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32章 手段只是其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32章 手段只是其次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一大早的,我就被踢了幾腳:「起來王八蛋!我的裙子1

我迷迷糊糊看著賀蘭婷,她氣著又打了我幾下,扯著裙子拿了起來。

夢中被這麼踢醒,我也生氣了,坐起來罵道:「你不給我被子!不給我毯子!什麼蓋的都沒有,我能怎麼辦1

賀蘭婷氣著問我:「你知道我這個裙子剛買,沒穿過,多少錢嗎?這是我要參加我朋友婚禮特地買的,一萬多。這是什麼?都成了皺褶1

我咂咂舌,說:「一萬多。sha比買一條裙子一萬多。」

賀蘭婷把裙子扔在我臉上:「給我弄平整1

我看著裙子,的確皺褶了,我說:「弄什麼平整啊,我靠,拿去給那些搞乾洗的弄兩下不就行了?」

賀蘭婷說:「我現在就要出門,過去那裡,穿著過去。」

我站起來,拿著裙子,說:「弄平整,怎麼弄?」

賀蘭婷說:「要不你去商場買一條新的給我。」

我看著外面,說:「可是現在商場也還沒開門啊1

賀蘭婷說:「那你就弄平整1

唉,真他娘麻煩。

我扯了兩下,說:「怎麼弄平整,你告訴我?有沒有電漏斗還是燙衣服的那個什麼瑋斗的。」

賀蘭婷罵道:「我這一萬多的衣服,你拿那個來整?你去敲一家乾洗店開門,讓他們幫弄1

我說:「你那麼凶做什麼,不就是一件衣服嘛1

她聞了一下隨之罵道:「不就是一件衣服?那你賠我?全是汗味1

是的,昨晚我沒有洗澡。

爬上爬下那個樓梯,我全身是汗。

實在太累就不洗了直接睡了。

我說:「神經了。」

她突然抬腳就踩:「你敢罵我1

這一腳,完全是無意中抬腳就踩過來的,我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就被她踩翻在地,她這一腳,飽含力量,完全沒有說腳下留情的意思。

然後氣憤的她並不因此而善罷甘休,而是繼續一腳又踩上來!

我趕緊的一閃,她這一腳,完完全全是沖著我命gen子來的。

怎麼這麼狠毒啊!

她怒道:「我想起來了,昨晚你摸我,還想對我動手!趁我醉,想要像上次一樣對我,是嗎1

我爬了起來,心驚了,她還是知道了這事,我還以為她醉了不懂。

我急忙說:「你一個大領導,要注意身份啊,不要動不動就打打殺殺動手動腳的!有**份啊表姐。」

她氣道:「你都對我這樣了我還不能動手了1

她說著,也許是想到上次我喝醉對她用強的,氣不打一處,抓起茶几上的一個不懂裝什麼的大瓶子就扔了過來,幸好我身手敏捷,抱住了,然後把瓶子一放:「表姐我先走了我還要去上班,衣服你自己搞定啊1

說完趕緊閃人,當我開門的出去的時候,一個不知什麼物件嗖的從頭上頭髮上掠過去,當的一聲砸在外面走道的牆上。

好危險。

我馬上逃之夭夭,跑下了樓

梯。

媽的,真是一個危險的女人,那差不多砸在我頭上的到底什麼玩意,如果打中,我的頭估計要開花了。

在一驢門出去,我跟著出去了。

出去了小區后,找了一家早餐店吃早餐,越想越是不爽啊,好心送她回來,昨晚錯過了和謝丹陽的大戰,這一大早還被打了一頓,做好人難埃

以後他媽的她自己喝醉,自己滾回來得了,想我送,沒門。

不過,我自己當然也有點原因,昨晚的確是想動她了,趁她醉的時候,可是我怎麼也想不到,她居然還能清醒起來。

下次看來要灌醉她,就該讓她多喝幾瓶的。

這傢伙可比夏拉難灌醉很多。

「為什麼放我鴿子1

當我在辦公室上班的一大早,謝丹陽來找我,就是這句話。

我放你鴿子,你以為我想放你鴿子,我昨晚都脫褲子了,我哪裡想放你鴿子。

我飽含深情的看著謝丹陽,內心想了一個借口和理由:「丹陽,你要相信我,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我的朋友喝醉了,剛好路過,然後我看他這樣子,怕他出事,就送他回家埃誰知到了他們家,他家高檔啊,我自己呢,出了他家的門坐電梯,可是那個電梯啊,需要刷卡,我沒卡埃我只好走到一樓,然後那個一樓,也是鎖著的,是需要鑰匙或者卡的,我也沒有埃然後我可憐啊我,我馬上走回樓上,全身是汗,接著呢,我就敲門,狂敲他家門,狂按門鈴,然後,敲了兩個鐘頭,按了兩個鐘頭,沒用。他已經醉死了。我呢,你知道我在哪裡過夜,我是在走道上睡的。唉,真是悲劇的一個晚上,我現在困死了,我先睡一下,你先走吧不要理我了。」

