,來恐嚇我幹嘛。

可是我怕和他吵了之後,也許會給朱麗花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算了。

我默默的,掏了一支煙點了起來。

然後打算走人。

誰知那傢伙又站到我面前,威脅我道:「我警告你離她遠一點!否則,有你好受1

他媽的老子和哪個女的玩得好一點,都被她們的男人這麼威脅,這也太噁心了。

怎麼就那麼沒品位,像我,我談的女孩,誰誰誰都可以去撩,撩到的算他厲害,得不到的也本來就不是我的。

女人的心本就是去控制不來的。

我不理他,往前面走去,後面那個車子車窗降下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出來:「你小子得罪的人還真不少。」

是一輛奧迪,上面的人是賀蘭婷的前男友文浩。

我對他說:「關你什麼事?要我說,是你們自己沒本事,留不住自己的女人,就別怪別人挖牆腳了。」

文浩點了一支煙,異常文雅的說:「你說得對,蒼蠅不叮無縫的蛋。你呢,你也不過是婷婷用來氣我的一個過渡品,你當真以為她會看上你這樣的傢伙嗎?我要搶她回來。」

他還遞了一支煙給我,我晃了晃手上的煙:「謝了,我這裡有。但願你早點搶她回去,祝你成功。再見。」

他笑笑,「不需要你的祝福,我會的。」

這兩個傢伙都來等女朋友

來了。

不過不知道賀蘭婷理不理文浩。

心裡有點不舒服,看著平日和我玩得那麼好那麼親密的女孩是人家盤裡的菜。

邪惡的祝願賀蘭婷最好不要理文浩。

回到了青年旅社,我躺在床shang看監控,康雪兩姐妹依舊沒有回家。

手機倒是有麗麗的未接來電,我給她撥打電話過去。

麗麗和我聊了一下,說了一些想我之類的話,問我想不想她,我都沒空想她,這段時間太忙,忙到人累,心也累。

哪還有空去想她找她。

我說:「我好累啊這段時間太忙了。」

麗麗說:「我也累,已經上班了。」

我隨口道:「你那上班就是叉開雙腿躺下,還累埃」

說完后才覺得自己失語了,急忙改正:「不是,我是開玩笑的。」

麗麗那邊氣得哼了一聲,不說話了。

嗯?她們上班了?意思說,酒店重新開業了?

