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25章 一場大戰不可避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5章 一場大戰不可避免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趕緊去了監區車間。

靠,薛明媚是鐵了心要鬧到底了。

到了車間,見管教們把三個鬧事的控制了,那個被打的右手骨折。

靠,打個架,有必要下手那麼重嗎。

上次禁閉的那些還沒出來,這群傢伙又在鬧事,不是我想體罰她們是她們自己不聽話!

禁閉已經沒有了效果。

我對管教們說:「把受傷的那個,帶去醫院。然後,給我一根電棍。把那三個銬在那裡1

三個鬧事的女犯被手銬銬了起來。

我拿了電棍,開了保險,按住我直接就往其中一個女犯身上電。

滋滋滋的聲音,電得那個女犯嗷嗷直叫,然後是鬼哭狼嚎,接著是兩隻腳軟下去跪下去,氣若遊絲。

好多人看著,女犯們都不由自主的驚恐的後退。

沈月上來拉了拉我:「夠了隊長,再電就出人命了。」

我停了,怒道:「她們都不怕別人死,我們還怕她們死嗎?她們活著,就不想讓別人好好活!那還讓她們活著幹什麼1

沈月忙說:「可是隊長,鬧出人命我們很麻煩。」

我說:「可以了,我明白了。」

這個被電的女犯意境氣若遊絲,我轉到下一個,那兩個驚恐的看著我手中的電棍:「不要不要!不要1

不要?

你不要,我就給你要。

殺雞儆猴!

想當時,我剛進來,單蠢又單純啊,覺得這樣子干,不人性,什麼電棍手銬關禁閉,體罰什麼的。

可現在啊,我才深深的明白,對付這群不聽話的傢伙,光靠以德服人是不行,還要她們怕才行。

實在厲害的,要制到她們不敢再鬧為止。

我是真的生氣,老子每天苦口婆心叫你們不要鬧不要鬧,你們倒是好,三天兩頭小打小鬧,打得手臂都骨折了,如果不給點下馬威,過幾天還不知道要鬧成什麼樣!

操氣電棍,我狠狠的按了下去。

「啊!啊1女犯斷斷續續嚎叫起來。

藍色的電光滋滋滋直冒。

看著我都心驚肉跳。

圍觀的眾女犯發出害怕的聲音。

電到她腳軟了,她也啪嗒跪了下去。

別怪我狠了,是你們自己不聽話。

最後一個求著我:「不要,我再也不敢了隊長不敢了。我。」

我沒讓她說完,電了下去:「以前我苦口婆心教育你們,讓你們千萬不要鬧事,當耳邊風嗎!你們都看著,誰再鬧事,就這樣的下場1

停手后,我吩咐手下們:「把她們關禁閉1

沈月她們拖著三個女犯下去了。

一群圍觀的女犯們,有的害怕得牙齒都在打顫。

我說:「你們也不要怕,不做害人的事,我不會這樣餳父觶實在是自己找的!我警告你們其中的一些還想鬧事的人,如果不怕電,不怕疼,可以盡量的試試1

我走的時候,對沈月說讓她帶著521來見我。

回到辦公室,等了一會兒,冰冰來了。

如常一樣,她進來后,對我禮貌的打招呼,我讓她坐下,她才坐下。

我給她煙,她不抽。

我拿了一瓶飲料給她,她看了一下,接

了過去。

喝了幾口。

我問她道:「剛才車間有人鬧事,你知道了?」

冰冰把飲料瓶蓋上,說:「知道。」

我說:「你有沒有想和我說什麼的?」

她說:「是她們這樣對我們,行同水火,我不知道她為什麼要這樣子。」

她,說的是薛明媚,她們,就是薛明媚那幫人。

我說:「那你打算怎麼辦?」

冰冰說道:「隊長,我不帶頭鬧事,也不主動去惹事,是她們自己先這樣,我們總可以自衛吧?」

我說:「自衛?如何自衛?」

冰冰說:「我們不能像今天一樣,被打了就被打了。就讓她們白打了。」

我說:「你還想回去組織報復她們嗎?521,我們自己有我們自己的處罰處分辦法。」

冰冰冷靜淡定的看著我,問:「你們的解決辦法,無非就是扣分,禁閉,沒有用。暴力不是萬能的,沒有暴力是萬萬不能的,制止戰爭的最無奈最有效的辦法就是打贏戰爭。制止暴力的最有效方法也是使用暴力解決暴力。」

我點點頭,說:「你說的很對,可我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給我一些時間,如果還發生這樣的事情,你再看著解決如何?」

冰冰說:「就一次。上次我讓她們沒有動手,就是看在你的份上。」

我說:「是的,就一次。還有這次。謝謝。」

我來求女犯不要鬧事。

薛明媚是主動挑事找事鬧事,冰冰她們則是忍讓退步,薛明媚得寸進尺。

兩幫人已經針鋒相對。

一觸即發。

看樣子,這場大戰很可能已經免不了了,那時候還想找出幕後黑手,就算明著懷疑康雪她們,也屁用沒有,她們很聰明,做事從不主動出面,都是讓人出面,我連她們找的誰來出面,都找不到。

像今天這樣的摩擦,算是小打小鬧,萬一哪天一大群上百人對上百人的,那可真麻煩大了,到時候監獄都是警報聲,然後防暴中隊還有武警一大群一大群的往監區裡面湧進去,接著一大群人受傷,也許還有人死。

想想都可怕,到那時,那個黑鍋,我背得起嗎靠!

