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16章 對她的好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6章 對她的好奇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先在外面吃了東西,然後等到了點,我進了那家酒吧。

進去后,如往常一樣,我只點了兩瓶百威,這邊消費也不算很高吧,但至少不低。

兩瓶百威可以吃一頓肯德基。

或者一頓麥當勞。

雖然我很少吃過,但吃起來挺不錯,比大學食堂的牛肉麵好吃。

那個男服務員走過來給我上酒時,一個不小心就摔在我跟前,我急忙扶住了他,然後伸手抓住托盤上的兩瓶啤酒,還好,沒摔。

我扶起他:「沒事吧。」

男服務員起身來,看著腳下,說:「謝謝你,差點摔倒,沒事。」

然後他又在找什麼。

我問他找什麼,他說找丟了的找補給我的錢。

錢是放在托盤上的,一個趔趄后差點摔倒那錢就隨之飄落在地上了。

他緊張的找了一會兒,找到了那幾十塊錢。

我看這傢伙,估計也是怕找不到錢,自己賠錢了,雖然幾十塊不算多,只不過,說起來像我剛出校門去寵物店工作的時候,幾十塊錢,對我來說真的很多很多了。

每天都要緊衣縮食的,一塊錢都不敢亂花。

也是有一次,有個傢伙付錢給我,我給狗兒洗了澡,原本需要他自己去櫃檯給錢的,他就給我去開,我去櫃檯開了錢,拿著錢走回去找錢給他卻發現在手上的錢不翼而飛,不多,六十多塊,可是我身上只有三十塊錢,賠都賠不起,而工資還要一個星期才發,我直接就慌了,還好後面是在凳子下找見了。

是我自己顧著和別人說話,幫別人拿了東西,錢就不小心掉凳子下去了。

從他身上,我看到了曾經我自己可憐的影子。

等服務員把錢找見后,給了我,我拿出了五十給他:「謝謝你。」

他急忙拒絕:「先生,我們這裡不需要小費。」

我直接放進托盤上:「沒事的。」

他說了謝謝,然後拿著錢放進口袋,走了。

如柳智慧所說,人做一切,都是自私的為了自己的。

我給他錢,實際上是在可憐曾經的自己。

不過,沒一會兒后,我就得到了報恩的回潰

我在無聊的東張西望看外面,彩姐今天為何這個點還不來。

那個剛才我給小費的服務員過來我這邊,對我輕輕的問道:「請問你是不是在等那個平時坐在這個桌的女人?」

他說的是彩姐。

彩姐經常來,無論是新來的還是老員工的,這裡的人都認識彩姐。

我說:「是埃難道她今晚不來了嗎?」

他說:「我不知道埃」

我奇怪了:「那你來跟我問是不是等她幹什麼?」

他低聲對我說:「我是覺得,你最好還是不要和她靠近,招惹她。」

他看起來是善意的,好心的提醒。

也許他們大概都知道彩姐什麼身份,就算不知道是不是黑幫老大,至少也知道彩姐和黑幫有關,不是好惹的。

我問道:「謝謝你的提醒,為什麼這麼說呢?」

服務員說:「她叫

彩姐,你知道的吧。有一次,有一個來這裡的,是那種專門做那種的男的。就是做鴨的。他看見彩姐穿的用的都是奢侈品,就故意接近了彩姐,然後追到了她,和她好像有了關係,可是這個男的,想要勒索她,就偷拍了他們做那種事的照片,說如果不給他多少錢,他就把照片到處發,結果那男的被人砍死了。在街頭。被抓了幾個小混混,說這個男的欺負過他們,可很多人都說,是彩姐找人做掉了那個男的。所以,你不要靠近她的好。」

