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21章 徹底的進了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1章 徹底的進了坑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一會兒后,夏拉搖了搖我的手,再次撒嬌:「你總是這樣對我。一點對我都不好。」

我摸了摸她的頭,她的臉上露出十分喜悅的神色,她果然特別喜歡這樣子,然後她躺在床shang,蜷縮進我的懷裡,十分享受這樣的感覺。

我不說話了。

就這麼著,她外公不是這樣子的嗎。

夏拉呢喃說道:「今天我就只想你,想見到你。」

我說:「哦,見到我又有什麼前途。」

夏拉說:「我好煩,我明天就要去找我媽媽了。她要做手術。」

我說:「哦。」

夏拉接著說:「她今天給我打電話,說她真後悔生這麼一個女兒,跟我爸一個德性,狠心,連自己媽媽這樣子都不去看一眼。我不是不想去看她,我難受,見到她,她總是罵我,罵的很難聽。今天還說如果不是我表姐,她都不知道我開公司了,說我想撇開她有錢了不理她了,說我不懂得感恩,說表姐哪點都比我強,罵我良心被狗吃了。說我巴不得盼著她早點死,所以才不去看她。我好難受,我不是這樣想,我受不了一見到她她就開始罵我。」

說著說著,夏拉自己哭了起來。

我心想,他媽的她媽媽都病得要做手術了,還能罵人罵的那麼厲害啊,真是個潑婦埃

這樣的人,死了算了,每天帶著仇恨活在世上,連自己的親生女兒她都這樣,還活著幹什麼。死了得了。

雖然我不對夏拉太有好感,甚至表現出來的感情,所謂的感情,都是虛假的,但是這一刻,我是實在同情她的。

是她媽媽,硬是把一個好女孩,逼成了心理有病的人,而且再也很難改變。

哭著哭著,她說:「也許只有我超越了我表姐的那一天,我媽媽才看得起我,才誇我,不會再罵我。」

這,就是她要干公司的動力嗎。

真是個可悲的動力。

我想到柳智慧教我的手段,讓我順勢的一步一步分裂她們兩姐妹的關係,我先是把康雪抬得很高:「你表姐那麼厲害,有人脈,又有本事,我看你這輩子都難以超越她了。」

我激怒夏拉,激起夏拉更進一步的仇恨。

夏拉抬起頭,咬咬牙,狠狠說:「我不相信1

這一刻,這個平日平時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嬌小姑娘,眼中儘是仇恨。

我在運用柳智慧教我的暗示,讓我挑起她對她表姐更大的仇恨。

我笑著問:「其實我看得出來,你有些怕你表姐。」

柳智慧告訴我,夏拉對康雪這個表姐的感情是極其複雜,卻也極為簡單的。

當然,讓我自己研究分析,估計一輩子都搞不清楚,對我來說肯定是複雜的,而且我之前怎麼看,都是覺得她們兩是情同手足,情比金堅,堅若磐石。可是柳智慧只不過聽我說了一些關於她們之間的事,就斷定她兩關係並沒有那麼堅定,而且還看得出夏拉對康雪是懷著什麼樣的復

雜感情。

看不穿,就複雜,她看穿了,告訴我,就簡單了。

夏拉依賴這個表姐,靠著這個表姐給的物質基礎,她尊敬表姐,卻也只尊敬表姐對她物質的施捨。可是她更多的是仇恨她的表姐,因為她母親從小就在她心裡培養了表姐是一個比魔鬼還討厭的人物,她想超越表姐,越過這個讓她從小就仇恨的人。

連夏拉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為什麼這樣子,用俗話來說,她的心裡住著一隻魔鬼和一個天使。

我要做的,就是讓她更加的依賴我,然後我引導她心中的魔鬼徹底粉粹她的理智。讓她為我所用,甘心背叛她的表姐,讓我掌握關於她所知道的對她表姐不利的因素。

夏拉一聽我這麼說,說她害怕她表姐,她承認了,說:「我跟著表姐,她都是嚴格的要求我。我害怕她不再給我錢花,不再照顧我。可是每次想到我媽媽說那些,我都好難受,好難受。我就討厭她!我要超過她,我媽媽才不會罵我,我心裡才好受。」

