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18章 一個可以依賴的安定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8章 一個可以依賴的安定港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彩姐想要的,還是像曾經的第一個戀人一樣的那個研究生一樣的男人,我得搞清楚,那個傢伙給了她什麼,那就是她最渴望得到的。

我試探著問道:「那麼,那個男的,以前和你在一起,一定很開心,他一定很成熟吧?」

彩姐笑著,抿了抿嘴,搖搖頭,說:「他不成熟,甚至有些幼稚。性格衝動,總讓我為他擔心,他雖然比我年紀大一些,可他基本屬於沒有什麼心機的人,他也是一個比較善良的人,在和我分手走了以後,後來還託人偷偷給我送了五十萬。我也不恨他了,覺得他挺傻的一個人。我和他在一起,都是我照顧他的多,他自己經營的旅館,他自己懶得數錢,算賬,賺多少錢他自己也不知道,很隨性而為,他對身邊的人都很好,好到讓我都感覺他有些匪夷所思。發工資給阿姨們,他說這個月效益今年最差,可是你們很努力,我要給你們加工資。好笑吧?他脾氣又挺怪,不喜歡別人打擾他,當有客人和阿姨吵架,他還會打客人。」

我偷偷的記下來,大方,做事隨性而為,衝動,不太成熟。

我又問:「那這樣子,他還能做那麼大的事業啊?」

彩姐幽幽看了我一眼問道:「劉備厲害嗎?打架打不過關羽張飛,智謀比不過諸葛亮龐統。劉邦呢?劉邦得到天下,他自己說靠的是張良韓信蕭何。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點了點頭:「他會用人。」

彩姐說:「他身邊的人,願意為他而努力。」

我問:「那你現在怎麼不去找回他?」

彩姐笑笑,說:「留一個美好的回憶不好嗎?愛情和事業不一樣,愛情強求不會得到。他有了孩子,好像是兩個,過得挺幸福的,想想,真是羨慕他的老婆。這個該死的男人。」

說著,彩姐眼睛泛出眼淚。

她拿著紙巾擦了擦。

我呵呵笑了,彩姐問我笑什麼。

我說:「看你外表,那麼強勢有氣場,原來也有那樣的曾經埃」

彩姐說:「是人,都有感情。算了不說感情了,說回你。」

我問道:「說什麼我啊?又要給我上課嘛?」

彩姐不理我的話,說道:「你看這世界上,很多人庸庸碌碌,平平凡凡,做一份工作,或者開一個店,不是他們做不大,是他們不敢闖,很多人,敗了一次,再也站不起來。很多人都以為我這麼多年,一帆風順,我走到現在,敗了五次,都爬了起來。每次都是傷心過後,努力想辦法解決,沒有資金,想辦法借,沒有路,想辦法找。很多人,每天唉聲嘆氣,抱怨環境不好,社會不公,我覺得是他們自己不努力,沒本事不上進不去拼還要怨社會。我這樣沒有背景,沒有資金,沒有人脈的農村小女孩,能走到現在,難道你覺得你們年輕的男人呢,會比我差得很多嗎?」

我說:「呵呵,我是佩服你。」

我突然想到她說的她初戀男朋友的性格,衝動,但是上進,有點沒頭腦,但絕不唉聲嘆氣。

我馬上改口說:「我很佩服你,謝謝你,我自信了很多,我也會成功的1

彩姐說:「對,就該這樣,你上

班了,下班找個其他事情做,投資也好什麼都好,找准路子自己投資了干,如果幹得好,就把工作辭了專心做大,很多人下海經商不都這麼做起來的嘛。」

聽彩姐的話,說得是相當的簡單啊,可成功哪有那麼容易。

資金,項目,努力,能力,運氣,等等等等,缺一不可。

我自己知道自己的斤兩,就目前我這種水平來看,能在監獄不被開除就好了,還妄想什麼成功呢。

就算我出去和王達干,也未必能做好埃

彩姐又說:「你一定要記住,失敗不可怕,可怕的是失敗了再也不敢站起來,那就真的是一輩子反身的機會也沒有。思前想後,反倒是誤了自己,想了就去做,只要有成功的幾率百分之三十以上都可以干。我認識的很多有錢的大老粗,他們不讀什麼書,他們就是膽子大,敢做別人不敢做的,做了就會有回報,失敗了就找其他的路再來。還有,一定要廣交朋友,你需要資金,需要資源,朋友如果能幫了你一把,這輩子興許就翻身了。」

