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22章 攻心成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2章 攻心成功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夏拉又告訴我說:「剛開始找你,約你,都是我表姐安排。很多次都是她安排,她還找了教大學老師心理學的一個人,教我怎麼套話,對付你。」

竟然真如我所料,真的是柳智慧所說的,一定有人在指導夏拉對我進行套話。

夏拉說:「可是我從來不覺得你怎麼樣,也不覺得你要害我迸帆,你救了我好幾次,你怎麼可能會害我。那次在山腳,我被劫持,那幾個人綁著我,我睡著的時候,都是我外公來救我了,後來你就來了。是你來的。我表姐她卻不來。每次都是你,為什麼她還說你會去害她,我不知道她為什麼總是這麼想你。」

原來,夏拉被劫持的第一次,渾渾噩噩中迷糊做夢都是她外公去救了她,沒想到卻是我救了她,從那時候開始,我在她心裡就印上了她外公的印記,而且不是一次而已,她早就把我當成了她外公來依賴。

讓她感到失望的是,她所以為能夠信任依賴的這個表姐,為了所謂的應酬,連去看都不看她,讓夏拉一次次的失望透頂,最後一根稻草壓死了駱駝,我的幾句話,終於讓夏拉對她徹底絕望,而且激發了報復的仇恨心理。

我自言自語假裝說:「我從來沒想過要去害康指導員,也從來沒有和她爭什麼,她為什麼老是這樣對我?」

夏拉自己說道:「連我她都能出賣,你算什麼。」

我馬上順著這句話說道:「對,連你都能出賣,為了得到她想要的,她都可以推你進火坑,而我又算什麼。可我從來沒想過去害她,是她太多疑了吧。可是我真沒想到,夏拉你表姐那麼狠,居然為了一些沒必要的東西,疑神疑鬼的東西,把你獻給我。萬一哪天你掌握她太多的東西把柄了,她會不會殺人滅口?」

夏拉聽到殺人滅口這四個字,臉色都變了。

她牙齒打顫,說:「我,我表姐,以前就害過人。那,那個後面綁架我的,那個拉我到地下室那個,就是她以前要找人殺他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那個人沒死。」

我假裝驚愕:「你表姐要殺他!為什麼啊!我還以為你表姐欠了他的錢,他來劫持你要她還錢的。」

夏拉搖搖頭說:「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他們以前就有糾葛,好像是那個電工掌握了我蹦什麼證據,她就找人要殺他。」

我驚呼:「天吶!你,你你表姐那麼危險!那她如果真的要殺了我,或者你,還不是很容易嗎1

我這句話,一語雙作用,把夏拉拉到我的船上,把我和她當成了戰友,一致對付康雪,而且讓夏拉認為始終有一天,她表姐康雪會殺她滅口,我們則無法和她對抗,讓她感覺面臨來自自己表姐的生命威脅,才能激起她反抗的心。

夏拉沉默了一會兒,說:「如果她覺得有必要,她真的會這麼做。」

我驚恐說:「那,那我們怎麼辦。」

我搓著手:「夏拉真的是,我真的是感謝你,如果不是你,我都不知道我遇到的關於你和你表姐之間的事情那麼複雜,她還懷

疑我想對付我,我真的不知道。謝謝你。」

我抓住了她的手。

夏拉輕輕抓住我的手說:「我們現在是一起的了。是嗎?」

夏拉看著我。

我堅定的重重點頭:「嗯,是1

夏拉的情緒恢復了平靜,但還是看到恐懼,我問夏拉:「我們怎麼辦?」

夏拉說道:「我們不除掉我表姐,她就殺了我們了。」

我問:「你難道說,想殺了你表姐1

夏拉急忙搖頭:「我便想殺我滅口,也只是殺沒有做,她從我小時候開始就很照顧我,就是利用我,也是照顧過了我,我怎麼能殺了我表姐。」

我問:「那怎麼辦,我們不這樣,她就殺了我們了,我們到時候都不知道後悔。我可能還不會被殺,她只不過懷疑我,可是你呢,有她那麼多把柄,她要是殺你呢夏拉1

我一副很是擔憂她的樣子。

夏拉說:「我以前就想過,可能我這輩子我再怎麼努力也超越不了我表姐,我就想過把她犯罪的一些證據交給警察抓了她,那樣子,我媽媽就不能在我面前老說我表姐比我強比我好了。」

夏拉手中,果然有康雪犯罪的證據。

而她之前不會用這樣的方式背叛整死表姐,因為她表姐對她有恩,且她還沒有覺得自己受到那麼嚴重的生命威脅。現在則是不同,她感覺她表姐對她的恩,大多是因為要利用她,且受到了致命的生命威脅。

