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26章 這個冷血的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6章 這個冷血的女人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女生的思維邏輯,讓我們很難懂。

真的。

「我發現你不愛我了,只愛你的工作1

「我怎麼不愛你了?」

「明天我不吃飯了,去把你們經理打一頓1

「為什麼打我們經理?」

「你果然不愛我了!都不問我為什麼不吃飯?」

如果和女生糾纏這些,估計會被活活氣死。

我忍住一口氣,假裝安慰她:「那你疼嗎?」

麗麗氣道:「現在才假惺惺的問候我,你也太虛偽了吧1

我靠我氣不打一處,怒道:「他媽這樣也不行那樣也不好!你到底想怎麼樣1

我一直忍著的火爆發了出來,今天本來心情就不好,還讓這廝來動物園訓練猴子一樣的訓練我來玩。

我是很生氣的罵道,旁邊桌好多人看著我們。

她被嚇了一跳,估計不到我會好聲好氣的突然就破口大罵出來這麼一句。

「你,你,你凶我。」她聲音軟下去。

我又加罵了一句:「不爽你就滾1

靠,他媽的這樣的女人都有。

她看看我,拿了包直接就走了。

走了好。

老子還不伺候你。

不過她應該真的是有什麼想要告訴我的,可她這麼個樣子,臭女人,還想著讓老子去討好她,像獎品一樣的,我討好了,讓她開心了,滿意了,她才給我?

我也是花錢的。

滾就滾吧。

可是她滾了,我總覺得自己會錯過一些什麼。

拿出手機想打一個電話給她道歉算了,男子漢大丈夫,做大事的就要能屈能伸,心想剛才是不是自己太沉不住氣了,這樣子的話,我可還不算具備做大事的條件埃

可她那鳥樣,看了著實讓我氣憤。

改天再說,今天先不理她了。

我看誰先沉住氣,她需要的是錢,她想要錢,她來找我,除了想我,更多的原因是為了錢。

我看著手機,有一條夏拉的信息,說她在她媽媽那裡,手術很成功,過幾天就回來什麼的。

我懶得回復,回復了她一定唧唧歪歪的,要打電話什麼的。

繼續靜音。

自己喝自己吃。

喝了三瓶啤酒,有點暈。

喝得太急。

上衛生間回來,麗麗已經坐在了之前坐的那個位置。

我沒好氣的說道:「不是走了嗎!回來幹什麼1

麗麗伸手想要抓我的手,我甩開了。

她道歉道:「對不起嘛。」

我問她:「你不要說對不起,我問你,你哪裡錯了,沒必要說對不起啊?」

她說:「我有點無理取鬧,你心情不好的我還這麼對你。」

我說:「沒事,你來例假嗎,我可以理解,但是你可以去別人面前這樣鬧,以後在我面前如果你這樣子,就他媽的滾1

麗麗嘟著嘴,手伸過來搖我的手:「不要生氣了好嗎?」

我聲音軟了下來:「我告訴過你了,以後別在我面前唧唧歪歪的,少煩我。」

麗麗給我倒酒:「對不起嘛。」

我端起來喝了一口:「這樣還差不多。說吧,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說的。」

麗麗吃了幾口菜,說:「我想和你說酒店的管理。」

我說:「好,說。」

她們的酒店,常年招人,但是進去后,如果沒有經驗,需要進行培訓,而且是提成分成。

裡面,分有組織部、財政部、監察部、資源部等「職權部門」對女性成員進行專職管理。

其住處的統一擺放著高低床,每人的床頭都放滿了書籍,牙刷、毛巾、口缸、水杯等都是一個樣式的,且擺放非常整齊;而黑衣幫幫派,看場的保安男性成員有統一的對講機、刀具、著裝;女性成員的手機都有統一編號。

為了讓女性成員專心「業務」,酒店甚至安排人負責洗衣、打掃等後勤工作。

每天上班之前,女性成員都統一化妝。

更為誇張的是,酒店還制定了所謂的公司行政規劃,設立了多項規章制度,如每周例會、心得體會、教育培訓制度等。

其中,還購置了統一的多台電腦、各類書籍對女性成員組織「專業」培訓,內容包括細節管理、餐飲娛樂、百科知識等,如為了讓女性成員能夠「火眼金睛」辨識出有錢人,購置了大量的名車、名表、名煙、名酒圖鑑等書籍。