我一邊說一邊可憐的看著謝丹陽,然後假裝打了幾個哈欠。

謝丹陽斜著頭,半信半疑的看著我:「你朋友是男的是女的?」

我說:「男的,一個性格很厲害,很變態的男的,不僅變態,又猥瑣,而且無恥下作,還特別的暴力,長得雖然好看,可是小氣,坑爹,坑我,真是個損友,算我交友不慎。」

謝丹陽說:「那你也不打電話和我說一下。」

我說:「手機都沒有,手機是他的,昨晚用他的手機打的。」

謝丹陽說:「那我要是沒睡著,早知道就打過去給你的朋友,可能他聽到了手機響能給你開門了。」

幸好謝丹陽沒打過去啊,我說:「唉,這也不能怪你丹陽,怪我,是我沒處理好這些事。原本昨晚我想跳窗下去找你的。可是我怕摔斷了腿,也怕摔斷了命根,以後我沒得讓你開心的工具,你就再也不愛我了。」

謝丹陽笑著打了我一下:「好了別說了,我信你了。那我們今晚再去吧?」

我假裝不知道:「去哪呀?」

謝丹陽打我:「你說去哪。」

我當然知道她下班了還想和我去賓館,接著做昨晚沒得做完的事情。

可是,我今晚就想去找彩姐。

男人都是犯賤的,人都是喜新厭舊的。

得到了往往不珍惜的。

面對謝丹陽,彩姐對我的誘

惑要大很多,征服彩姐的成功感也更大。

再者,我還想從彩姐那裡知道很多東西。

我說:「唉,今晚是沒辦法了,因為我約了一個朋友見見,聚一聚,聊一聊。」

她不高興的問:「男的女的?」

我說:「靠,那麼認真幹嘛,當然是男的。唉,像我對你那麼深情厚愛,你還懷疑我埃其實啊丹陽,我巴不得天天和你膩在一起,可是我擔心你很快就會膩了我對吧,就怕你膩了我就甩我了。所以我們保持一點距離,反正我們在一起的時間多的是。過兩天,我們好好約一約,怎麼樣呀。」

謝丹陽撇嘴:「真會講話,我看你是膩了我。」

我去抱抱她:「你都不知道在我心裡,每天想你想到我吃飯都不香,覺睡不好。昨晚我都失眠了。」

每天騙人,我好累埃

謝丹陽說:「那是因為你睡走廊上,才不是因為想我。好了我信你了,你去吧,有空找我就行了,少喝點酒。

還好她信了,實際上我知道,很多女孩都不相信男人的謊言,可是呢,她們喜歡的,就是喜歡男人騙她們那種感覺。

親了她兩下,然後揉了她兩下,她走了。

她不滿足,我當然也不滿足。

可是我忙啊,擠不出時間埃

忙著去搞其他女人埃

好不容易等到下了班。

我腳步變得輕快,飛奔出監獄。

上班的心情啊,比上墳還重。

下班的心情啊,比下課還輕鬆。

跑出了外面后,又見到了她,朱麗花。

這朱麗花,也是我差點拿下的對象,後來失手了,一直到現在,我都耿耿於懷。

媽的,還有她那個男朋友,實在讓人討厭,我曾經用過各種計謀計策,整過拆散過謝丹陽的幾任追她的准男朋友,還有賀蘭婷的男朋友文浩,也被我擺了一道。

他們那麼強大,我都能整死了。

難道這個朱麗花的男朋友,我就不能整嗎?

我這麼一想,好,那我就想個法子,離間了朱麗花和她男朋友之間的關係。

我很邪惡。

不過人都是邪惡的,所謂的弱肉強食,強者生存就是這樣,手段都是其次,最主要的是目的。

我原本不想對付他,誰他媽的就算我調戲兩下朱麗花,讓他下車就下來凶我?

我他媽的讓你凶我,得罪了我,你丫就該付出代價!

我路過朱麗花面前,看都不看她,徑直走了過去。

通過餘光,我可以看到,朱麗花原本是想和我打一個招呼的,可是看我理都不理她的樣子徑直走了過去,她鬱悶了一下,然後張嘴想要打招呼,我加快速度,她尷尬的閉了嘴。

我走了過去。

走到了外面,快速到了公交站,等了一輛計程車。

攔下來。

上車后,的士司機問我去哪。

我說:「等在那個路口,等下我女朋友出來的車就跟著後面?」

司機起了疑心:「跟蹤人嗎?」