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30章 又來破壞我好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30章 又來破壞我好事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賀蘭婷咳了兩下。

看來是咳嗽感冒了埃

我僵住了表情,對賀蘭婷說:「表姐,晚上好,好巧啊!買咳嗽藥埃你感冒了啊?」

然後急忙對女導購員說:「哎我說我買金嗓子喉寶,你拿給我這個,不是金嗓子吧1

然後把那盒套推回去給導購員。

賀蘭婷問我道:「是很巧,又騙了哪個女孩子出來埃」

我說:「沒有,我喉嚨痛,買金嗓子喉片,我還沒看清楚呢,拿錯了吧!哎服務員我要那個那個,不是這個1

女導購員拿了一盒京都念慈庵給賀蘭婷,然後對我說:「你剛才不是指著下面說要岡本嗎?」

我急忙說:「我什麼時候要岡本了?我說金嗓子吧!怎麼成岡本了!你這什麼耳朵!麻煩你快點好嗎,我喉嚨好痛。」

女導購員怨氣的看了我一眼,然後拿走了那一盒,給我換成了金嗓子。

我掏錢,對賀蘭婷說:「表姐,真是太巧了啊,呵呵,這錢我來給就行了,你先走吧,不要給錢了,我來給,我錢多1

賀蘭婷說:「我本來就打算讓你給錢。」

我說:「真是小氣鬼,那麼有錢,還什麼都讓我出。連個避孕套的錢都讓我出。」

說完,我臉色一變,自覺失言,急忙說:「連一瓶念慈庵咳嗽藥都打算讓我出。好了好了,出就出吧,誰讓你是我表姐呢。你走吧,我來給吧。」

當下之急,應該先趕走她才是最要緊的。

她卻不走了,看著我,問:「我想和你聊聊。」

我看看外面,說:「現在天色不早了,改天吧。明天怎麼樣?」

賀蘭婷問我:「很急嗎?」

我給了錢,然後沒好氣的說:「急什麼啊我,反正出來玩,不過我有朋友等我,要去喝酒啊!讓人家等久了不好意思的。」

賀蘭婷說:「行,我要一起去,帶上我。」

我問她:「為什麼啊?」

賀蘭婷說:「我想找人陪我喝酒。」

我覺得她是不是像上次一樣,故意的壞我好事,記得我那次和安百井,劉慧,唐曉傑他們出來,我和劉慧都快那個什麼了,就是賀蘭婷壞了我好事,我指著她手裡的京都念慈庵說:「表姐,你都咳嗽感冒了,不要喝酒了,快回去吧,喝多點水,早點休息,要把身體養好埃這天氣又冷又熱的,颳風又下完雨大太陽,確實容易感冒埃晚上風多,你感冒了就不要出來吹風了,我們去喝酒都是在燒烤,在外面吃燒烤。」

賀蘭婷說:「那我也去吃燒烤,沒事,這點咳嗽,很快就好,勞你操心。」

尼瑪大爺。

我說:「那先借給我電話,我先問問我朋友還在不在那裡先埃」

賀蘭婷給我手機。

她幫我開了密碼。

我拿著她手機,按了號碼,然後:「喂,喂,喂!哦,是這樣子啊!好好好,那行行行,去你家是嗎,就我們幾個男的是吧?好好好不帶女人,絕對不帶女人,不然喝酒沒意思是嗎?好好好。」

