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13章 她的處世哲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3章 她的處世哲學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彩姐的微笑,如此的迷人。

我注視著她,有點看傻了眼,真的是性感,很容易勾起男人的征服的**。

在看她的那雙勾魂奪魄的雙眼時,我開始幻想她不穿衣服的樣子。

彩姐盯著我,我頓時知道自己失神了,急忙端起酒杯:「喝酒,我敬你一杯。謝謝你叫我來喝酒。」

彩姐輕輕和我乾杯,喝了一口,問我:「你會唱歌嗎?」

我尷尬的笑笑,說:「我很少來這樣的場合。」

彩姐問:「像你們這樣的年輕人,經常來唱歌才是吧。」

我說:「呵呵我那時候讀書的時候就窮,當然現在也窮,就自己做其他事,沒有什麼時間來參加這樣的娛樂活動。也來不起。」

彩姐輕輕哦了一聲。

我說:「這裡的消費很高,所以平時我下班后也就是在下面喝喝酒。呵呵。經常見你來,你一定經常來吧。」

我試圖講一些自己的虛假的成長經歷,然後套出彩姐的成長經歷。

彩姐微微抬頭看我:「也算吧,我以前剛工作的時候也和你一樣,後面慢慢的條件就好了。條件好了以後,有了時間,下班也沒有地方去,就在這裡散散心,偶爾邀約幾個朋友。」

我說:「嗯,是的,會好的。那這麼說,你以前的條件也不是很好?」

彩姐說道:「不算好。很差。從農村出來。」

她並不太想說她的曾經。

我有點不知怎麼問下去。

不管了,照樣問吧:「那你都做了什麼工作,然後條件好起來,開了那麼好的車,能傳授我一點經驗嗎?」

彩姐說:「我啊,我能有什麼經驗。我只能告訴你,做人要大方,要懂得施恩,先給別人好處,當你有需要幫忙的時候,別人才會幫你。別人的困難你要幫。這樣子,當別人有了好處,也就會想到了你。」

我點著頭,說:「這樣子。那我懂了這一點。」

這就算是她的處世哲學嗎?

簡單易懂卻難以做到。

我還是想套出她的成長過程,於是就問:「你以前很窮?」

她說:「很窮,是你完全想不到的窮。」

她看起來就要說下去,一個女的叫她:「彩姐!玲姐說我們一起玩點喝酒的遊戲,不要光顧著聊天嘛。」

彩姐說:「不好意思冷落你們了。」

彩姐對我邀請道:「我們一起過去玩玩。」

為了更快的融入她的世界里,我答應了。

玩骰子,就比大小,我的運氣很差,老是搖了墊底,喝得有些暈。

原想著等下還有機會能和彩姐聊一聊,結果我喝了差不多吐了,她們還在開心著,我只好說去衛生間,就逃了出來。

頭有些暈,不是喝不了酒,而是喝了太多。

老是我輸。

剛才彩姐還想幫我喝兩杯,我想,她可能對人真的很好,懂的關心別人。

可為什麼這樣子的人,走上了一條這樣的路呢?

或許真如柳智慧所說,是人就會複雜,正如很多人格分裂的人一樣,都有兩面性。

甚至很多人,一面是魔鬼,一面是天使。

我在洗手間洗了一下臉,手機一直響著,我拿出來看看,是夏拉的。

這傢伙還煩死人了。

接了電話,問怎麼了。

夏拉似乎喝醉了:「你在哪兒嘛。電話也不接。」

我說:「我在外面,跟朋友喝酒。」

夏拉說:「你過來找我扶我回去好不好?」

我問:「你是不是喝醉了?」

夏拉說:「出來應酬了一下,他們喝白酒,我喝了一杯,我頭好暈。」

我說:「自己先回去,等下再說。」

我掛了電話。

結果回到包廂,發現包廂已經沒有了彩姐等人的蹤影。

我奇怪的去找了服務員,服務員說她們已經走了。

已經走了。

靠。

就這麼走了。

我出了酒吧外,是的,剛才停放在門前的那輛大大的商務車已經不見了。

她也許又有什麼事去處理,已經走了。

今晚的計劃,泡湯了。

手機又響了起來,還是夏拉的。

我靠煩死人了。

可我轉念一想,這也許還是一件好事,柳智慧不是說精神控制嗎,什麼依賴性嗎。

我是不是能控制了夏拉。

其實柳智慧和我說這些,我完全聽不懂,就好像我可以理解煤氣罐燃氣使用煤氣有火可以煮飯煮菜,可是電磁爐也沒有火,什麼也沒有,就這麼一放在電磁爐就可以做飯做菜,我曾經問過電工維修的一個同學,他解釋了半天,我自己也搞不懂。

