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31章 要對她下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31章 要對她下手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說:「知道是知道,可沒得選擇,被逼的。」

賀蘭婷問我:「為什麼被逼的?」

我說:「靠,我怎麼懂!我也不在查嗎?」

賀蘭婷說:「既然不懂,就等她們打完后,處分完了,再看看,挑起鬥毆的幕後的人,為的是什麼目的。」

賀蘭婷說得當然對,就是這麼等著,等鬧事後,看著這幫人挑起戰鬥到底為了什麼目的。

可是。

我問道:「可是這樣一來,不就有打架受傷的,可能還有死的,這你又於心何忍?」

賀蘭婷問我:「你能制止得來嗎?」

我搖頭:「我已經很努力了,這幫人攔都攔不住了。可是我覺得真的調走了521,就不會打起來了1

賀蘭婷說:「為什麼她們要對付521她們?因為在521的帶領下,很多人不配合康雪她們的工作,甚至是團結起來和康雪她們對抗,她們連監獄報的錢都開始不交了。」

我驚愕:「真的嗎?這我都不知道,你怎麼知道?」

賀蘭婷冷冷說:「要真的只靠你,能成什麼事。」

我尷尬的說:「這也沒人和我提起過嘛。不過是誰也在幫你在監區里調查這些的?」

賀蘭婷說:「別問那麼多,她們也不知道你替我做事。」

我說:「行,不問就是。沒想到我連這個都不知道。」

賀蘭婷說:「你沒查到的事,多著。」

我好奇的問:「例如呢?」

賀蘭婷說:「我為什麼要跟你說。」

我看看她,好,不說就不說。

我問剛才那問題:「可是讓她們就這麼打起來,真的鬧出人命,你又能眼睜睜看著嗎?」

賀蘭婷說道:「那你幫我想個辦法。」

我說:「乾脆把這群人都調走去別的監區吧。」

賀蘭婷說:「餿主意,幾百人,你來調走?」

我又出主意,說:「那你乾脆把康雪和監區長都調走吧。」

賀蘭婷說道:「你以為我有那麼大的本事?」

我說:「行,把我調走可以嗎,求你了!求你開除我1

賀蘭婷閉上美目,又喝了一杯。

我問:「你心情不好嗎,這麼喝酒,都喝了六七瓶了?」

賀蘭婷看看我,說:「關你什麼事?你怎麼那麼多話,而且儘是廢話。」

我說:「我不說,你就這麼喝,出來喝酒不聊天,那能幹什麼!我說我去哪裡都遇到你,這算不算冤家路窄?」

賀蘭婷說:「我剛才開車路過,紅燈減速,見到你從酒店出來買東西,剛好,就停車路邊過去找你陪我喝酒。」

我說:「找我喝酒,又有什麼前途。好了別喝了回去了。不過說真的,表姐,到時候出事,一定要罩著我,謝謝。」

她搖搖晃晃站起來,揉了揉太陽穴,看起來她喝了很多,期間還上了幾次衛生間,應該是頭暈了。

她說:「送我回家,麻煩你了。」

我靠。

還送她回家,那今晚我還怎麼跟謝丹陽整了?

可是看著她這個搖搖晃晃的樣子,的確是喝多了,她這樣的人,也有心情不好的時候嗎?

莫非和文浩和好,又被他甩了?

我多嘴道:「失戀了?」

她沒說話。

我說:「不失戀?那你就叫文浩出來接你吧。不送了,再見。」

她說:「買單,然後送我回去,這是命令1

命令,命你媽狗頭令。

還那麼大聲,好多人都看著我。

想來,他們都覺

得我是她男朋友,這男朋友真窩囊,出來后還被自己的女朋友這麼大聲下達命令。

行,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

我去買單,花了六百多。

兩個人,吃夜宵吃了六百多。

吃尼瑪狗頭還剩下那麼多,每樣她就吃一點。

她真是有點喝多,走路都搖搖晃晃了。

在一個階梯那裡,我怕她摔了,急忙過去扶著她:「你還要開車回去嗎?」

她說:「打車。」

我說:「你就沒病,故意裝病,找我陪喝酒。對吧?」

她不回答我的話。

我扶著她,腰肢柔軟,身材火辣,最美的是那張臉蛋。

靠,反正沒得整謝丹陽,乾脆今晚整了賀蘭婷算了!

她裝病靠近我,今晚。

這是給我的機會嗎?

我胡思亂想著。

打的,到了她家小區。

扶著她上去。

她真喝多還是假的喝多了?