我假裝掛了電話,然後還手機給她。

還手機了后,我才想著要刪了號碼再說謝謝她的。

我給了她手機后,又要搶過來,賀蘭婷把手機一拿走後就一晃,不給我拿了:「幹什麼?」

我說:「唉打了電話嘛,最好刪了記錄,不然我號碼在裡面,礙著你眼。」

賀蘭婷說:「沒關係。」

我說:「好吧表姐,我那幾個朋友說,去他們家喝酒,然後呢不帶男人,然後呢不是,不帶女人,就是不要帶家屬,我們好久聚一次,想好好喝一次酒。」

賀蘭婷問我:「是嗎?」

我說:「表姐你非得幹嘛今晚一定要和我喝酒啊?」

賀蘭婷說:「我心

情不好,可以嗎?」

她拿著手機一看,問我道:「137尾數是8?你的朋友的號碼?」

我說:「是的。」

賀蘭婷刪除了號碼后,說:「我幫你刪除了號碼。」

我心裡高興了:「謝謝,勞煩你了。呵呵。」

賀蘭婷問我:「好吧,我懷疑你是騙我的,我想自己打過去問你的朋友的。你現在告訴我,你朋友號碼是多少。13幾了?」

我傻眼了,靠,我是亂按的號碼,哪裡還記得13幾了。

我說:「哎表姐,還問什麼問了,你回去吧啊,趕緊的,回去,睡覺。晚安了埃」

賀蘭婷又問我:「你沒記得剛才亂打的號碼是不是?」

我說:「是有點忘了我記性不是太好我這個人什麼缺點都沒有,除了記性不是很好。」

賀蘭婷說:「是吧。剛才記得現在記不得。那麼,是不是137xxxx328?」

我高興的一拍手,剛才我就是打這個號碼:「對啊!就是啊!你怎麼記得埃」

賀蘭婷給我看她的手機:「因為我沒有刪除。」

我拉長了臉,說:「表姐,別玩我了,沒意思埃多沒意思。」

賀蘭婷問我道:「這真的是你朋友的號碼?」

我怕她打過去,但是又不能說不是:「對埃可能他現在已經關機了。」

估計亂按的號碼,會打不通吧。

她又給我看號碼:「現在移動的號碼有十位數的嗎?」

我一看,靠,少按了一個號。

原本十一位的,只按了十個。

我尷尬的看著她。

她說:「你朋友的手機號碼挺好的,少一位就比較好記。」

我只好說:「好了好了,我實在是有點急事,可以嗎?讓我走吧。」

賀蘭婷說:「那你走吧,不過你記住,那兩邊打架了你就背黑鍋就可以了。」

我一聽這個,站住了。

我嘆氣說:「算你厲害,好,那你到底想做什麼?我請你喝酒嗎?」

賀蘭婷說:「那就走吧。」

我急忙說:「我沒說我要請你喝酒。」

賀蘭婷說:「剛才你說了。」

我說:「我只不過問你。」

她說:「你可以不請。」

說完她轉身就走。

輪到我急了:「我請我請。」

賀蘭婷說:「帶路。」

我只好帶著她,到剛才我和謝丹陽吃過東西的那個地方去。

這也沒手機,不知道謝丹陽的號碼,咋辦啊?

到了夜宵店,她點著東西,她點東西也很有個性,對著服務員指著菜單:「這個,這個這個,還有這個,那個那個。還有這個。都要!這一頁也都要1

服務員好心說道:「請問你們兩個人是嗎?兩個人吃不完的。」

她說:「我就喜歡點,有人請客1

說完她指了指我。

我靠。

我說:「點吧點吧,我看你能吃死吃窮我不,借打個電話。」

她解鎖手機,給我手機。

我拿過來,百度了酒店,然後打過去給酒店前台,讓前台轉接到我們開房的房間。

我真是聰明,聰明到想給自己下跪。

謝丹陽接了電話:「你怎麼去那麼久?」

她的語氣不無責怪之意,肯定要責怪啊,這說好出來買套,一出來人影都沒了,讓她等了半天,從火氣直冒等到降了溫發了冷。

我說:「唉,丹陽姐,我他媽無語了,不是出來買東西嗎。然後撞見了一個朋友,他喝醉了,我現在先送他回家,馬上就回去1

謝丹陽說:「那你先送他,我先睡了

。」

我說:「行,我先送他回去埃」

「女朋友?」一個聲音從後腦勺傳來。

我嚇了一跳,賀蘭婷就站在我的身後!

我說:「我靠你這樣子偷聽我打電話,你有點道德心好嗎1

賀蘭婷說:「沒,我沒偷聽,我上洗手間,碰巧路過。」

我刪了電話記錄,還手機給了她。

媽的都什麼人埃

坐下來后,我驚訝了,看著兩個桌子都是她點的吃的。

等賀蘭婷上完洗手間回來后,我指著桌子上:「你確定能吃完?」

她說:「吃不完,就想試試,反正你請客。」

我說:「你有沒有搞錯,吃不完,你點那麼多1

賀蘭婷說:「我高興,可以嗎?別廢話,我吃東西不喜歡有人吵。」

行吧。

吃吃吃,噎死你吧。

我拿了半打啤酒,百威的。

賀蘭婷說要一打。

酒上來她就拿來全開了,十二支全開了。

我問:「你別點了開瞭然后喝不完,不浪費嗎1

賀蘭婷倒酒,說:「反正浪費的是你的錢。」

我朝她舉起大拇指:「我說算你狠1

倒酒後,我喝了起來,等她吃了差不多,我看著酒桌上,竟然她喝了有四瓶啤酒了。

好厲害。

我問道:「好了,我想問你,那如果她們兩幫女的打起來,我怎麼辦?就等著受處分嗎?」

賀蘭婷說:「那就處分唄。」

我氣道:「你這說的是人話?是人話1

賀蘭婷抬起眼睛看看我。

我靠在椅子上,說:「算了,我不會和你生氣,我知道你不可能讓我受處分,我走了,誰幫你幹活埃」

賀蘭婷說:「你真以為整個監獄就只有你一個人是幫我幹活?」

我想到,那個主任好像都是幫賀蘭婷的。

更別說其他的人了。

我只好求她:「表姐,看在我們那麼好的份上,我對你那麼好的份上,你就,行行好,這次一定要幫幫我,給我指一條明路吧。」

賀蘭婷說:「你對我哪裡好了?」

我想了好久,然後說:「我經常請你吃飯!現在就是啊,而且我心裡,每天都想著怎麼對你好,回報你。」

她靠近我,看著我。

她真的很美,看著我,雙目勾魂奪魄,整張臉依舊燦若明月,微抬俏臉,姿柔容麗,這要是薛明媚謝丹陽站在她身邊,無形黯淡了幾分,看著我三魂丟了六魄,心如鹿撞。她微啟朱唇:「你,怎麼不去死。」

我靠。

得,我對你那麼好你叫我去死。

接著她又說:「給我一支煙。」

我沒帶煙出來,讓服務員拿了一包煙上來,她瀟洒的叼了一支煙,樣子酷酷的。

我也點了一支,問道:「你就甘心讓我這麼去死是吧。」

賀蘭婷拿起杯子,繼續喝酒。

喝完了后,她繼續倒酒,說:「沒什麼不甘心的。」

我說:「得,你這麼個意思,就真的是沒得談了是吧?那我以前弄的這些數據證據資料,還有現在跟著的,你都不用了是嗎?」

賀蘭婷反問我:「你跟了那麼久,沒見你拿到什麼有用的。我可以找其他人,更好的完成這些事。」

我氣氣的說:「得,那你就找吧靠1

賀蘭婷對我輕蔑一笑,依舊如此迷人,她說:「真沉不住氣。你怎麼不問問,為什麼我想看她們打起來嗎?」

我問:「為什麼?」

賀蘭婷問我:「她們為什麼要打架?還打群架?難道她們不知道打架了后處分很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