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23章 爆發前的黎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3章 爆發前的黎明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夏拉躡手躡腳走近去了衛生間,開燈看看有沒有康雪回來的痕。

她試著摸了摸康雪的牙刷,和毛巾,有沒有濕。

然後又看了其他東西如洗髮水等物的擺放位置。

等夏拉回到客廳,我問:「你表姐是不是在家?」

夏拉說:「都是乾的。我去聽聽」

她輕輕的走到康雪房間門口,把耳朵貼在門上,聽了一會兒后,她輕輕敲門:「表姐,表姐。」

沒有回應。

她又敲門:「表姐,我想問你,我媽就要動手術,我明早去看我媽了,你去嗎?」

靠,這傢伙找借口,也是厲害埃

康雪房間,還是沒有聲音。

夏拉加重了敲門聲:「表姐!你在嗎?表姐1

很用力的敲了幾下后,夏拉轉身回來,鬆了口氣:「她不在。」

我把客廳的大門反鎖上,說:「行,那我們進去。」

夏拉伸手進去從客廳擺著的大花盆裡面,拿了一根鑰匙上來。

康雪房間的鑰匙,竟然是藏著在這裡的!

而讓我鬱悶的是,這花盆是放在客廳角落窗口那邊,我放的監控攝像頭拍到的只是花盆的盆腳盆地,如果向上一點,就能拍到花盆全部了,我早就拿到了她的房間鑰匙。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我對夏拉說:「萬一你表姐在裡面,還是說那個剛才說的那個借口。」

夏拉點點頭。

夏拉拿了鑰匙后,到了康雪房間門口,兩人都有一些緊張。

夏拉手都在抖,害怕的是康雪在裡面。

她打開了康雪的門鎖,然後擰開門,推進去。

輕輕推進去一點,兩個人從輕微開著的一點門縫往裡面看,裡面沒開燈,黑漆漆的。

怎麼感覺比進鬼屋或者看恐怖片還可怕,心臟都突突突的要跳出胸口了。

我怎麼能如此害怕?

我乾脆推了夏拉進去,反正有借口。

如果康雪在,就讓夏拉直接問她表姐明天去不去看望她媽媽就是。

夏拉被推進去后,輕輕開了燈。

兩人鬆一口氣,沒人。

康雪沒在。

我走進去,環顧了康雪的大房間一圈,房間很大,一張很大的床,有書櫃,書桌。

裝修是古色古香,康雪喜歡這樣的裝修環境。

夏拉忙走到書桌前,開了書桌桌櫃抽屜翻找起來。

我看見康雪的書桌上,那幾本什麼希姆萊傳毛人鳳傳就在她書桌上。

這幾本書原本放在客廳的,不知什麼時候我走過去,翻了一下。

發現這些書,都是蓋著沙鎮那個書店的蓋章。

我記得,上次跟蹤監區長,電工也跟蹤她那次,監區長就是從那個鎮上的書店進去了裡面,裡面難道是她們的大本營,還是通往夢柔酒店的一條通道呢?