我說:「其實你有沒有想過,超越她,真的是很難很難。可是你表姐也未必真的對你好,她也利用著你。」

夏拉似乎早就知道,平靜的說道:「她是利用我的。很多次。」

我趁熱打鐵:「對,我所知道的,就是你跟我說過的,她總是讓你去幫她轉賬那些,很多時候都是用你的名字賬戶。她那些錢,不幹凈,你更知道,你是在幫她洗錢。」

夏拉抽泣說:「我知道。每個人都說她對我好,她們都不知道,其實我覺得我表姐對我好,都是在利用我來做很多事。」

她哭了,說明她覺得她是受了委屈的,是覺得自己是被表姐利用的。

可我知道,康雪是真心對夏拉好的,但也很難說,給錢花照顧她,不一定就是真的好,如果真的對她好,為什麼寧願犧牲夏拉的身體來討好我?有這麼對自己表妹好的嗎。

推表妹入地獄,只為了自己想要得到的東西。

這麼想,還是不好。

我繼續引導夏拉:「既然她對你不仁,你也可以對她不義。你看你對她那麼好,她還這麼對你。憑什麼啊!我有一次聽你表姐對我說,說你花了她很多錢,讀書生活費上學,開業開公司做公司,看樣子也是敗家的,說你媽媽說的對,你就是個敗家的像你爸爸一樣的無恥的人。」

夏拉牙齒都在顫抖:「我,我表姐這麼說我?」

這些當然是我扯淡出來的,可是為了引導,我不惜做小人,憑空捏造這一切。

夏拉在被我挑起仇恨后,絕對不會再去和康雪討論真假了。

我說:「她經常談起你,告訴你一個事。她曾經想上了我。」

夏拉坐直了身子,不可思議的看著我。

繼而,她問道:「你說我表姐,想和你睡覺?」

我說:「是她想睡我。她說在監獄里,人都要發霉了。她沒有男朋友,可能平時也想了,所以就有點威脅我的意思。畢竟她是我的上司。

可是我覺得,不是我覺得,而是我和她說,我問她我已經和夏拉在一起了,你這樣子不覺得對不起你表妹嗎?她很無所謂的樣子。」

夏拉問:「她說什麼呢?」

我說:「她什麼也沒說,可是說不說已經沒有什麼意義,她已經是一心一意的想上了我了。哪裡還顧及什麼表妹?」

夏拉牙齒在顫抖,眼淚泛濫:「她一直,真的都只是,利用我。我只是她的工具。」

我說:「唉,我自己也鬱悶啊夏拉。所以你說,我該不該和她怎麼樣的都不好,如果從了,我覺得對不起你,她也對不起你,我也對不起你,而且我也不願意和她。我不從,那麻煩就大了,她是我上司,她可以收拾我。我覺得你表姐計謀很多,怎麼整死我的都不知道。我很怕她。」

夏拉說:「我表姐,為什麼那麼喜歡害人。」

聽這話,夏拉見多了康雪害人了。

我說:「害我也不算害吧,但是這樣子真的不好。反正我不願意。」

夏拉停止了哭聲,做了決定狠狠說:「她真的從來每當我是表妹!好。那我也不需要把她當成表姐了1

我問道:「你要和她斷絕關係嗎?」

夏拉對我說:「我表姐讓我靠近你,是我表姐讓我故意接近你,為了她的一些目的。」

夏拉擦掉眼淚。

終於,她終於要和我坦白這些,夏拉終於徹底被我拉入我的陣營,反了她表姐了。

柳智慧,你真是一個神人。

我假裝什麼也不知道,驚愕的看著夏拉。

夏拉說道:「我表姐對我說,說你是副監獄長招進來監獄的,女子監獄怎麼能有男的,一定是她給你走了後門。副監獄長是你的表姐,副監獄長和她就不對付。是不是?」

我說:「不是啊,副監獄長確實是我表姐,可是我和她關係並不怎麼好,甚至說形同陌路,我恨她得很。」

夏拉繼續說:「我泵你是你做副監獄長的表姐派下來的,做底,想要對付我表姐。我表姐就讓我假裝和你談戀愛,灌醉你,說酒後吐真言,讓你說出來。甚至連我的身體,她說必要時也可以讓你動。我就是覺得她這些不可理喻。可是她苦苦的求我,說為了她的前程,也為了我自己,她會答應我給我錢,開公司的錢,讓我去做這些事。我心裡難受,可我還是幫了她。接近你,那時候接近你就只是為了想要知道你是不是底。」

這些,我都早已知道了。

但是我臉上還是假裝出驚愕的樣子:「你表姐為什麼要這麼對我!我沒有做這些事啊!你表姐是不是想多了1

夏拉說:「我也覺得她想多了,她自己有毛病,做了見不得人的很多事,就總是疑神疑鬼。我相信你不是那樣的人,是她自己亂想了。」

我趕緊自我辯白說道:「是啊我根本沒有啊1

夏拉真是被我騙得徹底進了坑,什麼話什麼關於康雪讓她做的都開始對我說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