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12章 這次不讓你跑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2章 這次不讓你跑了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到了那裡后,進了清吧,卻沒有彩姐的影子。

清吧裡面做了兩桌人。

可能還太早。

我坐在了平時彩姐經常做的那個桌子旁邊。

點了兩支百威。

喝了一會兒后,還是不見彩姐。

我手機響了,以為又是夏拉打來的,看看,卻是朱麗花打來的。

她找我幹啥。

我接了,沒好氣的說道:「想幹什麼呢花姐。」

朱麗花說:「是不是還在為今天的事情生氣呀。」

我說:「沒,那種小事,我怎麼可能放在心上。祝福你啊有對你那麼好那麼疼你那麼怕你丟了的男朋友。」

我是冷嘲熱諷的說的。

朱麗花問我:「聽你的語氣,好像不是真心祝福吧。」

我說:「怎麼不真心啊,你打電話來,想幹什麼?小心你男朋友看見了,找你揍一頓。」

朱麗花說:「不會,他會揍你,不會揍我。」

我說:「沒關係,他那身板打不過我。」

朱麗花說道:「他也是當過兵的。」

我說:「原來你們是軍婚埃那又怎麼樣,當過兵我也照樣騎在胯xia,例如你。」

朱麗花明顯不懂騎在胯xia的另外含義,說道:「他隨便叫一群戰友。你能嗎?」

她這是有點小看我的意思埃

我說:「我怕什麼。記得有一次我被十幾個人圍攻,不過他們怎麼也不能把我打趴下,你知道是為什麼嗎?因為他們把我綁在電杆上打的1

朱麗花抑制不住自己的哈哈大笑起來。

笑完了之後,我說:「有那麼好笑嗎?」

朱麗花問我道:「你在哪裡啊?」

我說:「在外面,喝咖啡聽歌。」

說著喝了一杯百威。

朱麗花問:「怎麼像是在酒吧?」

我說:「你要來陪我嗎?我會灌醉你,至於後果,你懂的?上次沒有把你給就地正法,這次不會讓你輕易逃脫了。」

朱麗花罵道:「你趕緊去死。」

有人碰了碰我的肩膀,我回頭過來,是服務員,我把電話拿開,問他什麼事,他說:「有一位女士,請你去202包廂。她說她是經常坐在你對面那一桌的。」

是她。

彩姐。

我急忙對電話里說:「花姐我有事先忙了,你沒事幹你找男朋友聊天去。」

朱麗花說道:「今天的事情,他有點表現太過,你不要放在心上,我也說了他幾句。」

我說:「沒關係的,改天你請我吃一頓大餐,我就真的沒關係了,我這個人不會記仇,特別是請吃飯了之後。」

朱麗花說:「那你去忙吧,有女士等你張騙子。」

靠,她在那頭都聽到了。

我不管她,掛了電話。

跟著服務員走上樓上包廂。

樓上有包廂,在包廂就可以看到下面。

原來,她今天,是坐在了上面。

她是和幾個朋友在一起的,今晚來的,不止她一個。

裡面包括她在內兩個男的四個女的。

加上我,就是三個男的。

可我

深深的知道,我並不算是他們其中的一員。

他們年齡都是三十多這樣,衣著光鮮亮麗。

光看她們放在旁邊的包包,一派名牌。

雖然我沒用過什麼奢侈品,但是我知道以前讀書的時候,很多女生特別是很多愛慕虛榮的女生,用很多的假奢侈品。

lv,也就是路易斯威登。

古馳。

香奈兒。

其他的牌子不懂,但是這兩三個牌子的字母標誌,還是一眼就能看得出來的。

彩姐坐在她們的最中間,看著我。

她見我進去后,走過來,請我坐下。

彩姐對我笑了一下,伸出芊芊玉手,柔滑的手,拿著酒杯給我倒酒:「我見你一個人在下面喝酒,冒昧叫你上來一起喝一杯。不介意吧。」

我急忙搶過酒杯和酒瓶說:「我自己來就好了。你不要客氣。」

一瓶紅酒。

我看著這裡,說:「我沒想到上面有包廂。」

彩姐說:「這是老闆自己招待朋友的地方,不輕易把包廂給別人。」

她這話的意思是說她是老闆關係很密切的人。

彩姐端起酒杯:「敬你一杯。」

我看著她,問:「要喝完嗎?」

她輕啟朱唇:「那就喝完吧。」

她的眼睛這麼看著我,非常的妖冶,五官也精緻,性感的嘴唇閃著紅色的唇膏的光芒,皮膚白玉無瑕,這麼看,她甚是聖潔。

我看著她,有點眼暈。

彩姐是一個很耐看的漂亮女人。

彩姐似乎並不打算把她的朋友介紹給我,而是和我攀談著。