我敬了她一杯酒,說:「謝謝彩姐,我記住你的話了。我一定會做得到的。」

我要無意中,讓她感覺我身上像她初戀男友,我的一舉一動,都要讓她覺得是她想要的。

她照顧她男朋友,這說明,她雖然想要一個可以依賴的安定的港灣,可她並不是要一個可以照顧她時時刻刻對她呵護的男人,這點看來是有矛盾,但實際上並不矛盾。

就不從心理學上來絮絮叨叨說那麼多了,用最簡單的詞語來說,就是她有點母愛泛濫。

我還在想的時候,她問我:「我見你經常來這裡,坐公交車的多。你沒車吧?」

我說:「呵呵,是沒有車。我參加工作不久。」

彩姐的母愛真的泛濫了:「這樣子,那不如我送你一部車,以後你方便來回。」

我急忙拒絕:「不不不不要,這我不能接受。」

彩姐笑笑,說:「你害怕什麼,我又不需要你對我回報什麼。」

我說:「不行不行,無功不受祿。謝謝你。我會努力,我會自己買的。」

彩姐端起酒杯,說:「你這點還挺像我那該死的男人,我第一次送他東西,他不要,我拿過去了,偷偷放他那裡,他硬是送回來了。」

我呵呵的說:「無功不受祿嘛。」

彩姐突然問:「是不是怕我?所以不敢要?」

我問:「我怕你什麼呀我?怕你我還來這裡和你說話嗎?」

我想,她應該說到她身份的問題。

她是覺得我知道她什麼身份,所以我不敢要她送的東西。

彩姐說道:「我經常來這裡,可能會有人跟你提到過我的身份,說起來,可能並不怎麼光彩。他們都會說我是個壞女人,做壞事的女人,壞的流膿。」

我說:「沒有吧,你不是幹壞事的人吧。這怎麼可能?」

我在裝,裝作不懂。

彩姐笑笑:「以後可能會有人和你說的。不妨先告訴你,我和一些名聲很不好的一些組織,他們覺得我跟一些名聲很不好的組織有

點關係。」

我假裝不懂:「什麼叫名聲很不好的組織有點關係?」

彩姐說:「是他們覺得我是這些黑組織中的大姐。你明白嗎?」

我說:「你的意思說,他們說你是黑幫的大姐大?」

彩姐說:「就是這樣意思。」

我看著彩姐的雙眼,說:「這怎麼可能呢?」

彩姐笑著問我:「你覺得我是嗎?」

我馬上搖頭:「不可能,他們亂說的。這世界上就是有一些人,喜歡傳流言蜚語,應該抓去全部槍斃。」

彩姐停住了笑容,問我:「如果是真的呢?」

我說:「絕對不可能。」

彩姐問我道:「我說的,是我如果真的是黑組織的大姐。你怕嗎?」

我說:「你絕對不會是,就算是,我也不怕。」

彩姐問:「為什麼不怕。」

我說:「你很美。」

彩姐笑了起來。

笑完后,她說:「你真是一個可愛的男孩。好久沒有聊得那麼開心了。」

我沒說什麼。

彩姐喝完了一杯,因為今天喝的酒挺烈,挺多,她有點醉眼迷離,她說:「都是我一個人在說,要不說說你自己?」

我說:「我啊,我有什麼好說的。」

我腦子裡盤算著如何騙她。

彩姐說:「沒什麼好說也說說,說你什麼工作啊,像我剛才說的那樣說。」

我想了一會兒,說:「我也是窮孩子,和你一樣農村出來,大學讀書,靠家裡給點錢,然後大多自己打工,後來就畢業出來,然後換了幾份工作,後來到了朋友的公司打工。」

我扯成了我在王達公司上班了。

彩姐問道:「你朋友公司做什麼的?」

我說:「我朋友公司才幾個人,做食品貿易的,小小的公司,天知道能不能做起來。」

彩姐說:「年輕人還是先不要好高騖遠,你先干著,如果你覺得熟悉了,想要自己干,沒有資金,彩姐幫你一點。」

我急忙說道:「這不行不行,彩姐,你太看得起我了,我沒那個本事,也哪裡好意思跟你借。」

她願意借錢給我,照我的判斷,我已經成功的一隻腳踏入她的心中。

彩姐說:「那你有女朋友嗎?」

靠。

這樣的問題,我怎麼回答。

我心想,她以後會不會找人跟蹤我埃

她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接了電話,聽著對方說完后,她說:「讓馬經理過去,把人送去醫院,劉山過去,處理後事。錢從公司財務那裡拿。這樣的事情還要跟我彙報,你們自己不會用腦子想想先怎麼自己解決?」

然後她掛了電話,看著我,說:「每天管著一堆人,數不清的麻煩事,一點芝麻小事都要申請怎麼解決。有時候覺得實在是煩惱。」

我說:「這是甜蜜的煩惱。」

彩姐眼睛一亮,說:「甜蜜的煩惱,這話好聽。」

我和她又喝了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