我急忙問:「你們酒店已經重新開業了嗎?」

麗麗不高興說道:「我以後什麼也不告訴你。」

我說:「好了好了,我說錯話了啊,不好意思別生氣埃你告訴我,你們酒店是不是重新開業了啊?」

麗麗說道:「道歉一點誠意都沒有,我不接受你的道歉。」

我只好說道:「好吧,那我這些天有空,請你吃飯道歉好嗎?」

麗麗說:「好勉強的樣子。」

我說:「不不不,不勉強啊,我很高興和你出來一起吃飯。其實我有時候也很想你的,早就想去找你了,可是一直沒有空埃就周末,你看怎麼樣呀。」

麗麗說:「騙我你。」

我說:「周末找你。你快告訴我,你們酒店開業了嗎?」

麗麗說:「我們酒店開業是開業了,可是夢柔酒店不經營了特殊行業的生意。」

我奇怪的問:「那你從良了?干服務員去了?」

麗麗怪道:「你怎麼老是這麼說我,好像我很壞一樣。」

我心裡說,你都干這個行當了,你還不壞啊,你難道純潔得比純凈水還純了。

我說:「不壞不壞,在我心中,你都是最好的。那你每天去上什麼班?」

麗麗說:「老闆收購了對面的一家不大的酒店,我們已經轉到了那邊。」

我看著窗外的夢柔酒店和雲天閣,問:「雲天閣?」

麗麗說:「不是的,是斜後面那裡,老闆娘改成了夢鄉酒店。」

我的視線從夢柔酒店望過去,果然,不知道什麼時候,之前的那家叫什麼酒店的改成了夢鄉酒店。新的燈箱招牌,在夜空中發光,色彩甚是光燦。

麗麗說:「老闆在兩個圍牆之間,挖了一個通道,平時我們從這裡過去上班,都是走的地下通道,如果發現有人來查,我們就躲進地下通道里。」

我靠,還有地道戰這一招。

真是狡兔三窟啊,這樣一來,就算怎麼突擊檢查,都很難大規模查得到他們酒店涉黃的證據。

如果大規模突擊檢查,酒店方就會把她們藏起來。

而如果只是一部分人上齲現場同時抓不到很多涉嫌mai淫交易的人證,那只是抓住個別幾個,酒店方完全可以說這是個人行為,與他們無關。

麗麗是這麼跟我說的。

我說:「你們老闆的腦子,也不是一般的聰明了。」

麗麗說:

「她是個好人,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老是覺得她是你的仇人。」

彩姐組織黑社會,mai淫團伙,這能叫好人嗎?

我靠,她都能叫好人?

我聽到麗麗這麼說,我真是擔心麗麗反了我,把我秘密調查彩姐的事情告訴了彩姐。

那如果彩姐盯上我,查了我身份,我真是被五馬分屍了。

我忙說道:「其實我已經不懷疑她了,根本不是她。而是別人。在雲天閣做部門經理的一個女的。我懷疑錯了人。」

麗麗高興說道:「我就說你肯定懷疑錯人了,彩姐這麼好,不會是彩姐的。」

我心裡暗暗想,這傢伙,如果我繼續讓她查彩姐,搞不好真的告訴了彩姐。

彩姐真是大能量,把手下的人都收服得服服帖帖。

這麼厲害的人,偏要走邪魔外道,真是想不通。

和麗麗隨便又聊了一下,我掛了電話。

好久沒看小鎮上的視頻監控了,我調出來看了一下,發現那輛監區長和康雪的銀色的轎車,這段時間來了兩次,都是停放在街尾那裡,然後她們徒步進了小巷子,十有**是去了夢柔酒店的。

我猜想,她們兩是幫著彩姐操控經營著這酒店埃

可是她們本身是風馬牛不相及的,為什麼能走到一塊去呢。

正在想著的時候,手機響了,是夏拉的。

撒嬌說:「你說好下班來找我的。」

我說:「我只是說可能去,沒有說必須,肯定。」

夏拉說:「可我想你了,你來嘛,我做菜給你吃。我現在就去買。」

我說:「算了,等下才知道去不去,我有點累。」

夏拉只好說:「那我等你電話好了。」

掛了電話。

我心想,媽的如果我能控制夏拉,是不是也能控制彩姐,是不是也能控制其他的女人啊,例如賀蘭婷什麼的,那就太強大了。

可哪有那麼容易呢。

夏拉我都還只是在做實驗。

聽說彩姐重新開業了,也許彩姐還經常去那個小酒吧坐坐,我倒是想去會會彩姐,最好也能問出她成長的一些經歷什麼的,然後控制她的精神。

這聽起來有點天方夜譚。

可是想到彩姐那深紅的唇彩,剛強的性感,我有點蠢蠢欲動。

彩姐是一個能勾起男人征服**的女人。

我不喜歡賀蘭婷那樣的,賀蘭婷有點不像人,柳智慧更是不接地氣,可是彩姐,不知為什麼,看著她,就很有上她的衝動。

男人也許真的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

我想去找彩姐,所謂的查探消息,也許只是借口。

我想上她才是真。

我突然感到有點不可思議,自己是不是喜歡彩姐了埃

媽的那估計會完蛋,我在房間里徘徊,到底去不去的好,小心玩火zi焚。

我想找一枚硬幣來扔,可是沒有硬幣,算了用手機吧,把手機扔向空中。

正面就去,背面就不去。

結果掉下來床shang,是背面。

不算,因為掉下來滾動了兩下,再扔了,還是背面。

靠。

五局三勝,再扔了三把,居然全是正面。

老天都讓我去。

我內心本就想去。

這個點,坐車到彩姐所在的清吧,應該剛好她來了。

我下去坐了車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