冰冰看著我,說:「沒有其他的事,那我先回去了隊長。」

我說:「行吧先回去吧。」

她站起來,揚了揚手中的飲料,說:「謝謝。」

我說:「不客氣。」

她回去了,我往後靠在椅背上,閉上眼睛,頭疼。

下班后,我出去外面了,今天心情煩,出去想找王達或者安百井喝酒。

到了旅社裡,我拿著手機,見手機上有麗麗的未接來電。

我給她回了電話,問她什麼事。

麗麗問我道:「你怎麼有氣無力的。」

我說:「上班累成狗了。心累人也累。」

麗麗說:「那我去給按按呀。」

我馬上坐起來:「好啊1

這主意不錯,讓她給我按按,肯定舒服。

都不用去找王達安百井喝酒了。

我問道:「不過你今晚有時間啊?」

麗麗說:「例假來了,我休息。」

我說:「那出來吧,我們去後街。」

麗麗說:「我想吃火鍋。」

我說:「好啊,就那個雞火鍋,記得帶錢。」

麗麗委屈道:「怎麼不是你請我吃?」

我說:「我為什麼要請你吃,是你叫我的?」

麗麗說:「哪有你這樣的,你對別的女人也這樣嗎?」

我說:「也不是,有時候也是會被人坑。」

賀蘭婷就是坑貨,和她出去吃飯我都是提心弔膽,那傢伙,坑人不眨眼,坑人真是有一套。

麗麗說:「那好吧,我請就我請吧。」

我說:「記得穿多點衣服。」

麗麗說:「知道啦1

媽的每次都穿一塊小布料,遮不住這裡遮不住那裡的,去哪裡好多男人看著她身上一片白花花的,我自己都不舒服。

這種衣服,穿著到房間給我自己看就好了嘛。

到了那家店等了一下,麗麗來了。

還好,穿著中規中矩,不算露。

坐下后,點了平時我們喜歡吃的。

我點了半打啤酒。

麗麗靠著我,問:「怎麼了你,上班累呀?」

我說:「累成狗了。」

麗麗問我:「那你和我說說,怎麼累,遇到什麼事了呀?」

我說:「不想說了,一把辛酸淚,來吧,喝酒,不要談那些不開心的事了。你找我幹嘛?」

麗麗不高興了:「每次你都這樣,你找我幹嘛找我幹嘛,如果沒事,就不可以找你了是嗎?」

我忙說:「不是不是,當然不是,其實我呢也是想和你見面的,可是忙埃不好意思啊今天有點不高興,說話難聽不要介意。」

麗麗說:「你就嫌棄我。如果沒事,巴不得我以後再也不找你。」

我說:「亂說,沒有這回事,你找我我不知道多高興。你看我,掛了你電話馬上跑來這裡等你來了,我有多興奮你都不懂。」

麗麗哼了一聲:「騙我。」

我抱了抱她:「好了啦,來來來吃東西。」

我的手機響了,我一看,是夏拉的,直接調了靜音,塞進口袋。

麗麗瞥了我一眼,問:「女朋友啊?」

我說:「不是。」

麗麗說:「肯定是,就算不是,一定也是跟你關係很特別的。」

我只好說:「一個追求我的,我不怎麼喜歡的。」

麗麗問道:「有我漂亮嗎?」

我說:「差不多吧。」

她就喋喋不休了起來,問到底誰漂亮。

我說:「好好好你漂亮,你世界上最漂亮,在我心裡,無人可以替代,美的冒泡,是最美的那個,無論我處過和以後再處多少美女,你都是最美的,在我心裡永遠抹不去。」

昧著良心說話真難受,還好我已經習慣了。

麗麗滿足了,揚起笑臉得意說:「這還差不多。」

她給我夾菜夾了一塊肉,說:「我找你是想和你說我們酒店的一些事。」

我馬上來了興緻:「啊!什麼事1

麗麗說:「就知道你只關心這些。」

我笑嘻嘻的說:「我哪有啊,我也關心你埃」

麗麗說:「那我來例假了,也沒見你安慰我一聲。」

女人怎麼就那麼煩啊?

她們的思維邏輯到底在想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