她們還對女性成員進行「考核」,並將「業績」在展板上進行公布。成員根據資歷、業績不同有相應的職級和等銜,等銜越高的享受待遇越好。

而對於黑衣幫的管理,同樣也是如此。

最為隱秘的是,麗麗對於上頭的領導,除了自己的主管之外,經理她都不能接觸,一層一層的傳銷一樣,極為隱蔽,這條線只能和上線聯繫,跨越不了,直接斷線。

這就是為了保護上層領導的安全需要。

我明白。

對於這樣的精密嚴格管理,我不會感到奇怪,那麼大的酒店,那麼大的一群人,那麼大的幫派,如同一個機器,要運轉起來,必須就各司其職。

如果是彩姐制定的管理,那麼彩姐也真的是一個人才。

就是腦子用錯了地方,用在了這個方面上。

我問麗麗道:「你今晚找我,就跟我說這些嗎?你的意思說,你自己也不懂誰到底是領導,是上線?對嗎?」

麗麗說道:「你查領導,上線來幹嘛呀,你不都說你的仇人不是彩姐了嗎。」

我頓住,不問了。

麗麗問我道:「我問你,你是不是真的和彩姐有什麼了?彩姐身上的香水味,只有她一個人用,我聞得出來,你不要騙我。」

我說:「上次不都和你說過了嗎,不要問了可以嗎?」

麗麗說道:「我是關心你,你知道彩姐什麼人嗎?你如果真的抱的是她,和她有了什麼關係,你妄想還能和別的女人來來往往,她會殺了你1

麗麗說著,嚴肅的表情。

我不耐煩的說道:「行了行了,我自己有分寸可以嗎?你怎麼那麼煩你。」

麗麗說:「我是替你擔心,你會玩出火的,世界上的女人那麼多,你非要找上她不可嗎?」

我塞了一塊雞肉堵住她的嘴:「行了別講了!說點別的1

本來我就對彩姐有一些害怕,讓她這麼嚇唬一下,我都對彩姐更害怕了,可要是和康雪她們比起來,那暗處的敵人,才是最為可怕的。

我得想法子,平息了這場戰爭才行。

雖然賀蘭婷說出事了她也會保我,可如果鬧大了,需要人來頂罪,我估計多半逃脫不了干係了。

我突然靈光一現,突發奇想,如果,讓賀蘭婷把我調去別的監區,那麼,是不是這邊,我就可以不管不問了,出事了我也不負責了!

對,我真是聰明。

以前怎麼沒想到這招。

說干就干。

我說上個衛生間,然後跑去後面那條街,給賀蘭婷打電話。

通了。

賀蘭婷問道:「什麼事,說。」

一如既往的冷酷。

我對她說了我的想法。

誰知賀蘭婷冷冷道:「不行1

我鬱悶道:「靠,怎麼不行呢?你先把我調到別的監區,等這個事情過去后,她們打完后愛打殺打殺,愛怎麼樣怎麼樣,我都不管了,也輪不到我來背黑鍋,等事情過了,你再調我回來,不可以?」

賀蘭婷說道:「你以為你在過家家,玩著嗎?」

我說:「那現在都這樣子了,總不能讓我眼睜睜的等出事了,再去那麼蠢的等著人家給我背黑鍋嗎1

賀蘭婷說道:「你別忘了你是我安排到她們裡面去的底1

我說:「可現在底要出事,你不先保底嗎?」

賀蘭婷罵道:「那成什麼樣子?明知道快出事了,把你調走,然後出完事,把你調回來,誰不看出來你這裡有貓膩?」

我想想,她說的也是,我又說:「那就調走我,不讓我在這個監區,不調回來。」

賀蘭婷又是那一句:「我剛才說了,我安排你做什麼工作?」

我氣道:「那我背黑鍋被整出去監獄了,不能為你幹活了還談什麼幫你做什麼工作1

賀蘭婷問我:「你怎麼知道你會被整出去監獄?」

我說:「要真的她們打群架打死人,我看何止被整出監獄,被整進監獄都有!北方xx那幾個越獄的跑了,獄警都要坐牢,何況是群毆打出人命1

賀蘭婷說:「那你辭職吧。」

說完她就掛了點。

尼瑪。

這個冷血的女人。

我嘆一口氣,繼續回到桌邊喝酒。

麗麗看出我心情的不快,問我怎麼了。

我說沒事,喝酒。

喝著喝著,麗麗談到了錢,很委婉的對我說:「哥哥,裡面那些規章制度,管理什麼的,我們是不能對外說的。可我都跟你說了。」

她眼睛滴溜溜轉看著我。

我說:「我查到了仇人不是彩姐,那就好了,以後你愛跟我說這些就跟我說,不說就不說,隨你。不過看在你對我那麼上心的份上,給你一些好處還是應該的。」

我從口袋裡掏出兩千給她。

她高興的塞進包包里,親了我一下。

其實我是騙她的,我哪有不想聽她說關於她們酒店的事,我恨不得想知道康雪在裡面到底幹嘛的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