夏拉找不見,對我急道:「幫我找啊你看什麼。」

我這才想起這次來的主要目的。

馬上幫忙翻起來。

夏拉一邊翻,一邊奇怪說:「每次都是放在這幾個抽屜的呀,怎麼都

沒了。」

我幫忙翻找,沒找著。

都是平時一些生活用品。

找到的幾本筆記,也都是沒用過的。

夏拉說:「我表姐就是放在這些抽屜里,存摺,賬單,筆記,都是在這裡的。」

我說:「既然這裡找不見,換個地方找。」

我們翻箱倒櫃,從書桌找到書櫃,從書櫃到床頭櫃,再到床底下,梳妝台,卻一無所獲。

夏拉坐在凳子上,說:「我表姐那麼長時間沒回來,她是不是已經把這些都拿走了啊?」

我說:「這有可能。那時候不是你被劫持嗎,那個什麼男的,目的就是沖著你表姐來的,你表姐估計害怕了,就不回家了,把這些東西也拿走了。」

這麼想來,康雪不太可能拿去監獄里,那麼,她一定還有另外一個平時經常去的地方,也許也是在小鎮上。

我如泄氣的皮球,癱坐在地板上,媽的興奮的半夜跑來,以為撈到證據,所有的一切都要水落石出,結果卻一無所獲。

我說:「彆氣餒,不要打草驚蛇,我想,你表姐以後可能還會拿回來,你要時不時來一次,偷偷進來看看,也許以後會拿得到的。」

夏拉點點頭,然後問我:「那我們還回去酒店嗎?」

我說:「你想住這裡嗎?」

夏拉趕緊搖頭。

她對她表姐已經有了防備,很嚴重的防備心理,而且是基於恐懼之上,夏拉以後是不太可能願意和康雪獨處了,甚至這個房子她都不太想回來的。

我是怕她在康雪面前表現不自然,被康雪給怎麼的,萬一露出了我們要整死康雪的計劃或者馬腳,給康雪威脅或者威逼下,她全盤托出,那這個遊戲就真的沒得玩了。

兩人把房間的東西給擺放整齊恢復原樣,然後離開了康雪家。

走回酒店的路上,夏拉對我說:「我以後再也不想住在表姐家裡。」

我問:「怎麼了。你害怕她了?」

夏拉嘆氣,說:「是害怕,也不喜歡了。」

我說:「那你在她面前還是要表現自然一些的好。」

夏拉說道:「這個我知道。我想搬出來了,明天就去把公司附近那個房子整理好,以後我們住那裡好嗎?」

我看著夏拉,牽了她的手,說:「好埃」

夏拉靠在我肩膀,邊走邊靠過來:「你答應了我的。」

我說:「有空當然去,平時也比較忙埃」

跟夏拉住在一起,那一定是諸多的不方便。

夏拉說:「我真的害怕,最親近的人,讓我感到最危險。」

我說:「沒事的,熬過去了就好,其實我覺得你媽媽還是模可是她表現愛的方式實在有點跟別人不同。」

夏拉這才突然想起來:「明早我還要去我媽媽。明天不能整理房子了。」

我說:「去吧,等你回來了再說。」

夏拉拉著我的手,緊緊攥住:「我回來了,你就來找我好不好?」

我說:「好。」

回到酒店,兩人相擁而睡,夏拉睡過去了,我則是心事重重,好不容易控制了夏拉,可是就算夏拉告訴我她表姐怎麼樣做了什麼壞事

犯法的事再多,沒有證據也沒用埃

無奈的是,只能繼續等待了。

最感謝的莫過於柳智慧,我想,我應該好好謝謝她,只不過我不知道用什麼謝她的好。

如果在外面,我會請她吃飯,送禮什麼的。

在裡面,做什麼都不方便。

一早我起來的時候,夏拉破天荒的也起了早,平時她都是睡到**點的。

她抱了我一會兒,才不情願的去撿東西,要去她媽媽那裡。

我洗漱后,和夏拉一起下了樓退房,她親了我一下,依依不捨說:「我走了。」

我說:「我也走了。」

夏拉說:「我會給你打電話,發信息,你看到了一定要回我。」

我說:「好,你先走吧。」

送她上了的士,看著她在車裡,依依不捨的對我揮手。

對於這樣的一幕,我是沒多大的感覺,也許我對夏拉,除了性方面的**,根本就沒有情感可言,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自己在表演給她看,而她,還真信了。

她表姐利用她,我也是在利用她,這方面我們兩人沒什麼不同。

可她表姐對她更好,我對她並不算好,這方面,我輸給她表姐。

可是,最要緊的一點是,她表姐,如果有必要,會害她,甚至弄死她,而我,不會害死她。

這樣比較來,我還是比康雪強埃

能威脅到康雪的,她絕對六親不認,犧牲表妹。

這都什麼表姐啊,靠。

回到了監獄繼續上班。

現在能每天出去,感覺不像是坐牢一樣了,雖然上班還是無聊,看著這圍牆裡的一切,還是那麼不舒服,可至少沒以前一樣要瘋了的感覺。

因為我知道怎麼打發時間了。

到了心理辦公室,坐了一下,就去了監區。

他娘的自從我升了隊長后,以前管事的那幫傢伙,馬玲,指導員康雪,監區長副監區長她們,現在倒是都躲起來幹嘛去了,一個一個的都不露臉了,我靠了,讓我更是感覺她們想著更大的陰謀要整人埃

去監區,去巡視了一圈,該去勞動的去勞動了,該放風的放風,該休息的休息,該學習的學習。

以前我剛來的時候,勞動是強制的,後來改了條例后,沒了勞改這一說法,幹活雖然還是強制去,但是做多少,沒了規定,而且工資增加了,幹得多掙錢多,得分多,不幹也沒什麼,去了就行了,全賴於上面的政策,還有新來的領導好。

至於這個新來的領導,就是賀蘭婷,自從她來了,這裡女犯的生活條件好了工錢提高了,吃的都好了不少。

她確實是一個值得她們尊敬愛戴的好人。

在我看來,賀蘭婷就是真的讓我又尊敬愛戴,又他媽極度討厭的人。

不為什麼,就她那脾氣性格,讓人實在是不願意不喜歡靠近。

監區里,開闢出幾個空地方,讓女犯們學習,我看了一下,學習勁頭很足,很多人不會再像以前那樣的無所事事。

徐男告訴我,521和薛明媚兩幫人,她都盡量的分幫派出來了。

我還是擔心,現在看起來風平浪靜的,是不是就是爆發前的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