當然,我對她最好奇的莫過於是她如何從一介窮女流,混到這麼千人之上還是這個行當的過程。

可我當然是不會敢開口問的了。

我又倒了一人一杯紅酒,搖了搖紅酒杯問她:「我雖然不懂得品酒,可是也喝過挺貴的紅酒,這個酒,應該很貴。」

我說的是實話,我在賀蘭婷那裡喝過不止一次好的紅酒,還有康雪的家裡。

彩姐說:「這是法國波爾多產的,有些年頭了,市場價也要三萬多吧。」

我大吃一驚:「那麼貴1

彩姐看著我問:「你不是說你也喝過嗎?」

我說:「我喝的那個幾百,一兩千的最多。而且還只是幸運的喝了幾次,可是我沒有喝過那麼貴的。」

這真的是嚇了我一跳,一瓶紅酒吧,你至於嗎那麼貴。

彩姐笑了一下,她的笑容相當魅力,有威嚴,卻更像是平靜的海面,微風拂過,只是一絲漣漪,接著馬上恢復風平浪靜。

這樣的海,如果驚天駭浪起來,那是相當的可怕。

彩姐說:「放心喝吧,給了錢的。」

我說:「唉,這有錢就是好,一瓶紅酒就幾萬塊錢,跟幾十塊的口感是好了一些,可是那麼貴也太誇張了。不過人啊,掙錢來幹什麼那麼多。是我我就拿三萬來買幾百瓶喝還好點,喝一整年都喝不完。」

彩姐說道:「每個人想法都是不一樣的。等你走到了你想要走到的階段,你就會更想網上爬,人的**是無止境的。」

我問:「**?無止境?是追求金錢的**吧。」

彩姐說:「對,你也可以理解為金錢,也可以理解為事業。」

我自言自語說:「是啊,追求金錢的**,有了錢多麼的好。」

彩姐說:「對很多人來說,金錢是檢定一個人的生存價值的標準。你生存價值有多高,取決於你能掙多少錢。」

我鬱悶的說:「那我沒什麼生存價值了,我乾脆早點結束生命死了算了。」

彩姐笑了笑,說:「你還年輕,機會還有很多。好些日子沒見你來了。今晚怎麼突然來了?」

我說道:「我今晚突然很想出來喝酒,你呢?經常來嗎?」

她微微點頭,說:「還好。心情好的時候比較喜歡來,心情不好就不想來。」

對,她的酒店被關了,心情怎麼可能好的起來,而現在,重新開業了,她自然高興。

我其實想套話,想知道她是怎麼做的起來,小時候是怎麼樣的經歷。

可是當我一說到這樣沾邊的話題,她就扯到別的地方。

似乎是知道我的意圖似的。

再一次試探中,我假裝無意中問了她為什麼能年紀輕輕的就能做到這麼成功。

彩姐說道:「我也是靠別人幫忙。」

我看著對面的兩男三女,我怎麼越看越感覺這兩個傢伙像是出來賣的。

一口一個什麼姐的,還撒嬌,還讓幾個女人到處亂碰亂摸。

我皺起了眉頭,媽的我會不會被人也當成鴨zi了。

彩姐問我看什麼。

我說:「唉,這樣不好吧。」

彩姐說道:「怎麼不好?為什麼不好?」

我說:「幾個女的,出來外面找這樣的人來陪酒,這樣不是很好吧。」

彩姐說道:「照你的意思,男的就可以出來外面和別的女孩喝酒,而女的,就不可以了是嗎?」

我擺擺手說:「不是,當然不是。只不過覺得一個女的找這樣的人來玩,影響不太好啊如果給親戚朋友知道的話。」

彩姐說道:「男人,和女人,難道不一樣嗎?都一樣,而且都一樣的需要對象,這不光是和事業,還需要有朋友親情,還有自己。你說的影響,影響的是誰?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我笑笑,不想和她爭論,因為我們兩個站在的立場本身就不一樣的。

彩姐逗趣般的問我道:「你進來了酒吧之後,坐在那裡似乎心不在焉的。是不是在找我?」

我忙說道:「當然不是,我就是好些日子沒有來,想過來坐坐。喝點東西放鬆一下。」

彩姐盯著我,那雙眼睛,我竟然感到很是勾魂奪魄。

喝了一點酒有些燥熱,我想象著如何脫掉她那件優雅的外套,然後和她睡覺是怎麼樣。

彩姐看著我這雙色迷迷的眼睛,她當然也知道了,就問我道:「你老實說,覺得我像你阿姨還是像你姐姐,我這個歲數?」

我看著她的臉,說:「你不老,做妹妹吧。」

彩姐撲哧笑出來,「做妹妹。乾妹妹還是親妹妹?」

我一聽到這個話,也哈哈笑了出來。

彩姐嚴肅了,說道:「做弟弟還差不多。」

我說:「我呢,不想認你做姐姐。做一對朋友,挺好。」

彩姐微笑說:「那自然是最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