我笑了笑,說:「謝謝你,不過你跟我說這些,你不怕死嗎?」

他急忙說:「希望你為我保密,我是覺得你人挺好的,才跟你說這些的。」

我拍拍他的肩膀說:「沒事的,放心好了。我自己有分寸,我也不會對任何人說起的。照我說來,這個男的死有餘辜。」

他嘆氣,說:「那你自己小心。我去幹活了。」

看來,彩姐說的那句話真挺對,要懂得施捨,對別人有恩,別人才會回報你,對你好。

彩姐在他們的眼中,是一個黑幫的危險分子,他們不敢接近。

我當然也不想和她接近,可是,除了她身上那份獨特的性感魅力,勾起了我的征服**,還有就是,我想從她身上得到我想知道的一切。

好奇真是害死貓。

除了秘密查探辦事,還有就是好奇。

她一個女流之輩,如何玩得轉那麼一個大黑幫幫派和幾個大酒店的。

而且康雪這些厲害的人,又怎麼甘心情願為她所用呢。

「你在想什麼?」一個清脆迷人的聲音響起。

我扭頭過來,是彩姐,她坐在了我這一桌的我身旁。

我笑笑說:「你來了啊,沒想什麼,在想你什麼時候到。」

彩姐問:「是嗎,想得那麼入神?假的吧。」

我說:「你又不是我的蛔蟲,你怎麼知道是假的?」

彩姐說:「少噁心。今天喝點烈酒怎麼樣。」

看起來她的心情相當的不錯。

是的,她臉上洋溢著迷人性感微笑,她穿了一件紅色的外套,更顯得皮膚白皙。

我問道:「烈酒?什麼烈酒?」

彩姐說:「伏特加,俄羅斯伏特加。」

我說:「干喝嗎?」

彩姐說:「你能不兌飲料喝?」

我說:「不行,昨晚喝的那點啤酒,我都要去吐了。」

彩姐笑笑,「那就一瓶伏特加,兩瓶紅茶兩瓶綠茶。昨晚我們有事,就先走了,沒和你說。」

我說:「沒關係,反正再喝我也吐了。」

彩姐靠近我,盯著我問:「真的沒關係?我不辭而別,心裡難道沒有不舒服?」

我反問她:「走就走了,哪有什麼不舒服。」

彩姐問:「就沒有什麼捨不得啊?」

原來她問的是這個問題,看來,我放長線釣大魚,初見成效。

從一開始,我就放長了線,慢慢的釣著她,過去了那麼久,她才慢慢的上了鉤,不過只是上了一點點鉤。

只不過,才是一點點而已,戰鬥尚未勝利,同志還需努力。

我喜歡美女,喜歡錢,喜歡所有人喜歡的共同的這些。

喜歡著夏拉,喜歡著謝丹陽,喜歡著朱麗花,喜歡著柳智慧。

還有喜歡著彩姐。

可是,每一個,都比我強了不止幾個檔次,所以,我要搞定她們,就不得不需要手段。

也有很多搞不定的,例如朱麗花柳智慧這些。

我和彩姐,漫無目的的聊著,從堵車開始,聊到哪個城市漂亮,然後從哪個城市漂亮,聊到嚮往哪個國家的生活。

彷彿我兩早已經是認識很多年的老友,開開心心的聊著。

當然,這一切,都是我設置的圈套陷阱,我在嘗試著讓她打開心扉,讓別人打開心扉的最好辦法,就是順著她,贊同她。

我故意往家庭條件上扯:「唉,說到出國,還說什麼投資移民,動不動就幾百萬,我們這些小貧民,也只能想一想而已了。」

彩姐糾正我道:「想是想,可是,如果真的想要實現夢想,必須要親自去努力付出,只要去努力,就有成功的機會。如果只是想想,想一輩子到死都出不去。」

我說:「說是這麼說,可就算去努力,也成功才行埃那麼多人想有錢,可真正成功的人又有幾個,我認識那麼多心比天高的人,基本都庸庸碌碌的,平凡的過著日子,不服不行埃」

彩姐不同意我的說法:「你才幾歲啊,還沒去嘗試,就想心甘情願隨波逐流了啊?看不起你這樣的,還是一個年輕的男人。」

我說:「我的優勢是年輕,可是你看吧我除了年輕,就什麼都沒了埃每天上班下班,朝九晚五,想做點其他,又不知道做什麼,也許辭職就要等餓死。唉,感覺都沒路可走。」

她怎麼還不聊到她的成功史?

正想著,彩姐嘆氣后,說:「讓你聽聽我的故事吧。」

她真的在我的有意引導下,開始說她的歷史,我掩飾住自己的興奮,然後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假裝不想聽的說:「也許每個人都不一樣,你這麼做可以成功,我這麼去做就未必成功。成功需要很多因素,人的能力因素,還有機會,還有運氣。兩場球賽就算比分是一樣的,但是過程都不會是一樣的。」

彩姐打斷我的話:「你可以先聽我的故事嗎?我的起點,比你低很多。」

我剛才是故意想不讓她說的,人都有一種犯賤心理,越不讓她這麼做,她就越想這麼做。

我這麼壓制了一下,彩姐更想說她的奮鬥史了。

我假裝無所謂的說:「好,你說你說。」

她正要開始說,我的手機,『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怎麼愛你都不嫌多/大叫特叫了起來。

這時候的酒吧里,放著輕音樂,一下子特別的刺耳。

他媽的。

搞什麼鬼。

我拿出來,在桌子下看了一眼,是夏拉的。

我乾脆滅掉,關機。

放手機回口袋,彩姐微微笑看著我,問:「女朋友嗎?」

我說:「不是,騷擾電話。」

彩姐抿了一口酒:「哦。」

彩姐看起來不打算說她的故事了,該死的夏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