到了電梯門口,我叫她:「表姐!拿鑰匙,鑰匙。開門啊!電梯門鎖上了。」

她半睜美目,看看我,然後又閉上,說:「包里。」

我伸手打開她的包包的拉鏈,然後找了鑰匙,是一張卡,刷卡,開了電梯門。

扶著她進了電梯。

我靠近著她的臉,這個女人,儘管我打從心裡不喜歡她,可不可否認的是,她長得,確實是妖艷,那種美得讓人心動的妖艷,看了第一眼就被她勾走魂的妖艷。

喝了酒的她,臉蛋哄哄的,我握著她白嫩的手臂,有著觸電一樣的酥麻感覺,傳進我的心面。

在電梯里,她身上的香味,沁入肺腑,讓我感到非常暈眩。

而且,這個姿勢扶著她,我還能碰到她的胸口,看著看著,我突然想伸手過去。

罪惡感擊潰了我的理智,我看著閉著眼睛的她,伸手過去。

手伸上來一半,電梯到了,提示到了,電梯門開了。

她走出去,我就被扯著跟出去。

儘管還沒摸,但我已經一身冷汗,我還是挺怕她的。

開門,進了門我扶著她進去了她房間裡面。

她倒在了床shang。

昏暗的沒有開燈的房間里,借著外面的燈光,我看著她,湊近她,她的長長睫毛在微微顫動。

據說,睫毛又黑又長的人,脾氣是很兇的。

她嘴唇,貌似也是在顫抖。

柳眉輕鎖,像是在做夢,夢見了什麼痛苦的事情。

現在怎麼辦?

都喝成這樣了,下手吧!有個聲音在我心裡吶喊。

看著嬌艷欲滴的她,那個聲音越來越強烈,下手吧下手吧,下手吧!

我的手,在顫抖。

我的心臟,劇烈的跳動。

如果她真的醉死,那是最好不過。可萬一她反抗怎麼辦?

他媽的豁出去了,反正又不是強她第一次了。

先試試,試試一下。

我慢慢的脫掉她的鞋子,然後脫她的襪子。

看看她,還是睡著,我摸了兩下她的腳。

然後我的罪惡的手慢慢的伸上去。

快到她胸口的時候,她突然猛的睜開眼睛。

是的!

猛的睜開了眼睛,嚇得我當場翻倒下床,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靠要嚇死人了!

她坐了起來,歪著頭看了看我,她生氣了?她要弄死我?

她說:「你在我房間做什麼?」

好像她

不知道我剛才要對她下手。

不是,是我已經對她下手。

我強迫自己恢復理智:「我我我在幫你脫鞋子啊,你剛被我扶著回來,喝醉了,我扶著你回來,然後我怕你睡覺不好,想給你脫鞋子襪襪襪子。嗯,是這樣的。」

賀蘭婷彎腰盯著我的臉:「剛才好像你的手,伸到了我的胸口1

她還是看見了啊!

我急忙說:「我是想給你脫掉衣服的,怕你睡覺睡不好。」

她說:「我不需要你那麼好心,謝了,你,趕緊滾出我房間1

我站了起來:「他媽的我扶著你回來,到了現在,你趕我走1

她站起來:「你走不走?」

我急忙出了房間。

她碰的關了門。

媽的,她這到底是喝醉了,還是沒喝醉啊?

喝醉了怎麼是這樣子?還挺清醒的。

可是說沒喝醉,又要我扶著她回來?

莫非她是裝的?

管她裝不裝了,我先回去謝丹陽那裡再說。

我出去后,帶上門,然後走向電梯。

突然發現,電梯門,這時間段,好像是要刷卡的,我沒鑰匙,沒卡啊!

我只好走樓梯,下了樓梯后,一樓那裡,是鎖著的。

靠。

然後我下停車場負一樓,也是鎖著。

負二樓,還是他媽的鎖著。

這不要玩死我?

我趕緊又走回樓上去,然後按賀蘭婷家的門鈴,我還要跟她拿鑰匙才能出得去。

然後按了五分鐘,她都沒開。

不是已經睡死了吧?

我又繼續按。

按了十分鐘這樣后,她也許真的睡死了。

難道今晚我就這樣?就這樣在樓道這裡過夜?

天要亡我啊!

我叼了一支煙,想著怎麼辦,這樓道,有個窗口,可是都是上了防盜欄杆的,就是想跳樓下去都不可能,何況我也不是超人蜘蛛俠。

我抽了兩支煙。

幸好這個小區乾淨,沒有蚊子樓道裡面。

但是一般來說,豪華的小區都是乾淨的。

樓道里有蚊子,爛的小區那才有。

靠,不行了我好睏。

我狂拍門:「表姐!表姐啊!開門啊!我沒地方睡啊!給我鑰匙出去1

拍了有十分鐘,沒用。

拍得我氣若遊絲了:「表姐,放我出去。我要出去。」

就在我絕望想要躺在地上睡覺的時候,門嚓的開了。

開了!

我高興的推進去,卻沒人,她好像用的是遙控還是按鈕給我開的。

進去后,我看著牆上的鐘,已經一點多了,凌晨一點多。

我去拍她的門:「給我鑰匙我要出去,表姐!麻煩你拿鑰匙給我。」

她突然在裡面罵道:「不要煩我神經病!我要睡覺1

接著沒了聲音。

然後任我拍打嘶吼,她也不理我了。

他媽的,算你狠。

我只好去陽台找了可以蓋的物品來客廳沙發上將就。

這外面陽台,曬著的,除了她的一件裙子和內衣,什麼也沒有了。

沒有毯子,沒有被套,連浴巾都不在。

行,那就用裙子!

我用晒衣桿取了她的裙子,裙子的質量很好,布料摸著很舒服,我拿了下來,然後到了客廳沙發躺下,蓋上裙子。

也挺舒服的。

實在太累,迷迷糊糊很快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