還有,我會使用手機打電話,可是我無法理解電子通信的信號,然後找了一個電子通信工程的同學問了半天,到後面也搞不懂到底什麼意思。

現在,彩姐已經走了,我可以過去夏拉了。

我問了她地址,然後打的過去找她。

她在一家中餐夜宵店吃的,我過去的時候,她在門口等我。

看到我,她上來抱住了我。

她真的是,酒味比我還重。

濃烈的白酒味道。

她迷迷著眼睛看看我:「老公,你不在,他們欺負我,讓我喝白酒。」

我靠喝醉了我都成了她老公了。

看著撒嬌的她,我說:「走吧回去。」

她攙著我的手,緊緊貼著我和我去打車。

攔了一部計程車上了車。

上車后她躺在我懷中。

我說:「喝不了白酒,就不要喝。」

夏拉說:「我也不想喝嘛,可是那個人說那個旁邊的是什麼網路公司的老總。說是如果我願意和他喝一杯白酒,他就幫我免費在同城網上做我們公司的廣告。」

我問:「然後呢。」

夏拉說:「然後喝完了他又耍賴,說要我再喝兩杯,一年免費的廣告。我就不理他,也受不了,就去衛生間吐了。吐了就好多了。」

我靠這都什麼人。

連弱小女子都騙,還如此騙的不要臉。

我說:「這種人就該找人在外面等著他揍他一頓。」

夏拉拉了拉我:「你在為我受欺負的事情生氣呀。」

我說:「不是。這種事發生誰身上我都生氣,這種人就是欠打。」

夏拉高興的說:「你就是為了我生氣,要不然你怎麼不為路人生氣呀。」

我說:「行吧。」

我想要開始套話。

就問道:「你一個女的,生意嘛,能做得了就做,做不了就不做,非要那麼拚命幹什麼。況且你隨便找一份工作,一個月幾千上萬都不是很難。再說了,就算你不工作,你做的那兩家公司,一個月就算收入沒那麼多,也能夠你用的,不是說陪人家喝酒才有生意做,所以何必那麼委屈自己。」

我在安慰她,先讓她放開心扉。

她看看我,起來在我臉頰上親了一下說:「你在關心我。」

我說:「你說你一個女的,掙那麼多錢來幹什麼,反正你表姐都很有錢了。你想要錢,可以問她要埃」

一聽到這句話,夏拉的臉色微變,說:「我總不能老是問她要。我表姐,什麼都是我表姐。」

這話什麼意思?

我馬上問:「不是嗎?你表姐對你不好嗎?你沒錢了她給你,你上學她給錢,交學費。」

夏拉有些氣憤的說:「什麼都是我表姐,好像我就很沒用一樣。」

我說:「我沒有說你沒用埃我還希望自己有個像你一樣的好姐姐,沒錢了給我用,多幸福。」

夏拉坐起來了,手離開了我的手,說:「可是我覺得不幸福1

我看著她如此認真的樣子,想到柳智慧對我說的,康雪夏拉兩姐妹未必是很好的,夏拉未必會對康雪言聽計從。

我循循善誘的問道:「怎麼了?你這樣子不幸福,還有誰幸福呢?你看你,那麼好的表姐幫著你,讀書給錢,給生活費,然後你創業也給錢,我想,你以後就是買房買車結婚,你表姐都不會吝惜的給你買。當然,假如是她有很多錢的話。」

夏拉突然語氣堅硬:「我才不要她幫我買。」

我說:「哦我懂了,你怕花她的錢,你心疼她,是嗎?」

夏拉說:「我自己會掙。」

她的語氣,越來越有敵對的味道。

她怎麼突然間變得這樣。

我試圖牽她的手的,她卻拿開了。

我伸手去摸她的頭,我記得,摸她的頭,她會顯露出十分溫順和享受的樣子。

果然,摸了幾下她的頭,她看著我,從嚴肅的面情慢慢變化為溫柔的模樣,接著,又依偎進我的懷中。

我繼續撫摸她的頭說:「你表姐是個好表姐。」

我還是在試探,通過剛才的試探,我發覺只要這麼誇她表姐,她就突然劍拔弩張,以前從來不會有這樣子,是不是喝酒了,她想到了最近她表姐哪裡對她不好的事情。

夏拉在我懷中,說:「我表姐對我好,可是我就是不舒服。總覺得她是一座山,死死地壓著我。」

我奇怪了:「為什麼這麼說?」

夏拉說:「我爸爸是入贅到我們家的,很小時候,我那沒良心的父親,看上了別的女人,就拋棄了我媽媽走了,家裡只有外公和媽媽,媽媽不得不出去外省打工養我。我就跟著外公一起生活,從五歲開始,到初中,我一直跟著外公,媽媽出去外面打工就很少回來。只有在過年過節才回來,媽媽雖然掙錢給我和外公做生活費,可是每次回來,就對我說,你看你表姐考的多好的成績,多麼的優秀,又拿了什麼獎,考上了什麼大學。我的成績很差,媽媽不想讓我讀書,就想讓我在中學都不讀了跟著她出去外面打工掙錢自己養自己。我不願意,媽媽就罵我,說你表姐又考了什麼好成績,進了哪一家單位,多麼的光榮,你看你,真是像你爸爸一樣爛泥扶不上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