想當初只是憎惡自己表姐,自己的表姐成了一個惡魔,超越不過去的心坎,夏拉的媽媽一旦提到這個表姐,夏拉心裡除了憎惡就是恐懼,產生恐懼后,要麼就是躲避,要麼就是面對,既然躲避不了,只好面對,面對也是有幾種心理方式,一個是在自己心理消除內心恐懼根源,俗話說就是假裝看不到聽不到,二個就是想要強大自己,不再恐懼這個恐懼根源,所以夏拉想要自己開公司,掙大錢,成功,把自己表姐比下去,還有個就是消除恐懼的本身,就是幹掉康雪本人,就沒有了恐懼。

我馬上問:「你有你蹦證據?」

夏拉說:「有。她都是讓我轉賬,她那賬本上寫著監獄里女犯人每個月交的錢,清清楚楚,還有送禮的錢,還有很多我自己也看不懂的來來往往的賬目。她房間就有那些賬本。」

我馬上說:「真的嗎!有了這個,我們就能報警了。」

夏拉說:「可是我還是覺得這樣對不起我表姐。」

夏拉搖擺了,她的內心,還是柔軟,搖擺不定。

我為了堅定她滅掉康雪的心,說:「你表姐已經對不起你了,你還為她想那麼多?到時候她搞死我們我們後悔都來不及。而且你表姐那麼狠毒,會殺了我們的!你說對不起你表姐,我們也沒有殺了她,她平時害了那麼多人,我們也是為我們和為了她好,把她繩之以法,讓她改過自新,回頭是岸,如果不是這樣,將來越陷越深,再也無法自拔,不懸崖勒馬,被槍斃的時候,那你

才是真正對不起你表姐1

夏拉顫抖著,說:「好。那些賬本,就在她房間里,很多很多,還有轉賬的銀行的底單。都在。我知道她房間的鑰匙放在哪裡。」

我說:「那我們現在去拿1

夏拉有些恐懼:「可是我怕。我們拿了以後呢?」

我說:「拿了以後,明天,就去找警察。」

夏拉說道:「找警察有用嗎,我表姐認識很多警察1

我說:「你放心,我有朋友在公安局裡面,位置不低,放心好了1

我一把扯著夏拉,抱進懷裡:「夏拉,我不知道你表姐這麼對付我,所以我一直當她是姐姐,為她好替她說話,一直到現在,你對我這麼說,你為了我,心甘情願跟了我對付你表姐,我謝謝你,我們這麼做,也是為了你表姐好。我會一直保護你的,無論發生什麼事。」

夏拉看看我,說:「真的嗎?」

我說:「是,我會一直陪在你身旁。我發誓,我永遠不會離開你,如果做不到,我情願被劈死。」

夏拉急忙捂住我的嘴:「你不要不理我就好。」

媽的,為了得到賬本,我冒著天打雷劈死的危險,不容易埃

我說:「不會的,只要不上班,我可以拿到手機,就給你打電話發信息,發發發,每天發,好嗎?」

夏拉笑了:「再信你一次1

我說:「行,那我們現在就去拿賬本。」

夏拉臉色凝重起來,說:「嗯。」

為了不夜長夢多,說走就馬上走。

拖著夏拉出了房間,然後下了樓。

現在可是凌晨了。

街上人寥寥無幾。

夏拉有些害怕,手緊緊的攥住我的手,清冷的凌晨,她還出汗了。

而且是我走的急,基本是我拉著她往前走。

我們住的酒店離小區並不遠,十幾分鐘就到了小區里。

上了樓,到了康雪家裡。

站在客廳里,我心裡有些激動,我終於可以進康雪的房間,裡面到底藏了什麼有用的證據和東西了!

這康雪真是百密一疏,對誰都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唯獨最信任自己的表妹,偏偏這個她最信任的表妹,要出賣她了。

真是日防夜防,家賊難防。

夏拉緊張的看了看鞋架,她在判斷康雪在不在家,萬一康雪在房間里睡覺,我們這麼進去可要麻煩大了。

康雪打開鞋櫃詳細看了,她輕輕在我耳邊說:「我表姐好像,回來了。那雙鞋子,是她經常穿的。」

我的心一沉,媽的平時都不回來很少回來的,什麼時候來不好,偏偏今晚來,萬一改天夏拉改變了想法,我就難搞了。

我急忙問:「那,怎麼辦?」

夏拉輕聲說:「可是那雙鞋好像又是前幾天就放在那裡的,我也不確定是不是她真的回來了,我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